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二卷 军旅生涯 第19章 树人族长

悠然的浪子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1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2166.html[/size][/URL] 爱利纱将到着将泪水擦拭干净继续说道:“其实,当时狂并没有预料到,其实他给芯儿祖先注入的大批能量,已经将芯儿祖先的意识给击醒只不过由于其中的元素能量太过稀少,所以她并没有完全苏醒,而那些树人的种子跟本没有相应的能量激发,所以根本不能发芽,直到两百年前的那次太阳系的太阳黑子爆发,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166.html


“喂!爱利纱,她没是吧。”再一间小屋中蓬勃关心的问道。




“当然没是了,就是她体内的一种金黄色的能量有点不稳定,嗯!就是你们人类所说的真气,再加上可能是这几天忧虑过度,只是一时虚脱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会就会醒了。”爱利纱一脸不以为然的说道。




“呼!呼!她没是就好,刚刚吓了我一跳。”蓬勃手拍胸说道。




“呜!蓬勃你不要走~,你不要走蓬勃~~。”昏迷中的赵雪欣断断续续的说道,一把抓住了床边蓬勃的手。




“嗯!喂!我说赵雪欣我没走啊,这不是再这呢吗~。”被赵雪欣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的蓬勃惊讶的说道,但定神一看原来她并没有醒来,刚刚她也只是小意识的举动罢了。


“哎!你啊,就是这样外冷内热,你说吧明明是关心我的,但平时就总是在外人面前老是对我凶巴巴的,真拿你没办法。”蓬勃摸着赵雪欣睡脸,柔声的说道。


“喂!蓬勃雪欣姐,没是吧。”正在这时李静拿着一盆水走了近来,蓬勃赶紧将放在赵雪欣脸上的手收回,故做镇定的说道。


“哈哈!我说妹子儿,你怎么这么湖度,你在着方面可是专家啊,怎么问上我了。”


“嗯!哦!”李静先是一楞,随后哦了一声算是回答了蓬勃的话。


“喂!你又怎么了,那里不舒服?”蓬勃觉得李静好象有点不对劲,关心的问道。


“哈~哈哈!我那有什么不对劲啊,你看看我着不是很好。”李静连忙打哈哈道,还微笑的转了一圈,表示自己没有什么事情,但她的眼神已经出卖了她,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凄凉。


蓬勃看到李静那凄凉的眼神,先是一楞随后摇了摇头,感到非常莫名其妙,今天她们这都是怎么了,怎么都是这么让人抓不住头脑,蓬勃也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只是微笑的说道:“呵呵!你没是就好,要是你在有点什么,我可就不知道到该怎么办了。”


“哎!要是现在躺子床上的是我该有多好啊。”李静失神的小声说道。


“嗯!李静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蓬勃问道。


“啊!哈哈!没~没说什么啊,我刚刚说了什么吗?”李静赶紧否认道。


“哦!那是我听错了。”蓬勃说完就转过头看向赵雪欣。


回头后的蓬勃他没有看到,身后的李静正深情的看着他,不过他是看不到了,但不知道要是他看到了他会该怎么办~~。


“喂!蓬勃!树人族的族长,它想见见你,你赶快下来。”这时王言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哦!好的!我马上下去。”蓬勃立刻回答道。


“静儿!这里就麻烦你了,我先去看看!。”临出门前蓬勃停住脚步回头对李静说道。


“哦!呵呵!你可不要忘了,我平时可没少被雪欣姐照顾,她可是很少出状况的,不用你说我也会好好的照顾她的,呵呵!到是你吗,我怎么觉得你今天特别关心雪欣姐啊,说~是不是对雪欣姐有什么不良企图,老是交代。”李静眨了眨眼睛调皮的说道。


“什么啊!我拿有什么企图啊。”蓬勃的老脸不自觉的有点稍稍的那么红了起来,习惯的抓了抓头说道。


“呵呵!还说没有,这脸都红了,再说了你只有在尴尬或不好意思的时候才会抓头的,你的小动作已经将你给出卖了,呵呵!赶快从事招徕。”李静捂这小嘴笑着说道。


“这~我那有啊。”蓬勃是死不承认,正在这是外面又再次传来王言的呼喊。


“喂!我说蓬勃你快点好不好。”


