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代市长黄奇帆等市领导与近300名学生代表交流。其间薄熙来说,有些人埋怨我们“打黑”,总会有《愚公移山》中“智叟”式的人物,自己不干事,对人民群众拥护的事,又酸溜溜地说三道四,东拉西扯。如果有道理,我们就听,如果是歪道理,我们就不能听。党和政府必须头脑清醒,坚定不移地把打黑除恶进行到底。(1月18日《重庆晚报》)


在中央的统一部署下,重庆“打黑除恶”行动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据报道,2009年重庆市公安机关破获的刑事案件突破8万起大关,破命案积案超过前5年总和,摧毁14个重大黑社会性质组织以及一大批黑恶团伙,上百名团伙头目无一漏网,打掉黑社会团伙总数超过前8年总和。2010年,该市将继续对未破积案特别是未破命案开展强力攻坚,力争抓获上网逃犯9000名以上。


如此巨大的数字,表明了重庆“打黑除恶”成果之大、决心之强,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为祸之深。可以说,在某些地方,黑社会性质组织已经成了压在老百姓头上的一座大山。面对挡路的高山,“智叟”的选择是视而不见,或者干脆低下头来绕着走;而“愚公”选择的是迎难而上,挖山不止。真正的共产党干部都应该是矢志挖山的“愚公”,不管山有多高,水有多深,都不会对黑恶势力坐视不管。


愚公面对的太行、王屋二山虽高,但“山不加增”,而老百姓面对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这座山,如果不打不除,它会越长越高,越长越大,最终让好人没有立足之地。“愚公”的“愚”在于其矢志不渝,少说多做;“智叟”的“智”体现在自私自利,风言风语。我们需要“愚公”这样的实干家,不需要“河曲智叟”式的官油子。不管是“打黑除恶”还是其他工作,只有让“愚公”多起来,让“智叟”没有市场,才能够取得成功。


有舆论认为,重庆的打黑除恶,是以“强势领导”的坚强意志为后盾,这是重庆模式的一个独特亮点。有群众同时提出疑问:一旦领导变动,黑恶势力会不会卷土重来?这种担心并不是多余的。要想让黑恶势力彻底消失,需要从制度上予以保证,建立打黑除恶的长效机制。愚公之所以能够移山,不是因为他自己的力量有多强大,而是因为他下定了挖山的决心,并形成了“子子孙孙无穷匮也”的制度,保证其继任者能够把挖山的行为进行下去,这才是挖山成功的关键。这或许也是“愚公精神”留给我们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