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垃圾箱 第18章 树人部落

悠然的浪子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1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2166.html[/size][/URL] 三十分钟后,蓬勃的身前出现了一条宽阔的河流,刚刚到达这里蓬勃的心灵中感觉到好象有什么在召唤着自己,他感到非常的熟悉,茫然的看了一下周围,想寻找这种让他感觉熟悉的来源,但什么也没有找到,看了看宽广的河流,蓬勃就要飞身越过,忽然在他的左后方响起一声暴喝。   “什么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166.html


三十分钟后,蓬勃的身前出现了一条宽阔的河流,刚刚到达这里蓬勃的心灵中感觉到好象有什么在召唤着自己,他感到非常的熟悉,茫然的看了一下周围,想寻找这种让他感觉熟悉的来源,但什么也没有找到,看了看宽广的河流,蓬勃就要飞身越过,忽然在他的左后方响起一声暴喝。




“什么人,不许动,站在那,慢慢的将身体转过来,将双手举过头顶。”身后的人命令道。



蓬勃依照对方的命令,缓缓的双手举过头顶,慢慢的转过身,这才看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身后既然冒出了七八个人,这时正成半圆形手拿各种武器,站在自己身后。




“啊!队长,怎么是你,哈哈!你果然没有事。”蓬勃刚刚转过身,先前说话的人就高兴的冲了过来一把拉住蓬勃的双手兴奋的说道,其他人也一脸兴奋的跑了过来,你一句他一句的问候了起来。




“呵呵!我还以为是谁那,原来是郑春晖你们啊,对了你们怎么在这里?”蓬勃一看是自己人高兴的说道。


“队长!自从你将那个所谓石巨族的神引走,失踪后我们就一直在寻找你,大家整整找了你两天了,都以为你遇到了不测。”郑春晖回答道。


“哈哈!我可是属猫的有九条命那,我可是死不了,对了,现在大家都在什么地方,大家伤亡情况怎么样。”蓬勃哈哈一笑小小的开了一个玩笑,随后问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队长,你放心大家都没事,现在大多数人都在找你,这会我想都该回来了,走,前面不远就是树人的部落了。”这名叫郑春晖的队员说完,就拉着蓬勃一跃而起,向河的对岸飞去。


“喂!大家快出来啊,看我把谁带回来了。”蓬勃他们刚刚进入,一片由天然树木演变而成的‘房屋’前,郑春晖就大声的喊了起来。


其实也不应该完全将这些称为房子,因为这些房子全都是有数十棵,二十来米粗,百米开外的苍天大树,从远出看,在大树树干根部一直到十来米之间的距离内,围绕这一节节的阶梯,阶梯蔓延到约十米的地方有一处伸展出主树干的三米平台,平台边缘周围已经被各种各样的藤类植物所占据,形成了一趟天然的围烂,围烂上百花征艳刹是好看,平台树干部位是一个近两米高的洞口,进入树洞内一股哝哝的树香扑鼻而来,不是那种潮湿腐败的味道,是一种树木特有的清香,非常的好闻,缓缓的看了一眼里面的布置,里面又是一个绿色的世界,十多米的空间内,木桌,木椅,木床,应有尽有,不过这些东西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这些家具全都是这棵大树身体的一部分,真是不可思议,树洞的两边各有一个半米多大小的窗口,外面柔和的眼光透过窗口,将室内照射的相当明亮,走出这间房间,顺着阶梯向上走去,踏过十几节台阶后上面同样是与下面平台洞穴。


听到他的大喊,周围的树屋中纷纷走出人来,都好奇的向这边看来,“啊!蓬勃,你总算回来了,我们还以为你光荣了那。”李刚从一棵百米多高的树屋上跳了下来,落地后兴奋的向蓬勃冲来,张开双臂一个胸抱向蓬勃扑来。


看到李刚这架势有过一次教训的蓬勃,在李刚即将得逞之即,向左迅速的一个跨步闪过,右脚向后一递,正好底在李刚脚前,扑通一声,李刚来了一个撤撤底底的前扑,摔的好不过瘾,看到李刚的样子周围的人立即大笑起来,几天的担心不快瞬间消失不见,大伙纷纷从树屋上飞身而下,将蓬勃围在中间,嘘寒问暖起来。


“呦呦!这不是我们的队长吗,我还以为那来的野人那,喂!我说你怎么搞成这模样啊。”这时赵雪欣,半开玩笑,半讽刺的话语,从蓬勃身后不远处传来。


听到她的身影蓬勃开心的转过身子,向赵雪欣看去,赵雪欣的身边还有李静,李静这时的小手轻轻的拉着赵雪欣的手,与她结伴而来。


“呵呵!我说雪欣,你怎么每次和我说话时的语气总是带刺啊。”蓬勃情不自禁的漏出笑容,开心的说道,说完话的同时也看到了李静就接着说道:“哈哈!这不是我们红苹果妹妹吗,(蓬勃给李静起的外号)这两天我可想坏你了,呵呵。”蓬勃的话立刻使得爱害羞的李静利马满脸通红。


“哼!你想我才怪那,啊!你受伤了。”说话间李静他们已经走道蓬勃的身边,刚刚到跟前李静就一声惊呼说道。


“你这是怎么搞的,怎么这么大的烧伤面积,疼吗?一定很疼吧!是谁伤的啊,”李静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点小伤比起我们在学院的那次考核受的伤差多了,呵呵!至于是谁伤的我吗。蓬勃指了指左肩上的爱利纱说道:“还不是这个小家伙弄的。”


