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论 剑 谈 兵

lizhenwu999 收藏 5 304

论 剑 谈 兵


李镇武


对越自卫还击战历史

存在于我的心灵深处,

将作为我生命的一部份随我生灭。

——题 记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师首长通知时任团参谋长的我,令从所在的浙江嘉兴机场速来师部驻地杭州笕桥机场,向从北京来的总参谋部的同志,汇报在1979年率空军目标引导组,配属陆军地面部队参加对越自卫还击战的有关情况。

总参谋部的同志,是在南京军区作战部、浙江省军区的人员陪同下来到我师的。在与他们见面时,我惊喜,我激动,因为19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战已过去这么多年,而且在一些人的心目中可能在一分一秒地消逝;而上级,却没有遗忘我们这些当年的参战者。

我经历了这场战争,但决不愿意那个战争的恶梦吞噬我们。我喜欢朝朝夕夕相伴和平,也真诚地希望展示过军人慷慨献身与振奋精神的自卫还击战,不要随时光流逝掉。

一切都如云烟,一切都已过去,但怎么能躲开时空!我原以为时光能冲淡自己参战的记忆,却不知愈不刻意,就愈是无法从心中抹去。因此,在与上级领导见面汇报的过程中,时空记忆却让那场自卫还击战的武剧,在我面前徐徐地展开帷幕。纷纷而来的硝烟弹雨,又让我仿佛看到了当年我和空军目标引导组的战友们,在配属陆军第13军38师协同作战时的战斗场景。我知道,这样的心情,其实更多的时候是给自己看的;因为心灵深处早已牢固地树起了一道“我与自卫还击战”的感情风景。

我在向上级领导汇报的过程中,总参谋部的同志对其汇报内容提出了具体要求,要我依据参加实战的经历,重点谈空军目标引导组在配属陆军地面部队协同作战时,有什么意见与建议。

总参谋部的同志要求我汇报的这个大题目,其实在1979年自卫还击战胜利之后,我率空军目标引导组离开陆军第13军38师回到空军建制时,在三月的春城昆明,参加了空军昆明指挥所召开的座谈会,当时还有空军院校的同志参加旁听。在座谈会上,我就空军目标引导组与陆军协同作战等问题作了重点发言;而且在会后我还将发言整理成文,作为呈报空军昆明指挥所前指的《空军配属陆军38师目标引导组参加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情况报告》中的第三部份:《对一些问题的初步看法与意见》。

总之,无论是我在1979年3月,在春城昆明参加空军昆明指挥所召开的座谈会上;还是我在八十年代末期,在杭州直接向总参谋部的同志汇报时;我都以“论剑谈兵”的一种责任,强调了两个问题:一是陆军对空军参战的基本看法和要求;二是空军目标引导组在执行陆空协同作战的过程中,需要引起注意的问题,或者说是提出了一些改进的意见。

在自卫还击战的前线,我率空军目标引导组配属陆军第13军38师协同作战。在战区,这支能征善战的无敌雄师有许多指战员对我谈及过对空军参战的看法与要求。我归纳成三点:

第一,陆军部队在战区的地面进攻及向纵深发展中,要求无“上空”之忧。他们希望空军真正掌握制空权,威慑敌人的空军不敢也不能向我陆军地面部队发动进攻,减少我陆军地面部队人员的伤亡。

第二,要求空军在直接支援地面部队“啃硬骨头”的进攻时,飞机出动能及时到达战区,准确攻击敌人目标,摧毁敌人目标的火力要强。

第三,空军到战区上空执行任务的飞机,对陆军部队的通报要及时,避免造成误会。

“从战争学习战争”,我依据自己经历1979年自卫还击战的实践,对空军目标引导组在与陆军协同作战过程中需要引

起注意的问题,也可以说是一些改进意见,我在昆明的座谈会上,在杭州向总参谋部同志的汇报时,都已谈及;并且用文字报告的形式,在当年呈报给空军昆明指挥所前指的任务完成情况的报告中,已进行过一些表述。这些看法与建议,共有八点:

