宋江浅论

近卫军1986 收藏 4 656
导读: 宋江浅论   众所周知,《水浒传》的叙事模式主要分为造反上山、受招安两个主轴。正是因为有了宋江,使《水浒传》并不是简单的江湖英雄聚义,而是在造反与招安的内斗中,使其叙事充满了政治寓言色彩。有人甚至将《水浒传》看为农民起义的教科书,这应该是有其内在逻辑的。马克思就曾认为,"杰出的小说家,他们在自己的卓越的描写生动的书籍中向世界揭示的政治和社会真理,比一切职业政客、政治家和道德家加在一起所揭示的还要多。"那么,没有造反到底的宋江是否有失其农民起义的领袖形象呢?笔者认为,恰恰是招安的宋江更有农民领袖

宋江浅论

众所周知,《水浒传》的叙事模式主要分为造反上山、受招安两个主轴。正是因为有了宋江,使《水浒传》并不是简单的江湖英雄聚义,而是在造反与招安的内斗中,使其叙事充满了政治寓言色彩。有人甚至将《水浒传》看为农民起义的教科书,这应该是有其内在逻辑的。马克思就曾认为,"杰出的小说家,他们在自己的卓越的描写生动的书籍中向世界揭示的政治和社会真理,比一切职业政客、政治家和道德家加在一起所揭示的还要多。"那么,没有造反到底的宋江是否有失其农民起义的领袖形象呢?笔者认为,恰恰是招安的宋江更有农民领袖所具备的政治天赋。

历来因为宋江主张招安而备受部分读者谴责。但是,对宋江而言,想不想造反是一回事,能不能造反是另一回事。想造反,是应然的价值层面的,能不能造反,是实际操作空间允许与否的问题。

我认为,宋江是想造反的,只要想造反,具备这种反社会人格,才使他有可能成为农民起义领袖。但是想造反的人也很多,不是想造法就一定能成为农民起义的领袖,他可以成为起义的积极支持者和参与者,但是未必是起义领袖。比如李逵,一直主张彻底造反,杀到东京,夺了帝位。但是,就其能力而言,显然不具备领袖资格。宋江就不同了,他几乎具备中国历史上任何草莽布衣化成天下的主观要素。

首先,宋江确实想造反,他向主流社会标榜的忠,报效朝廷并不真实,而他标榜的江湖之义,同样不真实。我们看看宋江的一些表现:

对宋江这样一个有权谋的人来说,酒后往往吐真言,他喝多之后题的反诗中有这样一句:“他年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可见,他不但志不在小,而且充满了暴力色彩。从这句话来理解,宋江没有犯官司之前的三个绰号,都是积累自己的江湖资本的。呼保义是对朝廷而起的绰号,充满了主旋律色彩;孝义黑三郎是对老百姓起的绰号,充满了民粹色彩;及时雨宋公明是对江湖人士起的绰号,充满了江湖流氓的游戏规则。他这种绰号的安排,可以看见宋江的政治投机性多么强,他脚踏三之船,但是最终目的,却是遂他的凌云之志。从这个角度理解,他私放晁盖,尽管有对江湖规则的遵守,但是显然以表现出对朝廷不忠。实际上,宋江与江湖人士的交往的出发点主要是为自己积攒了造反的资本。很多人上梁山图的是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但是宋江上梁山图的不是这个。宋江上梁山后一系列人事安排太到位了,他显然和李逵等无政府主义者不同,他是非常看重组织的纪律性的。从架空晁盖到逼死晁盖,从骗卢俊义上山夺取领袖的合理性到成功之后去东京嫖皇帝二奶,宋江的忍是有限度的,一旦在梁山稳固自己的地位,他立刻就开始显露自己腐败的那张脸。梁山好汉被纹面的人很多,但只有宋江的脸被安道全治好了,而且紧接着就是去见李师师。宋江见李师师除了腐败一下之外,还有很强的政治目的,也可以说,宋江是中国历史上最早走二奶路线的忍。在造反成功无望的判断下,怎么受招安,宋江对皇帝的观察很准确,他要找皇帝的相好李师师。这种政治高明其实之是宋江之一斑。

宋江是非常想造反的,而且是很有权谋的造反。他最后所标榜的报效朝廷,是他依靠自己的权谋审时度势之后,不得已而为之的。

我们再看宋江对江湖人士的义。之前梁山排位,是以本事来决定(见林冲火并王伦后那一段。)而宋江一上山,一句“休分功劳大小,旧头领坐左边,新头领坐右边。”顿时将梁山头领分成了新旧两派,晁盖那边仅寥寥9人,而宋江这边则坐了27人,3倍…… 晁盖最后出征时,身边的将领果然是那些跟随他一段时日的旧派首领,而且除了林冲武功很强之外,大多都是杜迁宋万这样的孬种。事实上,晁盖不是死于曾头市,而是死于宋江。宋江一上山,多次率军出征,取得了节节胜利,而晁盖每次要求下山打仗,都被宋江婉拒。最后晁盖逼急了,也遇到强敌了,宋江于是沉默了,再不用哥哥为一寨之主这样的帽子扣他了。

