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3年蒋介石苏联之行,有人动员蒋介石加入中国共产党,蒋介石答以“须请命孙先生。

陆地沉沙抓海龙王 收藏 0 597
导读:1923年蒋介石苏联之行:婉拒加入中共 在苏期间,蒋介石有较多空闲。除了学俄语,读《西游记》,学习拉手风琴等之外,不少时间都用在阅读马克思主义著作上,而且读得很认真,一遍、两遍、三遍地读,有时还读得很有兴趣,乐不释手。其间,曾有人动员蒋介石加入中国共产党,蒋介石答以“须请命孙先生”。 《世纪》杂志 [原刊编者按]蒋介石长期担任中国国民党和民国政府的最高领导人。如何遵循实事求是的原则,全面、准确地评价这一历史人物,对如何正确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中华民国史、国共关系史、抗日战争史、台湾史以至

1923年蒋介石苏联之行:婉拒加入中共

在苏期间,蒋介石有较多空闲。除了学俄语,读《西游记》,学习拉手风琴等之外,不少时间都用在阅读马克思主义著作上,而且读得很认真,一遍、两遍、三遍地读,有时还读得很有兴趣,乐不释手。其间,曾有人动员蒋介石加入中国共产党,蒋介石答以“须请命孙先生”。




《世纪》杂志


[原刊编者按]蒋介石长期担任中国国民党和民国政府的最高领导人。如何遵循实事求是的原则,全面、准确地评价这一历史人物,对如何正确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中华民国史、国共关系史、抗日战争史、台湾史以至中国共产党史都有重要意义。本刊现特邀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本刊顾问杨天石先生撰写系列文章,阐述蒋介石一生中的若干重大事件。



--------------------------------------------------------------------------------


1923年,蒋介石受孙中山委派,作为孙逸仙博士代表团团长访问苏联,对其思想的发展、变化有重要意义。本文据2006年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开放的蒋介石日记及中俄两国档案写成,记述蒋访苏的缘起、经历、观感,对苏联从希望到失望以至不满、反对的经过。


早蓄游俄愿


俄国十月革命引起世界列强的恐慌与敌视。美、英、法、日等国首先选定在俄国远东、西伯利亚等地区发动进攻。4月5日,日军在海参崴登陆。继之,谢苗诺夫、邓尼金等纷纷起兵,攻城掠地,成立政府。蒋介石很早就关心俄国革命。1918年7月24日,蒋介石日记云:


西比利亚霍尔瓦斯政府与海参崴政府两相分离,皆为日本所利用,而置国家于不问,其不步中国之后尘者几稀矣!


从上引日记可以看出,蒋介石指斥那些投靠日本的白卫军头目,认为他们将走上与中国军阀同样的卖国道路。1919年11月,蒋介石在游历日本期间,得悉反苏维埃力量所组织的“西伯利亚政府”被迫迁离鄂木斯克,攻击彼得格勒的白卫军也已被击退。他高兴地在日记中记下这一消息,并且写了一句:“利宁(列宁)政府之地位,为此更加巩固矣!”随后他写了一篇题为《列国政府对付俄国劳农政府的手段如何》的稿子,投寄上海出版的《星期评论》周刊。这份杂志由蒋的亲密挚友戴季陶和沈定一主编,是五四运动后出现的宣扬社会主义和新文化运动的刊物。不过,蒋的这一尝试并不成功,文章未被刊出。11月15日,他从神户乘轮回国,在船上阅读《俄国革命记》,在日记中写下“想望靡已”四字。


蒋介石原来羡慕欧美,这一年夏天,还曾有过“筹措费用,游历欧美三年”以及“先赴法国,游历世界”的想法,不过,很快他就决定游历俄国,为此下工夫学习俄文。11月27日,蒋介石日记中开始出现“究俄文”三字。次日,出现“上午,往读俄文;下午,习俄文”的记载。当时,孙中山也已在观察和研究俄国的革命道路,决定派人赴俄留学,特别请了一位俄国教师在廖仲恺家里为革命党人上俄语课。蒋介石“往读”的地方应该就是廖宅。蒋介石学俄文坚持了好几年,一直到1923年底,他的日记不断有类似记载出现。其间,朱执信还为蒋介石讲过一次俄语。


