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166.html


金色的战斧带着呼呼强烈的风声瞬间越过将近千米的距离,进直的向老将军当头劈来,呼啸的风声利马引起周围警卫的注意,顿时就有五名警卫团的战士跳起试图拦截这把来势汹汹的战斧。


蓬勃刚要出言阻止但以危时以晚,几人瞬间就被战斧强大的冲击绞碎,但第二批十五名警卫团的战士在那几人被绞碎的同时也毫不犹豫的用身体去阻止战斧,眼看着这着十多名战士也将步入先前战士的后尘被战斧绞碎,蓬勃忍耐不住就要救下这些忠心的战士时,忽然攻坚机苍门白影一闪,攻坚机同时离开飞象高空,在上放盘旋,瞬间白影出现在那十多名战士身前,一只白玉般的手轻而一举的抓住斧把,将战斧握在手中,随手将战斧向来时的方向扔出,战斧以来时一倍的速度返回,只见金光一闪就出现在身穿战甲巨人身前。


巨人深出双手试图抓住自己的武器但他没有计算对方的力度与速度战斧越过巨人的深出的手臂,斧刃同时撞在了他的胸前,“碰~!”巨人抱着自己的武器,倒飞回他原来隐藏的方向,巨人身边同样身穿青铜色战甲的人,马上四散开来避开巨人倒飞的巨大身体,以比刚才一倍的速度继续向目标冲去,几个起落就已经到达老将军不远处。


‘碰碰碰~!’声连续响起,这些偷袭者再空中的身体仿佛撞到了无形的墙壁,所有人不同程度的受了点伤,不得已下只有落在地面上,嘴角缓缓的留出鲜血,劲握着手中的武器警惕的看着老将军身前两位年轻男女,轰隆一声巨响先前那个巨人撞在地面,碎石四处击射,身体深深的陷进坚硬的岩石中,随后仿佛没事人似的站了起来,提着巨斧几个跳越就稳稳的落在所有偷袭者身前。


白衣女子好奇的转头看向身旁这个二十八九随青年,双眼透出不可置信的光芒,就在刚才她准备拼命时,突然感到身后一股强大到不可能存在与这个世上的力量快速的拦在偷袭者身前撞在了他们身上,将这些强大的神圣骑士阻拦在自己身前十米距离。


蓬勃这时也微微一惊,他没有想到对方这些穿着远古时期骑士铠甲的战士肉体居然这么强大,明明只有相对修真者元婴初中期的修为,居然能够挡住自己大乘期甚至超越大乘期修为的五成的攻击而不倒,原本自己是想一击将对方全部放倒的。


感到旁边那位仿佛仙女的女孩的目光,蓬勃尴尬的抓了抓后脑勺呵呵一笑说道:“本想将他们全部放倒的,没想倒他们肉体这么结实,呵...呵...。”


女孩翻了翻白眼转头哼了一声,不去理会这个强大但看起来仿佛白痴的男子,蓬勃只有站在那尴尬的傻笑。


这时一只苍老的手拍了拍蓬勃的肩膀,轻轻的推了下蓬勃,蓬勃马上收起笑容一脸严肃的看了对面一眼,自觉的向右让了一步让自己的爷爷站在自己的身前,朋友有信心在对方动手的刹那就对方消灭,所以他放心的让爷爷站在身前。


“老夫可真是有面子啊,你们M国居然派遣你们四十二神圣骑士来要老夫的这条老命,真是荣幸啊。”老将军丝毫没有畏惧,充分的体现出大将风度,只是对M国派遣四十二神圣骑士来刺杀自己微微的感到奇怪。


“哼,老家伙,只要除掉你和你的儿子,军政两方面将群龙无首,你华夏必将大乱,到那时你们华夏就不可能组成有利的反抗军队阻止我们四国吞并华夏夺取外星科技资料。”手提巨斧的四十二神圣骑士的巨人首领,嚣张的说道。


