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五部 甲午风云 第234节:大海难

平山大侠 收藏 0 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234节:大海难 “不愧为是清国陆军中的精锐啊!士气就是不一样!” 东乡在心里由衷敬佩地赞叹道,可是他想不明白,这些士兵也是血肉之驱,拿着步枪就敢与大炮拼命,这不明摆着是找死吗?!不!这样的士兵,这样的精锐,是绝对不能放过的!既然不能俘虏他们,就只有全部消灭!绝对不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234节:大海难


“不愧为是清国陆军中的精锐啊!士气就是不一样!”

东乡在心里由衷敬佩地赞叹道,可是他想不明白,这些士兵也是血肉之驱,拿着步枪就敢与大炮拼命,这不明摆着是找死吗?!不!这样的士兵,这样的精锐,是绝对不能放过的!既然不能俘虏他们,就只有全部消灭!绝对不能留下后患!

____平山大侠


驾驶台上,高惠悌看着浪速近在咫尺、黑洞洞的大炮好像直戳在自已的胸口,不由胆战心惊、浑身打抖、他颤栗地问汉纳根:“浪速舰长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会不会真的开炮哇?这么近,还不把高升轰上天哪!”

汉纳根惨然一笑:“浪速舰长名叫东乡平八郎,是个大佐。他曾作为日本海军的首批留学生,在贵国皇家海军留学8年。返回日本后,他在日本海军内升职很快,并曾率领军舰至上海、福州和基隆等地观察中法战争的情况。”

“哦,这么说应该是一位绅士啊!”

“在贵国留过学,就一定会成为绅士嘛?!别忘了日本军人讲的是武士道!他们用刀切自已的肚子,也不会眨一眨眼,流出的血里,不会有一滴绅士的意识和风度!

别看此人个子不高,却胆大妄为、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个强硬的鹰派,在日本海军内称得上是个核心人物。

诺,站在舰桥上正中间正用望远镜观察的那个中年人就是他。”

高惠悌顺着汉纳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身材壮实的小个子,身穿雪白、笔挺的军服,正指指点点地说着什么,因为距离不远,他唇上的仁丹胡都看得清清楚楚。

“妈呀!真是个枭雄啊!”

“高船长,你会游水吗?”汉纳根忽然问。

“勉强自保,你呢?”

“我没问题。”

“不许说话!”高善继命令道。


此时,吉野还在紧追济远不舍。

“方伯谦搞什么明堂?既然挂起白旗,为什么不停车投降?还往浅水区跑?!”河原不解地问

“方的,实战经验大大的丰富,他是想引诱我们误入浅水区,我们切不可上当!”

12点了,就这样济远采取打打走走的超常举动,拖着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在海上转悠了近5个小时的时间。

吉野耐不住了,一边连连发炮,一边加速逼近。炮弹成群地落在济远尾部,炮手们非死即伤,后主炮不响了。

王国成对李仕茂喊道:“快去后主炮。”

两人磕磕绊绊地往后甲板主炮跑去,其余还能行动的水兵们也都跑过来帮忙。众人齐心协力,装填好炮弹,吉野巳逼近不足2000米。

12时38分,王国成紧拽炮绳,济远150毫米后主炮连发4炮,第1炮击中吉野舵楼、第2炮击中舰首炮位、第3炮走线、第4炮击中指挥台。立时吉野死伤累累、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吉野拉大了与济远的距离,在 5000米开外紧盯着,时不时地打上一炮。乘此机会,方伯谦转向西北面——威海卫驶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飞逝而去,快1点了。从初次交涉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3个小时。日本人、英国人和中国人都陷入了僵局。

东乡在紧张地思考着:“对高升号到底该怎么办?采取什么措施为好?有一点是可以绝对肯定的,已经控制了高升号的清军是不会投降的!

“不愧为是清国陆军中的精锐啊!士气就是不一样!”

东乡在心里由衷敬佩地赞叹道,可是他想不明白,这些士兵也是血肉之驱,拿着步枪就敢与大炮拼命,这不明摆着是找死吗?!不!这样的士兵,这样的精锐是绝对不能放过的!既然不能俘虏他们,那就只有全部消灭!绝对不能留下后患!

要消灭他们,就必然开炮!此时,他指挥的巡洋舰浪速号,早已升起了即将攻击的红旗,所有的大炮和鱼雷发射管都对准了近在咫尺的高升号。小个子的东乡知道,只要他一挥手,立马就能把头顶的天捅出一个大窟窿!

但是被自已所有武器牢牢锁定的猎物高升号,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畏惧和恐慌,桅杆上依然骄傲地飘扬着大英帝国的国旗。好像害怕的不是高升号,而是浪速号!

是啊!高升号悬挂的是英国国旗!百余年来,也许更久,除了交战国和冒失的海盗之外,有谁敢于在大洋上阻拦大英帝国的船只?!——即使是像高升号这样的毫无武装的商船,更惶说炮击了!那面米字旗就是最好的武装、最好的保护!

