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南与马六甲航道战略危机]

远山含笑 收藏 1 359




有关缅甸对中国的战略重要性. 仅是防止其落入美国势力范围. 以免其变成美国战略围堵中国的棋子. 至于所为修建云南连接缅甸印度洋岸实兑港的铁路线和油管. 仅能避开马六甲海峡. 但美国印度洋的英属迪戈加西亚有海空军基地. 加上印度在南亚次大陆的海空军基地. 任何运油往中国的油轮. 在印度洋区就逃不过拦截. 根本到不了缅甸实兑港. 并且铁路线和油管修筑费用高昂. 加上缅甸内部的民族问题和民主派的兴风作浪. 缅甸军政府随时会垮台或如南斯拉夫般分裂. 中国投资的修筑经费恐会血本无归. 中国整天在做中缅油管的春秋大梦.企图逃避南沙大战是不正确的想法. 祗有老老实实收复南沙. 并开发成大油田. 减低从波斯湾区进口原油的比例. 才是解决之道. 在可以预见的将来. 中国只有保护南海航道的把握 绝无能力和美印在印度洋争霸.

现在是中国全面检讨中国与缅甸的关系和中国大西南的长远战略利益的时候了,中国不能一味持不干涉别国内政和将所有希望寄托在缅甸军人政府上!我们现在就应未雨绸缪,万一缅甸军人政府倒台和翁山苏姬上台怎么办?现在我们就必须考虑这个问题,不能等到上述情况发生时才寻求对策,到时恐怕会束手无策!

中国一直支持镇压翁山苏姬的缅甸军人政府,她那有可能不恨中国!翁山苏姬又是获得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支持,中国有可能让翁山苏姬领导的缅甸政府不反华和不成为美国围堵中国棋子么?难啊!!!美国既然可以攻占中国西北方的阿富汗,现在又对中国东北方的朝鲜蠢蠢欲动,故在不久的将来压迫和搞垮中国西南方缅甸的亲中军人政府也是可以预料的。因此我认为缅甸军人政府始终会倒台或內部民族分裂,翁山苏姬上台是迟早之事。在将来翁山苏姬的亲美政府必然会让美国在缅甸建立各种军事基地威胁中国大西南,现今中国在缅甸的各种军事设施当然要结束撤离了,因而缅甸和中国的对抗局面便会形成。

另一方面.缅甸建设中的高速公路(Trans-Asian highway)是连结印度横越恒河平原直达巴基斯坦,而计划中的天然气管线(gas pipeline)也是输往印度的。中国祗是呆呆的在替缅甸建设海军基地(Sittwe)和在安达曼群岛的(Coco)岛提升雷达的性能。你想想看Trans-Asian highway高速公路和天然气管线(gas pipeline)都是连接印度的,而不是连接中国的,。天然气管线(gas pipeline)是以印度为天然气主要市场,而不是以中国大西南为主要市场,(Trans-Asian highway)高速公路不祗可作货品运输,还可快速将印军运入缅甸,所以缅甸的外交和战略重心是向印度靠拢的。而海军基地(Sittwe)和在安达曼群岛中(Coco)岛的雷达站,中国会随时可被缅甸中止使用权的。另一方面缅甸却不断强迫住在中缅云南边境与汉民族有深厚渊源的小数民族如佤族,某敢漢族等南移迁离中缅边境,所以中国和缅甸的表面亲密关系祗是缅甸一直在利用中国给予其大量军经援助而已,而另一方面却在积极防华,中国和缅甸的关系实际是不可靠的。尤有甚者是邻近的印度势力也极可能进入缅甸,如缅甸和中国对抗时极有可能招引印军入境助战,而印军开入斯里兰卡分隔斯里兰卡部队和泰米尔游击队便是先例,而缅甸也有在50年代重金邀聘印度的錫克族兵团围剿盘据金三角的国民党残军的先例。若到了此地步,中、印已不祗在喜玛拉雅山和南海对峙了。


大西南与马六甲航道战略危机]



