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纪中致韦迪:正人先正己 研究中国足球丑恶面

对国际体坛大事知无不言且敢怒敢言的“魏老爷子”,对于中国足球的关心是发自肺腑的。昨天下午16:48开始,魏老在国际长途电话中与本报记者整整聊了32分钟的新任中国足协副主席韦迪和中国足球。对于身系中国足球安危的晚辈韦迪,魏老的赐教是毫不吝啬也毫不客气。他说:“在五年前谢亚龙上任时,他曾向我求教,我当时送了他一句话:‘要办好一件事,一个人肯定不行,需要一个好的团队;但要办坏一件事情,一个人就足够了。’在这里,我也把这句话送给韦迪,同时还有送他另一句话:‘君子正人,先要正己。’”


人物简介


魏纪中,男,74岁,现任国际排联主席。从一九七四年起介入奥林匹克运动,先后担任过十二年中国奥委会秘书长,北京奥组委高级顾问,亚奥理事会体育运动委员会主席,北京奥运经济研究会会长等重要职务。


必修课


研究中国足球的丑恶面


背景:


经过十几天的“学习”,韦迪对于中国足球有了初步的系统了解,因此他能在200多名国内外媒体记者面前就自己的施政纲领侃侃而谈。不过魏纪中认为,他对中国足球的了解还远远不够,而且他去了解的方向,应有侧重点。


对话:


韦迪需要去了解的,不是浮在中国足球表面的问题,而是一些具有历史根源的问题。目前,我认为他最需要去了解的就是中国足球骨子里的阴暗面,这个问题盘根错节,包括很多所谓的行规、潜规则,以及一些更加深刻的问题所在。比如为什么好的市场经济形式在中国足球得不到体现,但坏的却全占齐了?只有深刻认识到如今中国足球的不正常,才可能有一个向正常发展的出发点。——魏纪中


抢修课


首先解决足协内部矛盾


背景:


在公开接受媒体采访时,韦迪明确提出了自己上任的三大主线任务(联赛、青少年、国字号)和一大辅线任务(足协内部管理)。不过在魏纪中看来,其实韦迪列出的辅线任务才是他目前急需去解决的首要任务。


对话:


中国足球多年以来的混乱,问题根源出在哪里?就在足协内部的管理作风和腐败问题。解决矛盾要抓主要矛盾,只有先把作风问题和腐败问题解决了,才有完成其他三大任务的基础和条件。——魏纪中


研讨课


从管理上实现“政企分开”


背景:


韦迪在谈到中国足协体制问题时,曾谈到争取“政企分开”。在魏纪中看来,这样的想法对于并不具备该权限的韦迪,更像美好的愿望。但是魏纪中同时也认为,只要韦迪有决心,他完全可以通过管理手段让愿望成为现实。


对话:


“政企分开”是体制问题,是牵扯到总局这个层面的。韦迪没有改变体制的权力,但是可以通过管理来实现。首先是“要权”,他可以向总局提出体制改良的建议,当然决定权在上边;其次就是民主管理,要做到民主决策,不能搞独裁,必须公开透明地把管理放在监督之下;最重要的就是解决足协内部的权力与商业利益相结合的问题,将可能产生权钱交易的结合部分剥开来,这就能从实际上实现“政企分开”。——魏纪中


政治课


中国足球不要“GDP主义”


背景:


正因为提出了“五年之内,男足重返亚洲一流、女足重返世界一流”的目标,韦迪被很多媒体冠以“理想主义”。对此,作为前辈的魏纪中也认为,不该拿成绩作为衡量发展的唯一标准。


对话:


我曾说过,中国足球的问题有体制问题,也有体质问题,这是一个漫长到几代人的发展过程,而不是简单的自下而上的努力就可以解决的问题。韦迪提出目标的愿望是好的,但不要轻易把指标数量化,不要有“GDP主义”,不要急于用数据去评价自己的功过。最好就是一步接一步走,只要能做到每个阶段、每走一步都起到好的发展变化,那就是成功了。


——魏纪中

思想课


上梁不正则下梁歪


背景:


昨天,韦迪在回答“足协派系斗争问题”时谈到“领导不正则滋生派系”。如此说法得到了魏纪中的认可,但同时,他也给出了自己的补充意见。


对话:


派系问题其实是个互动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不能只靠上边或只靠下边,应该是一种上下结合的管理模式。这个我有体会,我在国际排联的位置上也遇到过这个问题,不过现在我已经很好的解决了。我觉得解决内部不正之风的关键应该是上梁要正,君子正人先正己。此外,正人君子的注意力也可能发生变化,在此我要引用邓小平同志的一句话:“我们应该建立一个体制,这个体制不能因为领导人的变化而变化,更不能因为领导人注意力的变化而变化。”——魏纪中


辩论课


合适的外教才是最好的


背景:


关于“外教”问题,韦迪提出:“要请就请一流的外教,二三流的不请。”昨天,他也表示自己很欣赏“希丁克式”的外教。对此,魏纪中却有不同看法。


对话:


一个最好的外教,也不可能把最差的球队带好。什么叫好外教?能够适合队伍目前现状的。教练的好坏是相对的,谁最合适谁就是最好的,你叫陈忠和带业余队能打出职业水平吗?我认为,中国足球请外教应该考虑阶段性,不同的阶段找的教练,应该有能力让队伍上一个层次,完成任务之后再换更合适的教练。——魏纪中


选修课


青少年要抓“两条腿”


背景:


韦迪在新闻发布会上抛出的一系列施政纲领,至少已经说明他已经认识到青少年足球发展和国字号建设对中国足球的重要性,而昨天,他也提到了在联赛管理中“放权”俱乐部,“绝不干涉俱乐部内政”。对此,魏老在持支持态度的同时,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对话


■现在的青少年大多数在哪儿?在学校!因此青少年体育必须从学校抓起。但由于现有体制问题,校园体育不归体育总局管,要切实落实体教结合有难度。因此要两条腿走路,抓学校体育的同时,重点把握少数人的培养。这些人就应该以业余体校运动员为主要力量。


■处理好足协与俱乐部的关系,我支持韦迪放权的思路。但是必须具体分析,首先对待国企和私企的策略应该有区别,然后要把握前提,放权必须是在有监督、有管理、有原则的前提下,不是高度自治。——魏纪中


回应


记者手机“传话”11分钟


韦迪笑了:


这些声音,我们很需要


采访完魏纪中之后,本报记者向韦迪发去短信。大约10分钟后,韦迪直接打来了电话。电话那头有些嘈杂的声音说明韦迪仍在忙碌之中,但他的话语却有些急切:“说说吧,魏老都提了些什么建议?”


与魏纪中半个多小时的采访内容,记者言简意赅的逐条对韦迪进行了口述。电话那头,仔细聆听的韦迪不时回应几句自己的看法,甚至在提到关于“先了解中国足球丑恶面”的建议时,韦迪“抢答”着说:“我知道,魏老要我把那些阴暗面的问题认识得更透彻一些。”尽管记者是选择性的进行口述,通话时间也达到了11分钟。在耐心听完记者的口述之后,韦迪笑了:“谢谢你把这些建议告诉我,这些声音我们很需要。”他请记者将见报的内容寄给他,以便仔细阅读。他说:“地址下边就写‘韦迪收’,我肯定能收到!”


声音


韦迪评价校友南勇:


他曾是好学生


韦迪昨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透露了一个有趣的秘密——他与南勇曾在沈阳体育学院相处过一段时光。而他对南勇的评价是:当年曾是好学生。


韦迪透露,他是1978年考入沈阳体院研究生,南勇是1980年进入沈体读本科。“我毕业以后很快就到了管理岗位上,83年又开始做体育系的副主任了。应该说南勇在学生时代是一个好学生。后来,南勇分到国家体委后,我也和他有过接触,那个时候他还是努力的,应该说是一个好人。他的发展轨迹应该说到了足协以后,可能没有把握住自己。”


700万欧元年薪不是问题


韦迪:找希丁克式的外教


韦迪还再次谈到选择外教要一流的,并明确提出了需要希丁克这样的教练。对于希丁克700万欧元的年薪,韦迪甚至并不觉得贵:“我相信有社会的支持,钱不是问题。”而对于3月份开始的中超联赛,韦迪表示有可能推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