东乡心里明白:任何加诸于英国国旗的炮火,都必定会遭到日不落帝国强大海军的猛烈地打击报复!。何况据情报,由英国皇家海军中将斐里曼特曼任副司令的,英国远东舰队就在这一带海域游戈。

东乡犹豫不决、举棋难定。

“报告,秋津洲已俘虏操江号!”了望哨大声喊着。

东乡举起望远镜看去,只见秋津洲押解着已经挂起白旗投降了的操江号,向锚泊地驰去。秋津洲还打出旗语,叫自已赶快行动。转身再看吉野,虽然还在追着济远,只是距离在加大,而且冒着浓烟。“看来吉野伤势不轻啊!”东乡嘴里嘀咕着。

“报告,南方、西方、北方同时发现不明国籍军舰煤烟!”

了望哨又大声喊叫起来。

“北洋舰队全体出动了吗?”

东乡心里想,只是他并不担心,本来第一游击队的任务就是侦察、发现北洋主力,并要与之决战。况且伊东司令官率领的本队就在附近,很快便会赶来增援的。

他担心的是:倘若此时巡弋在这一带海域的英国远东舰队赶到,事情就不好办了。

“报告,西南方向有英国军舰2艘……”

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不能再拖延了!东乡破釜沉舟,举起右手: “鱼雷预备” ,东乡右手猛地向下一劈,“放” !

东乡最终把天给捅破了!

下午1时刚过,“嘭 ” 的一声,浪速舰上早已上膛的鱼雷被强大的压缩空气发射出膛!瞬间,鱼雷飞驰而至。

但是,鱼雷却没有爆炸。

“怎么回事?”东乡勃然大怒,厉声问身旁的少佐。

“可能……是距离太近,鱼雷定深过大……”

“快倒车,开炮!”东乡发疯般地狂叫。

“不好,小鬼子发射鱼雷了!” 吴炳文叫道。

“怕嘛?”高善继问。

“不怕!”吴炳文不好意思地笑笑。

“对!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骆佩德、吴炳文两人望着高善继坚定地说:“誓与大人总存亡!”

高善继点点头,令高惠悌打开船上喇叭开关,朗声宣示:“北洋全体弟兄们,我们自请上前线杀倭寇,就抱着有我无敌的决心!今日之事,有死而已!但是我们手里也有枪,瞄准小鬼子!”

数百枝钢枪,齐齐瞄准了浪速号上的水兵。

“开炮!”东乡下令。

“开火!”高善继下令。顿时,枪炮齐鸣。

一阵密集的枪弹扫射过去,东乡身旁的少佐被击倒,甲板上一些水兵被打死。

但是,浪速号的炮火更为猛烈,毫无抵抗能力的高升号立时被笼罩在一片爆炸、烈火和硝烟之中!

一发炮弹命中高升号中央煤舱,煤粒和各种碎片随着烟雾一起纷飞,四处弥漫。英国籍的轮机长高登面部中弹当场身亡。几发炮弹击中了机舱,导致锅炉爆炸,舱内不少人被活活烫死。

驾驶台被打中,骆佩德当场阵亡。高惠悌乘人不备,赶紧溜出驾驶台,从船舷抓起一个救生圈,纵身接跳了下去,刚一入水,就听见一片可怕的爆发声,当他浮出水面时,天空中漆黑一片,全是被炸上天的炉灰煤粉。

正在当班的英国大副田泼林晕头转向,在浓烈剌鼻的硝烟中摸不到出口,只好不顾满身地划伤,从破碎的驾驶台窗口爬了出去,抓住一条备用的救生带从船的前头跳海,并带下了锚链,有许多船员就是从这条锚链滑下来逃生的。

西班牙舵手欧利爱脱看见日本人开火了,就伏在船桅下以避弹片。当他觉得船慢慢地沉下去的时候,便立刻爬到船的最高处桅杆上。另一名西班牙舵手伊万杰利斯特则抱着甲板上的消防水桶跳入海中。

清军前营哨长张玉林一直在船舱里,被炮弹命中后,烟熏火燎,只好跑出来,但是又不会游泳,当船下沉时,他抓到船上的绳索,也爬到了船桅上。

年仅24岁的士兵牟庆新,也从舱中逃出,船将沉下去的时候,他抓到一个漂浮的梯子,借着它爬到船桅上。

宁波籍的厨师王荣舟在甲板上四处乱跑,突然被一物绊倒,摔了个四仰八叉,爬起身一看,原来是船长室里一把蓝色天鹅绒面的椅子,便权当救生漂浮物,跃入水中。

驾驶台被整个击毁了,看着甲板上到处是断肢残臂、血流成河、尸体狼藉,汉纳根长叹一声,纵身跃进了大海,凭着良好的水性奋力向丰岛游去……

在浪速号6门主炮狂风暴雨般的猛烈轰击下,半个小时后,高升号垂直地迅速下沉。然而,直到海水即将淹没甲板,零星的枪声一直也没有断过射击毫无人性的日本人!

