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民国乡村改革风云 正文 第五十六章 转方向 二十师猛攻白水

张海祥 收藏 0 1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size][/URL] 第五十六章 转方向 二十师猛攻白水 细算账 刘致中率军增援 在兴国县的良村镇,20师把进攻白水镇的计划和进攻白沙镇的计划同时上报之后,军区在两个计划中做出了选择:进攻白沙镇。 郭丁山当然对这个决定感到不满,但也只能服从,部队30日上午开始行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


第五十六章 转方向 二十师猛攻白水

细算账 刘致中率军增援

在兴国县的良村镇,20师把进攻白水镇的计划和进攻白沙镇的计划同时上报之后,军区在两个计划中做出了选择:进攻白沙镇。

郭丁山当然对这个决定感到不满,但也只能服从,部队30日上午开始行动,下午,前锋抵达白沙镇。

郑大发知道自己的斤两,他的那帮乌合之众,打打赤卫队还可以,打红军铁定是找死,因此,他一早就做好了红军来攻时弃城逃命的准备,现在见到红军大军涌来,他立马叫上崔耀西,两人带着手下就逃,一大群财主也跟着他们匆匆逃命。

发现郑大发与崔耀西逃走之后,20师组织部队追击,追了将近20里,但只截获了部分的掉队官兵,郑大发和崔耀西带着主力逃脱了。

没打着敌人,20师上下非常沮丧,许多人因而建议转攻白水镇。

1日上午,20师的团以上干部在刚刚占领的白沙镇召开会议,讨论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白沙镇的轻松夺取,让20师上下信心大增,会议上,攻打白沙镇的意见占了上风,关秋红和习大章的反对没有奏效,会议通过了立即转攻白水镇的决定。

会议结束后,郭丁山留下一个连配合部分赤卫队防守白沙镇,自己则与关秋红一起,率领20师主力及参战赤卫队的大部向白水镇进发,当天傍晚七点,前锋抵达白水镇。

白水镇的李志来虽然鸦片抽得凶,但他毕竟是行伍出身,在军队里干了近10年,因此,既不缺乏勇气也不缺乏本事,见到红军大军涌来,他立即调兵遣将准备迎战。

李志来把自己的部队分成两部分,一营长蔡杰率一营、二营约四百人坚守镇子东郊的黑土岭,自己则和白水镇民团团长迟有成率三营及白水镇民团坚守白水镇。

“我们的计划是守三天,三天过后,援军如果还没赶到我们就突围。”李志来说道。

“据我所知,这次来犯的是红军的独立20师,20师是红军的二流部队,战斗力不强,凭我们在白沙镇的坚固工事,守三天没有问题。”二营长乐观地说道。

“对,绝对没有问题。”三营长也表示同意。

“二位营长说得对,我们有坚固的工事,有勇敢的士兵,守三天是没有问题的。”李志来说道,跟着他叮嘱蔡杰,“蔡营长,能否坚持三天,你那里是关键!红军来进攻时,必定是先攻山后攻城,我希望你们能坚持两天,两天之后,如果情况确实危险,你们可以撤回城内,和我们一起守城。”

“放心吧,我一定可以守住黑土岭。”蔡杰保证道。

“求援电报发出去没有?”二营长问道。

“发出去了,估计很快会有回答。”

夜里12点,20师全部抵达白水镇,部队随即开始包围白水镇,天亮时,完成了对白水镇的合围。

2日一早,郭丁山就带着指挥人员来到前沿,用望远镜观察着黑土岭和白水镇的防御情况。

观察完毕后,郭丁山返回指挥所,他在那里给部队下达了作战命令:一团负责进攻黑土岭,攻下黑土岭后用火力支援二团进攻白水镇,三团为预备队,赤卫队布置在白水镇周围负责警戒。

进攻将在夜里10点开始。

2日上午,在南昌,接到李志来的告急电报后,何应钦走到地图前查看,寻找可供增援的部队。

和手下人商量一阵后,何应钦决定让宁都的26路军派兵增援,他向李松昆发出了命令,要李松昆派不少于一个旅的兵力火速增援白水镇。

在宁都,接到何应钦的电报后,李松昆想了一想,派人叫来了刘致中。

刘致中来到后,李松昆把电报给刘致中看,随后对刘致中说道:“刘团长,这次增援,我打算派5团和6团去,由你率领。”

“这次增援,出动的是75旅的主力,因此,这个增援部队的指挥官还是由师长您担任比较合适。”刘致中说道。

“我现在兼着26路军的总指挥,大小事情很多,实在抽不开身,还是你代我去吧,刘团长足智多谋,由你担任增援部队指挥官,我非常放心。”

