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的归宿 正文 第二十一 遭遇(一)

九刀麒麟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56.html[/size][/URL] 胖子的伤在苏纳的照顾下一点点好起来,阳光照在胖子身上让他感到无比温暖,在一间简陋的茅屋里,苏纳给正在发愣的胖子换药,这是今天第二次换药,纱布下面是结疤了的伤口,犹如一只蜈蚣趴在胖子胸上,苏纳小心翼翼用棉球擦拭着,可能用力稍重,疼的胖子一阵哆嗦。苏纳没像以前那样害怕的缩回手,她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56.html


胖子的伤在苏纳的照顾下一点点好起来,阳光照在胖子身上让他感到无比温暖,在一间简陋的茅屋里,苏纳给正在发愣的胖子换药,这是今天第二次换药,纱布下面是结疤了的伤口,犹如一只蜈蚣趴在胖子胸上,苏纳小心翼翼用棉球擦拭着,可能用力稍重,疼的胖子一阵哆嗦。苏纳没像以前那样害怕的缩回手,她已经习惯了眼前这位硬汉钢铁般的个性。胖子的眼睛直直看着远处的山峦,眼神充满期待和焦虑,苏纳知道他早晚要回去,回到那个让他一直想离开却没能离开的丛林,那里有他的兄弟在等他。苏纳用手势告诉胖子该回屋了,胖子端着手里的枪,左右转悠着,苏纳见胖子不回去,干脆坐在胖子身边取出小三儿临走时给她的手枪让胖子教她如何射击,胖子分解开枪体,再慢慢组装上,做着动作,苏纳学的很认真,两个人一直默默无闻的呆到太阳落山才回茅屋里,苏纳已准备好了晚餐,两个人头对头的享用着。

“我那帮兄弟饭都吃不上,而我在这里吃他妈的牛肉,真不是东西。”每次吃饭胖子都说这句话,苏纳明白胖子惦记左轮他们,就指着胖子的伤口,告诉他伤养好之后就能见到他们了,胖子只能硬把饭往嘴里送。胖子感到前所未有的寂寞,那寂寞能把整个人吞噬,对胖子来讲这是最大的折磨,军人的归宿注定是战场,他明明知道他们就在那茂密的丛林里,可无法和他们在一起,那种感受他无法对任何人说,憋在心里只能越发让他抓狂。是狼就应该吃肉,是军人就应该上战场,经历过无数次炮火和硝烟的他早把生死置之度外。

太阳再一次升起,胖子一瘸一拐的走在一条破路上向远处丛林走出,苏纳发现胖子走了已是一个小时之后,他本想带苏纳一起走,思量再三还是独自出发,没留下任何只言片语,更何这个战火纷乱的年代随时会有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日头当空,照射着胖子庞大健硕的身体,汗水让伤口传来钻心疼痛。前面就是丛林边缘,胖子在一颗大树下休息,身后传来咿呀声,他赶紧滚到一旁草丛里注视着走出来的一队人。眼前情景让他冒出一身冷汗,十几个德军衣衫褴褛狼狈不堪的走了出来,走到胖子刚才休息的地方停下来,看样子一时半会没打算离开,胖子和他们相距不到十米,对方的声音具具清晰就是听不懂。胖子在草丛里纹丝不动,等待对他来讲不是件困难的事情,反而对面的德军显得暴躁不安,这十几名德军是奉命前来追捕左轮他们的,可是无法纵深到要命的丛林深处,只能在边缘地带徘徊,鬼使神差的被胖子遇到。时间一秒秒过去,也不知这帮家伙什么时候撤退。

