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03.html


(希望各位在看这章之前先看下我在上章节的留言,谢谢!)

做为后世军事学博士生的宋炎华英语水平当然是没话说的,没有专业六级,起码也有专业四级了。

本不想暴露自己会英语的宋炎华一开始还假装听不懂,但见宋美龄被一个不常用的成语卡住时,对她印象有了极太改变的他一急就突口翻译了出来。

其实当宋炎华翻译好了后就知要糟!

果然三人都是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苦笑着的宋炎华。

高斯还好点,他只是在想,“其实在中国,人才还是很多的!这个少校不仅在军事上有一套,英语水平也这么高超!能翻译出这么难的单词,在美国也找不出多少!难道他也是在美国受训过的?”转念又一想,“不对啊!假如从美国回来的,又有这么好的指挥水平,现在至少也是位将军了吧!”

相对于不知宋炎华出身的高斯,宋子文和宋美龄哥妹却是大惊失色,“这个人到底是谁?难道真的是南京的一个孤儿吗?”

优秀的军事指挥才能,娴熟的英语水平!宋氏哥妹感觉这世界全乱套了!

“宋少校,你的英语水平真高!”高斯出自内心的夸奖了一句,对宋炎华的看法又高了一层。

既然已暴露了自己懂英语,宋炎华也只得自己接话,“谢谢高斯大使的夸奖!”

身为第一夫人的宋美龄在一惊之后也恢复了正常,心中有许多迷惑的她还是在狠狠瞪了下宋炎华后和高斯在宋子文的陪同下同其他来宾打着招呼。

知道得给自己会英语找个合理解释的宋炎华伤着脑筋又回到了沈丹红身边!

一直偷偷关注着宋炎华的沈丹红用崇拜的目光看着他,“宋营长,你真厉害!还会英语呀!”

没想到宋炎华重重叹了口气,他都不知怎么解释会英语这件事!没想到沈丹红下面的话让他眼前一亮。

一心想接近宋炎华的沈丹红红着脸说,“我从小常去教堂玩,那些牧师想教我英语却被我爸拒绝了!你能教我吗?”

沈丹红的话让宋炎华有了个主意,有了合理解释的他精神一振长舒了口气,朝满脸期待的沈丹红微微一笑,“好的,以后有机会就教教你!”

沈丹红的灿烂笑颜让宋炎华一愣,不知这丫头心意的他还暗暗想,“学英语有这么高兴吗?”想当年要不是为了高考、考研,他才不会去学英语呢!

这时候吃惊的还有那些将军,一直注意着宋炎华的六名将军又开始了小声讨论。

“仲伦兄,你消息灵通,听说过这人的出身吗” 黄健添第一个问。

从自己在军事委员会任职的一个好友那早知宋炎华情况的孙立人是他们中最吃惊的。只见他苦笑一声把知道的相关情况都说了下。

“不会吧!”其他五人都不相信的看着孙立人。

双手一摊,孙立人解释了这些情况的来源!

“那不会错了!”戴安澜喃喃着。

一个大大问号在六人脑中浮现。

这时,宋子文大声宣布舞会开始!

缠绵的音乐声中人群散到四周,宋美龄在中间四周张望着。这第一支舞当然是由身份最高贵的她开始。

所有的男人这时都如雄鸡般挺直了胸膛,能和第一夫人跳支舞那可是莫大的荣幸,不过至少有八人知道宋美龄在找谁。

宋炎华暗暗叫苦着急得直往人后躲,看得沈丹红捂着嘴直偷笑。

果然,宋美龄眼睛一亮,径直走向宋炎华方向,前面的人都兴奋的等着第一夫人向自己伸出手,却一个个失望的让开。

笑吟吟的把手伸向一脸苦笑的宋炎华,知道自己躲不过去的宋炎华只得硬着头皮牵住宋美龄纤柔的手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中走向中央。

宋炎华不是没想过用借口不会拒绝,问题这是不可能的!一、以宋美龄的身份给人拒绝的话,自己可能会被那些已经眼红的人当场暴揍一顿;二、自己会这么好的英语,再说不会跳舞,好象不会有人相信吧。

