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蔣經國因上海打老虎,和孔家結怨 過世時 孔二狂笑:總有一天等到你..

高有長 收藏 8 5871
导读: 孔二小姐因受到蔣夫人寵信。官邸都被她把持。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2_5_66915_10666915.jpg[/img] 蔣經國因上海打老虎,和孔家結怨,也連累不少蔣家親信。蔣介石晚年最後欽點的「大內侍衛」戴燕,被選赴美隨侍蔣老夫人,原本已內定升上校,臨時硬被「拔草」除名。戴燕還透露,七十七年一月十三日,經國先生過世,消息傳到士林官邸,服勤中的他聽到孔二小姐在屋內狂笑,印證孔對蔣的恨有多深。 陸軍第三士校第一期畢業


孔二小姐因受到蔣夫人寵信。官邸都被她把持。


台媒:蔣經國因上海打老虎,和孔家結怨 過世時 孔二狂笑:總有一天等到你..



蔣經國因上海打老虎,和孔家結怨,也連累不少蔣家親信。蔣介石晚年最後欽點的「大內侍衛」戴燕,被選赴美隨侍蔣老夫人,原本已內定升上校,臨時硬被「拔草」除名。戴燕還透露,七十七年一月十三日,經國先生過世,消息傳到士林官邸,服勤中的他聽到孔二小姐在屋內狂笑,印證孔對蔣的恨有多深。


陸軍第三士校第一期畢業的戴燕,老家在金門金沙鎮沙美村,金沙國小畢業後,因家貧無力繼續升學,適逢民國五十四年金門成立陸軍第三士校,戴燕以十九歲的「高齡」投筆從戎,入伍時學校都沒有蓋好,四百五十位學生被帶到台灣台南官田第八訓練中心代訓十六周,第二年才回自己的學校上課。


由於當時士林官邸的浙江籍侍衛逐漸凋零,時任國防部長的蔣經國,看上金門子弟單純平實,主張從第三士校挑選總統衛士。戴燕一畢業,經過四、五次篩選,最後第一期有一百零八人被遴選進官邸。


「當時士林官邸派人來選總統衛士,是先報名再經過嚴格篩選,儀表和身高占很重要的部分,大隊長拿一把尺來量,身高不到一百六十五公分的立即淘汰;然後再挑儀表,長相奇特的也被篩掉。最後再看體能,大隊長從後面出奇不意踹你一腳,跌倒者也會被淘汰,所以四百多人最後只有一百零八人入選。」


「官邸勤務是以蔣公寓所為中心,向外延伸三層防衛,分為侍衛區、內衛區、中衛區,警衛隊共分為內衛區隊及四個區隊,駐守五個不同據點。內衛和中衛很辛苦,要吹風淋雨,只有到侍衛區才能遮風避雨。侍衛是從軍官遴選,顧名思義,要服侍又要護衛;侍又比衛重要,一個不慎可能就被攆走。」


蔣公出殯拿十字花圈


台媒:蔣經國因上海打老虎,和孔家結怨 過世時 孔二狂笑:總有一天等到你..


「舉例來說,老先生每天出門散步,上下樓梯侍衛要亦步亦趨,都有一定的標準動作,以防老先生失足。出門有兩重門要開,至於上樓時,老先生的枴杖會鬆手,侍衛要準確接住,不能讓它掉落地上。老先生對侍衛和副官的分工十分堅持,像他出來如果看到大廳的陽光大強,示意拉窗廉,侍衛跑去拉他就制止,一定要副官去拉。」


民國五十五年九月,他剛到官邸報到不久,有一天洗完澡後與同是金門籍的另一名衛士,以閩南語聊天,結果被擔任糾察隊的一名雲南籍侍衛聽到登記下來,第二天官邸就正式發布命令,兩人都被記警告一次處分。「那是我二十五年軍旅生涯中,惟一一次受到行政處分,令我終身難忘。」