缅甸军人政府虽表面与中国保持亲密关系,祗是利用中国给予其大量军经援助和支持其对抗美国保持其本身军人集团的权位而已,另一方面缅甸军人政府却不断强迫住在中缅云南边境与汉民族有深厚渊源的小数民族迁离中缅边境,缅甸之所以会强制迁徙掸邦内包括果敢等地区的汉族在内之各少数民族,表面上的理由是禁毒,但实际上是要将居住在靠近中国和中国在血统或联系密切的小数民族迁往南方靠近泰北的地方,缅甸政府的目的是要使边境附近上述那些民族绝迹,以防有朝一日,那些靠近中国的小数民族会连同其原居地区一同回归中国。这显示出缅甸虽表面和中国友好,但此强迫迁徙掸邦内小数民族的行动却显示其积极防华心态。而(Trans-Asian highway)高速公路和天然气管线(gas pipeline)都是连接印度的,而不是连接中国的,显示缅甸的外交和战略重心是向印度靠拢的,所以中国和缅甸的关系实际是不可靠的。

缅甸军人政府的上述作法显示其强烈且极端狭隘的大缅甸族---民族主义,但也显示出缅甸军人是清醒的,对中国一直采取两手策略,而且不会因为和中国友好而忽略了防华或不敢压迫华人。但中国不论政府和人民总是抱持一白遮百羞的鸵鸟心态,祗要该国反美,支持一个中国政策或不对中国怎么样就可以了,管它歧视华人、排斥华人,甚或屠杀华人。中国完全没有去对缅甸军人政府作出必要的防范及考虑长远的大西南战略部署。

所以中国应与缅甸军人政府保持友好关系的同时,也要对缅甸采取两手策略,要秘密暗中支持掸邦(Shan State)境内各少数民族的武装力量,以备不时之需。长远的战略是在萨尔温江(Salween River)以东的东掸邦地区建立一个包括大比数汉族在内的东掸自治邦,即是金三角地区,北与中国云南陆上接界,东与寮国以湄公河(Me Khong River)为界,西以萨尔温江与西掸邦为界,南与泰北以陆地为界,这是一个很好防守的战略单元。

萨尔温江以东的东掸邦地区北方有明代的汉族遗民即果敢族(Kokang)几十万及改革开放后大批移居金三角中缅边界缅甸一侧的汉人,少数民族则以佤族Wa为主,有一百多万,现在的佤族反抗军(United Wa State Army)主要是以前的缅共部队,内里夹杂很多华人,其领导人(Bao Yu-xiang)包有祥,佤族沒有自己的文字,故也是使用漢語。

而东掸邦地区南方少数民族则以傣族(摆夷族)为主,数目我没有数据,另外在泰缅边境的汉族有国民党的孤军和眷属及东掸邦地区東部靠雲南一側有大量文革时逃往缅甸的知青組成的掸邦东部同盟軍 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 Army(NDAA) or Eastern Shan State Army (ESSA)

从缅共“八•一五”军区演化而来的“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严格说,是一个极为袖珍的“割据之地”。不仅人口在几支地方民族武装中最少,地理面积也是相对最小。至1996年底,“第四特区”控制区总面积为4952平方公里, 有9个行政区,500个自然村,16127户,辖区内人口74022人。尽管如此,“第四特区”的占地面积,也是新加坡国土面积的(622.6平方公里)7.96倍。还是称得上“地大物博”。

1996年以前有昆沙(Khun Sa)(张奇夫,他为**傣族混血儿)组织以汉人军官为主的蒙泰军(Mong Tai Army . MTA)有四万多人马,台湾也曾拉拢此部队,可惜1996年因内部的傣族干部反叛昆沙,把精锐部队带走,使昆沙祗剩下二万余人马,可能是此原因便向缅甸军人政府投降。



大西南与马六甲航道战略危机]

缅甸联邦〞(UNION OF MYANMAR) 缅甸行政区划分: 全国分7个省(Division)和7个邦(State)

七省:伊洛瓦底省、马圭省、曼德勒省、勃固省、仰光省、实皆省和德林达依省是缅族主要聚居区

7个邦: 克钦邦. 钦邦. 若开邦. 掸邦. 克伦尼邦. 克伦邦. 孟邦. 为山区民族聚居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