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英雄传 第二部 月落乌啼霜满天 第九章 战地百合

a81363686 收藏 2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


由于YH22号守备星失陷的消息被严密封锁,人们并没意识到战争的脚步即将来临。翔龙市同往常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依旧车水马龙、人潮川流不息。

翔龙市中心城区有一座七十层摩天大厦,寂静深夜之中依然朝外抛洒出道道七彩霓虹,给夜色琦旎的翔龙市增添了一抹艳丽色彩。这座大厦就是华夏共和国著名军事节目电视台——华夏国家防务电视台总部。

委婉拒绝同事们共同宵夜的邀约,国家防务电视台第一美女——有着“战地百合”美称的吕玲绮,拖着疲惫身体下了夜班。

吕玲绮离开电视台回到家中,担心惊醒应已熟睡的父母,悄声开门,但刚刚进门就发现父亲书房灯竟然还亮着。

发生了什么事吗?

吕玲绮带着疑问步入书房,刚进门就见到她那一向乐观、豁达的父亲此时却脸色沉重地坐在沙发上吸闷烟。紫檀红木茶几上的水晶烟缸里堆满了烟头,原本清新雅致的书房此时却烟雾弥漫。

吕玲绮心中一惊,柔声问道:“怎么回事?不是早就戒掉了吗,怎么又抽上了?”

凝重的神情、满怀心事的父亲让她感到一阵阵心疼。

吕亚伟闷声不答,默默吸烟。父女俩就这么静静坐着,气氛压抑。寂静书房中只有那悬挂于墙上的时钟的哒、的哒地走着,时针指向凌晨三点半。

沉默了半晌。

吕亚伟眉头紧皱,满脸忧色,沉声道:“要打仗了,全面性的战争!”

沉重的话语猛然间划破了寂静的黑夜。

“什么?怎么可能?电视台也没有一丝消息啊。”父亲的话惊得吕玲绮蓦地跳起身来,漂亮脸蛋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小声点,别吵醒你妈。YH22失陷,至今已有三个月。如今我军布防于YH22上只有少量部队还在和敌人周旋。总理下午找我谈话,要求我们电视台组织一个专访小组前往前线做专访节目。”

“我去!”还没从惊诧中恢复过来的吕玲绮豪不犹豫地说道。

“我就知道你要去。”吕亚伟手中香烟突然被狠狠折断。

吕玲绮急道:“难道您为这事担心?您不会不想让我去吧?我也是军人,我当然应该去前线!”

“你老爸是如此自私的人吗?是那种大我与小我都分不清的混蛋?我是担心这次战争非同小可,我国恐怕很难跨过这道坎。”吕亚伟深知华夏国目前面临的恶劣形势,从小就深受爱国主义教育的他为祖国的前途、命运忧虑万分。

“情况竟如此严重?那我更应该亲去前线弄明白真实情况,把战场上发生的一切全都传回来,让国民都能了解我们的战士是怎样战斗的!”

“实际情况比你想象的还严重万分。并且因为某些特殊原因,你所录制的节目目前也不允许播放,这样你还要去吗?”

“去!”

看着女儿坚定的面容,听着她充满决心的话语,吕亚伟又欣慰又担心还有些后悔。他为宝贝女儿的拳拳爱国之心感到欣慰,又为她即将奔赴危险的战场感到担心,更后悔不该因为自己的小小私心而给女儿取了这么一个同人名字,以至于她和历史上那位一般,极具冒险精神。这从能歌善舞的她当初从华夏国中央艺术学院毕业之后,好好的歌舞团不去,非要自己给她走后门当个随军记者就能瞧出端倪。

沉默了好一会,吕亚伟低声道:“明天就出发,不要让你妈妈知道。一切小心!顺便告诉你一件唯一能让人高兴点的事,贪狼星也在那里。”

“真的吗?”吕玲绮兴奋得差点惊呼出口,随即反应过来,马上用她晶莹如玉的纤弱小手捂住嘴,接着又好似一名接受光荣命令的战士般,兴奋地向父亲行了个军礼,低声道:“是!台长!保证完成任务!”