轻轻的搂着宋美龄的细腰,宋炎华的眼睛不知住哪儿放。

“喂,宋营长,要注意绅士形象哟!”宋美龄咯咯轻笑着把手搭上了宋炎华的肩膀。

无奈的宋炎华只得硬着头皮和宋美龄对视着。

在《夜来香》的音乐声中,宋炎华开始了他穿越之后的第一支舞,其他人也纷纷带着自己的舞伴加入进来,不过宋炎华两人周围一米之处是真空的。

一开始还略显紧张的宋炎华差点还踩了宋美龄的脚,不过随着适应,他的动作越来越熟练。

宋炎华凝视着眼前这双会说话的眼睛,知道再不说话不行了,便把受沈丹红的话启示而编造的理由说了一遍。

“哦,是这样呀!”宋美龄恍然大悟的直点头。

以为就这样过关的宋炎华心中一松,他却忘记了宋美龄就是个虔诚的***徒。

原来宋炎华解释说自己是个孤儿,小时候被南京的一个教堂收留,在那儿学会了英语和跳舞,后来因为受不了教堂的规矩就又离开了。

“不知宋营长在哪座教堂呆过?”宋美龄的随口一问,让宋炎华已放下去的心又悬在了半空。他怎么知道在历史上的南京有哪些教堂!

宋美龄马上感觉到了宋炎华的动作一僵,“怎么了?宋营长不会忘记教堂在哪儿了吧?”

怎么听都感觉别扭的宋炎华知道再不回答就真的要露馅了,反正她又不可能去过南京所有的教堂,牙一咬,就随便说了个比较有名的地名!

“哦,是莫愁那边的!”宋美龄的话直让宋炎华心速加跳,好在历史上在那儿还真有个教堂。不过暗暗庆幸的宋炎华没在意宋美龄的美目中闪过一丝异彩!

一曲过去,宋美龄竟然没有换舞伴,这时所有人再看宋炎华的眼神都能杀人了!

感觉到周围敌意的宋炎华叫苦不迭,倒是宋美龄赞不绝口的直夸他的舞技不错!

“这宋炎华风头太健可不是好事!”沉稳的戴安澜直摇头。

“我看他也不是故意的,不过也难怪,在困龙谷一战中要不是这个宋炎华,夫人就……”孙立人的话得到了其他五位知道内情的将军的同意。

事实上宋子文,包括蒋介石等只要知道困龙谷血战的人都认为宋美龄之所以这么看重宋炎华就是因为那救命之恩。

连跳了三支舞曲后宋炎华才被解放,逃也似的回到沈丹红身边。

看着一口气咽下一杯红酒直喘气的宋炎华,沈丹红羡慕得说,“宋营长,你跳的真好,可惜我不会!”

感觉到了沈丹红的沮丧,脑中一热的宋炎华又脱口而出,“要不我教你!”

“真的吗” 沈丹红眼中一亮,不过看了看拥挤的舞群无奈得说,“人太多了,还是以后吧!不过不许赖皮!”

沈丹红娇嗔模样让宋炎华心中一酸,“以后?不知自己还能有多长的以后!”经历了这么多生死的宋炎华知道他的以后随时都会被一粒子弹或者一块弹片终结!

望着眼前的灯红酒绿,宋炎华突然有了沉重的负罪感,那么多弟兄都走了而自己却在这儿享乐!

一颗芳心全系在宋炎华身上的沈丹红敏感的感觉到了宋炎华的情绪低落,从那双充满负疚感的眼神中,她明白了宋炎华在想什么!

被宋炎华情绪感染的沈丹红也沉默了下去,“刚才自己还在怪自己为什么不会说英语,不会跳舞。可苏烟,还有那么多官兵却都成了冷冷的一堆灰!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鼓起所有的勇气,沈丹红的小手紧紧握住了宋炎华微颤的手。

温暖的体温让宋炎华略一挣后就静静的享受着沈丹红从手中传来的安慰,这一刻两人的心意竟然相通。

让宋炎华开始厌恶的舞会终于要结束了。

宋子文走到话筒处大声宣布,“下面有请一位抗日英雄讲话!他就……”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自成一团的六位将军。

“你们不要看我!”参加过台儿庄战役的戴安澜不满的回瞪着用戏谑眼神看着自己的其他五人。

“你就做梦吧!”吴汉良的话让戴安澜郁闷的直揉鼻子,惹得孙立人等人哈哈哈大笑。

果然,宋子文在吊起所有人的好奇心后才接下去宣布,“他就是在皂市之中以六百之众消灭三千多鬼子,又在大陈家塔之战中率领五百勇士突击鬼子指挥部的122师直属营营长宋炎华少校!”

