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途岛打败山本五十六的美军功臣受冤内幕

2野劲旅 收藏 0 749
导读:决战太平洋:风中无形   1985年,罗彻福特被追授“海军杰出贡献勋章”;此时,他去世已经9年。1986年,里根总统向罗彻福特追授了“总统自由勋章”,这是和平时期给军人的最高荣誉。   美国太平洋舰队“约克顿”号航空母舰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日中途岛战役中被日军击沉的。   约克顿号重达1万9千吨的庞大身躯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太平洋漆黑的海底已经66年了。通过深海摄影机的拍摄,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到它的模样,船头破裂,船体几乎原封不动。舰桥,和飞行甲板以及飞行员房间都没有因为时间的冲刷而被毁。船上

决战太平洋:风中无形


1985年,罗彻福特被追授“海军杰出贡献勋章”;此时,他去世已经9年。1986年,里根总统向罗彻福特追授了“总统自由勋章”,这是和平时期给军人的最高荣誉。


美国太平洋舰队“约克顿”号航空母舰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日中途岛战役中被日军击沉的。


约克顿号重达1万9千吨的庞大身躯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太平洋漆黑的海底已经66年了。通过深海摄影机的拍摄,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到它的模样,船头破裂,船体几乎原封不动。舰桥,和飞行甲板以及飞行员房间都没有因为时间的冲刷而被毁。船上的枪依然指向高高的天空。“约克顿”号亲身经历了这次终结太平洋战争的重大战役。


美国海军是凭借什么以弱胜强获得胜利的?交战双方是通过什么样的军事计谋进行较量的?


1941年12月7日清晨,日本海军突然偷袭了美国太平洋舰队在夏威瓦胡岛的基地,太平洋战争由此爆发。


偷袭珍珠港成功后,日本国内群情激昂,日本军人更是士气高涨。日本海军少将千种定男当时的日记是这样记载的:12月23日清晨,机动部队驶过丰后水道,不一会儿就看到出现在地平线上的四国岛的高山。这时,岸上部队派出欢迎的飞机在舰队上空盘旋,宛如一群机器制造的,象征胜利的洛可可式的小爱神正展翅飞翔,海岸防卫部队的舰只在凯旋归来的胜利者的左右两侧自豪地巡逻。


千种少将写下这段文字的日期是在1941年的12月23日,记录的是日本海军偷袭珍珠港后回到日本的情景。


但是成功策划偷袭珍珠港计划并指挥作战的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官山本五十六大将并没有满足于这次胜利。他想要的是彻底消灭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


1941年12月下旬的一天,在日本濑户内海,西端附近的“长门号”战列舰上,山本五十六看到一份根据美方的资料整理而成的轰炸珍珠港的战果报告。在这份报告中,美方对所受的损失未加任何掩饰。


“美国人损失这么惨重,还有勇气实话实说。对于这样的对手,应该狠狠地揍!”这就是山本五十六,外表文质彬彬,神情忧郁。别看他身高只有1.59米,但内心却倔强刚健。而且他胆大心细,深谋远虑,富有带兵才能,受到部下和同僚的高度信任。


1941年,山本把自己和日本都作为赌注押到了珍珠港,那一回,他赌赢了,山本成了日本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英雄,成了日本海军的军神。面对胜利,山本并没有丧失理智。哈佛毕业的他知道当时美国的生产能力数倍于日本。美国的战争机器一旦开动起来,日本断难获胜。山本知道,必须迅速摧毁美国海军的剩余主力,日本才有赢得战争的希望。


在珍珠港,他赌赢了,可赢的还不够,他还要再赌更大的一票。山本五十六命令参谋长宇垣缠海军少将及其幕僚“立即拟订第二期战略计划”。


与日本的情况相反的是,美国的军人们似乎还没有从珍珠港被偷袭的噩梦中醒过神来。三周之后1941年12月31日10点钟,切斯特·W·尼米兹上将临危受命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