“好,我来指挥。”刘致中答应了,“我马上和参谋长商量,尽快把增援白水镇的行动方案做出来,交给师长您过目。”

“好,这样很好,你赶紧去做方案吧,5团和6团的出发准备现在就开始做,我马上给他们下命令。”

回到团部后,刘致中把刘敬云找来,两人开始商议。

对军阀来说,仗是不能随便打的,打仗前,方方面面一定要考虑周全、计算清楚,绝不能让自己吃亏。

要考虑、计算的东西很多,首先是估计风险,如果风险太大,部队就只能磨磨蹭蹭地搞假增援,或者干脆不去增援。

“根据情报,围攻白水镇的是红军的独立20师和一些赤卫队,总人数约为三千, 20师是红军的二流部队,战斗力不强,赤卫队的战斗力就更弱了,所以,我们这次的增援风险不大。”刘敬云说道。

“对,风险不大。”刘致中同意这个结论。

接下来,他们开始估计收益,如果一仗下来赚不到钱甚至亏本,那么,这一仗也不能打。

两人又算了起来,打完之后蒋介石会给多少犒赏,这些犒赏刨去分给参战官兵的,再刨去被蒋介石身边大小官员截留的,还能剩下多少,算完之后,他们得出结论,这一仗是可以赚到钱的。

“风险不大又可以赚到钱,好吧,我们打这一仗,认认真真地打这一仗。”刘致中决定道。

这时,刘敬云提了一个新建议,“刘团长,我建议我们打一场歼灭战,我们向李师长多要些兵,把增援的兵力增加一倍,达到六千人,用这六千人来合围并歼灭独立20师。”

刘致中觉得不解,“为什么要打歼灭战?通常来说,歼灭战比击溃战少赚很多钱的。”

“我提议打歼灭战是想让团长露露脸。”刘敬云说道:“你知道,李旅长老了,过不了两年就得退休,他一退,旅长的位置就空了出来,现在,好几个人都在盯着这个位置,为了增加团长在竞争中的得分,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把这一仗打好,打得漂漂亮亮的,最好抓住共产党的几个高官。”

“打一场漂亮仗,打一场歼灭战……”刘致中思考起来,过了一会,他摇头道,“可能性很小,红军的机动能力极强,合围歼灭他们是非常困难的,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是:出动六千人,战果却和三千人一样。”

“既然如此,那就不出六千人了,出三千人吧。”刘敬云说道:“出动三千人,那就肯定打不成歼灭战了,力量不够。不过也好,挣的钱反而多些,敌人的总数是三千人,打歼灭战,战果最多报三千,分钱的时候六千人分三千战果的钱;打击溃战,战果可以报二千甚至更多,分钱的时候三千人分二千战果的钱,比打歼灭战多赚很多!”

“对呀,多赚很多,所以,还是出三千人打击溃战好,现在我们来拟订一个打击溃战的方案吧。”

估计风险和估计收益几乎耗去了他们一个小时的时间,现在,他们总算开始研究如何增援了。

首先,他们拿出了一个四平八稳的方案:部队马上开始准备,3日中午12点出发,路上行军三天,6日中午12点到达白沙镇并投入战斗。

“不知道李志来能不能坚守四天,如果能坚守四天,他就能成为活英雄;如果不能坚守四天,他就将成为死英雄。”刘致中说道。

“刘团长,听说李志来和公秉藩的关系不错,我想,为了救他的老朋友,公秉藩可能愿意出一笔钱。”

“真的?如果他愿意出钱的话,我可以打得更好一些,一分钱一分货嘛。敬云,你现在去找公秉藩谈,向他要三万大洋,你跟他说,如果他肯出三万大洋,我们可以加快速度,三天内赶到白水镇!”

“好的,我马上去找他谈,这样的话,新计划就得由团长一个人来做了。”

“没事的,我一个人能做好,你赶紧去吧。”

刘敬云起身找公秉藩谈判去了。

当然,这种谈判是不能公开干的,刘敬云因而不能使用军队里的电台和电话,他只能偷偷地干,另外想办法和公秉藩沟通。

当时,由于生意及其它方面的需要,军队里的高官大多私下备有电台,李松昆和公秉藩就备有私人电台,这些私人电台除自用外,熟人花一点钱也能使用。

刘敬云花了一点钱,用李松昆的私人电台沟通了公秉藩,两人在电台里来来往往地谈了好一阵后达成协议:公秉藩出二万五,刘致中三天内赶到白水镇。

刘敬云返回团部,把协议告诉了刘致中,刘致中表示满意。

刘致中的新计划已经拟好了,新计划是:在部队中挑出行军能力强的五百官兵,由二营长率领,3日一早出发,路上行军两天,5日清晨6点到达白水镇,刘致中率领的主力3日中午出发,6日清晨6点到达白水镇。