“臭丫头。”吕亚伟爱溺地拍了拍即将奔赴危险的女儿。


张小亮在看书,不过他的心却早已不在书上,他的目光经常悄悄地从那厚厚的眼镜片下撇向坐于旁边的吕玲绮。张小亮二十六岁,自幼就极为胆小,但自从他第一次见到吕玲绮之后,就坚决要求组织上安排自己去最危险的地方。这一安排,他就成为了吕玲绮的专业摄影师,跟着她东奔西跑,三年不歇。三年之中危险地方去过不少,摄影技术也越来越高明,胆子却没有变大,所以他依然只敢偷偷地看着她。

纤长的身条、迷人的腰段、容色绝美,有着一头像瀑布一般披泻于肩头的青丝。

“正全神灌注看资料的她更有种知性美。”张小亮想道。他看着想着,不禁又陷入迷醉,觉得只要能经常这样默默注视着她,哪怕是最危险的地方自己也敢去。

所以张小亮也搭上了“蜻蜓”。

“蜻蜓”是华夏国自行研制的一种相当先进、速度极快的超小型间谍艇,这次搭载着华夏国家防务电视台三人专访小组前往YH22号武备星。

吕玲绮看完资料,心神又转回至贪狼星。这支神秘的、充满神话传奇色彩的部队究竟是一支怎样的部队?这个念头让她昨晚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一想到自己即将亲手揭开这层神秘面纱,“蜻蜓”驾驶员就倒了大霉,一小时内接连回答了她十二次什么时候才能抵达目的地的问题。


连续几天的紧张工作把吕玲绮和她的专访小组忙得透不过气来,但她非常享受这种生活。接连走访了好些个地方,精悍的战士、高昂的士气、如林的军备、严明的军纪,让她这个素来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大记者都不禁暗叹:“果然不愧为共和国最精锐的部队——羽林军。”

“这样的军队还会有打不赢的仗吗?”几天来吕玲绮经常如是想。羽林军强大的战力让她信心百倍,就连她刚抵达YH22,听说敌人有五个军,而本方却只有三个军时,悄然生起的那一丝慌乱也早已消散得无影无踪。

一切都很完美,唯一让她有些不满的是三个军九个师走访完八个,军首长却偏偏没安排她去期待已久的贪狼星,提过好几次申请也没能获得批准。

“难道仅仅因为保密工作需要?但给贪狼星做专访,原本就是领导安排我到这里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怎么可能不安排我去呢?”吕玲绮很纳闷,且很不服气,又跑去七军军部,纠缠有着“剥皮军长”戏称的霍雄泰。

霍雄泰是吕亚伟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老子剥了你的皮”就是他的口头禅。听说他俩年轻时为争夺吕玲绮的母亲还曾经大打出手,文质彬彬的吕亚伟虽然打输了架,却赢得了美人心,这让霍雄泰曾破口大骂吕亚伟狡猾无比,竟冒充弱者博取同情。

“为什么不安排我去贪狼星?”吕玲绮质问道。

对这个父亲的好朋友,吕玲绮可没有把他当成首长看待。

霍雄泰今年四十八岁,身高一米九,虎背熊腰,脸如重枣,面容刚烈,体形高大魁悟,一双虎目精芒四射,闪闪如电,悬胆鼻,方嘴顾盼之间棱棱有威,给人一种奇异的窒慑力量。

看着面前这个正使着小性子的后辈,霍雄泰轻声劝慰道:“不是已告诉过你吗?统筹安排上出现些小问题,过几天就去,别生气啦,瞧这小嘴上都可以挂起油瓶咯。”

霍雄泰长女夭折,一直都把吕玲绮当成亲生女儿看待。

“不行,今天我一定要去!就今天去!您都敷衍过我好几次啦,别再拿这破理由糊弄我。”吕玲绮开始使用她的软磨硬泡大法,以前这个绝招在霍雄泰面前可谓百试百灵,当然这次也不例外。

当被人围着绕来转去,不停地在耳边唧唧喳喳地述说着同一件事几十分钟,脾气再好的人都会按捺不住想发火,更何况霍雄泰在羽林军是出了名的坏脾气。看着眼前这个打不得、骂不得的小丫头,他心中一股邪火就直直卷烧向无辜的龙五。

“。。。。。。。嗯,他们一会就到,你安排人接待妥当。要是出了啥问题,老子就剥了你的皮!!!”

吕玲绮扑上前去,抱住刚刚放下电话的霍雄泰,在他脸上香了一个唇印之后,丢下发愣的大个子,蹦蹦跳跳地奔向期待已久的地方。

人逢喜事精神爽!