第一点:我们空军目标引导组的这次出征参战,从时间上讲比较仓促,从战前的准备如熟悉战斗任务、掌握对作战行动方向有决定性影响的资料,与直接支援陆军地面部队进攻的航空兵部队协同等问题,还存在着薄弱环节,或者说是存在着很不足的问题。因此,我认为,上级应该保证目标引导组在出征前,有做好战前准备工作的条件。

第二点:空军目标引导组,在战区对我机攻击敌人目标方向中的指挥手段落后,不适应实战的需要。

我认为:在复杂的丛林山岳地带为我机显示攻击目标,白天用白布或白板摆成“T”字形,晚上用马灯摆成“人”字形,或者用火堆等的传统做法,恐怕是难以行得通。而目前,在战区的前沿还尚无直升机导视、电子导视等这方面的现代化指挥手段。我建议:(一)可否将地面目视指挥,采用目标引导组成员乘坐直升机,在战区实施空中目视指挥。(二)可否请陆军部队用炮弹炸点的做法,显示出我机的攻击目标。(三)目标引导组成员要敢于实施阵地前沿的目视指挥,保证我机准确攻击目标,完成直接支援陆军地面部队进攻的任务。

第三点:空军目标引导组在战区的指挥位置。

我认为:为利于空军目标引导组了解陆军地面进攻中的战斗情况,更利于陆军地面部队需空军支援作战时的目视引导指挥,可将空军目标引导组的指挥位置,设在陆军步兵师前指派到前沿的指挥小组处。或者将其指挥位置放在炮兵观察所处。为保证与陆军步兵师前指的联络,还建议给空军目标引导组配备步话机。

对指挥位置的考虑,我还认为自己在柑塘战役中的做法,也有一些参考作用。为及时掌握战斗中的情况变化,准确实施对目标区活动的飞机在攻击时的引导指挥;并保证空军目标引导组同陆军第38师前指、空军昆明指挥所前指的联络,我将空军目标引导组分成了两个指挥小组。第一指挥小组,去担负主攻战斗任务的步兵团前沿阵地指挥处。第二指挥小组,设置于陆军第38师前指附近;同时负责在第一指挥小组人员伤亡之后的增补任务。

第四点:我认为空军目标引导组的通讯装备与通讯资料的问题,还需要改进。

我这次配属陆军第13军38师执行陆空协同作战任务时,携带的通讯装备有:北京型号的通讯车一辆(车号08280),平面台用的八一型短波电台两部,对空联络用的八O九型超短波电台一部。随带的相关通讯资料有:K502号呼频、地空目标引导通报的勤务密语、作战对空指挥密语(简称K73号通讯代密)、空军昆明指挥所所辖飞行员代号范围等。

然而,我率空军目标引导组在这次的丛林山岳地带作战中,这台北京型号的通讯车无法派上用场,只能让司机驾着它去随陆军的车队后续行动。我们这些人员除了身背行李、枪支弹药外,还要背着电台行军作战,深感通讯装备的笨、重、大,这确需改进。同时,我们使用的那些通讯资料,也保证不了作战任务的要求;特别是报务用的勤务密语,还影响到了发报电文的编写。因此,我建议:空军通讯部门,要与空军作战,领航等部门协同研究,认真编写出一套完整的战时条件下的通讯资料。

在通讯装备的改进上,对电台技术性能的要求尤显重要。我从陆军第13军38师回归空军建制来到昆明休整时,空军昆明指挥所作战处李副处长给我讲了一件事:有个时间段,空军昆明指挥所前指唯独与你的电台联络不上了,着急啊!最后决定,又在几个山头增设天线后才解决。我认为,电台联络中的设备装置不精良是不行的。

