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整理的《论语》

《学而时习之》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孔子说:做学问随时随地要有思想,随时随地要见习,随时随地要有体验,随时随地要能够反省,开始做反省时也不容易,但慢慢有了进步,会心的微笑,有得于心,自有会心的兴趣,就会“不亦说乎”而高兴了。一个人在为天下国家,千秋后代思想着眼的时候,正是他寂寞凄凉的时候,有一个知己来了,那是非常高兴的事情。做学问的人,乃至一辈子没有人了解,自己痛切反省,自己内心里并不蕴藏怨天尤人的念头,(绝对健康的心理)这样才是君子。(“远”:形容知己之难得。 “愠”即“怨天尤人”。)

读书不是学问”, 学问——作人好,做事对,绝对的好,绝对的对,这就是学问。学问是从人生经验上来,作人做事上去体会的。读书作学问的修养,自始至终,无非要先能自得其乐,然后才能“后天下之乐而乐”。所以这三句话的重点,在于中间一句的“不亦乐乎”。我们现在不妨引用明代陈眉公的话,作为参考:“如何是独乐乐?曰:无事此静坐,一日是两日。如何是与人乐乐?曰: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如何是众乐乐?曰:此中空洞原无物,何止容卿数百人。”有此胸襟,有此气度,也自然可以做到“人不知而不愠”了。不然,知识愈多,地位愈高,既不能忘形得意,也不能忘形失意,那便成为“直到天门最高处,不能容物只容身”了。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人之本与?

有子(名有若,孔子的学生)说:一个人有真性情,就不会犯上作乱,不好犯上而好作乱的,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种人有分寸、有限度。学问之道在自己作人的根本上,人生的建立,内心的修养。所以“本立而道生”,学问的根本,在培养这个孝悌,孝悌不是教条,是人的根本。

仁孝是孔子学问的基本。 “孝”是什么呢?就是西方文化叫的“爱”,也就是回过来还报的爱。就是说父母好比两个朋友,照顾了你二十年,如今他们老了,动不得了,你回过来照顾他,这就是孝。 “弟”就是兄弟姊妹的友爱,一直到朋友,伸展到社会的友情。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孔子说:讲仁讲义比任何人讲得头头是道,但是却不脚踏实地,“鲜矣仁”——很少真能做到“仁”这个学问的境界。

“巧言”?就是会吹、会盖, “令色”是态度上好像很仁义,但是假的,这些与学问都不相干。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曾子(参)说:我这个人做学问很简单,每天只用三件事情考察自己。一是替人家做事,是不是忠实?我答应的事是不是忘了?忘了就是不忠,对人也不好,误了人家的事。二是与朋友交是不是言而有信?讲了话都兑现?都做得到?第三点是老师教我如何去作人做事,我真正去实践了没有?

古代所谓的“忠”是指对事对人无不尽心的态度——对任何一件事要尽心地做,这叫做“忠”。

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

孔子说:领导一个大国家,或者领导一个单位,乃至领导地方的政治,要“敬事而信”, 对经济要能够节省,节用是为“爱人”, 用人时应该把握时间,要在时间上恰到好处。

“敬事”,对一件事认真做为“敬事”,一项职务宁可不接受,既接受了就要认真去做。“而信”是使下面的人绝对信服。争取下面的“信”,如何得到“信”,就要敬其事,说了的话一定要兑现。如好的将领,身先士卒就是敬事,那么谁也会受感动而信赖他。对人在道德上要知道“时”,比如部下生重病,你不去慰问,反责备他不来上班,这就是不“爱人”,“使民不以时”了。所以“使民以时”是用人要在时间上恰到好处。这样部属都听你指挥,乃至全国老百姓自然跟你走。这是道德的修养,也就是学问。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孔子说:学生在家里是个孝子,出门在外面对朋友、对社会、对一般人能够友爱,扩而充之爱国家、爱天下都是这弟字的意义。爱天下人就如爱自己一样,再亲近有学问道德的人做朋友。做到以后,还有剩余的精力,然后再“学文”,爱作文学家也可以,爱作科学家也可以,爱作艺术家也可以,爱作别的都可以,那是你的志向所在,兴趣问题,可以量力而行,各听自由。