一转眼,苏纳从远处蹒跚过来,胖子在灌木后面拼命给苏纳摇手,可她只顾着脚下的路,根本看不见前面发生了什么,眼看苏纳拐个弯就被德军发现,胖子起身刚迈开脚步,苏纳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德军听见动静随着声就过来了,胖子赶紧俯下身子。没等苏纳站起来,德军就来到她跟前,歪眉瞪眼不怀好意的看着苏纳,片刻之后,一名德军欺身到苏纳跟前在她脸上摸了一下,发出得意狂傲的笑声,苏纳抬手就是一巴掌,恼羞成怒的德军在她脸上给了重重一巴掌,倒下的苏纳奋力站起来,对着来势汹汹的德军就是一脚,正中对方胯下,这是胖子平日里教他的近身格斗,其他德军蜂拥而上,瘦小的苏纳怎能敌得过禽兽不如的德军,一名德军把枪递给身旁的小个子,苏纳被两名德军按住双手,几双魔爪在她身上胡乱摸着,苏纳像被宰割的羔羊,双腿奋力的踢向来犯的德军,德军发出一阵阵恶心的狂笑,眼看苏纳就要落入魔爪,躲在灌木后面的胖子决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遭此劫难,得意忘形的德军根本没注意悄悄摸过来胖子,胖子举枪就一阵狂扫,德军还不知怎么回事就已倒下四具尸体,其他德军惊慌失措的捡起地上的枪也被胖子打死,转眼间八名德军血溅当场,剩下的三名德军朝丛林跑去,胖子手起枪响,两名德军应声倒下,苏纳从地上捡起步枪朝最后一名德军毫无犹豫的搂动扳机,子弹击中对方大腿,苏纳冲上去对着还没死的德军连开几枪,胖子抱起还在搂着扳机的苏纳捡起枪向丛林深处走去,怀里的苏纳久久不能平静。

胖子一瘸一拐走的十分艰难,内心充满极度的愤慨和仇恨,刚在的情景让他想起日本鬼子在中国的种种恶劣的行径,他一直不愿去想那残暴的一幕,直到今天看到苏纳才又重新勾引出深埋已久的伤害,仇恨愤怒的情绪极度膨胀,直感到血液往头顶上涌,他不能原谅这个世界,更不能原谅自己死在这里,还要回去杀鬼子。走到一个瀑布前,胖子跳进水潭,清洗着身上的泥土和汗渍,苏纳在旁边冲洗着胳膊上的划痕,天色已晚,两个人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休息,篝火胖的苏纳显然还没从刚才的那一幕走出来,脸色发青,身体发抖,胖子脱掉外套给苏纳,看着她脸上的泪水,胖子感到不应该撇下苏纳一个人,苏纳安静的睡着,胖子坐在她身边给她驱赶着可恶的蚊子彻夜未眠,仰望着苍穹,感到阵阵凄凉。

苏纳挽着胖子的胳膊显得很紧张,她无法想象丛林里的生活是怎样的,也可以想象为什么德军屡次围捕都失败,这里真不是人生存的地方,光随处可见的蝮蛇和大个蜈蚣以及见都没见过的爬行动物在脚下穿梭就足以挡住德军的去路,无路可寻的脚下是崎岖陡峭的岩石,稍不留神就落入深不见底的沼泽和万丈深渊,坚硬如锯的热带阔叶把肉划开道道口子,闷热难闻的气味让人感到这就是炼狱。从今天开始,她才真正明白战争不只是人与人之间的交火,还有人在这种环境存活下来的艰难,这就是生存。

有些人注定一生无缘,即使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有些人注定一生相伴,还有些人为了能在一起而和命运抗争着,每个人都身处逆境却顽强的活着,胖子脑子里全是左轮他们,左轮他们也在不停寻找胖子,这天,左轮闷闷不乐无所事事的围着营地来回转悠,他心不在焉的重新点了一根,一阵风把火柴吹灭,左轮显得六神无主。

“少抽点烟。”我滑动火柴给他点上。

“兄弟们都吃了没?”左轮心不在焉的问。

“就剩你了。”

“吃不下。”左轮掐灭手里的烟头。

“你可从来没这么浪费过。”

“你说胖子现在怎么样了?”

“我也不知道。”

“当初你就不应该把他一个人留下。”胖子有写抱怨。

“放心吧,胖子福大命大,会没事的。”我安慰道。

“就他那瘸腿,跑都跑不快,遇到德军准玩命。”

“是啊,这段时间没少派人去找,可没任何消息。”

“留下他一个人,就等于让他去死。”左轮极力压抑着情绪对我说。

“当初他昏迷不醒,而且伤口感染厉害,把他带回来也活不了。”

“活不了,最起码老子可以给他收尸。”看着他愤怒的样子,明白他此时的心情,是啊,可以给他收尸啊,可现在连是死是活都无从得知,左轮拎枪转身离去,我拉住问他去哪,一句老子去打水消失在丛林里。回到营地,看着和我们一样的他们,嘴里发出吭哧吭哧声,更让我想起胖子吃饭时的样子,卡尔走过来,手指从头盔里挖着野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