珍珠港事件中,美国太平洋舰队损失惨重,4艘战列舰、1艘靶船、1艘驱逐舰、1艘布雷舰沉没,2艘战列舰、2艘轻巡洋舰、2艘驱逐舰遭到重创,1艘战列舰重创,1艘战列舰轻伤,飞机损失450架,约2400人死亡,近2000人受伤。


由此可以看出尼米兹接手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烂摊子。而且刚刚就任舰队司令的时候,大家对他并不看好。


切斯特·威廉·尼米兹(Chester William Nimitz,1885年2月24日—1966年2月20日),美国海军上将,军事家,出生于德州弗雷德里克斯堡(Fredericksburg)曾指挥珊瑚海海战、中途岛海战等二战著名战役。1945年9月2日代表美国在日本投降书上签字。


由于其战功彪炳并对海军贡献颇深,美国海军特别将尼米兹去世之后所建造的第一艘,也是当时最新锐的核子动力航空母舰以他为名,也就是日后的“尼米兹”号航空母舰。


尼米兹统领的太平洋舰队在1942年初的战果太不起眼,话是这么说但尼米兹依然整天盘算的就是如何找山本五十六为太平洋舰队报一箭之仇。


但是随后日军升级了他们的整个密码体系,导致美军很难了解日军的动向。如果不能做到知己知彼,尼米兹又靠什么来对付老谋深算的山本五十六呢?


日本海军从1934年开始发展现代密码体系。1934年,日本海军从德国买下一部“恩尼格马”商用密码机,他们改进了这部机器,造出了自己的密码机“九七式欧文印字机”。


接着,日本外务省又改进了“九七式欧文印字机”。然后把它发展成为日本整个外交系统广泛使用的战略级密码体制。这一体制被美国军情人员命名为“紫密”。


1940年8月,美国通信情报处终于成功的破译了“紫密”。“紫密”的解读曾透露出日美谈判必将破裂,日军可能会大规模袭击美国这一极为重大的秘密。


可惜由于种种原因,这在当时并没有引起美国军政要人的重视,导致了珍珠港的惨败。


日本海军随后使用了“舰队密码体制”,这套密码也称做“海军暗号书D”密本,是高级司令部才能使用的战略级密码。这种密码系统主密码是由4.5万个五位数数码组组成。


为了增加安全保障,还配有五万组五位数乱编数码组,通信时发信方加入任意几组乱码数。其中一组告之收信方使用密码本的页数、段数。乱编数码组经常变更,但是主密码基本不变。


最简单的密码不需要特殊的密码本,往往找一本很常见的书作为密码本。收发信双方各拿着一本。假设以1982年3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作为密码本。那么接收信息的时候会先收到一组数字,在约定的时间,约定的频率,打开收音机,收到的一组数字,前三位数代表页码,后两位数分别代表第几行第几个字,这封密电的内容是:黛玉已归顺。当然,日本海军使用的密码绝不会这么小儿科。日军的“舰队密码体制”被美国情报人员命名为“JN—25b”。其中,JN表示日本海军,25是识别编号,b是升级的版本号。


在整个太平洋战争期间,日本人为其升级达12次之多。这个“JN—25b”一度让美国情报人员非常头痛。


日本人珍珠港得手后,美国人非常清楚,这次不光彩的胜利决不是日本人的最终目的。所以,1942年初,美军急于想弄明白的是,挑起太平洋战争之后,日军下一步的意图、军力部署,以及最要紧的就是:下一个攻击目标。


珍珠港事件后,美国海军痛感情报的重要,开始大力加强情报收集分析和密码破译工作,海军动用了它全部情报部门的力量,通过破译JN—25b 来了解日军的动向;这里面主要有:海军菲律宾情报站STATION CAST、夏威夷情报站 STATION HYPO、华盛顿的海军部情报处 OP—20—G,也叫 STATION NEGAT,“N”,是代指 NAVAL DEPARTMENT,海军部。