1894年7月25日下午1时30分,高升号沉没了,海面上到处是落难而垂死挣扎的人。但是,东乡并没有下令浪速号赶紧采取任何救援措施,反而命令士兵向手无寸铁地落难者疯狂扫射,他怕留下活口,怕受到严正的惩罚!

大海难在黄海上演了!

高升号上26岁的司炉工、广东丰顺人董阿新,已有12年的船员经厉,在炮火中他爬出机舱,随着乱哄哄地人群登上了一只小救生艇,艇上有40多人。日军向他们和在海水中挣扎的人堆猛烈、疯狂地射击,董阿新这会儿才闹明白什么叫“弹雨” !

救生艇上的人当场就被打死了8人,更多的人被打伤,惨痛地呼叫声不绝于耳!舵也被打坏了,救生艇接着也沉没了。

正巧,高升号的舢板飞古额号,漂荡过来,他与还能动的人都攀在舢板周边,可是浪速一阵速射炮扫射过来,舢板翻覆了……

落水的清军哨长张玉林拚命在海水中挣扎,耳朵里听见浪速的枪炮声一直响个不停;眼睛中则看见浪速号上的日本水兵操纵着机关枪,对着海水里的人连续发射,就连漂浮的死尸也横遭蹂躏。在他身边不远的吴炳文被击中,立时沉底不见踪影,只有一大滩血迹很快四溢。

汉纳根在海水中奋力地游着,海面上一片狼藉,触目惊心、惨不忍睹!到处是燃烧着的大片油迹、成堆的浮尸、垂死挣扎的伤员、以及被炸得四处漂散的高升号船上的杂物……

浪速号还在射击,哈乞开斯速射机枪“嗒、嗒、嗒”地敲个不停,打完一个弹鼓,换上新弹鼓继续扫射,子弹“扑簌簌” 地在他身体四周入水,激起无数的水花……

“不行,海面上太危险!”汉纳根深深地呼吸了几口空气,一个猛子扎下深水……日本人扫射了多久,汉纳根不清楚,但是他可以肯定绝不会少于一小时!

实际上,浪速号灭绝人性地扫射了达一小时以上。

下午3时正, “报告!英国军舰播布斯号、法国军舰利安门号、德国军舰伊尔达斯号正向我们驰来!”

了望哨惊慌地声音打颤!

东乡举起望远镜,看见各国军舰从不同的方向,高速向自已驰来。想了想,立即下令: “停止射击。放下救生艇,打捞落水的西洋人!”

汉纳根浮出海面,海面上风平浪静,机枪也停止了扫射。忽然他看见远处几只救生艇载着武装的日军水兵,其中一只向他这边开过来。他赶紧钻进死尸堆中。只见日军水兵将高升号英籍大副田泼林拽上了救生艇,田泼林喘息未定,指着不远处的人说:“快救他们……”

救生艇上一个小军官不肖地说:“我们奉命只打捞西洋人……”

忽然,一只手搭在了艇舷,是一个船员。小军官掏出手枪,往那个船员头上开了一枪,顿时,船员的脑壳被打爆了,白花花的脑浆、鲜红红的血浆,溅了田泼林满头满脸。

“天哪!他是锅炉工,不是士兵!”

“可他是清国人!这么多清国人,都该死!”

小军官的手枪照着挣扎围拢过来的中国人连连射击,直到把弹匣里的子弹都打光!但是,仍然有许多人挣扎过来,无数双手攀着艇舷,这些人已经无力呼救,只是睁着失神的眼睛在乞求。

“八格牙路!”

小军官怒骂着,抽出军刀,向被海水泡得惨白的手剁下去,好像他是在厨房里做菜。不一会儿,被斩断的手在救生艇里就堆积起一个大鼓包!

田泼林“哇” 的一声呕吐,昏厥过去。

突然,耳边传来微弱的求救声,田泼林清醒过来,见一个抱着消防水桶的,脸被火燎得面目全非的人,田泼林下了一跳!那人微弱地说:“我是伊万杰利斯特……”

小军官一步跨过来,高举起军刀,田泼林扑身过去大叫:“他是西班牙人,不是中国人,救救他!”

汉纳根亲眼目睹了日本水兵的残暴行径,他是德国人,本可以呼救,但是他满怀着对日本人的鄙视和仇恨,看了一眼已经不太远的丰岛,拼尽余力游了过去。他不愿意丧失自已作人的尊严!

这时高惠悌不知从那儿钻了出来,大声呼救,待把他拽上小艇,只见他十分狼狈,身上只剩下短上衣、汗衫和内裤。

西欧三国的军舰驶入海难区域,纷纷放下救生艇,立即展开救援行动。日本人顿时积极起来,装腔作势,四下里大声吆喝,卖力地打捞着落难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