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锋 第三卷 孤胆神枪 第八十五章 香艳的美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

温小宝走了一大晌还没有回来,秦克的心里就有些打鼓,正在这时,传来了沉重而杂乱的皮靴声,和刚才来抓文隆时的声音是一般无二,又是鬼子来了。

秦克当即来到窗户跟前,向街上一瞟,猜的还真不错,从北边又来了两拨鬼子,还是十个人。他妈妈的,温小宝这小子把他秦克给出卖了,秦克恨恨地咬了咬牙,心里暗暗地想,下次再见到温小宝,一定要把温小宝给弄死,这家伙可真是当了汉奸了,刚才怎么就相信了他呢。

“你们两个把守好门,别让八路跑了,这可是一条大鱼。”鬼子们很快就来到了宏升旅馆的门前,一个鬼子用日语说道。其他的鬼子一股脑就进了宏升旅馆。

秦克听了,心道,把你秦爷的头衔都都出卖了,这一次可不会去抓别人了吧,目标一定是自己,。秦克马上就把门给插死了,搬过来长条桌子顶住门,这样可以多少再坚持一小会儿。秦克想到这里,等着鬼子都进去个差不多了,正在向二楼上的时候,他就跳出了窗外,但是他可不像文隆,一下子跳下去,他左手抓着窗户的下框,整个身体悬在半空中,掏出盒子炮,冲着五米之外把守在门口的两个小鬼子的脑袋瓜子,就开了火,一枪一个,枪枪爆头,死尸栽倒在地。秦克的手一松,就跳到了地面上。

“八路跑了,跑到街上去了。”一个鬼子用日语喊着。正在楼梯上的和已经上楼的鬼子都马上转过身来,跑下了楼梯,冲出了门口。

“又让八路给跑了,真是笨,一群笨蛋。”账房里的老头探出了他的头。

楼上,又一个男人从一个房间里探出了头,这个人才是鬼子真正想抓的八路,他不是别人,正是刘阳。他还不知道,秦克在无意之中,把鬼子给引开了。

刘阳无意中听到了账房老头说的话,他轻手轻脚地从楼上下来,来到了账房门口,账房老头还在自顾自地唠叨着。

“你刚才说的啥?你再说一遍给我听听。”刘阳突然出现在账房老头的身边说。

“没,没说啥。”账房老头被吓了一大跳,回头看时,他所通报的那个八路却没有走,正站在他的身边,禁不住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现在不说,你以后也永远没有说话的机会了。”刘阳突然伸出双手,死死地掐住了账房老头的脖子,不一会儿,账房老头就翻起了白眼,吐出了舌头,老花镜也掉在了地上。

秦克转过身,鬼子是从北边过来的,他就向南边跑,刚向前跑了几步。

“秦大哥,跟我来。”旁边的一个胡同里,传来了温小宝的声音。秦克回头看时,正是温小宝。他怎么还在这里,等着给我收尸吗?你秦爷没有那么容易死。

秦克一个箭步冲了过去,蹿进了胡同,贴在墙角,对着追来的鬼子就是两枪,“砰砰!”枪响之处,两个鬼子就中弹倒地,额头上都多了一个血窟窿,鬼子们一看,马上趴在了地上,举枪射击,不敢再追了。子弹打在墙上,迸溅起点点的火星。

秦克一转身,盒子炮就顶住了温小宝的脑袋:“温小宝,是你给小鬼子报信来抓我的吧?”

“秦大哥,这怎么可能,我温小宝就是死,也不会出卖秦大哥的,你先跟我来,鬼子追来了,先跑了,以后有空再给你说。”温小宝一脸的着急,却没有一丝的害怕之色。

秦大的心里也是一阵的疑惑,这倒底是咋回事?看温小宝的样子也不像是他给鬼子报的信。

“那就走吧。”秦克说。

温小宝在前,秦克在后,两个人狂奔起来,来到一个拐角,隐住身形,等着鬼子,小鬼子很快就追上来了,端着枪边跑边打,准头就差了很多,打在墙上邦邦地响。秦克瞅准机会,打一枪就撂倒一个,不一会儿,又有两个鬼子的脑袋开了封,鬼子见状,追赶的速度明显地就慢了下来。温小宝和秦克趁机就溜了,他们在胡同里钻来钻去,几个拐弯就甩掉了小鬼子,但是,还能听见后面传来零星的枪声。鬼子不追了,他们不敢再追了,追的越快,死的越快,他们几个一合计,转过身来,回去搬兵了。

温小宝领着秦克来到了一个小院的门口,门头上还挂着两个红红的大灯笼崭新的,红漆的大门还是新油的,就连门口的几级青石石阶,也是新铺的,一道道雕刻的痕迹还清皙可见。门虚掩着,温小宝一推门,就和秦克一起闯了进去。秦克转身把门关上,插牢。

这是一个很小的院子,左右两边的厢房都关着门,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倒极像是放杂物的仓库和厨房一类的房子,秦克还是一个个推开了房门看了看,确认没有人,这才放下心来。

