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盛魁商号第三部 正文 13 大盛魁乱作一团(1)

花神马甲 收藏 0 5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size][/URL] 埋葬了大掌柜以后又过了半个月,盛祯掌柜召集城柜主要掌柜在小客厅议事。盛掌柜的身份只是临时召集人,依照规矩大盛魁大掌柜一职是要由财东会议正式下聘书才能获得资格。财东会议又叫做结账会,正常程序是三年一届。就是说大盛魁三年一结账一分红,有关字号人事和经商方略方面的大事都在财东会议上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


埋葬了大掌柜以后又过了半个月,盛祯掌柜召集城柜主要掌柜在小客厅议事。盛掌柜的身份只是临时召集人,依照规矩大盛魁大掌柜一职是要由财东会议正式下聘书才能获得资格。财东会议又叫做结账会,正常程序是三年一届。就是说大盛魁三年一结账一分红,有关字号人事和经商方略方面的大事都在财东会议上决定。

大掌柜死得突然,身后事都没有来得及安排。于是大盛魁的事就没有了头绪,所谓群龙无首。盛祯掌柜召集大伙会议,议题就是提前召开财东会议的事情。会议什么时候开,都由哪些人参加都是非常重要的。当然财东会议最重要的决定是大掌柜一职由谁来接替。盛祯掌柜暂时代理大掌柜的职务行事,自然是有相当的竞争力,盛掌柜在恰克图坐庄的时候曾经秘密地做了一件事情,盛祯掌柜出于对局势的判断,与库伦的坐庄活佛雅克格圪森达成一项协议,依据协议活佛以个人身份出任大盛魁股东。活佛吃的是干股。

这件事曾经在总号内部引起过激烈的争论。现在看来两年前盛祯引活佛雅克格圪森入股的建议无疑是具有远见卓识的。

但是恰克图的撤庄对盛祯掌柜又非常不利,它使盛祯掌柜脸上没有了光彩,就像是据守一方的将军丢掉了守地。再者说,以大盛魁的惯例,大盛魁大掌柜一职只能是由乌里雅苏台分庄坐庄掌柜来接替。这是因为乌里雅苏台特殊的历史地位和地理位置决定的,大盛魁两百年前就是在乌里雅苏台起家的。乌里雅苏台是大盛魁的发祥地也是它的最重要的据点和根据地,而且乌里雅苏台作为大盛魁总号的所在地曾经经历了一百多年的历史。“鸿开乌科万事基,倘若豹变应时宜。”大盛魁归化城柜内院的这副对联就是真实的写照。

想当初,祁家驹离开乌里雅苏台分庄以后,大盛魁总号将王锦棠派去接替祁家驹的职位,也是有着长远考虑的。这考虑说穿了就是将来要由王锦棠来接替王廷相准备出任大盛魁大掌柜一职。王锦棠为人机敏经验丰富,曾经做过大盛魁杭州分庄和大盛魁北京京羊庄的坐庄掌柜。问题是乌里雅苏台草原市场差不多全丢掉了,正是在王锦棠手里丢掉的。就是说王锦棠也是个失地将军。

现在没有了王廷相的大盛魁一时间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境地。王锦棠掌柜正忙着处理其善后事宜,没有返回归化总号。归化这边城柜的业务暂时就由盛祯掌柜、王福林掌柜、贾晋阳支撑。王福林不善言辞,场面上的事大都由贾晋阳来维持。不用说多年来一直负责交际的贾掌柜,无论是在城柜内部还是通司商会以至官场上、市面上都是最为熟络的。因此没有了王廷相的大盛魁,贾晋阳就显得异常活跃,地位就是举足轻重。

古海还是个局外人,以他的身份可能还没有资格进入大盛魁总号的核心集团。

大盛魁内部的权力之争正在一片哀痛和平静的气氛下酝酿着。表面上大家都不说话,然而每个人的心里都在计算着自己的分量,度量着自己的位置。盛祯、史靖仁、贾晋阳、王福林,就连远在千里之外的王锦棠都在动脑筋。无论如何大盛魁大掌柜一职实在是太重要,也太显赫了。他的引人注目都到了这样的程度,就连绥远将军都羡慕他的丰厚经济收入。每年,绥远将军从大清朝廷兵部领取的俸银是九千九百七十六两八钱,要知道,绥远将军可是正一品的级别。而大盛魁大掌柜一职在商号内所占的身股是九厘九分九,三年一分红,不管字号是赢利还是亏损,都能拿到红利二十余万两白银!这数字大得让绥远将军眼睛红得往外冒血。再说大盛魁大掌柜同时身兼四品候补道台的官衔,还兼着归化城通司商会的重要职务。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呼风唤雨无所不能。这样一个职务对人的诱惑力之大也就可想而知了。