“啊!精灵!好可爱呀!”当李静看到爱利纱后小手将嘴一捂惊喜的说道,随后就深手抱去,不过她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拍,就在李静刚要抓住爱利纱的刹那,一道黑影迅速的将哀利纱抢走。


“啊!”黑影刚刚抱走爱利纱没走几步那,就是一声痛呼,顿时长长的头发,根根倒立起来,随手就将爱利纱丢了出去,呵呵!原来是爱利纱给她来了一次免费电疗。


蓬勃赶紧接住爱利纱,这时爱利纱正嘟着小嘴不高兴的看着赵雪欣,两只小手时不时的放出电花,向赵雪欣示威。


“哈哈!我说你要抱爱利纱怎么也不跟她说一声啊,这次可是她给你的一个小小的教训,再有下次可就没这么简单了。”说完后蓬勃捂着肚子蹲在地上指者赵雪欣就哈哈大笑。


“呼!”赵雪欣张嘴吐了口白烟,这时头发还是爆炸似的立着,满脸黑黑的,走道蓬勃身边,二话不说,就开始拳打脚踢。


“笑笑!我叫你笑我,”赵雪欣边打边说道。


“哈哈!哈~我~我不笑了,哈哈!你就饶了我吧。”蓬勃断断续续的说道。


“还笑,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一把抽出要间的长剑,作势要砍。


“我的妈呀!你来真格的。”蓬勃马马上送从地上跳了起来转身就跑,同时回头看向赵雪欣,可是还没等他跑出几步,脚地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身体一时失去了平衡,扑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原来蓬勃是被地上还没有起来的李刚给拌倒了,哎!真是自作自受啊,你说你刚刚把李刚拌倒干什么,这不报应就来了。


“看你还往那跑。”这是赵雪欣已经感上,一剑砍了下来,砰!啊!啊!嗯!?怎么两个痛呼的声音。


呵呵!来我们把镜头回放一下,对就停在赵雪欣,长剑落下的瞬间,哦!原来事情是这样地,赵雪欣一剑砍了下来,就在剑身距离蓬勃脑袋五公分的时候她的手腕一转,将剑面部位迎向了蓬勃的脑袋,砰的一声,砸在了蓬勃的脑袋上,顿时一个圆圆的大包出现在蓬勃的头上,引起蓬勃一声痛呼,而就在赵雪欣的长剑打在蓬勃头上的同时爱利纱一道闪电发了出去,击在了赵雪欣的长剑上,呵呵!大家都应该知道,合金对电这种元素,传导性特别突出,所以电流顺着合金剑就传到了,赵雪欣身上,再加上事发突然,她没有什么准备,这下电的可谓是相当实乘,使得原本倒立的头发,现在七拧八歪的,脸部与浑身漆黑漆黑的,这下可不轻。


咳咳!咳嗽了几声,将口中的烟雾吐了出来,自己的剑也不要了一把丢在了地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指着蓬勃就骂道:“周蓬勃你给我记住,你既然赶让你的精灵袭击我,我跟你没完。”赵雪欣咬牙切齿的说道。


蓬勃挣扎的坐了起来,就这样坐在了李刚的背上,还扭了扭屁股,不去理会身下李刚的抗议声,双手捂着红肿的血包,赶紧解释道:“冤枉啊,大小姐,我那有让爱利纱攻击你呀,这存属是她自己动的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蓬勃带着一脸的痛苦加委屈的说道。


“哼!我不管,反正她是你的精灵,她袭击我,就代表是你袭击的,我就是和你没完。”赵雪欣得理不饶人,狠狠的说道。


噗嗤!李静这时走了过来,看到赵雪欣这个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喂喂!我说李静你怎么也跟他一样笑我。”赵雪欣装做生气的样子说道,但是她着各样子,原本就被电的很黑的小脸这时更显得滑稽,逗的李静,一手捂着独子一手直着她的脸,在那哈哈直笑。


“喂!你不行笑,嗯!我脸怎么了,你把镜子给我。”赵雪欣表示抗议,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地方不对,就想身边的一个女孩子要了镜子。


拿着镜子一看,赵雪欣,啊的一声惊呼。


蓬勃在赵雪欣接过镜子的同时,马上跳起,撒鸭子就跑,“周蓬勃你给我站住~~,”赵雪欣,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后愤怒的将镜子扔到一边,抢过身边一名身穿黑色西服的年轻人手里的重型机枪(汗!什么时候这里有出现机枪了。)对着蓬勃逃跑的方向勾动扳机,就是一顿扫射。


枪声响起的同时,对面也同时响起了蓬勃的痛呼声,这时那名身穿黑色西服的年轻人,在哈哈大笑声中就那么凭空消失了,他的消失引起了周围围观的队友一片惊呼。


赵雪欣呆呆的看着手里的这把应该是被现代人认定为古董的机枪,当听到身后的惊呼声时转身正好也看到了那个人消失的瞬间。


“我一定是在做梦,都怪你个没良心的,害的我担心了两天,一定是这两天没有休息好产生的幻觉,对一定是。”赵雪欣在心里大声的说道,随后闭上眼睛,就这么晕了过去。


“啊!雪欣你怎么了。”她身边的李静大惊,一把接住赵雪欣,大声的说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