“哦~!原来如此,看来你们M国还是不死心啊,难道就对外星的科技这么赶兴趣,不惜发动战争抢夺,哎~!。”老将军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不在说什么向后退了两步与自己的儿媳站在了一起,说道:“孙儿,,不能放他们活着回去,他们将会对以后的战事起到不知的影响,快速解决战斗,我们的回指挥部去。”蓬勃听到爷爷毫无感情的宣布了对方的死刑,没有任何反感,毕竟现在大家处在的是敌对面,而且是这些人事先发动攻击的,再说自己从小就受到很多爱国教育,对国家观念相当强烈,现在是危机时刻不能存在怜惜之心。


所以蓬勃也没什么好说的双手直接打出一个攻击力急强的印决,将自己身体不知名的转变为阴冷邪恶能量,瞬间蓬勃的身体拥出非常强大的邪恶能量,原本黑白分明的双眼彻底变为黑色,不多时印决完成蓬勃右手一引,暗黑色的火芒一闪,瞬间就笼罩住四十二神圣骑士,四十二神圣骑士就连同他们的铠甲武器灵魂都化为了黑灰,一阵威风吹过黑灰随风飞去,就这样M国引以为傲的强大力量四十二神圣骑士从此在这个世界彻底消失。


所有人看到这一目身体都不自觉的一颤双眼透出了恐惧,不过老将军与蓬勃的父母只是微微一楞就反应了过来,只是从眼中透出了对蓬勃的关心与担心。


蓬勃旁边的白衣少女发现不对洁白的玉手轻轻的搭在蓬勃的肩膀上一股强大柔和的能量瞬间顺着蓬勃的肩膀拥入蓬勃的大脑。


蓬勃由于将体内能量转变为黑暗能量,而黑暗能量带来的负面影象,在杀人后使他特别兴奋心理充满了渴望鲜血的心态,漆黑仿佛黑洞的双眼无意识的四处盯着他前面呆若木鸡的警卫团战士,所有战士被他的眼睛一盯身体立刻颤抖的不停,双腿一软,要不是平时刻苦的训练与高强度的精神训练,恐怕只平蓬勃这一眼就会有不少人都会吓的滩在地上不可。


正在回忆刚刚杀人快感的蓬勃忽然感到一股微弱(对蓬勃自身而言是很弱,其实这股能量瞬间可以摧毁一座百米的山头了)平和的能量顺着自己的肩膀拥到大脑,顿时感到大脑一阵清明,屠血赶潮水般退去,蓬勃瞬间明白怎么回事,不仅浑身惊的一身冷汗,自己刚刚差点不小心跌入魔道,转头感激的看了一眼女孩一眼,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没有事情了,女孩看到蓬勃恢复正常收回了雪白的玉手,走到一边轻喝一声将周围的人从恐惧中拉了回来,带战士们恢复正常后开始吩咐战士们打扫战场。


“孩子,以后不要在运用这种邪恶的力量了。”老将军关心的说道,蓬勃迎向自己爷爷与父母关心的眼神心理一暖重重的点了下头,心理暗暗发誓除非在有决对信心时,才会将能量转变为这股攻击力急强的邪恶能量。


“好了~!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赶快去战前指挥所吧。”说完老将军转身快步走向再次降落下来的攻坚机,不过走到一般就停了下来轻轻的拍了一下头,从口中吐出一把白色小剑,小剑瞬间迎风而长不多时就在老将军身前增长到半米长,三十公分宽,老将军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儿子与孙子几人,微笑的说道:“哎~!岁数大了,既然把自己是修真者的身份都给忘记了,走吧,这个可比那个大家伙快多了。”说完轻轻一跃稳稳的站在飞剑上,瞬间飞出千米开外,紧随其后的是一红两灰三道剑光,分别是白移女子与蓬勃的父母,蓬勃看着飞远的亲人微微一笑随后身体消失在原地,在次出现时,而是脚踏一块乳白色的云彩出现在白衣女子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