“来~来了。”蓬勃好玄没大呼王言我爱你~,你真是太好了,你叫的可真及时,回答完后蓬勃转身就落慌而逃,冲出了个让他尴尬的地方。


“哎!为什么你一点都看不出来,这么长时间了,你就一点都没有感觉得到我喜欢你吗,就在蓬勃身影消失后,李静那原本满是笑容的脸被泪水所掩盖,软软的坐在地上,泪眼朦胧的看着蓬勃消失的方向,说道。


“哎~!妹子,看来我们是一起喜欢上他这个呆子了,真不知道是我们的幸运还是不幸。”正在这时李静身后响起了赵雪欣的声音,同时一只雪白小手拿着一条手帕,轻轻的为李静擦拭她脸上的泪水。


“啊!”赵雪欣的声音使得李静当时一楞,直到赵雪欣拿着手帕为她擦拭眼泪时李静才反应过来,发出一声惊呼。


“雪欣姐你是什么时候醒的。”刚刚反应过来的李静瞬间小脸通红,慌张的说道。


“哎!其实我早都醒了。”赵雪欣叹了口气,说道。


“啊!原来雪欣姐,你一直在装晕~,那~那么我刚刚说的话你也~”李静的话音越说越小最后简直跟蚊子翁翁的声音似的。


“是呀!我都听到了,哎~!我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你既然也爱上了他这个呆子。”赵雪欣双眼看想蓬勃消失的方向,摇了摇头说道。


“雪欣姐,你不要放在心上,我退出,向雪欣你这么优秀,我是不能和你比的。”听到赵雪欣的叹息李静一把拉住赵雪欣的手紧张的说道。


赵雪欣轻轻的抚摩着李静的脸孔,温柔的说道:“我的傻妹子,你真是太过善良了,难道你能放的下他吗?”


“我~我可以的,一定可以的。”听到赵雪欣的话,李静浑身一斗强子压住心情说道。


“哎~妹子,你不要自己骗自己了,看到你憔悴的样子,姐姐好心疼啊。”赵雪欣再次叹息的说道。


“没关系,我没事~。”


“哎!妹子~,我想你不用退出,我想这都是命运吧,命运让你喜欢上他,就一定有‘他’的道理,再说从小到大,我已经看惯了,家族中的那些叔叔伯伯身边三妻四妾的了,就算我们以后一起生活再一起我也不会介意的。”说话间赵雪欣的眼中的光彩暗淡了很多,仿佛已经向命运低头,对李静说道。


“雪欣姐,你说的是真的。”李静仅仅的捂住赵雪欣的手说道。


“呵呵!傻丫头,当然是真的了,再说我们和他现在还没有确定关系,他这个呆子,肯定还不知道我们喜欢他。”看到李静激动的样子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轻轻的挂了一下李静的鼻子说道。


“啊!雪欣姐你逗人家。”说着就扑了上去,与赵雪欣疯闹起来。


我们把镜头在拉倒蓬勃这个幸运儿身上,他这时走在一条宽阔的道路上,道路两边全都是四五十米的树木,油绿的叶枝随风飘动,发出轻轻的沙沙声,林间一些不知名的鸟儿在树上欢快的歌唱着,时不时还可以看到一些善良的木系精灵在树木间来回忙碌着,为那些生病的植物治疗。


不多时蓬勃走道了道路的尽头,这里是一块几百米的空地,空地正中是一颗高达一百多米十多米粗的苍老古树。


这时空地的树前忽然出现身穿绿色服装手持拐棍的老人,老人出现后,发出苍老的声音对蓬勃说道 “朋友,我的朋友,欢迎你的到来,我已经等待了你很久很久了,终于等到您回来了。”


“您好!尊贵的树人族的族长。”蓬勃微微一鞠躬说道。


“哎~转眼间,我们有将近两百年没有见面了,时间过的真快啊。”树人族长长叹一声,继续说道。


它的话,使得蓬勃的大脑一下子档了机,这句莫名其妙的话使得蓬勃非常吃惊,抬头对树人族长说道:“族长,我不明白您说的意思,您可否说清楚一点。”


