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血雾 第十四章 第66回 建立交通站 游击队惩处暗探

横笛竖箫 收藏 0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size][/URL] 第 正当运河支队处于恢复和发展的时候,日军方面也在加紧新的动作。 这天,徐州、韩庄、枣庄、峄县等几个方向的日军各派一个中队或小队的日军,向贾汪方向同时运作。 几处的中共地下情报人员都有类似的情报传向贾汪地下党组织,但都说不清日军的意图是什么。 运河支队鉴于刚与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


1942年8月,运河支队八连指导员刘启家接受峄南县委组织部长王磊的指示,到宗庄村做党的地下工作,发展党员,不久建立了地下党支部和交通站。

交通站由地下党史部领导,联络中心就在支部书记刘永惠的家里。

交通员有刘怀英、刘世臣、刘作善、刘怀善、刘世平、王尊训、刘启友。

交通站的主要任务是收集和转送情报、物资、宣传品,张贴和散发传单,掩护革命同志等。

刘世臣以当教师为掩护,先后在柳泉、贾汪村小学作联络点,搜集和传送情报,采购印刷工具、枪支弹药,绘制贾汪军事地图,安排和掩护地下工作人员,曾为地下工作人员搞到“良民证”,使其自由出入徐州。

刘怀英以串乡卖小烟为掩护,往抗日根据地传送情报。

王尊训以给日本人扛窑木或挑担做小买卖、讨饭等作掩护,到贾汪、徐州、柳泉一带搞情报,接收转送物资等。他曾扮成一个挑担做小买卖的人进入徐州,接收转送了根据地急需的军表染料和6支20响的匣子枪,还曾以请酒方式从矿警大队长董老黑那里搞到重要情报。

有一次,他带他二哥王尊模夜间到柳泉小学刘世臣处,将油印机送到黄邱套根据地。

刘作善、刘怀善以农民身份,借看管宗庄村固子的北门和门之便迎送地下工作人员进出宗庄村。

刘世平以农民身份,经常夜间到贾汪张贴传单,有时还用扎草人里面装传单的方法去贾汪散发。

学生刘世拄、刘世稳、刘怀近在地下党员教师刘永惠的教育和影响下,曾多次到大庙小学校地下联络点送情报。

有一次刘截柱接到其兄刘世臣的通知到贾汪取情报,刚进贾汪就被敌军逮住,审问了两天,他始终坚持说他是学生,是到贾汪他哥刘世臣家玩的。

敌人只好放了他。回家时刘世臣交给他一个卷得很紧缒小纸卷让他交到了宗庄交通站,宗庄地下交通站,在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时期为黄邱套根据地和八路军运河支队做了大量的工作,为打击日伪顽反动势力、夺取革命胜利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9月中旬,阴平附近各据点的伪军又集中配合日本人出发扫荡去了,张东明和区委的另外两个同志商量,搞一次象征性的破坏活动,给敌人一点颜色看看。

从宁楼乡公所到古邵据点的电话线路,都是木头杆,比较容易破坏,他们决定在秋庄西到重庄南的一段,这里离宁楼、古邵都比较远,离他们工作活动地区也比较远,搞点破坏活动,可以避免敌人的怀疑。

一天深夜,天气不凉不热。张东明和孙景德带了斧子锯子来到约定的集合地点——阴平东三里石燕窝东南的山坡上,其他人还未来。

满山坡一片寂静,俩人坐在一块石头上,隐隐约约听到从东南方向来了一个人,他们发出了暗号,来人是谢学美等三人。大家汇合以后,带着工具一齐到预定地点,分两组开始了行动。个把钟头的时间,弄断了七根电线杆子和铁丝线,任务顺利完成了,他们怀着喜悦的心情,各自回家了。

第二天,阴平镇就传开了八路军运河支队破坏电事,有人还说得活龙活现,八路军从什么地方过了运河,多少多少人,运河支队是配合老八路出山的等等。

褚思明、李德业几天后也反映,伪军士兵中流传着八路会回来,不能得罪八路军,当汉奸不要干坏事的说法。没想到一次小小的行动收到了大效果,震慑了敌人,鼓舞了人民。

一天上午,宁楼伪乡长的护兵李德业,急急忙忙到张东明家,见张东明不在家,就对张东明母亲说:“三婶子,跟你说个赶忙告诉忠琪哥注意,刚才临城跟宁楼来电话说,临城鹄在今天上午要来阴平,干什么没有说。”