1919年12月3日,蒋介石日记云:“复沧白信,研究俄国事情。”沧白,指杨庶堪,四川巴县人,同盟会会员,辛亥革命重庆起义的领导人,1918年被孙中山任命为四川省省长。蒋介石在与杨庶堪通信,“研究俄国事情”之后,1920年1月9日日记又云:“下午往□□生处议事,命我以代表名义赴□。”很可能这是孙中山派遣蒋介石访问俄国的最早记载,可惜由于日记字迹漫漶,不能确定。1920年3月14日,蒋介石萌生投身“世界革命”的想法,日记云:“革命当不分国界,世界各国如有一国革命能真正成功,则其余当可迎刃而解。故中国人不必要在中国革命,亦不必望中国革命先成功。只要此志不懈,则必有成功之一日,当先助其革命成功能最速之国而先革之也。”4天以后,戴季陶到蒋介石处,商议赴俄。蒋介石思考之后,觉得广东局面不佳,赴粤只能“为人作嫁”,“不如往俄,自练志识”。


几天之后,这种想法更加炽烈,日记云:“近日看得国事皆非国内所可解决,极思离国他行。”5月26日晚,蒋介石邀约戴季陶、朱执信、廖仲恺到住处来一起商量,拟于1月内启程,蒋介石和戴季陶各出三千元作为旅费。不过,蒋介石不久即遵孙中山之命,赴福建漳州指挥作战。7月19日,蒋介石再生赴俄之想。同年9月,俄罗斯共产党阿穆尔省中国支部书记刘谦到上海会见孙中山,建议联合中俄革命力量,在新疆集中兵力,打倒中国北方的反动政府。孙中山决定派大元帅府参军李章达使俄,蒋介石同行。22日,孙中山打电话给蒋介石,以俄国、四川、广东三地,让蒋介石选择。蒋觉得:去广东,“则公益大而个人损失不小”;去俄国,“同行者非知交,暂不能行”。蒋选择去四川,但最后听廖仲恺的话,去了广州。


1921年1月1日,蒋介石预定当年应做之事4项:其中第一项即是“学俄语,想到俄国去视察一回,实在做一些事业”。最后一项则是到北京去,“研究北京社会的内容,侦察北京附近的地形。还要借着议员的名义,结交几个新朋友,或者就在北京组织一个新学社,团结很好同志,否则如有机会,即可以借议员的名义,到俄国去视察一回。”从上述日记可见,蒋介石梦绕魂牵的还是想去俄国考察。


1922年9月,苏俄代表越飞的军事随员格克尔将军到沪,与孙中山会谈。孙中山于8月30日致函蒋介石,要他从溪口赶来上海,参加会谈。9月10日,蒋介石到上海,但第二天就离沪还乡。12日,孙中山再次致函蒋介石,要他到上海住十天,详筹种种。9月21日蒋介石的日记中出现下列8个字:“往俄无害,往赣有利。”不过,一直到10月3日,蒋介石才带着蒋纬国再次来沪,直奔孙府,“谈时局”。他是否与格克尔见过面,日记中没有留下任何讯息。


机会终于来了,出任孙逸仙博士代表团团长

1923年,机会终于来了。


孙中山一直在努力和苏俄联系,争取苏俄支持。1922年11月21日,孙中山致函蒋介石,肯定他的访苏之愿。函称:“兄前有志于西图,我近日在沪,已代兄行之矣。现已大得其要领。”12月,孙中山写信给列宁,告诉他,“我打算不久的将来派一个全权的代表赴莫斯科,与您和其他同志一道会议符合俄中合法利益的共同行动”。同月,孙中山写信给苏俄代表越飞,声称自己可以调动大约1万人从四川经过甘肃到内蒙古去,控制位于北京西北的进攻路线。他询问越飞:“你们的政府能通过乌兰巴托(库伦)支援我吗?”同年年底,俄罗斯与乌克兰等组成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1923年1月,孙中山和苏俄代表越飞在上海会谈。孙中山要求苏俄给予200万金卢布的援助,同时表示愿意派遣军事代表团访问苏联。5月1日,越飞自日本东京转给孙中山一封苏联政府的电报,同意提供200万金卢布,并且宣称,准备提供军事物资,帮助孙中山在中国北部和西部建立作战单位,开办军校。12日,孙中山复电越飞,感谢苏俄的慷慨援助,表示将派代表去莫斯科磋商。5月10日晚,孙中山设宴招待共产国际代表马林,蒋介石应邀作陪,“研究一切”。12日,蒋介石日记有“商议赴欧事宜”一语,可见,在孙中山的“联俄”计划里,蒋介石占有愈来愈重要的位置。不过,孙中山当时想亲自访问莫斯科。6月17日,孙中山任命蒋为大元帅行营参谋长,但蒋介石因对许崇智及西南各军不满,觉得广东事无可为,于7月12日,向孙中山辞职返沪。