“我的朋友,一会你就知道了。”树人族长继续说道。


“一会!?一会我知道什么,我不明白。”蓬勃不解的追问道。


“你过来,我将你以前留下的东西和‘她’交换给你。”族长没有直接回答蓬勃的说,各股各儿的继续说道,在树人族长说话的同时,他身后自己的本体,接近地面的部位,缓缓打开逐渐出现了一个一人多高的洞口,同时树人族长的灵体缓缓的回归自己的本体内。


蓬勃不可思议的看着,忽然出现的洞口,慢慢的走了近去,在蓬勃走进后,洞口再次缓缓的合了起来,当最后的一缕光线被挡住后,树洞内没有象想象中的那样一片漆黑,取代光线的是四周柔和的绿色光芒,光芒非常薄弱,弱的在蓬勃刚刚进入是根本没有发现这种绿色的光芒,但这已经可以让蓬勃看清里面的一切了。


沿着向下延伸的树洞,蓬勃一步步向前走去,忽然先前心灵中出现的微弱呼唤突然强烈了起来,给蓬勃的感觉是那么的熟悉。


“喂!我怎么觉得有点奇怪,好象有什么东西在召唤这我。”这时沉没以久的爱利纱打破了沉静说道。


“嗯!你也感觉到了?”蓬勃一脸惊讶的说道。


“是呀!这使得我想起,我们元素精灵中的一个传说。”


爱利纱回忆道:“在很久很久以前宇宙的边缘有一个美丽的星球,哪里是我们精灵与树人的家园,一个充满快乐与温心的乐土,精灵与树人们开心和平的生活在那里,直到有一天,天空中忽然出现了无数的魔鬼,到处破坏,每当抓住我们精灵的祖先,它们就会残忍的吸取祖先们提内精纯的元素能量,一到将祖先们吸干死去为止,还将成年的树人体内的木之心夺走,看着树人们一点点的枯萎死去。”讲到着爱利纱的双眼已经湿润了,停了一下继续说道。


我们的祖先与树人的祖先,被这些魔鬼集中在一块大陆上集中屠杀,最后就剩下我们祖先中唯一的一名五系元素一体的祖先芯儿自己和一名刚刚发芽的树人,外加数百棵没有发芽的树人种子,这名叫芯儿的祖先运用自己强大的五系能量阻挡着那无数的魔鬼但终究不敌,被魔鬼的头目抓住。


就在危机时刻,再他们的身边忽然出现一名身穿黑色长袍,手持一把乌黑的长刀的年轻人,他出现的同时一刀斩段了魔鬼头目的双臂,救下了芯儿祖先,但他救下信儿祖先的同时也被无数的魔鬼所包围,无法带者当时与你们现在人类身高一样的芯儿祖先逃走,所以这名黑袍青年就与无数的魔鬼战在了一起,这一战,就是十天十夜,黑袍青年击杀了,数之不仅的魔鬼,他的刀已经砍的残破不全,身上以出现了无数的伤口,左臂也在不久前被一名魔鬼砍了下去,抱着我们的祖先坐靠在了一个树下。


哀利纱,擦拭了眼中的泪水继续说道。


黑袍青年,转头微笑的对芯儿祖先说:“芯儿,看来我是救不了你了,我们就一起死在这吧,不过,哼哼!”黑袍青年转头狠狠的看了一眼周围的那些魔鬼,咬牙切齿的再次说道:“我是不会让它们,活着离开这里的,我要用万年真气聚集而来的元樱,将这里一同毁灭,让它们给我们陪葬。”


“不~!狂~!我们不会死在里的,狂~!接受我的力量吧~!。”说完我们的芯儿祖先,就化为一道白色光芒,光芒将一部分,能量分出冲近那名被芯儿祖先称做‘狂’的黑袍青年体内,一部分化为,一把金色长刀。


“不~芯儿~~”狂凄厉的大吼传边整个大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