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愤:不孝儿子偷卖房屋 六旬夫妇被迫露宿街头!!

jiangnanjita 收藏 0 18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气愤:不孝儿子偷卖房屋  六旬夫妇被迫露宿街头!!

老人住的帐篷

气愤:不孝儿子偷卖房屋  六旬夫妇被迫露宿街头!!

呆在帐篷狭小的空间内,老两口经常以泪洗面


2009年12月25日晚,北京大雪,万千家庭正沉醉在欢度圣诞的喜悦中。同一时间,在宣武区虎坊路16楼,一对年近六旬的老人却窝在一个简易的帐篷里,抱着被子瑟瑟发抖。这一天,他们被一群男子赶出家门,对方称房子已被出售易主,老人只得在楼下的院内搭建帐篷居住一个多月。老人称,儿子张家俊因赌博欠下40多万,遂找人冒充父母,去北京方圆公证处做房屋委托出售公证,随后将房子出售。老人状告北京市方圆公证处要求赔偿100万。今年2月2日,东城法院受理此案。


圣诞节被赶出家门


2009年12月25日,北京温度骤降,天寒地冻。张希亮和妻子杨二雪守在屋中,焦虑不安地等待着。


几天前,虎坊路16楼楼下停满小车,车上下来20多名男子,其中几人手持铁锤,邻居们吓得躲在家中不敢出来。男子将老人的房门砸开,称老人居住的房子已经卖给一个尹姓男子,让老人赶紧搬走。杨二雪下跪求对方,才得以暂缓几天。


12月25日,是约定的日子。


当天下午两点,邻居陈大爷听到“砰砰砰”一阵铁锤砸门声,“震得我心脏都痛”。张希亮家的门被砸开,5个人涌进了房中。一名男子拿出该房屋的所有权证书说:“这已经是我的房子,你们赶快搬出去。”陈大爷看到两个老人哭得接不上气,双双跪在地上请求:“都是不争气的儿子背着我们将房屋卖了,没有这房子我们住哪啊,求求你们了。”男子并不理睬,让搬家公司将屋内的东西往外搬,“锅碗瓢盆都被扔了出来,两个老人只能不停下跪磕头。”


子将房门换锁,随后离开。


几乎所有的邻居都目睹了这一幕。圣诞节的晚上飘起了大雪,楼下摆满了乱七八糟的家具,两位老人坐在地上痛哭,漫天雪花在家具上铺了白白一层。大伙流着泪帮他们搭帐篷,将床铺周围围上木箱和衣柜,用防水布遮盖。当晚,两位老人抱着三床被子睡在简易帐篷内,但零下十几度的低温还是让他们冻得瑟瑟发抖。凌晨两点,邻居王阿姨依稀听到老人的哭声,“太让人心酸了,我熬了一壶热茶给他们送过去,老人眼睛都哭肿了。”


众邻居送水送饭


杨二雪平时坐在帐篷外,逢人就说儿子逃了,房子没了,邻居们“觉得她快撑不下去了”。


2月2日下午3点,虎坊路16楼下,两位老人蹒跚着从防水布包裹的帐篷中掀开一角,爬了出来。因帐篷内没有暖气长期受冻,再加上双脚不太灵便,杨二雪手上皮肤冻裂,这几天她又冻得发高烧。张希亮双目无神泛白,他眼睛三度残疾,几乎看不见东西,行走需要人搀扶。


记者钻入帐篷内,里面一片漆黑,借着手电能隐约看到里面没有电器,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和几个纸箱。


邻居王阿姨说,老人夜夜在帐篷居住,已经一个多月,邻居们一直牵挂着他们,帐篷内没水没电,邻居们每天烧好热水,装在保暖壶中送过去,并灌好暖水袋,让老人取暖;吃饭时间,邻居们都端来自家做好的饭菜,“杨二雪喜欢吃饺子,我们就给她包饺子”。


“这一个月,我们就是吃着百家饭,睡在没暖气没电的帐篷里,熬过来的。”杨二雪哭着用围巾擦眼泪,围巾上满是泪痕。


小区居委会主任雷女士称,这段时间居委会尽量在生活上照顾二老,动员居民多多帮助他们,但至于老人的住处,居委会也爱莫能助。


2月2日下午,购买房屋的尹先生称,房子已转手再出售,老人不可能再拿回去,“不管老人想怎么办,都与我无关”。


儿子卖房还赌债


杨二雪在诉说自己的经历时,多次哭瘫在地上,她说:“法院把他(张家俊)抓走吧,他真的丧尽天良,他根本不管我们的死活。”两位老人是河北省辛集市人。杨二雪是清洁工,每天凌晨3点半要起床清扫街道,工资一千出头。张希亮是客车厂工人,每月工资不到两千,这栋房子是张希亮父母留给他的遗产。两人辛苦将孩子拉扯大,“大家都说,农村的孩子更吃苦更争气,可是张家俊太不争气了,让我们心寒。”