優秀的衛士再送去憲兵學校專修班受訓,結訓後從少尉開始任用,戴燕就這樣慢慢晉升,最後被欽點當上侍衛。他也是惟二擔任過蔣介石貼身侍衛的金門籍侍衛(另一位是張再成),「老總統早年選侍衛都要叫到總統府去親自點閱,但到了晚年因體弱多病,多數時間都住在榮總,才沒有如此慎重。」


因為忠心耿耿,所以當蔣公過世出殯時,在隊伍前頭手持夫人送蔣公的十字花圈的人就是戴燕。事後,蔣夫人還贈忠勤勳章,勉勵他多年的辛勞。


戴燕說,在他的侍衛生涯中,有光榮的一刻,也有委屈的時候。光榮時刻,像每年春節,侍衛都能搭專機返鄉,可以光宗耀祖;但有委屈時,也只能往肚裡吞。民國七十三年,他升憲兵中校,馬上到國安局研究班受訓,正常情況再過三、四年即可升上校;七十七年,他被選派赴美護衛蔣夫人。翌年八月,他的上司打電話恭喜他占上校缺,但福無雙至,馬上犯小人。


原來,當時老夫人住在紐約孔家,孔家用的人和士林官邸派去的人,混合一起使用,老夫人不管事,都是孔家老大孔令侃和孔二小姐在管事,他們說了就算。孔家有姊弟四人,孔令侃和二小姐孔令偉一掛,孔家大小姐孔令儀跟她弟弟孔令傑是另一掛,孔令儀和孔令傑為人較客氣,待他們也比較好,但孔令侃和孔令偉對他們這批代表國家的軍官如同下人般,完全不尊重。


「孔家當時從台灣雇用一位章姓廚子,這位廚子原本跟我們處得不錯,我還幫他寫過家書寄回台灣,但後來行事愈來愈過分,經常要我們幫忙洗碗、擦油煙機等,後來孔家專屬的兩個大冰箱東西有短缺,質疑是我們偷拿的,還去買了條大鐵鍊把冰箱鍊起來,根本就是在羞辱我們。我看不下去,就把它拆掉拿去丟,為此鬧得很不愉快。」


當年原訂十月二十日返台準備升上校,氣不過的戴燕向章某撂下一句話,說他十二月底就要升上校,要他快去跟主子報告。果不然,戴燕回台還被記功,十二月中當「長草」的上校軍帽都量好了,結果十二月十九日孔令侃的電話就來了,當時孔二小姐在台灣,找官邸錢主任問說戴燕是否要升上校;錢主任回答「是」,孔二小姐馬上說:「拿掉!拿掉!」


當時侍衛的建制,隸屬總統府侍衛室,錢主任到侍衛室向侍衛長張光錦報告,要拿掉戴燕的上校,張光錦答覆說沒辦法,因這個人回來還記功,且升上校的事早報參謀本部去了,要不升總要給個不升的理由。侍衛室行不通,孔二小姐直接找到參謀本部去查名單,戴燕果然真的被刷下來。


當時的國安局長宋心濂一聽說此事,直接要調戴燕下部隊,但聯指部的長官說此人不能下部隊,但又不能再待在官邸與孔二小姐面對;他也心裡有數,惟一的退路就是請調慈湖,就這樣在慈湖待了八個多月,軍旅生涯一滿二十五年,戴燕就立刻申請退伍。


孔二小姐叫少將掃地


「在孔家,他們真的不把我們這些軍官看在眼裡。舉例來說,六十四年間,原為蔣夫人龍頭侍衛的一位何姓少將,被派到美國隨侍老夫人,如果老夫人沒有活動,這位少將沒事幹就坐著發呆,被孔二小姐看到了,就罵他閒得沒事做,外面地上的樹葉那麼多,去掃一掃!一位平民老百姓,竟可對一位國軍少將說這種話,你可以想見孔家有多跋扈!」


「還有一個例子,當年侍衛赴美,都由國安局編列津貼補貼伙食,但侍衛和孔家傭人混在一起吃,有一次一位侍衛張鴻飛,拿著一盤炒米粉氣沖沖上二樓找孔老大理論,質問他『這是我們吃的?』結果他的下場就是立刻捲鋪蓋,被趕回台灣。」