“啊!真的是他!”人群中同时响起了惊呼声,刚才就有很多人注意到这个风光的少校很眼熟,但是由于报纸上的照片是在战场上拍的,而现在宋炎华又是打扮一新,所以没有几个人能确定他就是那个宋炎华。

英雄是人人都向往的,这些高高在上的人都在宋子文的带领下鼓起了掌,高斯在宋美龄的翻译下也大叫着“GOOD!”

这次宋炎华没有迟疑,也没有不安,也没有兴奋,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走到了宋子文旁边。

刷的一下,向所有人敬了个军礼!一秒、二秒、三秒……二十秒!所有的人都惊讶得看着站在演讲台上的这个一脸悲愤的军官。

二十秒在这时有如数十个小时,当全场陷入了一种绝对的死寂之后,宋炎华才缓缓放下手。

“在这儿我代表122师全体官兵向各位问好!”此时应该响起的掌声却没有响起,因为宋炎华的声音中充满着悲哀,在下面的人群中只有沈丹红才能体会这句话背后的惨烈!她控制不住的哽咽起来。

只有宋炎华浑厚、悲怆的声音在整个大厅回荡。

“今天最有资格站在这儿的是那些倒在天门的8000多名官兵!是那些倒在抗日战场上的千万官兵!是那些还在抗日前线浴血奋战的千万官兵!而不是我!”

掷地有声的声音冲击着所有人的心灵,连高斯也在宋美龄的翻译中表情凝重起来。而孙立人、戴安澜、齐学启、吴汉良、温鸣剑,黄健添六位将军更是热泪盈眶,那些残酷的场景、那些在炮火、血汩中苦苦挣扎的官兵一一浮现在他们的脑海!

“我是一个军人,不会说话,有哪些地方得罪了各位请多多包涵!”宋炎华的话让宋子文脸色一变,正要阻止,却被宋美龄摇头制止。

所有人都仔细得听着!

“今天的舞会让我仿佛又回到了和平时代,没有了战火,没有了杀戮!”感叹得语气一变,愤怒的咆哮声响彻整个大厅!

“可是就在现在,在许多地方,成千百万的人在鬼子的奴役下呻吟、死亡,成千上万的官兵在为我们这个民族、这个国家流尽最后一滴血!”

压抑已久的愤怒如突破堤坝的洪水再也无法控制,一张张熟悉的脸庞,一幕幕血肉横飞的画面从心中一一闪过。

“我曾经这样对自己的士兵说过‘我们的鲜血不浸透土地的话,那我们的家人,我们的后代将会流更多的鲜血!’”

眼前的豪侈的一幕再一次深深刺痛宋炎华的心,难道官兵们的鲜血就是为让这些人在这享乐吗?

“在这句话下,有五百多名官兵没有任何一丝犹豫就跟我走上一条必死之路!难道他们就不想活着回去和亲人团聚吗?”

抽泣声开始从人群中传出!

“因为他们是军人!他们知道自己承担的责任!正是这份责任让他们义无反顾去面对死亡!”

“怪不得122师能打到最后一刻还奇迹般的获得胜利!”戴安澜含着泪水直感叹,亲眼目睹过大战之后台儿庄惨烈场景的他也无法想象在小小大陈家塔山岭上倒满近两万中日双方官兵尸体是怎样的一幕。

“好!好!要是中国能有二十个122师这样的部队,日本人还能如此猖狂吗?”高斯听着宋美龄因哽咽而断断续续的翻译感叹得说。

“可是今天,我在想,要是那些官兵能看到这儿的一幕他们会怎么样?他们还会选择战斗到最后一时刻吗?”

所有的人脸色都变了!有沉思的,有尴尬的,有恼怒的,有赞同的!

望着下面各式各样的表情宋炎华吐出了心中所有的愤怒,“那些殉国官兵得到的又是什么?甚至还没有安息之地!他们的亲人得到的是少得可怜的抚恤!我想那点钱可能还及不上你们手中拿的一杯酒吧!”

这句话的结果就是手中只要用酒杯的人都慌张得放了下去!

又是一个敬礼,宋炎华结束了他的演讲,略带歉意的朝表情复杂的宋氏哥妹看了下,又和同样若有所思的高斯打了个招呼,就走向已哭成泪人似的沈丹红。

轻挽住沈丹红手臂,在所有人复杂的目光中走向厅口,当两人颤抖的背景将消失在时,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呼吸着寒冷的空气,宋炎华长长吐了口气,那些掌声不管有多少是真心的,他只是希望这些身居高位的人有所触动!

一只黑黑的枪口在宋炎华踏出宋氏公馆的一瞬间就瞄准了他的头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