刘致中把新计划交给刘敬云看了,刘敬云表示同意。

刘致中叫人把二营长方永锋叫来,当面对他说道:“永锋,你马上去一营和二营,从中挑选出行军能力强的五百精兵,这五百精兵一律轻装,明天一早出发,由你率领,用两日行程赶到白水镇支援李志来,到达白水镇后,你归李志来指挥,你要帮助他坚守白水镇,只须坚守一天,一天后我一定赶到白水镇。”

“好,我马上去挑人,部队明天一早出发,5日清晨我一定赶到白水镇。”二营长保证道。

“好,太好了。你马上去挑选官兵吧,你跟官兵们说,只要被选中,每人就发5个大洋,立了功就更多。一小时后我要开个会,布置作战任务,这个会你就不要参加了,叫你的副营长来就行了,你去忙明天出发的事情。”刘致中说道

二营长答应着出去了,刘致中则和刘敬云一起去见李松昆,在师部,刘致中把新计划交给了李松昆,李松昆把计划大概地看了看,随即在上面写了同意。

2日夜,白水镇外,一团的官兵向攻击位置前进,准备攻击黑土岭。

黑土岭在白水镇的西郊,高约百米,山顶上的火力可以覆盖全镇,因此,20师的战法只能是先攻山,后夺城。

李志来在黑土岭上建了大大小小三十多个堡垒,这些堡垒共分七大群,按上下顺序依次命名为一号堡垒群、二号堡垒群、……、七号堡垒群,这些堡垒群射出的子弹能在黑土岭上空编织出一张密不透风的死亡之网。

黑土岭的每个堡垒群均由一个大碉堡和四五个中小堡垒组成,堡垒群之间有交通壕连接。最大的堡垒群是山顶上的一号堡垒群,也叫中心堡垒群,曾杰的指挥所就设在这里,中心堡垒群里还设有一个迫击炮阵地,安放了两门82迫击炮。

各个堡垒群之间,密布着铁丝网、鹿砦、陷阱,很多地方还被削成了七至十米高的直壁。

一团的攻击路线选在黑土岭的西面,这是为了避开白水镇方向的火力。

10点整,一团对黑土岭的进攻开始了。

为了照明,国军在堡垒群的前面挂了很多的马灯,红军在进攻前,首先开枪将这些马灯一一打灭,随后,在机枪火力的掩护下,爆破组冲上前去,对铁丝网、鹿砦实施爆破。

堡垒群内的国军向外扔出燃烧的火把,火把照出了正在冲锋的爆破队员的身影,国军向爆破队员开火,一个又一个的爆破队员被打倒在堡垒前面。

但是,这并不能阻止红军的攻势,红军的爆破队员继续向上冲,终于,他们在堡垒群前炸开了一条通道,顺着这条通道,他们冲进了七号堡垒群。

一个又一个堡垒在爆炸中坍塌,战至12点,七号堡垒群被红军占领,红军继续向六号堡垒群进攻。

打到天亮,红军攻克了七个堡垒群中的四个,曾杰只剩下三个堡垒群了。

天亮后,一团暂时中止了进攻,他们开始就地修筑工事,准备迎击国军的反击。

一个晚上就丢掉了四个堡垒群,山顶上的蔡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咆哮着,命令部队反击。

山上的国军向山下投掷炸弹、燃烧弹、炸药包,山上镇内,大大小小的迫击炮开始向山下射击,爆炸声此起彼伏。

一个连的国军向下冲锋,和占领堡垒的红军杀成了一团。

战至中午,国军的这个连伤亡殆尽,蔡杰又派了另一个连继续攻击。

双方战至日暮,蔡杰夺回了四座堡垒中的两座,但是,他没能将红军全部赶出黑土岭。

天黑以后,一团恢复了进攻,很快,他们就将白天丢失的堡垒夺回,然后,他们继续向上进攻。

蔡杰的堡垒群一个又一个地丢失,红军开始进攻山顶的中心堡垒群了。

蔡杰觉得自己大限将至,红军离他的指挥所不足百米了。

蔡杰不停地看着表,看着外面,希望太阳能早点升起来。

红军向中心堡垒群的第一次进攻被打退了,第二次进攻也被打退了,但他们毫不气馁,又开始了第三次进攻。

蔡杰觉得自己不能等到天亮了,现在就应该突围,不然,自己就得死在这个中心堡垒里,于是,他大声命令把中心堡垒的两门82迫击炮炸掉,再抄起电话向各处发命令,要部下把多余的枪支、弹药炸掉,部队15分钟后开始突围。