「這真是一筆胡塗帳,當年我們奉派赴美,國安局都有編列津貼,但是孔家都是要我們在空白支票上簽名,他們去領再發給我們,你想,空白支票他們要如何填寫,我們怎知道?被汙了多少公帑,我們可以合理懷疑當不在少數。」


戴燕說,從老總統過世後,整個士林官邸便由孔二小姐主導,蔣孝勇他們兄弟有時想幫侍衛講幾句公道話,或爭取一點福利,常講不上話或使不上力,整個官邸被孔老大和孔二小姐把持,要這兩人說了才算數,「像當年蔣夫人交代幫侍衛蓋官舍,有兩位侍衛因不聽孔二的話,被掃地出門,眷舍收回;還有一位跟在老夫人旁三十多年的祕書,因不想再跟去美國,也立刻被辭退,眷舍收回。你賣命再多年,一旦稍有忤逆,下場就是這樣,讓人看得都心寒。」


他也透露一段在紐約親身經歷的國共和談祕辛,「當年蔣夫人寫給廖承志的信,其實是孔令侃代為操刀的。」原來在一九八二年七月下旬,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的廖承志,寫了一封發表在人民日報〈廖承志致蔣經國先生信〉,信中大打統戰,希望國共兩黨同捐前嫌,也希望讓老總統移靈回大陸,信中還留下膾炙人口的「度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名句。


「當時經國先生不好回信給廖,後來就決定由老夫人來寫這封信,以長輩口吻訓誡廖承志。老夫人那時在德州孔令傑家中,有一天孔老大寫好一封信,要我立即從紐約送到德州給老夫人。我趕到德州後才知道,原來是老夫人授意孔老大代為操刀,要我送去給她簽名認可。同年八月十七日,這封宋美齡致廖承志公開信就發布了。」


「經國先生在上海打老虎時,和孔老大結下梁子,孔家對蔣一直是敵視的,但夫人對她的侄兒疼愛有加,經國先生才接總統位不久,老夫人就希望讓孔令侃回台掌權。外傳經國先生最後讓步,同意讓他接掌財政部,但其實就我們所知,孔老大野心更大,他要求當行政院長,經國先生當然不肯,雙方的仇也愈結愈深。」


「七十七年一月十三日,我正在官邸當班值勤,當經國先生過世的消息通報傳來,我聽到房間裡傳出孔二小姐等人的狂笑聲,你可想見他們對經國先生的恨有多深。當他們聽到經國先生過世時的得意之情,好像在說『總有一天等到你』,讓我聽了不寒而慄。」


戴燕說,他是口直心快的人,遇不平則鳴,所以碰到好長官會欣賞他的人很多,但也會碰到怕事、只想踩著部屬肩膀升官的長官。他不會巴結或拍長官馬屁,最後落得連到手的上校都飛了,但他一點也不後悔,自認是擇善固執。退伍後,他曾服務於西華飯店警衛組、國泰蔡辰男陽明山別墅行政副主任、永大電機安全管理專員等職,一直到九十年七月才正式退休。


正式退休後的他,每天往來北投、天母之間,過著打坐參禪、蒔花種菜、無憂無慮的田園生活。才剛當上阿公的他,白天也幫忙帶帶孫子,十分醉心於養生,身體反而比年輕時好。今年已六十四歲的他,一頭烏黑頭髮,臉上也不見老人斑,他說現在就算寒流來襲,也只蓋一件薄被子,不會覺得冷,因為練功氣血循環好,二度退休後仍覺得自己還是一尾活龍。


台媒:蔣經國因上海打老虎,和孔家結怨 過世時 孔二狂笑:總有一天等到你..


戴燕小檔案


.籍貫:福建金門

.年齡:64歲

.學歷:陸軍第3士校第1期、憲兵學校專修班、國安局研究班

.經歷:士林官邸侍衛、憲兵中校退伍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