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关押的罪犯因为这是我已经习惯的职业从警20年管教18年,不是生活的压力因为正常开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而是来自于管理层,我不需要你照顾,只是需要你公平对待我。这一点不过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