此外,美国还向盟国请求支援,包括英国设在香港、后转移到新加坡、锡兰的远东情报站,以及荷兰的荷属东印度群岛情报站等等,都同时截取大量的JN—25b通讯,破译后转给美国海军情报部门汇总分析,以便作出准确判断。


这么多情报部门为同一个目的开足马力干活,那么,到底是谁的功劳最大呢?很显然,STATION HYPO起了最关键的作用,也就是ROCHEFORT领导的夏威夷情报站。


因为,当时华盛顿海军情报处坚持认为,日军的下一个攻击目标应该是太平洋的阿留申群岛,或者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的 PORT MORESBY 莫尔兹比港。但是,ROCHEFORT另有看法。


JOSEPH ROCHEFORT,约瑟夫?罗彻福特,1918年毕业于新泽西州斯蒂文斯理工学院,同年以少尉军衔入海军服役。罗彻福特外表文静,性格内向,不善言辞。但在他低调的外表和木讷下,藏着坚定果敢和不折不挠的本性。他早先的愿望是当一个海军航空兵;虽然,命运之神并没有让他早早地成就一个简单的梦想,却因为一个偶然的原因,让他阴差阳错地释放出天才的能量。


罗彻福特在舰艇上一待就是好几年,闲暇时最大的乐趣就是玩儿拼字游戏。正巧,“亚利桑那”号战列舰舰长切斯特?泽西(Chester Jersey)也喜欢拼字游戏,两人闲下来就常在一起玩。泽西很快就发现,自己完全不是罗彻福特的对手,发现这个人富有超人的想象力和匪夷所思的联想力。


机会很快就来了,1925年泽西舰长调任华盛顿海军部,刚一上任,就听说海军部需要一个精通数学、联想力超凡、想象丰富的家伙,来钻研一门全新的学问:密码破译。可是,他们找不到这样一个人。


泽西听说这事后,立刻推荐罗彻福特。他成了美国海军部情报处第一个密码研究组的成员。


1929年至1933年,海军部为了更全面地理解日本这个迅速强势崛起的东方帝国,派出四个年轻的军官到日本学习日语,研究日本文化,罗彻福特就是其中的一个。到了1941年,罗彻福特被派往珍珠港任夏威夷情报站站长。这时他已经是经验丰富的密码破译专家,精通日语、熟悉日本文化。


他上任后自己亲自挑选了一批当时海军最优秀的密码人才和语言天才,其中就有后来想出奇招的贾斯柏?赫尔姆斯(Jasper Holmes)。


可是1942年在“JN—25b”面前,罗彻福特一筹莫展。美国海军情报部门截获的大量日本海军的电报往来,显示日本海军似乎要有大的动作,可是就因为密码无法破译,根本搞不懂日本人究竟要干什么。但是好运在1942年1月降临了。1月20日黄昏,日本海军的“伊号124”潜艇奉命在澳大利亚海军基地达尔文港外海面铺设水雷,遭到美驱逐舰以及三艘澳大利亚快艇的围攻,沉没在50米深的海底。


美军派出熟练的潜水员潜入海底,在日本潜艇的残骸里发现了一只保险柜。打开后发现一个本子,表面有铅,遇水后没有溶化。


由于“伊号124”是日本海军中的大型潜艇,美国人很快判断这是密码本,而且,还是使用密级相当高的密码本。


很快密码本就交到了罗彻福特手上,他发现这就是让自己头痛不已的日本“JN—25b”舰队密码体制。而此时日本海军并不知道“伊号124”潜艇是被美军击沉的,还以为潜艇沉没是意外事故。日本人万万没有料到,自己的密码本会落入美军手里,所以此后还一直照旧使用“JN—25b”。


1942年5月初,“JN—25b”密码本已被还原了三分之一,由于这是最常用的一部分文字,所以日本人往来的密电有百分之九十的内容都能正确译出。罗彻福特从这些密电中发现,日本海军正在谋划着一个惊人的行动。