大盛魁商号就像一个巨大的黑洞旋转起来了,不同的势力在分化着、重组着。总号内部的气氛显得沉闷而又紧张。由谁来接任大掌柜一职是每位掌柜和伙计心里想着的事情。但是不论是谁,大家在公开的场合或是休息的时候对这个敏感的话题都只字不提。但是谁都能看出来,大盛魁商号上上下下不管是掌柜还是伙计,大家的神经全都紧绷着!甚至远在千里之外的晋中大盛魁的那些财东们也都在为此事而焦虑。

还有一件事或者是一个人物,被忙乱中的大盛魁掌柜们给忽略了,这个人就是史靖仁。如今的史靖仁与以往的财东不同,以往大盛魁的财东是只拿红利不参与商业经营——当然规矩也不允许他们插手号事,就算是别的生意他们也不做,两百年来一概如此。不仅是史家,连张家和王家的财东户算起来有百十来户,没有一个做生意的人。但是惯例在史靖仁这里被彻底打破了,他不但做了生意而且就在归化城里做。更有甚者,他在父亲去世之后干脆把自己的家眷也接到归化城。作为大盛魁的财东史靖仁实现了两个突破。

史靖仁家就坐落在小南街路东的玉石巷,是一个五开间的四合院。大掌柜病逝的消息史靖仁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他以双重身份参加了吊唁大掌柜的活动。既是归化通司商号悦来顺的掌柜,又是大盛魁的财东。出现时并没有引起掌柜们太大的注意,这是因为:第一,史家带头闹事毕竟过去很多年了,当时在号的人大多退休或者调离,知道的人已经很少了,就算是当年在场,因为时隔久远也忘却了;第二,史靖仁到归化这些年埋头于生意很少在市面上晃,就更少到大盛魁城柜来。一晃十多年的时间过去,就连玉石巷也被人们忘却了,归化城的人都知道小南街住着一户大盛魁的财东,姓史。于是史靖仁住的那条巷子就被人称做史家巷。

本来按照大盛魁的惯例,财东是不允许过问号事的,而且字号也有明文的规定,除了三年一届的结账会议,在平常的日子里城柜是不接待财东的。

距安葬大掌柜以后不到一个月,大盛魁负责交际的掌柜贾晋阳亲自到史家巷把史靖仁接到大盛魁城柜。史靖仁的出现是有根据的,根据就是盛祯掌柜请求召开财伙特别会议。这个请求通过史靖仁向三姓财东提出。特别是请求处置特别的问题,就是安排大掌柜一职的补缺。史靖仁是以三姓财东代表的身份来到大盛魁城柜。

本来自打大掌柜去世,史靖仁对大盛魁城柜的事情就特别关注起来。这个突然出现的契机调动了史靖仁的热情。史靖仁表现得非常活跃,他早就有所准备。在史家巷的院子里,他等待着盼望着这一天,他以财东代表的身份向总号掌柜提出召开特别的临时会议。

对于史靖仁的意见在场的掌柜们表示同意,定于九月初一召开特别会议商议号事。会后贾晋阳立刻打发人通知远在晋中的一百多家三姓财东户。

大盛魁的情势立刻紧张起来。

未等贾晋阳派出去的人达到晋中,史靖仁自己不辞辛苦乘坐马拉轿车返回祁县老家。一直感到压抑的大盛魁财东户们一个个都激动起来,慷慨激昂地向史靖仁述说了被压制的愤怒。在史靖仁的策动下,财东户三十余人出发了,他们要在临时会议前就进驻归化城,以便策应财东代表在城柜内的会议。这些事全都是在秘密状态下完成的。

大盛魁归化城柜方面却是按部就班为财东会议做着准备,没有一点紧张气氛。年近六十的盛掌柜勤勤恳恳做事,一天到晚为应付号内和市面应酬疲惫不堪。

只有贾晋阳提醒盛祯说:“盛掌柜,财东会议的事是不是提前作些准备?”

“作什么准备?”

“以往的财东会议大掌柜都是有精心准备的。”贾晋阳说,“为了防止财东户闹事,事前都要和财东户中有名望的人取得联系,沟通消息。”

“哦,是这样,”盛掌柜思忖着说,“过去我也听说过。”

“那现在要不要事先联络一下财东户啊?”

“好,你让我想想吧。”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