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票实名制--一个劳民伤财的制度

一年一度的铁路春运开始了,不过今年广州,成都等铁路局的铁路春运让返乡的乘客多了一项烦恼:铁路部门今年春运期间,在广州、成都两地试行购买火车票实名制。尽管铁路部门未雨绸缪,作了精心的准备,无论硬件软件,作了大量的工作,但从试行这几天来看,怎用一个“怨”字自了得!往年广州铁路部门在市内设立了不少购票点,多少起到了缓解车站购票的压力,而今年试行火车票实名制,全省除了必须到车站买票,其他地方不能卖票,只供电话预约车票的旅客取票。旅客只能通过电话预订提前十天的车票。铁路部门虽为方便旅客,设置了预约订票电话,可是预约电话是僧多粥少,能有多少人幸运地打进预约电话?而车站的售票窗口只卖提前6天的票,以让铁路部门留足时间将购票者的身份信息核对后再打印到车票上。过去背着行李来火车站购票上车一趟解决的事,现在却要跑两趟。以往检票员对进站上车的旅客只需剪票即可通过,而现在不仅要剪票还须要旅客出示身份证以核对身份信息,检票效率明显降低,以至后面好不容易购到票而今又等着心焦的旅客终于满腹牢骚,骂娘声不绝于耳。无怪乎有不少回家的旅客感叹:往年春运回家难,今年回家难上难啊!更有奇闻的是,刚刚实行车票实名制的今年春运第一天,拥有十八节车厢的深圳开往汉口L252次列车,开车时只载有100多名旅客,而在此前,深圳站方曾宣布该次车票全部售出。那么这绝大多数已售出的车票哪里去了呢?只怕是相当多的车票积压在黄牛和内鬼们手上没有脱手。而与此同时,深圳有多少旅客为购车票正操神着呢。成都站一位旅客因为相貌变化,被检票员认为与该旅客所持身份证照片不符而拒绝其进站。有一些民工因身份证在打工地遗失未及回乡补办而无法买票,虽然铁路警方对此规定这些人可凭工作所在地公安机关的户籍证明购票,但是人为增加了这些人的回家难度。其实,毫无疑问,因为试行火车票实名制,给今年广铁,成铁春运所辖车站所有回家的旅客无一例外增加回家的难度。铁路部门也并不省事,耗费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以应对火车票实名制的试行。


一个已经实行多少年的旅客购票上车铁路客运制度为什么要别出心裁的改为铁路员工怨,旅客更怨的火车票实名制?是谁想出了这个馊主意?坦率的说,火车票实名制并不是铁路部门最先提出的,铁路部门开始且持反对意见。早在2007年,有精英就火车票一票难求,“黄牛”泛滥现象提出我国实行火车票实名制可杜绝“黄牛”现象,缓解车票紧张局面。2008年初,铁道部负责人表示坚决反对,称“火车票实名制不可行”。2009年初“两会”一些齐声呼吁:应尽快实行火车票实名制!无奈之下,铁道部开始认真的对待火车票实名制的可行性规划。不可否认,铁道部开始持反对意见,一方面考虑到实行火车票实名制铁路系统繁杂的更新改造成本,客观上也是考虑到广大旅客的旅行方便。但是铁路部门对黄牛泛滥乃至一票难求之不正常现象难咎其责。黄牛肆虐倒票,其票源何来?还不是铁路部门有“内鬼”为黄牛大量提供票源,铁路部门一直对“内鬼”态度暧昧,遮遮掩掩,惹的一些精英情急之下打着保护普通旅客利益的幌子向高层进言,火车票坚决实行实名制,算是将铁道部顶进了死胡同。今天的实践看来,火车票实名制的试行,伤害的不仅是铁路部门,旅客利益受到了更大的伤害!打个比方,一个学校里,淘气的学生张某屡屡唆使同班同学李某欺负班里其他同学,结果被好事者提请校方处理,校方处理结果是:张某被打30大板,被欺负的班里其他同学各被打70大板,而李某毫发未损。校方处理之依据是,张某被打了30大板,以后他就不敢再唆使李某欺负班里其他同学了,而被欺负的班里其他同学各被打70大板,因为他们愿意忍受李某的欺负,最终李某们照样肆虐校园。火车票实名制的实行正是这个荒谬的逻辑思维绝妙体现。黄牛并不会因为实行火车票实名制而失业,最新资料显示,黄牛们依然猖獗。广州一位旅客早上6点多起床开始打电话预约实名制车票,打了近一个小时,楞是一个都没打进去。无奈晚上只好到火车站找了一个黄牛的售票点,发现黄牛们今年倒票方式更隐蔽了,找到之后问能否定实名制火车票,他们说,不敢肯定,给他们身份证号,想要的车次,定金,就可以了,但要交手续费,定不到退款,于是就交了定金,要两张30号到武汉的特快卧铺,次日不过11点的时候,黄牛电话打来:票定到了,卧铺,过来取号吧!在实行火车票实名制的今天,这个黄牛的票是怎么来的?近日,广州铁路公安局在侦查中已经发现有伪造的实名制火车票流入社会。笔者以为:单纯就打击黄牛党来说,实名制未必可奏奇效,黄牛们完全可以搜集一批身份证用来倒票,如果是内外勾结,估计连身份证都不需要,提供一串身份证号就足够了,到头来,实名制也就给一些靠趴售票窗口的低级黄牛添了小麻烦,却给广大旅客增加了大麻烦。最近,一个黄牛在网上就公开向火车票实名制叫板:“火车票实名制 那也难不倒我们黄牛”!我们可以用假身份证把票位给占了,找到客户后,在“内鬼”的帮助下退票再补买;或者售票系统留有后门,“内鬼”可以做大庄家,先用假证件号把票都占了,通过我们找好人再退票卖票,而且现在已经利用网络倒卖实名制车票了。一个黄牛敢于如此嚣张,实在让铁道部长汗颜,更让最初提出火车票实名制提案的精英始料不及。即使铁路警方疲于被动打击黄牛,不从源头上清除内鬼,最终受伤的总是归心似箭的广大旅客。火车票实名制并不能变出车票来,车票紧张难题本完全可以是铁路部门自行解决的事,一增加运力和售票点,二从内部加强票源管理,对员工违纪处理毫不手软,三强化车站秩序。尽管火车票实名制的提议者,制定者对实行火车票实名制的初衷是从根本上解决一票难求问题,但是因为该制度回避了造成一票难求问题的关键根源:内鬼。而今,一个简单的问题因为实行火车票实名制将问题复杂化,扩大化,结果事与愿违,两头出力不讨好。


火车票实名制成了今年春运的热门话题,网上随意可以看到感受过和正在感受实行火车票实名制的旅客怨言文章。据报载,目前广铁,成局辖区的不少大站比往年滞留了更多的大量旅客,为此广州市副市长甘新放言:滞留乘客达到7万将不验身份证。话虽这么说,但是滞留旅客能达到7万人,可见其中至少大半旅客该已经无效的耗费了多少时间精力啊!综观实行火车票实名制的前前后后,普通旅客有权利质问: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火车票实名制,放眼世界,只有印度古巴等少数国家实行火车票实名制。有人也许会说,多年来普通旅客因为一票难求有怨气而建议火车票实名制,这是人大代表根据群众呼吁而在两会提出的的议案,如果说民怨可以理解的话,那么,作为中国精英阶层的人大代表及各个专家对这个提案从议案到实施各个阶段经过充分调查研究论证了吗?只怕是随心想,拍脑门。一个很不高明的火车票实名制,但愿这个劳民伤财的馊制度早日寿终正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