“美子,是你回来了吗?”从屋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说的是日语,秦克听明白了,可是,温小宝听不民懂。

“还是个日本娘们儿。”温小宝听不懂具体说的是什么,但是,他却能听出来是日本话。

竹帘子被挑了起来,一个穿着十分轻薄的衣衫的日本女人从屋里面走了出来,这个日本女人长的相当漂亮,美目流盼,鼻直口红,胸前的一双鼓鼓的乳房撑起了她那薄薄的衣衫,小半个雪白的山坡都露在了外面,更是挑逗着男人耐性的极限。看见了温小宝和秦克,手里还拿着枪,她就吃了一惊,美丽的脸庞上出现了几丝惊讶,胸脯急剧地起伏起来,更增添了几分动态的美丽感觉。她叫渡边小杏,是随着他的哥哥渡边深井一起来的中国,和她住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叫美子的日本女子,她出去了,还没有回来。

“别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性命的。”温小宝说着,把手中的盒子炮晃了晃,“进去,进屋里去。”

渡边小杏显然能听懂温小宝说的话,她把头一低,迈着碎步,掀起了帘子,用日语说:“请进。”

秦克的手碰了一下温小宝,说:“她请我们进去。”

温小宝一听,就低头进了屋。

渡边小杏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秦克,马上就又低下头来,脸上还现出了一丝红晕。

秦克把盒子炮晃了一下,说:“你先进去。”

“是。”渡边小杏小声地说,她先走了进去,肥美的屁股在秦克的眼前一晃来晃去,真让人晕菜。秦克也跟前她走了进去。

屋里的陈设清新典雅,还飘着淡淡的女人香。这是一个女人的闺房,只是床比较大,好像是个双人床,如此情境,似曾相识,秦克猛然想起来了,在坝城,那个已经死去的鬼子大队长河边的女人,也就是被侯小玉一枪爆头的那个日本女人的房间里就是这个样子。秦克并不知道她叫小山惠子。

秦克在屋子里扫了一圈儿,确定没有事,才把枪收了起来。温小宝见了,也把枪放进了枪匣里。

“这日本人也真是扣门儿,屋里连个凳子也没有,这让我们坐哪里呢?不会直接就上床吧?”温小宝说着,一屁股就坐在了床上,“哎呀,还挺软乎的,真他奶奶的舒服。”

渡边小杏站着,两手放在身前,听了温小宝的话,红着脸,说:“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温小宝一听,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他看着秦克。

“你坐下吧,我们没有什么事。”秦克一屁股就坐在了地板上。

“不,有事,我有事。你叫什么名字?”温小宝大大列列地坐在床上说。

“我叫渡边小杏。”

“她叫渡边小杏。”秦克说给温小宝听。

“噢,都叫渡边,我问你,你和渡边深井是什么关系?”温小宝想起了荣城的大队长渡边深井。

“我是他的妹妹。”

“她是渡边深井的妹妹。”秦克成了温小宝的翻译,真是麻烦。

“渡边小杏,你会说我们中国话吧?”秦克还是说的中国话,因为他不想说日语。

“说的不好,所以,我一般不说。”渡边小杏很谦虚。

“你还是说中国话吧,我们交流起来就不像现在这么费劲了。”秦克说。

“是,真是对不住你们了。”渡边小杏说起了中国话,吐字清皙,发音准确。

温小宝一听,就有些急了,说:“你这个日本女人还真是可恶,你明明会说中国话,还故意拿你们小日本的话来蒙我,我要教训教训你这个日本女人。”

温小宝一把就揪住了渡边小杏胸前的衣服,手指在她的乳房上滑过,一阵香软绵绵顿时从温小宝的手指间迅速传遍了他的全身,就像过电一样。温小宝一下子就有些把持不住了,他紧紧地就搂住了渡边小杏的香躯,嘴在她那香滑湿润的红唇上就亲吻起来。两只手在渡边小杏的身上狂乱地摸了起来,虽然是隔着一层极薄的衣衫,温小宝还是觉得不过瘾,嗖地一下就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面,霎时间,一阵阵滑腻非常的香艳温软把温小宝完全包围了起来。他完全把秦克还在他的身边给忘记了。秦克见温小宝如此,也不想打扰了他的雅性,他转过身来,不去看他们。

渡边小杏十分的温柔可人,她突然被一个持枪的中国军人侵犯,一时间恐慌占据了她的绝大部分思想,她想反抗,但是,身子就像软面条一样,根本就使不出一点儿的力气,从她的内心里面也生出了对男人身体的渴望。

温小宝在渡边小杏如此无力的抵抗之下,扒掉了她薄薄的衣服,现出美丽香艳的美肌。温小宝急急地脱下裤子,大军长驱直入,直捣黄龙,渡边小杏一声轻轻地娇叫,她的处女之身就在这一瞬间让温小宝给破了。她在一声声不由自主的愉悦的呻吟之中,体验着中国男人的力量。

渡边小杏那撩人心魂声声娇叫,把个秦克也听的是兽血沸腾,他忍不住扭过头去,看着眼前这活色声香的春宫图。

(好看就收藏一下)

第八十五章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