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史今日:刑场上的婚礼[2.6]!!

这是周文雍和陈铁军临刑前的留影


1928年2月6日,在敌人的刑场上举行婚礼的共产党员周文雍、陈铁军在广州英勇就义。


1927年12月,广州起义爆发,共青团广州地委书记周文雍担任了工人赤卫队总指挥。根据斗争需要,中共广东省委派陈铁军来协助周文雍工作。他们假扮成夫妻,建立了秘密机关,组织工人开展斗争。由于反动派的疯狂镇压,广州起义失败。


1928年1月,由于叛徒出卖,周文雍和陈铁军不幸同时被捕。当敌人宣判他们死刑时,周文雍想到自己与陈铁军已在工作中彼此相爱,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应该将埋藏在心中的爱情公布出来。在刑场上,他们高唱《国际歌》,向群众作了最后一次演讲。陈铁军当众宣布:“我们要举行婚礼了,让反动派的枪声作为我们结婚的礼炮吧!”最后他们同声高呼:“同志们,革命到底!”


“头可断,肢可折,革命精神不可灭。壮士头颅为党落,好汉身躯为群裂。”这是共产党员周文雍被捕后在监狱墙壁上写的一首不朽诗篇。1928年2月6日,周文雍与在革命斗争中建立爱情的陈铁军一起,在广州红花岗刑场举行了悲壮的婚礼,从容就义。


周文雍,广东开平人,1905年8月生。1923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广东区委工委委员、广州工人纠察队总队长、中共广州市委组织部部长兼市委工委书记等职。


陈铁军,原名陈燮军,广东佛山人,1904年3月生。1924年秋,陈铁军考入广东大学文学院预科。求学期间,为追求进步,铁心跟着共产党走,她将原名燮军改为铁军,并于1926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大革命失败后,白色恐怖笼罩着中华大地,党被迫由公开转入秘密斗争。根据党的八七会议精神,中共广东省委作出在广州发动武装起义的决定。担任广州市委工委书记的周文雍遵照党的指示,开始在广州建立工人秘密武装。1927年10月,周文雍被选为中共广东省委候补委员和广州起义政纲起草委员会委员,在省委书记张太雷直接领导下,参加起义政治纲领和口号的起草,同时担任广州起义工人赤卫队总指挥。当武装起义迫在眉睫的紧急关头,陈铁军受党的派遣,装扮成周文雍的妻子,参与广州起义的准备工作。


1927年12月11日凌晨,在张太雷、叶挺、恽代英、叶剑英、杨殷、周文雍、聂荣臻等领导下,震撼中外的广州武装起义爆发了。广州起义给背叛革命的国民党新军阀以沉重打击,在激烈的战火中建立了“广州苏维埃政府”,周文雍被选为广州苏维埃政府人民劳动委员兼教育部长。因力量悬殊,寡不敌众,广州起义在帝国主义支持下的各派反革命力量的联合进攻下,最终遭到失败。周文雍率领部分起义武装,与十多倍于自己的敌人短兵相接,顽强拼搏,为保卫新生的苏维埃政府,不怕牺牲,奋勇死战,直到弹尽援绝,最后杀出一条血路,突围撤离广州。辗转到香港,负责联络和安置撤到香港的同志。


起义失败后的广州,到处笼罩在白色恐怖中,党的组织遭到严重的摧残和破坏,几乎全部陷于瘫痪状态。广东省委在香港召开会议,总结经验教训,研究重建党的组织,恢复革命斗争。会议提出,必须派一个坚强的有威信的领导同志回去,并认为周文雍是合适的人选。周文雍长期在广州组织和领导工人运动,在工人群众中有较高威信,有长期秘密工作的经验,有坚定的革命精神,他回广州一定能够重建党的组织,开展革命斗争。但同志们担心,周文雍是广州起义的领导者之一,目标很大,回去非常危险。周文雍以革命利益为重,勇敢地承担了党交给他的任务。


1928年1月,周文雍当选为中共广州市委常委、广东省委常委。他化装成刚从南洋回来的华侨商人,在党组织掩护下,与陈铁军仍扮成夫妻,重返处在严重白色恐怖中的广州,重建党的机关和组织。回到广州后,周文雍和陈铁军有时扮作富商,有时扮作苦力工人,找寻失去联系的党员,重建秘密联络点。


1月27日(农历正月初五),由于叛徒出卖,周文雍和陈铁军同时被捕。在狱中,敌公安局长亲自出马严刑审讯周文雍和陈铁军,反动军警对他们施以“灌辣椒水”、“坐老虎凳”、“竹签钉指心”等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他们备受酷刑,坚贞不屈。敌人见硬的不行,又用高官厚禄诱惑,但他们不为任何诱惑所动。敌人强迫周文雍写“自首书”。周文雍接过笔来,在监狱的墙壁上,写下了共产党人“革命精神不可灭”的诗作。敌人无计可施,遂将周文雍和陈铁军押赴红花岗刑场。


周文雍和陈铁军在共同的革命斗争中产生了爱情,但为了革命事业,他们将爱情一直埋藏在心底。在为党的事业献身的最后时刻,他们决定将埋藏心底的爱情公布于众,在敌人的刑场上举行了革命者的婚礼,英勇就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