晁盖死后,宋江哭得昏天黑地死去活来。真正让他伤心的,其实是晁盖的政治遗嘱,谁杀了史文恭,谁就是山寨之主。晁盖留下这样的遗嘱,其实恰恰不是对史文恭报仇,而是对宋江报仇,他们之间到底谁领导梁山的矛盾已经白热化。

宋江坐上“代理寨主”后,立即将山寨的人员安排得井井有条,可见他窥视寨主之位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一开始为晁盖守灵不去打曾头市,说是新丧寨主,不宜动刀兵,转过身来要请卢俊义上山,将整个山寨的主力拿去攻打大名府,宋江的江湖义气到底何在?

为了解决晁盖的政治遗嘱,宋江匡卢俊义上山。但是,林冲等人对宋江的寨主之位是有威胁的,何况他武功低微,怎么能擒杀史文恭呢?假设擒住史文恭的是武松、林冲等人,他们一定要让位给宋江吗?恐怕很难。但是卢俊义就不一样了,他是大财主,在江湖上也和有一号,但是如果上了梁山,他可没有任何政治资源,那么只能向现在的代理寨主宋江臣服了。

卢俊义生擒史文恭后,宋江一再称要让位,却始终不拿晁盖的遗言为让位的主要理由,其实,就是拿这个说事,卢俊义也不敢接寨主之位,但宋江却拿个分兵攻打两个城池来决定寨主的人选——宋江攻打东平,手下将领个个争先,卢俊义攻打东昌,拨给他的头领却仅仅三两个出战,接着“一连十余日不曾出战”,等到宋江亲自攻打东昌的时候,这些“萎靡”的头领立即又焕发了“生机”,争先恐后地去和张清单挑,一直没给卢俊义出谋划策的吴用也在宋江到来后展示了他“智多星”的真面目。可见,宋江绝不是什么厚道的人,他有着很深的心机城府,有着高明的御人之术,他的“厚黑术”,是练得当到家的,说“厚”,他可以逢人便下拜,口称“鄙猥小吏”,说“黑”,他可以命人假扮秦明在青州城外杀死数百无辜百姓,可以将整个大名府杀得“伤损已过一半”。

对于宋江招安的目的,有人说他是“愚蠢,想当官”,有人说他是“想让兄弟们摆脱强盗的身份,为大家着想”,而以我的观点,这两种说法都对。但是宋江为什么最后没造反到底呢?

时势造英雄,如果不是北宋重文轻武,就不会如小说写的,那么多强人占山为王。从小说中投宿的人所遇到的待遇看,尽就酒肉招待,可见老百姓当时生活的是丰衣足食,这就使造反完全失去了合理性。何况梁山大弄了几次,不过是扰民而已,并没有割据性的军事行动。长此以往,只会增强朝廷剿灭他们的决心。宋江恰前是看到造反的不可行性才毅然推倒晁盖的山寨发展纲领,从而走招安路线的。在梁山上打家劫舍过的大碗吃肉喝酒的日子,但是梁山集团中,核心人物都是朝廷出身,即便没有朝廷出身,也是大地主和知识分子出身,他们对贼寇的生活不无反感,这种主张招安的力量也决定了宋江必须走招安路线才能长久的笼络人心。而且,招安之后,并非一点利益没有,恰恰是可以让自己和手下的兄弟以及子孙重新回归主流社会。但要想招安,也得有招安的资本,朝廷一下就将他们剿灭了,根本没有招安的资本,所以,宋江上山后几次大的行动,所壮的声威,都是为日后招安积累资本的。

总结一下就是,宋江不想再当强盗,想“漂白”自己,于是就有了他一心想招安的行为,甚至不惜让一些当年的好兄弟和他反目,比如武松。说他是想“尽忠”的说法最不靠边,一个“敢笑黄巢不丈夫”的枭雄,能去安心做一个朝廷的孝子贤孙?

施耐庵在小说中多次暗骂宋江其人,那么,他到底出于什么来塑造宋江其人呢?这是大可玩味的。宋江的江湖规则其实和朝廷的政治规则没什么不同,造反和招安其实是一个硬币的两面。而欺世盗名者,在百姓眼里,却常常无知无觉甚至赞而有加,我想,这才是施耐庵塑造宋江这一政治寓言人物的创作初衷。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