1942年,日军原定于4月1日启用新的JN—25C密码,但由于日军在太平洋上的迅猛发展,占领区面积十分广阔,要将新密码分送到分散在各地的部队手中,需要不少时间。


因此日军将新密码的启用时间推迟到6月,这就使得日军在中途岛作战准备期间的大量电信往来,都不得不使用旧密码。


5月20日,罗彻福特就截获并基本破译出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下发给各部队的长篇电文,掌握了他们的作战计划。只是在计划中,关于进攻的目标日军始终用一个代号——“AF”。


这个“AF”究竟是哪里?哪里才是日军准确的进攻目标呢?经过分析后罗彻福特认为AF是指中途岛。


中途岛位于太平洋中部,北纬28°3'、西经177°22',由于它位居太平洋东西航线的中间位置而得名中途岛。该岛由周长24公里的环礁组成,陆地面积约5.2平方公里。距日本2800海里,距夏威夷903海里。


美国海军在这里修建了航空和潜艇基地,成为夏威夷群岛的西北屏障。根据长期以来破译的日军通信中显示,日军通常用A起头的两个字母作为太平洋一些地区的代号。如AH是珍珠港,AG是马绍尔群岛。记忆力过人的罗彻福特还从浩如烟海的电文中找到1942年初的一份日军电报,电报是要求水上飞机从马绍尔群岛起飞,飞往珍珠港,电文还提到要注意避开来自AF的空中侦察,从地图上分析AF只能是中途岛!


但是这一仗弄不好会决定未来战争的走向,仅靠推理和判断是不够的,需要确凿的证据!怎样才能证实AF是不是中途岛呢?罗彻福特很快有了主意。


罗彻福特把自己的判断告诉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后并没有立即得到肯定,他建议尼米兹通过海底电话命令中途岛基地用明码报告淡水设备故障,用水困难。还让珍珠港的第14海军军区煞有介事地回电:已向中途岛派出供水船。后来尼米兹同意了这个计划。


谎称岛上断水来试探日军的主意,其实是另一个人提出来的。他叫贾斯柏?赫尔姆斯(JASPER HOLMES),是罗彻福特手下的情报分析员。他原先是个工程师,参与过泛美航空公司在岛上地面设施的设计勘察,所以熟悉中途岛的情况。


精明的尼米兹听了这个汇报后一眼就看出这是个貌似简单的高招,立刻就同意了,吩咐他们马上实施。


这个主意够聪明,日本人上钩了。


日军很快就用密码通知主力进攻部队携带更多的淡水净化器。这就证明,华盛顿海军情报处的分析错了,而罗彻福特的判断对了,日军下一个攻击目标是:中途岛!


日本人攻击中途岛的这个计划代号为“米”,是山本五十六亲自主持,联合舰队参谋长宇垣缠总负责。宇垣对这个计划有这样的描述:今年6月以后,我们应该攻占中途岛、约翰斯顿和帕尔米拉。派空军上岛,派遣联合舰队进攻部队前往攻占夏威夷,同时逼敌舰队与我决战。


日军的主要目标是中途岛,对它的进攻,山本五十六推测将会成为一个诱饵,能够引诱尼米兹的美国太平洋舰队前来增援,而后趁机彻底的消灭它们。日本联合舰队计划在夏威夷和中途岛之间,用潜艇行驶在前面组成一道警戒线,侦察所有从珍珠港开往西方的船只的行动。接下来,一支在北方牵制的舰队,将袭击阿留申群岛上荷兰港的美军基地,然后占领吉斯卡岛和阿图岛,这是美军防御链条上最西边的岛屿。


当美国人集中到阿留申群岛的时候,由舰队副司令南云忠一海军中将率领航空母舰上的空中打击力量撕破中途岛的防线。然后用运输船运送5000名士兵登陆。最后,当尼米兹的太平洋舰队从珍珠港出发企图救援的时候,事先潜伏在几百英里之外的山本五十六的主力打击部队,就将和已经在中途岛的舰队集中在一起全面打击太平洋舰队。