第五点:对空军目标引导组组成人员的建议。

从我们目标引导组执行战斗任务的实践看,两名报务员在战斗行动中的昼夜值班,从精力上讲确有困难;上级增派给我的一名气象预报员,又影响着引导组队伍的精干。因此,我建议:配属到陆军步兵师的空军目标引导组,应该是由一专多能、一兵多用的人员组成的指挥组。

其正、副组长,除具备相应的指挥才能外,还应该具备气象的基本知识,及汽车驾驶技术。领航参谋或者领航员,要有替代正、副组长指挥的能力,并能兼负气象预报员的工作。无论是电台台长还是报务台长,都应该是一个既懂报务技术又懂话务技术的干部。而报务员与话务员,也应该是能兼干对方工作的战士。对于这些建议,我认为可列入空军目标引导组相关条例的学习内容来规定。

第六点:空军配属到陆军步兵师的目标引导组、与空军派驻到陆军军一级的陆空协同联络小组的关系问题。

我率空军目标引导组配属在陆军第13军38师协同作战,而陆军第13军军部也有空军派出的陆空协同联络小组。这个联络小组,在自卫还击作战期间,从来没有与我们发生过任何形式上的联系;而我们只是通过K502号网直接受空军昆明指挥所前指的指挥。为此,我建议:

空军派到陆军军、师两级的指挥组,一是要加强上下的沟通,二是都用同一通讯网络,与实施战区指挥的空军最高指挥机关的前指进行联络。这既便于上中下三级机构都能直接地掌握到同一情况,减少通讯联络的重复与延误;又利于陆空协同作战任务的顺利实施,避免战机的延误。

第七点:作战中的陆军穿插部队,因其担负的战斗任务特殊,是否需要配备空军目标引导组的问题,我认为要慎重考虑。 ,

第八点:空军航空兵强击机部队,是直接支援陆军地面进攻的主要机种,对他们的平时训练,我结合这次参战实践,也有一点意见与建议供研究用。

在自卫还击战中,我率空军目标引导组随陆军第13军38师进入的作战区,其特点是山高林密谷深,且又群山连绵交错,山的斜面陡峻;而敌人的火力支撑点,一般又修在杂草丛生的隐蔽处。因此,我空军飞行员在战区对敌人目标的方位观察与判断,及实施强击攻打时,都会有很大的困难。

针对上述情况,我认为:强击航空兵的平时训练要着重战时的需要。因此,强击航空兵部队的飞行员,要加强低空领航能力的训练;更不能在多年的飞行训练中只飞那么一条、两条、或几条的老航线。对战术课目的训练要加强,特别要加强低空的强击战术动作训练。在飞固定靶场时,同时要多搞点野外的陌生靶场的训练;并要加强打得中、炸得准的战斗技术课目训练;特别要强调飞行员第一次进入开火、第一次进入投弹的训练,以提高射击、轰炸的命中率。

我在建议中,还提出了强击航空兵要加强同陆军合练演习的问题。希望改变过去那种在陆空合练演习前先看地形,然后实施合练演习的做法。否则,飞行员的战斗力就很难得到真正提高,更会影响他们在战争条件下去执行的战斗任

务。

我对空军目标引导组参战之后的经验教训总结,可说是在对自己的心灵“论剑谈兵”,是在抚摸那一段令人感慨的战斗岁月。

其实,“论剑谈兵”,也是对我参战经历的一次深沉的思索;而且觉得久久的心动里,总有几许哀惋叹息。因为自卫还击战胜利了,但那边陲土地承载过的沉重历史,那座座烈士陵园深藏着的人生故事,却以箫声幽咽在碎裂着我那记忆历史的心田。

于是,我在凝神深思:不管人间如何沧海桑田,不论时空如何切换变化,中国军人为捍卫民族尊严而浴血奋战的对越自卫还击战历史,中国英烈们为之光荣献身的对越自卫还击战历史,是永恒的。对越自卫还击战的历史,也存在于我的心灵深处,将作为我生命的一部份随我生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