15分钟后,山顶上射出了三发绿色信号弹,这是蔡杰发出的撤退信号。

山顶上残余的一百多国军冲出了堡垒,他们连滚带爬地向山下跑去,一路上,不断有人被飞来的子弹打倒,最终,跑回城内的不过六十余人。

破衣烂裳、一脸血污的蔡杰拖着被打伤的一条腿来到了李志来面前,他抱着李志来嚎啕大哭,“团长,团长,两个营,两个营呀,现在全完了。”

李志来拍着蔡杰的肩膀安慰道,“蔡营长,我们在城里都看见了,你打得很好、非常好,现在你休息去吧,接下来该我们上场了。”说完,他叫人带蔡杰下去休息。

“李团长,援军什么时候赶到?”站在一边的民团团长迟有成问道,目睹了红军前赴后继奋勇攻山的情景,他的心里异常恐惧。

“南昌行营来电报了,电报上说,援军将在5日清晨6点到达,是驻扎宁都的26路军派出的。”

“宁都?宁都离这里三百里,他们真的能在5日清晨赶到?”

“军中无戏言,既然说了5日清晨赶到,就一定能在5日清晨赶到,迟团长,放心吧,我们可以坚持到那个时候,我们还有五百多人呢,弹药也足足的。”

“哦,对,对,我们还有五百多人呢,弹药也足足的,共军今天夜里开始进攻,一个夜晚总还是可以坚持的。”迟有成镇定了一些。

黑土岭上射出了三发红色信号弹,表示黑土岭已被红军全部占领。

在山下,郭丁山看见了这三发红色信号弹,他出了一口长气,其他人也轻松了许多。

“28师的部队居然如此顽强,在这个小山上整整抵抗我们一天两夜,真让人难以想象。”参谋长说道。

“是啊,我也没想到。”郭丁山说道,“不过没关系,黑土岭一占领,他们的脊梁骨就断了,就坚持不了多久了。”

接着,郭丁山向身边的二团团长龙铁军下命令,要他立即回去做攻城的准备,今晚九点进攻白水镇。

白水镇虽然有一道环绕全镇的城墙,但城墙不高,只有三米,搭个人梯就能上去,对阻挡红军作用不大,为此,李志来对城墙进行了改造,他在城墙里掏洞修地堡,一共修了三十多个地堡,每个地堡里可容三四个人、一挺机枪。

除此之外,李志来又在城墙外加挖了一道环绕全镇的外壕,外壕深三米,宽四米,壕里灌满了水,外壕前面设置有铁丝网、鹿砦、竹签等障碍物。

4日晚上九点,一发红色信号弹升上了天空,二团对白水镇的进攻开始了。

冒着城墙上下射来的密集子弹,爆破组冲上去,把外壕前面的障碍一一炸开,随后,工兵在外壕上架起了桥,突击队员呐喊着,沿着打开的通道冲上去。

突击队员搭起人梯攀上了城墙,他们向城墙周围的国军射击、投掷手榴弹。

凌晨一点,三发红色信号弹升上了天空,城墙被突破了。

指挥所里的郭丁山放下了望远镜,他觉得胜利在望了,通常情况下,城墙一突破,国民党军跟着就要弃城逃命了。

但是,出乎意外的是,接下来,城里燃起了大火,火光冲天。

这是怎么回事?郭丁山举起望远镜向城内看着,其他人也举起了望远镜。

郭丁山要通了二团长的电话,向他询问情况,“龙团长,大火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敌人逃跑了,放火烧镇子?”

“我也不清楚,我马上派人去问,问清了就报告。”二团长说道。

过了一会,二团长报告道:“敌人没有跑,仍留在镇里与我们进行巷战,他们的战法很恶毒,每放弃一所房子,就在房子里浇上汽油,然后把房子点着,以此来阻挡我们的进攻。”

“这个王八蛋。”郭丁山怒不可遏地拍着桌子。

“抓住他,一定把他毙了。”关秋红的手握紧了枪把。

乡公所里,李志来洋洋得意地看着远处的大火,他对身边的迟有成说道:“迟团长,这火放的好极了,一举两得呀,既为我们提供了照明,又使共军不能利用占领的房子。”

“虽然一举两得,可是百姓的房子……”

“迟团长!”李志来打断了他的话,“你不用担心百姓的房子,打完仗后我会向蒋主席申请的,申请一笔钱、一大笔钱来修复百姓被毁的房子。”

“一言为定,李团长,这笔钱你一定要申请来呀,不然的话,我这个乡长就做不下去了。”迟有成急忙强调道。

二团对李志来的放火战法束手无措,进攻缓慢下来,战至天明,仅占领了白水镇的三分之一。

这时,白水镇的东面传来了枪声,枪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密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