山本五十六几乎出动了全部的日本海军和海军航空兵,他决定孤注一掷再赌一把,而且就双方的军事实力来看山本五十六的胜算比尼米兹要大。双方的实力对比如下:


尼米兹只有3艘航母来对抗山本五十六的8艘航母,巡洋舰的对比是8:20,驱逐舰的比例是14:60。潜水艇是19:15。但是与山本的11艘战列舰相比,美军在这方面是零。


如果物力是作战计划中唯一的因素,那么日本人就该在中途岛取得迅速的、压倒一切的胜利。


只要看一下日军出动的现代化舰船,回顾一下自珍珠港事件以来日军接连取得的胜利,日军舰船上的官兵完全有理由趾高气扬。


当时联合舰队参谋部年轻的三和少佐在1942年5月16日的日记中写道:“舰队驶过次岛北方,继续浩浩荡荡向东开进。这是日本帝国海军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远征。舰队上自司令、下至士兵,都感到胜券在握”。


山本五十六的计划几乎完美无缺,但只有一个问题,他还不知道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将军已经完全了解了这次的行动计划。


尼米兹虽然已经知道山本的作战计划,又将如何部署他的军队打一场以弱胜强的战役呢?


根据档案记载,实际上,尼米兹首先面临的难题是美国军方高层的怀疑。华盛顿在得到尼米兹的作战报告后,立即派遣了一名特派员到夏威夷告诫他,这一切有可能是日军的阴谋,中途岛之战可能是山本五十六的圈套。


但是,尼米兹没有盲目地听从上级的命令,他确信情报的准确,决定在中途岛给山本五十六致命的一击。


尼米兹用特殊备用密码把山本的作战计划大纲发给了海军将官们。这份报告叙述了敌人进攻中途岛的具体细节和时间,其详尽程度确实令人震惊。材料中不仅有日军各舰艇的行动路线和时间表,甚至具体说明,6月4日这一天,日军航空母舰部队将从西北方向,方位325度发起进攻,时间约在中途岛时间早晨6点钟。


针对山本的计划,美国太平洋舰队设下了一个陷阱:当南云的战斗机离开航空母舰攻击中途岛的时候,美军3艘航空母舰上的战斗机就将轰炸日军的航母,先给它们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大战即将到来,只不过此时一方对局势了如指掌,一方还蒙在鼓里。


1942年6月4日清晨4:30分,日本海军南云中将下达了进攻中途岛的命令。第一架“零”式战斗机掠过起飞甲板,冲向黎明前黑暗的天空。甲板上的水兵齐声欢呼为他们鼓气。接着,8架战斗机相继起飞,然后是18架D3A199式舰载俯冲轰炸机。然后是99式——被盟军方面叫做VAL的轰炸机。15分钟内,108架飞机,从4艘航空母舰上同时起飞。


飞行编队以壮观的环形队列轰鸣着绕行舰队一周,然后向着东南方的中途岛扑去。


1942年6月,美国和日本在太平洋中途岛附近海域展开了殊死的决战,从装备和作战人员的素质上看,日军明显强于美军,而且日军有当时最先进的零式飞机,有一大批身经百战的优秀飞行员。而美军的大部分士兵都刚刚参战不久,战斗素质和经验根本没有,有的只是复仇的决心。


1942年6月4日清晨,日本攻击机群直扑中途岛。可以想象骄横的日本空军是如何对中途岛的狂轰滥炸的,美国著名导演约翰-福特,他当时携带16毫米摄影机跟随美国海军准备拍摄纪录片,碰巧赶上中途岛战役,他冒着生命危险拍摄下了这场触目惊心的中途岛被日机轰炸的场面。轰炸机冒着猛烈的高射炮火频频俯冲,肆意轰炸了20分钟,炸中了岛上建筑物,油库和一个海上飞机库。可是日本轰炸机想要在中途岛消灭对方航空力量的企图却落空了。它们所能找到的轰炸目标,只不过是空荡的飞行跑道和几座空机库,岛上所有的飞机此时都已飞上了高空。