7月13日,蒋介石在香港致函时任孙中山陆海军大元帅大本营秘书长的杨庶堪,自述性格特点,说明“如欲善用弟材,惟有使弟远离中国社会,在军事上独当一方,便宜行事,而无人干预其间,则或有一二成效可收”。函称:“为今之计,舍允我赴欧外,则弟以为无一事是我中正所能办者。”


此后,蒋介石日记陆续出现下列记载:


7月23日:“接季新(汪精卫)转来(廖)仲恺电。”


7月24日:“复季新函。”


7月26日:“上午,往访季新、焕廷(林业明)兄,决定赴俄之议,于个人设想,则心甚安乐也。”


廖仲恺电今尚未见,显然,其内容应为通知蒋介石使俄一事。至7月26日,蒋介石和汪精卫以及国民党本部财务部长林业明商量之后,“赴俄之议”就定下来了。多年宿愿,即将实现,蒋介石非常高兴。这以后,进入筹备阶段。蒋介石忙着找人商量,物色成员,阅读资料,其日记载:


7月27日:“往访焕廷,致仲恺电。”


7月28日:“晚季新、溥泉(张继)诸兄来,商赴欧事。”


7月30日:“下午,剑侯(沈定一)、季新、仲辉(邵力子)、焕廷诸同志来谈,共宴于小有天。”


7月31日:“上午与玄庐(沈定一)谈天,下午看《新疆游记》。”


8月5日:“晚,约会马林及各同志,商决赴俄事。”


马林是共产国际代表,荷兰人,1921年初由共产国际派来中国,推动组织中国共产党,促进国共合作。蒋介石在和马林等商量之后,组织孙逸仙代表团一事最后定案。蒋介石任团长,成员为:


沈定一,浙江萧山人。中国同盟会会员。辛亥革命后曾任浙江省议会议长。1920年参与发起组织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共早期党员,但不久即脱党。


张太雷,江苏常州人。代表团中的唯一中共党员。1921年在莫斯科担任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中国科书记,时任青年共产国际执委会委员。


邵元冲,浙江绍兴人。中国同盟会会员,曾任孙中山大元帅府机要秘书。1919年留学美国,后受孙中山之命,考察国民党海外组织。


王登云,陕西醴泉人。美国留学生,曾任旧金山华文报纸主笔,代表团的英文秘书。瞿秋白视之为“无赖”。中共方面曾企图阻止王登云参加代表团,未能成功。



次日,蒋介石会见汪精卫。同日,瞿秋白、张太雷来访,“详谈一切”。下午,蒋介石赶制军服。三时后,乘船回乡。到溪口后,整书检衣,预备启程。蒋介石自称其心情悲喜参半。喜的是符合自己尽快脱离“中国污秽社会”,根本解决国事的心愿,“前程发轫有望”,悲的是“吾党在国内缺少人才,苦我党魁,且对儿女不免恋爱也。”


8月14日,蒋介石回到上海,会见林业明和王登云。其后,蒋介石忙着量衣、照相、看牙。15日一早,蒋介石写信向廖仲恺报告,又给交易所同事周骏彦、夫人毛氏的二兄毛懋卿等人写信,拜托各事。其后,又访问张太雷和瞿秋白。当晚,汪精卫设宴饯行。午夜,沈定一从绍兴匆匆赶来。


快要远行了,蒋介石面对经国、纬国两个儿子,自感时有依恋不舍之心,有时甚至背着人流泪,仿佛十二三岁时离开母亲出外读书时一样。蒋介石对自己的这种心情也有点奇怪。


起行赴俄,心系纬国


8月16日是预定出发的日子,蒋介石6时起床,首先给许崇智、杨庶堪、胡汉民、廖仲恺及姚冶诚等人写信,然后外出拜会汪精卫、张静江、邵力子诸人。回时已是正午,经国、纬国及陈果夫、陈洁如都到蒋介石的住处大东旅社送行。1时15分,蒋介石、沈定一、张太雷、王登云一行四人登上日轮木神丸。邵元冲当时在欧洲,准备从那里直接赴俄。2时正,轮船启碇。纬国虽不是蒋介石亲生,但最受宠爱。蒋介石在船上听到小儿的声音,就以为纬国在喊父亲,梦中都会惊醒。18日,船抵青岛。入口时,雨雾连连,山色不青,但见港湾污秽,秩序紊乱,除少数苦力外,并不见有一警察及港吏,像似无人管理的自由港。1922年,王正廷代表北京政府与日本交涉,收回青岛,出任青岛商埠督办,被北京政府视为外交重大胜利。如今蒋介石看到其成绩不过如斯,徒负虚名,担心将来收回其他租界时发生困难,深觉可叹。