送走李德业不一会,张东明便到了家,母亲便把刚才李德业讲的话,原本地跟儿子说了。

张东明想:在自己回阴平以来,临城的特务从没有来过,如今突然来阴平,必定没有好事。不管怎样,暂时躲开是上策。便向母亲说:“我到四山顶上躲躲,不管什么人找我,你就说不知道。”说完,便匆忙离开了家,急步走上四山顶。

天近正午时,张家干和另外三个人骑着自行车来到张家。

张东明的母亲认得张家干,听忠琪说过,这人原是县委的政治交通员,如今神气了,一看打扮就知他不是好东西。

张家干问:“你儿子到哪里去了?”

“不知道。”

“你儿子通八路,你知道吗?”

“我儿是老实人,成天在杂货店干活,他通什么八路?”

“他通八路我晓得,过去我们在一块,我来过你们家几趟。”

“我认得你,你不是说你是庄户人,跟我儿是朋友吗?”

张家干被弄得很尬尴,无可可答,只好说:“忠琪来后,让他到临城走一趟。”

四个特务在各处搜了一个遍,磨蹭了一个多小时,找不到张东明,就把张东明的大哥拉走了。

天黑以后,张东明回到家里,听到家里人的诉说,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因为大哥被敌人抓到临城,全家人都很着急。特别是大嫂担心丈夫在特务机关受罪,急着问:“怎么办?”

张东明心里想得更多。张家干,跟临城的特务一道来,这个家伙肯定是叛变投敌了,自己区委书记的身份肯定被特务机关掌握了,下一步该怎么办?用什么办法救出自己的哥哥。眼前只好先安慰嫂子几句:“嫂嫂,特务是来抓我的,把大哥抓去,看来是想弄钱,那好办。我明天托人花钱把大哥保出来。”

第二天,在孙景义的帮助下,花了一些钱,把大哥保释回家了。但张东明在阴平是呆不下去了,只好在同志家里隐蔽了半个月,便回到县委。

1940年,日军进行秋季大扫荡后,运北地区被敌人四面封锁。铁路和运河渡口全都被敌人严密控制着,运北境内的文堆、古邵、曹庄、阴平、周营、宁楼、金寺、南常、牛山后、六里石、万年闸、西棠阴、庙山、南石沟、西石沟、原山、永安等村镇,设有敌人的据点。方圆百里内十里就设一个据点,五里设—乡公所、村村设保。日伪军还经常出来“扫荡”,汉奸密探也极为猖狂。地下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许多共产党员被捕、被杀,有的自首叛变,有的藏在家里再也不敢工作,运河支队在这儿站不住脚了。

在白色恐怖笼罩的日子里,峄县县委多次派组织部长张允峙、宣传部长朱奇民秘密进入运北,一边整顿党的秘密组织,一边进行调查研究。1942年春,县委对运北形势进行了多次分析,认为要扭转运北的抗日形势,必须有一支少而精、与人民群众有血肉联系、熟悉敌情,地形的武装在这里坚持活动。那么派谁来完成这一任务呢? 经过反复研究,县委最后决定,让张东明拿起枪杆子,在敌区打游击,任务是在运北地区建立一支游击队,以石头楼山套为根据地,开展工作,逐步变敌一面政权为两面政权,变敌占区为游击区。

张东明愉快地接受了任务,很快,他和谢学举、姚兴华等几个同志在石头楼套组织起文峰游击小组,插入运北秘密活动,昼伏夜出,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变敌占区为游击区的武装斗争。不到三个月,游击小组就发展到12个人,并以石头楼山套的主峰文峰山(又名尖山子)为名,正式命名为“文峰游击队”。