日军的第一次轰炸扑空了,但他们并不知道那些本应该停在中途岛上的飞机此时已经在飞往攻击他们舰队的路上了。他们更不知道这是美国人设下的一个空城计的圈套。


7:00,日军南云中将收到了攻击机群发来的关于需要对中途岛施行第二次攻击的电报。还没等他作出反应,7:10分,日军舰队处于队伍最前方的一艘驱逐舰打出了旗语:“发现敌机。”


信号旗在日舰桅杆上升起,警报声响彻海空。


美军6架“复仇者”鱼雷攻击机和4架B—26轰炸机在“赤城”号航空母舰右舷出现。这是从中途岛起飞的第一批美国攻击机群。它们从1200米高度的云层中钻出。


但这几十架美军战斗机并没有给日军造成实质性的损害,南云判定这些美国飞机必定是来自中途岛。他感到必须要尽快把中途岛的航空力量消灭干净。再加上刚才攻击机群发来的再次袭击的建议,南云终于下令再次进攻中途岛。


为了空袭中途岛,就要把已经停放在“赤城”和“加贺”号航空母舰飞行甲板上的飞机,重新用升降机运回下层甲板,以便将挂在机身下的鱼雷卸下,再往飞机上配挂炸弹。南云中将,中途岛战役的前线指挥官。在整个战役的指挥中,南云在茫茫汪洋上的作战依据主要是侦察机提供的情报。而恰恰是对情报的分析和判断的失误,导致了日军在战局上的失败。


日本侦察机向南云发回的第一份报告:10艘美国军舰正在向东南方向移动,时间:上午7:30分。


而就在15分钟之前,南云已命令为鱼雷机改挂炸弹。当机械兵把这些飞机从飞行甲板上往下降时,航空母舰上到处是一片紧张混乱的气氛。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不到15分钟,就传来了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南云中将接到这个报告后大吃一惊,航图室迅速计算的结果表明,美国舰队离他只有320公里。


如果那10艘军舰中有航空母舰的话,那么南云的4艘航空母舰此刻就处于相当不利的境地。因为“赤城”,“加贺”两艘航空母舰上的鱼雷机,几乎全在下层甲板上重新装挂高爆炸弹,无法立即派他们出发去攻击美国舰队;而对方的航空母舰却可能已经派出飞机前来攻击。


7:45分,南云下令暂停对鱼雷机的换弹,他需要重新估计一下形势。但是还没等做出新的决定,美军飞机的第二次袭击又开始了。


7:55分,中途岛的后续轰炸机飞临日舰队上空。美军多机型的轮番进攻,先是鱼雷机,再是俯冲轰炸机,还有高空重型轰炸机。 虽然未给日本舰队造成太大损害,却给南云很大的压力,使他感到中途岛基地的厉害,也打乱了他的作战计划。


8:09分,南云收到侦察机发出的第二份情报:“10艘美国军舰是5艘巡洋舰和5艘驱逐舰。”南云由此断定没有航空母舰的美国舰队对他是构不成危险的。于是,南云下令继续准备攻击中途岛的陆地目标。甲板上再次陷入一片混乱,飞机继续卸下鱼雷,换挂普通炸弹。


但是10分钟后,南云却又收到了第三份情报:“发现敌舰队后方似乎随有航空母舰”。他立即下令停止往飞机挂炸弹,相反地,又要马上换挂鱼雷。


不停更换挂鱼雷的紧急命令,使日本航空母舰的甲板上更加混乱。为了争取时间,卸下的炸弹,全都堆放在甲板上。之后,又因为袭击中途岛的机群返回,还有护航战斗机要着陆加油等等,导致日本官兵忙成了一团。时间紧迫,根本没有人去收拾那些被堆放在甲板上的炸弹。一小时后,攻击机都挂装了攻舰鱼雷。


南云怎么也想不到,他们这样卖力地摆弄鱼雷和炸弹,恰恰是给自己安排好了坟场!