在船上,蒋介石除写信,想念纬国外,大部分时间用于阅读、抄录《蒙古地志》,为赴苏后的谈判作准备。19日,船抵大连。上岸后,发觉街道颇似日本的横滨。华人在大连约7万人,一切诉讼均听命日人,连会审公堂都没有。整个“关东州”,不能设立一座中国学校,不能派一中国官吏,连租界都比不上。蒋介石觉得“言之可叹,思之伤心,莫甚于此”。当日10时,换乘火车。20日到长春。一路7百里,所见所闻,皆是日本势力,好像进入日本国境一样。21日到哈尔滨。24日,由哈尔滨搭车赴莫斯科。25日,到达中俄交界地满洲里。当地居民约有千家,华俄杂处,市况萧条。蒋介石等一行由俄方代表迎接,换乘汽车过境。所谓国界,不过是一条延长的土塍而已,双方皆无人监视,可以自由进出。45分钟后,到达孟邱夫斯克,重上火车。


8月26日,车抵赤塔。一路山明水秀,森林浓郁,蒋介石想不到西伯利亚居然有此佳景。27日,车抵上乌金斯克。蒋介石眺望风景,观察形势,觉得地形类似中国南方的山河。他南望蒙古,觉得从此离国日远,颇有“不胜依依”之感。27日,车过贝加尔湖,一望无际,风涛如海,被蒋介石视为“佳景”。29日之后,道路住宅,渐渐整齐,有点欧洲景色了。


曾经和孙中山共同发表宣言的苏俄代表越飞也在这列车上,由于病重,蒋介石等未能与之相叙。


初至莫斯科,适逢盛大游行


9月2日下午1时,蒋介石等一行经过长途旅行之后,抵达莫斯科车站,随即乘汽车前往招待所。当日,正值莫斯科召开群众大会,22万游行群众高举红旗前往会场,街道上到处挤满了人群。蒋介石从未见过如此盛大而沸腾的场面,心情也跟着高昂起来,视为生平一大快事。第二天,蒋介石等拜会外交人民委员部东方部部长,会谈一小时,商量会见苏联外交人民委员契切林的日期。蒋介石对会谈和受到的接待很满意,日记云:“相见时颇诚恳,皆以同志资格谈话,尚未有失言过语之辞,私心亦安。”9月5日下午2时30分,蒋介石等会见契切林,谈话一小时半,由沈定一担任记录。蒋介石觉得契切林“语颇诚挚”,自己的谈话也很“适中”,“无失当之处”,彼此都觉得“甚为投机”。当天蒋介石就致电汪精卫和林业明,向孙中山报告。


会见俄共(布)中央书记鲁祖塔克,称苏联共产党是“姐妹党”


9月7日,蒋介石等会见俄共(布)中央书记鲁祖塔克。


“我们是被派到莫斯科来的国民党代表,来这里的目的主要是要了解以其中央委员会为代表的俄国共产党,听取对我们在中国南方的工作的一些建议,并互相通报情况。”蒋称。


“我受俄共中央委托,欢迎代表团来访。国民党按其精神与俄共(布)非常接近。此外,还有另一些重要情况使中国的劳动群众同苏联接近。无论在中国还是在俄国,两国人民都主要从事农业生产;苏联的领土有几千俄里与中国的边界毗连,因此苏联人民同中国劳动人民发生联系是很自然的。遗憾的是,中苏两国劳动人民之间没有任何接触,这有碍于加强这种自然的联系。代表团的到来是向这个方向迈出的第一步。”鲁祖塔克回答。


鲁祖塔克的话使蒋介石听来倍感舒服,他以更为热情的话语回报鲁祖塔克:


“国民党一向认为,苏联共产党是自己的姐妹党。今天,代表团希望听到对俄国革命的一些最重要的阶段、对革命时期所犯的错误以及对共产党在革命进程中的作用和意义的简单介绍,因为俄国革命的经验教训可能对国民党在中国的工作很有教益。”


鲁祖塔克乐于满足蒋介石的要求,他滔滔不绝地讲了两个小时,谈到了俄国实行新经济政策的原因,共产党的民族政策,发展工业和组建红军等多方面的问题。蒋介石很重视,当日日记称:“其革命成功之点:一、工人知革命之必要;二、农人要求共产;三、准俄国一百五十民族自治,成联邦制。其革命缺点:一、工厂充公后无人管理;二、集中主义过甚,小工厂不应同样归国有;三、分配困难。”对鲁祖塔克所谈到的俄国当时建设情形,蒋介石记录称:一、儿童教育周密;二、工人皆施军队教育;三、小工厂租给私人。除了在日记中记下的鲁祖塔克的言论大纲外,蒋介石还表示:“详言另录”,可见他对此次谈话的重视。


