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日 正文 第六章 江南重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2.html


江志国跑过了黄草岭以后转向山洞方向,向山上走了一段后,马上不去了,江志国卸下了所有的东西,把马牵到了刘家沟的村外,找了个人,让他把马牵给二海。今天的收获很丰盛,江志国一直运到了天黑才将东西全部运到山洞里。清点了一下,包袱里有22根金条,200多个银元,四袋粮食加起来也有200多斤,足够一冬天吃了。江志国趋天没黑下来采了点野菜,将一只大鹅放进锅里炖了,又升起了一堆火,将另一支鹅架在火上烤,边烤连想:“现在弹药和粮食都不愁了,下一步开始要主动打鬼子了。”

第二天,江志国刚跑山训练回来,二海就来了。二海一见江志国,叫了声“师傅”后马上掏出了一包烟,打开抽出一支递给了江志国,点着了火柴。江志国接了烟坐在了椅子上抽了起来,二海将烟和火柴放在了桌子上,摘下了肩上的枪,自己搬了个凳子也坐了下来,江志国吐了一口烟,问到:

“你来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是想师傅了,来看看师傅最近有没有捣鼓出新玩意来。”二海笑嘻嘻的说,

“别油嘴滑舌的,是不是鬼子又扫荡了,安家林没事吧?”江志国瞪了二海一眼说,

“鬼子不是要扫荡,而是扫平整个根据地。根据可靠情报,日伪军50000多人不久即将开始对整个山东的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最近鬼子也加紧了对津浦铁路、泰济公路和泰济公路的控制,沿路各村庄都设了据点,正逐步向山内推进,八路军和游击队的活动范围被迫压缩了很多。上次伏击后,鬼子出动了400多人扫荡了安家林,我们虽然提前得到了消息,撤离的百姓,但鬼子将村里的房屋全部都烧毁了,还一起将途经的下峪村和凤凰庄两个村也扫荡了,抓了60多个壮丁,杀了10多个百姓,还祸害了10多个妇女。”二海幽幽地说,

“鬼子在安家林、下峪村和凤凰庄三个村设据点了吗?”江志国问,

“下峪村和凤凰庄设了,安家林已经烧平了,没有设的必要了。”二海回答,

“一个据点里有多少敌人?”江志国又问,

“一个班的鬼子,一个班的伪军,有两挺轻机枪,鬼子和伪军各一挺。人数虽然不多,但问题是鬼子在三友村的路口上建了一个碉堡,上面架着重机枪和小钢炮,碉堡离下峪村和凤凰庄两个村太近了,如果发现据点内有问题,能立刻支援,所以我们也不敢动,我来就是找你商量,看有没有办法,或者有没有能对付他们的重武器?”二海说道,

“你现在过得怎么样,民兵排比以前强点了吧?”江志国没有回答二海,又问到:

“还行吧,自从上次打伏击后,他们也不在怀疑我了,还把我当战斗典型要在整个分区宣传,参加战斗的三个村的民兵排在战斗结束后各分到了两支三八大盖和40发子弹,其他的都补充到八路军的队伍里去了”二海说:

江志国微微点了点头,起身说:“你没吃早饭吧,来一起对付点吧,昨天剩的。”

二海一看江志国锅内的大鹅,咽了下口水说:

“师傅不是我夸你,你就是有本事,在这什么都不缺,老百姓和八路军现在都要断伙了,就等着秋收补充一下呢,你居然还能吃上大鹅,待遇真不错。”

“难啊,小鬼子也盯着呢,你们也不能只盯着地里那点,地主家里不是有得是吗,你们得想办法从地主手里把粮食弄出来才行,要不小日本就要出手了。”江志国边点火边说:

“不行,我们是老百姓的队伍,怎么能从百姓手里抢粮食呢,连长说了,地主也是老百姓,地主的粮食只能借,不能抢,不给就去做工作,工作做不通就再想别的办法,反正就是不能抢。”二海说道,

“人都饿死了还做什么工作,共产党有时候真是死板。”江志国说,

“对,你要是当我们纵队司令就好了,什么都不用愁了。”二海说,

“胡扯,我要是那块料还用在这躲着了。”

“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呀?”二海边吃边说,

江志国仰头看了一会儿洞顶说:

“今晚12点,带上你全部人,外加4匹马到黄草岭等我。”

“到那等你干什么?”二海问,

“给你补充点武器装备。”

“那太好了,我就知道师傅有货,都什么武器装备还得用马拉,是不是有山炮呀?”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对了,不要告诉其他人。”

“好咧,保证按时到达,那我先回去了。”二海抹了抹嘴起身走了。

夜里12点,二海带着他的人马来到了黄草岭,离很远时就听到了狗叫声,江志国在石头后面吹了声口哨,二海回了一声,江志国便从石头后走了出来,二海等人迎了上去,地雷跟在江志国的身后。江志国将他们领到了藏武器弹药的地方,扒开上面的覆盖物,二海等人一见这么多武器,兴奋极了,肩扛手拿,机枪、迫击炮等都捆到了马背上,带上了所有的东西,一起悄悄地返回了刘家沟。

回到刘家沟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民兵们进了一个大宅院,将武器弹药堆在了院子里,顾不上休息便拿着武器摆弄起来,二海递给江志国一把椅子,接过了江志国的步枪放在了一侧,给江志国点着了一支烟。江志国问到:

“这是你家?”

“不是,我要是有这家底还用去去当兵,这是以前村里地主的,后来八路军来了,地主便扔下房子卷铺盖跑了,现在我们当村委了。”二海接着问:“师傅,这些东西你搁哪弄的呀,这么多。”

“前些日子国军一个连在黄草岭阻击鬼子,我正好也在那等鬼子,他们打完了,我替他们打扫的战场。”江志国边抽烟边说,

“听说那次阻击战中国军的一个连全军覆灭,没一个活的,鬼子把国军那个连长打死后,脑袋都给砸烂了,真他妈的不是人。”

“那连长真是个爷们,用不到一个连的兵力就敢阻击鬼子的一个炮兵中队和伪军的两个步兵连,不过也挺惨的。”其他人附和着说,

“对”

江志国说完便倚在了椅子背上想:那场战斗已经结束了,国军连长江志国已经在那次阻击战中英勇地牺牲了,世上再没有江志国这个人了,以后自己要改名叫“江南”了,一个专门抗日打鬼子的江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