谨慎与拘谨是两回事,有些人作人很拘谨,过分了就是小器。

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子夏说:看到好的人能肃然起敬,在家能竭心尽力地爱家庭,爱父母。在社会上做事,对人、对国家,放弃自我的私心,所谓许身为国。还有“与朋友交言而有信”。也就是我们看到一个人,学问好,修养好,本事很大,的确很行,看到他就肃然起敬,态度也自然随之而转。对父母的孝顺,要量力而为,孝要竭其力,不要过分了。你既已答应帮忙朋友完成一件事,要抬轿子就规规矩矩一定尽心,答应了就言而有信,竭尽自己身、心的力量。如果这样,尽管这个人没有读过一天书,我一定说这人真有学问。(说明“学而时习之”并不是说一定读死书)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孔子说:一个人没有自信也不自己重视自己,不自尊,这个学问是不稳固的,这个知识对你没有用,因此我们必须建立起自己的人格,自己的信心来。不要认为你的朋友不如你,没有一个朋友是不如你,因为看到了每一个人的长处,发现自己的缺点,那么不要怕改过,这就是真学问。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曾子说:一个人要想好的结果,不如有好的开始。欲慎其终者,先追其远,每件事的结果,都是由那远因来的。良好社会道德的风气,自然都归于厚道严谨。

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

子禽问子贡道:“喂!子贡!我问你,我们这位老师,到了每一个国家,都要打听人家的政治,他是想官做,还是想提供人家一点什么意见,使这些国家富强起来?”子贡回答说:“我们的老师是温、良、恭、俭、让以得之的。老弟,夫子不是像你们这一般思想,对于一件事情总把人家推开,自己抢过来干的。他是谦让给人家,实在推不开了,才勉强出来自己做的。假如你认为老师是为了求官做,也恐怕与一般人的求官、求职、求功名的路线两样吧?”

“温”是绝对温和的,用现代的语汇来讲就是平和的。“良”是善良的、道德的。“恭”是恭敬的,也就是严肃的。“俭”是不浪费的。“让”是一切都是谦让友好的、理性的、把自己放在最后的。

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当父母在面前的时候,要言行一致。就是父母不在面前,背着父母的时候,乃至于父母死了,都要言行一致,诚诚恳恳,非常老实,说不接受就是不接受;如果作好人,就要作到底,父母死了,于三年之内,无改于父之道,说得到做得到,经过三年这么久的时间,感情没有淡薄,言行一致,一贯作法,这就是孝子。

古人的文字“志”为“意志”之意,它包括了思想、态度。

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

有子说:人与人之间会有偏差的,事与事之间彼此有矛盾;中和这个矛盾,调整这个偏差,就靠礼。所以中国文化的先王之道“斯为美矣”,最了不起的,我们人文文化的建立比世界上任何民族、任何国家都更早。“小大由之”,无论大事小事,都要由礼的精神来处理,失去了礼的精神就不行,一定出毛病。事物歪了,必须要矫正它;礼也是这样,要中和,过分的调节也不好。所以“知和而和”,对一件事,了解了它的中和之道,而去中和、去调整它。但过分的调整就错了,“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

“和为贵”,就是调整均衡。礼义的基本精神,是调节一件事物,中和一件事物,但是有一定的限度,超过了这个限度,又要重新把它调整。

有子曰:信近于义,言可复也;恭近于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有子说:信和义有些相近,因为“言可复也”,讲了话必须要“兑现”。 恭和礼有些相近,都可以免得招来无谓的耻辱。人绝对无私是做不到的, 助人的心行,由近而远,渐渐扩及他人。“亦可宗”,像这个样子,也可以宗仰。

这个“义”字,有两个解释,儒家孔门的解释讲:“义者宜也”。恰到好处谓之宜,就是礼的中和作用,如“时宜”就是这个意思。另外一个解释,也就是墨子的精神——“侠义”,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此处近于墨子的精神。

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孔子说:生活不要太奢侈,“食无求饱”,尤其在艰难困苦中,不要有过分的、满足奢侈的要求。住的地方,只要适当,能安贫乐道,不要贪求过分的安逸,贪求过分的享受。这两句话的意义,是不求物质生活的享受,而重视精神生命的升华。“敏于事而慎于言”,包括了一切责任、一切应该做的事,要敏捷——马上做。“慎于言”,不能乱说话。“就有道而正焉”,这个“道”就是指学问、修养。那么哪里叫“有道”呢?古人的书本,书本上就是“有道”,从书本上去修正作人做事的道理,这个样子就叫作好学。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

子贡说:老师!人穷了,倒楣了,还是不谄媚,不拍马屁,不低头;发财了,得意了,还能够对人不骄傲,老师!你看看我怎么样? 孔子告诉子贡:及格了,还赶不上安贫乐道,富贵而尊重别人和爱人的人。子贡说:古诗上说:‘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做学问还要像玉一样地切磋琢磨,我懂了,就是这个意思。孔子说:子贡(赐)呀,你懂得这个道理,现在可以开始读书了,也可以开始读诗了,因为我刚刚提示了你一个道理,你自己就能够另外推演出别的道理来。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孔子说:一个人不怕人家不了解你,最怕你自己不了解别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