鲁祖塔克向蒋介石等介绍了俄国革命的成功之点与缺点外,提议国民党代表团和共产国际代表组成专门委员会,讨论一些细节问题,并且协调国民党同俄共中央的行动。鲁祖塔克提议,为了双方的利益,最好有一名国民党代表常驻莫斯科。蒋介石对鲁祖塔克的“盛情的同志式接待”和介绍俄国情况表示感谢,声称不反对成立委员会和国民党代表常驻莫斯科。谈话至此结束。当天下午,蒋介石等拜会共产国际东方局局长吴廷康(维经斯基)。这是位“中国通”,惫舶年被派到中国,推动组织中国共产党,与李大钊、孙中山都有交往。


会见红军高级领导人,畅谈进军北京计划


9月9日 ,蒋介石等再次访问吴廷康。下午3时,访问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斯克良斯基和红军总司令加米涅夫等。此前,孙中山任命的湖南省长兼湘军总司令谭延闿一度占领湖南省会长沙,因此,斯克良斯基首先向代表团祝贺,说:“为国民党而高兴,因为我们将国民党视为战友。”在互相问候之后,蒋介石向斯克良斯基提出几项要求:


1、俄国革命军事委员会尽量向中国南方多派人,去按红军的模式训练中国军队


2、向孙逸仙代表团提供了解红军的机会。


3、共同讨论中国的军事作战计划。


斯克良斯基答复说:已经向中国南方派去了一些人,需要等一等,看南方军队怎样使用已经抵达的同志。俄国革命军事委员会并没有多少了解中国并且懂得汉语的干部,不可能向中国南方派出大量军事指挥员。他表示,因为有大约30名中国人在俄国东方民族共产主义大学学习,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在俄国为中国人成立专门的军事学校。经过交换意见,双方迅速达成协议:在俄国境内为中国人建立两所军事学校:一所高级学校,培养懂俄语的指挥员(不低于营级)30人,校址设在彼得格勒或莫斯科;一所是中级军校,建在靠近中国的地方,海参崴,或伊尔库茨克,500人。关于代表团了解红军问题,斯克良斯基表示完全可以接受。


谈到军事作战计划,蒋介石声称:代表团拥有孙逸仙授予的全权。他介绍说:孙逸仙几乎没有任何军事工业,香港距离广州只有40里,英国人阻止向广州运输军事物资,因此,南方军队长期装备不足。而且,香港对孙逸仙军队的后方构成严重威胁,一旦南方军队向北挺进,英国人就会收买附近几个省的军队在后方暴动。此外,外国人在长江流域拥有大型内河舰队,南方军队一接近这个地区,英国和美国的炮舰就会立刻阻止。外国人绝对不会允许南方军队打败吴佩孚。因此,南方军队的总参谋部和国民党的代表团在动身来莫斯科前夕决定,将战场转移到中国的西北地区。这是孙中山派出代表团的目的。


蒋介石接着向斯克良斯基和加米涅夫介绍中国的军事形势以及孙中山和吴佩孚的力量对比。他建议:“在库伦以南邻近蒙中边境地区建立一支孙逸仙的新军。由招募来的居住在蒙古、满洲和中国交界地区的中国人,以及由满洲西部招募来的一部分中国人组成。在这里按照红军的模式组建军队。从这里,也就是从蒙古南部发起第二纵队的进攻。”


斯克良斯基和加米涅夫听完蒋介石的说明,建议蒋介石用书面形式阐明这项计划。这次会谈进行到当晚7时,持续三个多小时。蒋介石觉得斯克良斯基“和蔼可亲”,参谋长克姆热夫也热心帮助中国。他在日记中写道:“俄国人民无论上下大小,比我国人民诚实恳切,令人欣慕,此点各国所不及也,其立国基础亦本于此乎!”


从9月10日起,蒋介石开始在招待所起草“作战计划”。11日下午,蒋介石和苏联军事学校管理总部主任彼得罗夫斯基叙谈一小时。彼得罗夫斯基答应向代表团提供各种学校教材,同时向代表团详细介绍俄国军队中政治委员制度和共产党组织状况:每个团部都由党部派一政治委员常驻,参与团中主要任务;凡有命令,均须经其签署才能有效;团里的共产党员,不论士兵或将校,在团的活动中担当主干,凡有困难勤务,皆由其党组织负责人担任。12日上午,蒋介石写完“作战计划”,加进可能是由沈定一起草的“宣传计划”,总名为《中国革命的新前景》。13日,开始起草《致苏俄负责人员意见书》。14日写成。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