1942年6月4日,早晨7点多钟就已从“企业”号上起飞的32架美国海军“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在克拉伦斯?麦克拉斯基少校的率领下于10:24飞临日本舰队上空。之前由于南云的突击舰队一度改变航向,麦克拉斯基飞到预定的海域没有发现目标后。直到上午9:55分,他在高空发现了一艘掉队的日本驱逐舰激起的白色浪花,便悄悄地尾随着它。


20分钟后,机队的燃料已经减少到了危险的程度,再往前飞就回不去了。但是他们不甘心。


就在这时,麦克拉斯基少校和他的“无畏”式俯冲轰炸机的飞行员们,从高空看到了海面上的日本航空母舰,正在掉头转到迎风的方向,准备舰上的飞机起飞。麦克拉斯基立即下达攻击敌舰的命令。他命令理查德?贝斯特上尉率领的中队去攻击“看上去比较小的一艘”——“赤城”号航空母舰。而威尔默?加拉赫上尉率领的中队,跟随他本人攻击“加贺”号航空母舰。早就渴望为珍珠港报仇的美国飞行员们,个个奋勇争先,往日本舰队俯冲下去。洋面上阵容庞大的战舰,组成一个巨大的环形队列,在这护卫圈的当中,是4艘大型航空母舰


更令美国飞行员高兴的是,在舰队的上方和周围,连日本护航飞机的影子都没有;日军所有的飞机都排列在航空母舰的甲板上,似乎对它们的危险处境一无所知。


32架美国海军轰炸机仅用了11分钟的时间就先后击沉了日军的三艘航空母舰“加贺”号、“赤诚”号和“苍龙”号。


就是这11分钟,就决定了中途岛战役的胜负。这场战役实质上也成为了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


中途岛战役之后,为了掩盖自己的失败,避免挫伤国民的士气,日本海军对内全面封锁消息。所有伤员回到横须贺军港后,就被连夜送进医院,同外界完全隔绝。


简直可以说是以医疗之名,行监禁之实。而“赤城”、“加贺”、“飞龙”和“苍龙”号四艘航母的幸存者没有休假便立即被送到前线。凡属涉及中途岛海战的文件资料一概被列为“绝密”。


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时,有关这次战役的文件资料几乎全部被销毁。


中途岛战役结束后,日本当局对公众谎称取得了大捷,宣布歼灭美军两艘航母和120架飞机。6月10日,东京还为“太平洋上的赫赫皇威”组织了提灯游行。


在中途岛战役中对自己指挥失误而深感内疚的南云中将,在残存的日本舰队在返航途中,试图自杀谢罪,但被部下阻止。


而这次战役的最高决策者山本五十六在自己的住舱里一连三天拒绝会见任何人。这三天里估计他一直琢磨的就是失败的原因。他做梦都不会想到,是因为电报被截获,使日军的密码被破译了。


日本人自欺欺人,美国人呢?更糟糕。谁都想不到,对中途岛之战美军胜利起了关键作用的罗彻福特,后来却因为华盛顿的海军情报处有人争名夺利而遭到打压,饱受冤屈。沽名钓誉者硬说中途岛情报战中主要功劳是华盛顿的情报站立下的,甚至不惜买通他手下的人做伪证。


结果,尼米兹提出的军功奖名单到了华盛顿后,罗彻福特的名字被抹掉了。更糟糕的是,当年10月,罗彻福特以“需要专家意见”为名被调到华盛顿,实际上解除了他的夏威夷情报站站长职务。


尼米兹将军听说后勃然大怒,因为他最清楚,关键时刻,是罗彻福特的情报让他作出了正确决定。


但他的抗议也无济于事,最后,罗彻福特被派到旧金山去管理一个干船坞,再也没能回到情报部门。


英雄泪短,青史名长。


1985年,罗彻福特被追授“海军杰出贡献勋章”;此时,他去世已经9年。1986年,里根总统向罗彻福特追授了“总统自由勋章”,这是和平时期给军人的最高荣誉。


2000年,罗彻福特的名字被刻进了美国国家安全局名人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