在这之前,打入古邵据点当了伪军中队长的共产党员赵仁义,想举行起义,把队伍拉出来。县委同意了他的意见,派郑仁东以卖油为掩护,负责跟他联系。但由于组织不严密,走露了风声。被孙茂墀发觉,当即逮捕了齐风池和其他四位同志。在峄城日军宪兵队,他们受尽酷刑,宁死不屈,被杀害在峄城西关帝庙前。这五位同志临刑前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口号声,震撼了峄城沙河两岸。5月,赵仁义等同志又秘密组织了第二次起义。他同严允厚、郝炳章、孙茂一,郝锦谋、郝常胜等人借故到古邵后街喝羊肉汤,在铺子里研究了起义计划,接着把队伍拉出据点。严允厚带领20多人迅速进到古邵街里,打了伪区公所,缴了伪军一个小队的枪。此后,起义队伍开到黄丘山套,经过整顿,留下有抗日要求的30多人,和文峰游击队合编为文峰游击大队,赵仁义任大队长。后赵仁义同志在战斗中英勇牺牲。红军干部李明和接任了他的工作。就在青纱帐起的8月,在文峰游击队的活动地区,一种奇特的现象出现了。

一天,伪区长兼“新民会”会长、韩庄据点的铁杆汉奸张来余,突然带着伪军队伍恶狼似地扑向石头楼山套的小村庄老汪涯,捉走了地下党支部书记李季良。

又一天,一队伪军又突然包围了石头楼,捉走了经常给文峰游击队送情报的革命群众孙成竹。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地下交通员和许多革命群众被张来余捉了去。孙成竹惨遭杀害,其余耐送往东北给日本人当劳工。

文峰游击队的干部战士看到这种情况都议论纷纷。

自从运北成为敌占区以来,幸存的地下党组织活动异常小心,可是汉奸张来余捉起人来连问都不问,突然而至,捉壁走,而且一捉一个准,就象地下党员和革命群众身上着标签似的,是怎么回事?同志们都急得睡不好觉,吃不好,忿忿痛骂张来余,表示要为死去的同志报仇。

眼看革命遭受损失,张东明和张允峙更是乱箭穿心,但表面却异常冷静。他们经过多方调查,得出了结论:是敌人暗探起的作用。

果然不出所料。一天,二郎庙地下党支部书记孙景龙区委汇报:“二郎庙的孙景五是张来余的暗探。”

孙景五是何人?运北地区伪化以前,他经常挑着担子于韩庄和徐州之间做买卖,是个唯利是图的家伙,并且与张来余早有来往。为了赚钱,这个家伙表面上一副笑脸,逢人就点头哈腰,地区“伪化”以后,常到韩庄去,每去一趟,第二天非出事不可。经过对孙景五的严密监视,终于弄清了这家伙去韩庄的目的。原来孙景五是向张来余告密的。

“敲掉他!”区委立即做出了决定。

一天清晨,文峰游击队得到情报,孙景五又要去韩庄告密,便偷埋伏在韩庄东南铁路旁边的高粱地里。这儿是他去韩庄的必经之路。

消灭一个小小的孙景五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劲呢?这是因为地下党和文峰游击队是秘密活动的,不到万不得已,决不暴露目标,以免引起敌人的残酷报复。区委决定在离韩庄据点较近的地方,以“劫路”的方式除掉孙景五,造成假象,迷惑敌人。

从清晨一直等到10点钟,还不见孙景五的踪影。火辣辣的太阳,晒得浑身冒汗。

张敬富骂了起来:“妈的,孙景五,你让我们晒了日头我决不轻饶你l”

约摸11点钟,只见从东南的路上过来一个人,高高的个子,罗锅着腰,象个大虾米。那张黄烧纸般的脸越来看得越清,正是孙景五。

张东明一推张敬富,张敬富一个箭步窜向孙景五。

孙景五见面前突然出现一个大汉,惊得张开大嘴叫不出声来,两手不由自主地向头上举起。

张敬富乘机抓住了他的右手的四个指头一,往下一按,孙景五“哎哟”一声跪到地上。

张敬富身高力大,又在鲁南军区保卫科学过擒拿,捉汉奸是个行家。

“孙景五,抬起头来!” 张东明厉声喝道。

孙景五一看是张东明,便象捣蒜一样磕头,连喊:“饶命!饶命!”

张东明冷笑一声说道:“你这个黑了心的坏蛋,知道出卖乡亲的罪行吗?今天我们是替那些被你出卖了的同志向你要命来了。”说完,把盒子枪对准孙景五的后脑勺开了枪。

孙景五这个罪大恶极的敌伪暗探,一头栽到地上不动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