杨二雪称,她去年11月底,才知道房子被儿子张家俊偷偷出售,抵押赌债。去年11月26日,张家俊的女朋友吴涵(化名)来到她家,着急地说:“阿姨,您儿子捅大娄子了,他偷走房本和你们的身份证,将房子卖了,您快看看房本吧。”杨二雪翻箱倒柜,发现房本还在,刚松了一口气,打开一看,发现里面居然是一份假房本,杨二雪顿时瘫在了地上。张希亮气急攻心,心脏病发作,在邻居的救助下才缓过来。


吴涵说,她和张家俊是同事,都在“我爱我家”中介工作,当天她听同事透露,张家俊偷偷将房屋出售以还赌债,马上赶到张家告知老人。


第二天,吴涵领着张家俊回来了,她要他给父母一个交代。张家俊头部肿胀,眼睛充血,哭着说:“我从河北保定逃回来的,我赌博欠了钱了,输了40多万。”


吴涵记得,张家俊当时在父母面前承认,自己已经把房子卖了,8月份的时候他雇了两个人,冒充父母去北京市方圆公证处做房屋委托出售公证,随后就低价卖了。两位老人一听就吓瘫在地。吴涵称,杨二雪每天要去扫大街,张希亮眼睛不好,他们根本不可能去公证处做公证。


老人事后仔细盘问,张家俊称自己在朝阳雇了两个人去做公证,花了2000元。


吴涵对张家俊彻底失望。去年年初,张家俊因为赌博输了1万元,偷偷向他姐姐和舅舅借钱还债,最后被杨二雪发现后一顿痛打,张家俊发誓,再也不沾赌博。“没想到他并不学好,还将父母赖以生存的房屋拿去抵债。”吴涵和张家俊分手,并让他再也不要来找她。


母将子告上法院


去年11月底,杨二雪将儿子告上宣武法院,称儿子私卖房产,找人冒充父母做公证,开庭时张家俊拒绝出庭。杨二雪称,去年12月20日,一群人来到张家,一名男子对张家俊说:“你把欠的钱还我,不还就跟我走。”一名姓沈的先生给两位老人写了一份保证书,上面写着:保证张家俊在我公司上班期间不做违法犯法的事,不吸毒,不犯(贩)卖毒品,不赌博。如犯错误由本人负责。下方有其签名。但对方并未透露是什么公司,随后,张家俊被带走。


去年12月30日,张希亮心脏病发作,打电话给沈先生,希望能再见张家俊一面。他回来了一趟,但身后跟着一个人,当时他没说上3句话就被带走。1月4日,张希亮再次发病,儿子回来一次后很快被带走。此后,二老就再也没有见过张家俊,打他电话也关机了。


前天下午,记者联系了沈先生,询问张家俊的去向,对方称:“他1月6日的时候逃跑了,就再也没有见过他。”沈先生称自己是一个房地产中介公司,但并未透露公司的名字,“我是看张家俊可怜才让他来上班”。


公证处遭索赔百万


去年12月底,老人找到北京易行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先生,让他作为代理状告北京市方圆公证处。老人认为公证员没有认真审核当事人的身份,导致房子被出售,要求公证处赔偿100万元。2月2日,东城区法院受理了此案。


宣武区房管局工作人员称,出售房屋须房主本人在场,如房主不能到场,须有房主委托他人出售的公证书。“如果因为公证书有问题导致房屋被卖,可以通过法院起诉,但法院不一定判房屋买卖取消。”


老人开始并不知道此公证是在哪办的,和律师几经寻找,最后在北京市方圆公证处找到了卷宗。房屋委托出售公证办理的时间是2009年8月17日,上面写着:兹证明张希亮和杨二雪于当天来到我处,在我的面前,在前面的《委托书》上签字。落款为公证员:闫梅。


老人当着记者的面再写了一遍自己的签名,其字迹与公证书卷宗上的签字不同,因张希亮老人视力不好,其字体歪斜。刘律师表示,他已向法院申请进行笔迹鉴定和房屋评估。


“我爱我家”虎坊路店的工作人员称,虎坊路社区的房价是2万到2.2万。老人家的房子面积为51平方米,其市场价格应该是100多万。但记者看到从宣武区房屋管理局调取的房屋出售合同显示,房子交易价格为36万。“合同明显低于市场价格,一看就知道合同中是存在问题的。”刘律师说。


2月2日,公证员闫梅的助手刘先生称,按照公证条例,公证员须先核实当事人的身份。闫梅表示,她当时的确对照过对方的照片和真人。



公证处调研室副主任王女士称,当时并没有拍摄照片留证。从今年年初采取做公证必须拍照后,有些试图冒充当事人来做公证的人因为心虚而离开。王女士拿出当时办理公证时的卷宗,其中包括两位老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她表示,只要办证人提供了合法的证明身份的证件,公证员确认后就认可此人身份,不会再进一步去核实对方身份。“张希亮老人视力残疾,这个特征很明显,公证员不会弄错”。


王女士称:“我们也遇到过一个案例,当事人的确来了公证处做公证,故意换了一种字体签名,事后又反水,称自己没有来做公证,想取消公证拿回房产。当事人在此间是有经济利益的,而公证员的立场是中立的。就让他们走法律程序吧。”


《公证程序规则》第二十四条中规定,公证机构受理公证申请后,应当根据不同公证事项的办证规则,分别审查下列事项:当事人的人数、身份、申请办理该项公证的资格及相应的权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