吕玲绮坐在步兵装甲战车中颠簸前进,宛如前去相见离别多年的情人般,兴奋之极,激动非凡,心情更是爽快无比。一支千百年来代代相传的传奇之师、神话般的天兵天将、屡次创造的奇迹。。。。。这一切都是她的爽快之源。

好奇心使人类进步,吕玲绮作为新闻工作者更是有着远超常人的好奇心。她暗下决心,定要做到前辈们未能做到之事,挖掘事实真相,亲手揭开传奇之师的神秘面纱,让全国人民都能瞻仰到心中圣师的风采。当然,前提是不能违反军事保密规定。


同大多数第一次与关凌云见面的人一样,吕玲绮也认为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上校军官不像一个人,却更好似一只会笑的狐狸。

“呵呵,吕大记者是吧?我是一一五师三团团长关凌云。我们师长和参谋长前往前沿阵地观察敌情,制定作战方案,忙得很,实在走不开,所以命令我负责接待你,并配合你完成专访工作。”这个有着一头秀丽长发、水灵灵的大眼睛美女,让关凌云想起那在家带孩子的老婆,话语中都带着罕见的温柔。

“关团长,你好。我是吕玲绮。我们从什么地方开始呢?”没有一句废话,优秀的新闻工作者迫不及待地想揭开那层神秘面纱。

“这方面你们是专家。咱师座早就交代过,专访之事由你们全全做主,我作为陪同主要负责你们的安全。”

“那就从你们三团开始,好吗?”温柔的问语掩盖不了那激动非凡的心情。

。。。。。

抬头望向一一五师师部大门上悬挂的师徽,那是一个龇牙咧嘴的硕大狼头。红色的皮毛、尖立的双耳、滴着血珠子的獠牙,青绿色双目中射出的寒冷、阴森的殷殷目光,刺得吕玲绮浑身冰凉。这冰凉一直蔓延至她的心颠,把她来之前的爽快劲全都驱散至那浩瀚星空中,然后飘散得无影无踪。一颗兴奋得快要跳出来的心此刻也沉入至深深谷底。

这就是神话传奇的“天兵三师”之一:贪狼星?

回想起刚才那“他娘的”与“老子”齐飞、烟头与酒瓶一色的营地,三三两两聚于一起吹牛打屁的兵痞,甚至还有正热烈讨论货币流通问题的四人小组。。。。。

这些所见所闻与心中那个高大形象对比所形成的巨大反差,让吕玲绮如堕冰窟,冻得浑身发抖。她不知道是心伤失望抑或是愤怒让自己这样,或许更多的是恨,恨铁不成钢。

在持着怀疑态度继续走访完一、二团之后,吕玲绮心中怒火在那一群群游来荡去的兵痞色迷迷的目光中熊熊升起。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优秀的新闻工作者,吕玲绮当然不会被假象所蒙蔽,抓住事物本质,挖掘内幕真相更是她的座右铭。她强压住心中怒火,带着巨大疑问,来到这里,来到这颗贪狼星的心脏。

“也许刚才所见所闻全是假象或是特殊情况。”她这样安慰自己。

华夏国有句俗语:“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吕玲绮希望把所有疑问,全都解答在那只笑眯眯的狐狸口中,言必称师座闭必提英明的贪狼星狼头身上。

同其他师部没有什么区别的小院,不同的只是别家小院里那急促的电话响铃声,步履匆匆、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高声讨论战略、战术的参谋,无不透露出大战来临之前的紧张气氛。而眼前这个小院却只给人一种感觉,那就是安静。安静得像屏弃了喧嚣的公园般,只余几个端着茶杯、闲庭信步的老人在闲聊打笑。

吕玲绮走到闲聊人群面前,拍拍其中一个参谋,开门见山地说道:“中校,我们是国家防务电视台记者,奉命为贪狼星做专访节目,我找你们师长。”

那参谋一怔,随即说道:“大战即将来临,咱师座和参谋长都已去前沿阵地观察敌情,忙得很。没空见你。”

“胡扯!我刚从前沿阵地回来,怎么没见到他们?”忽然闻到一股肉香,留意到那中校参谋有些慌乱、余光朝里飘的眼神,推开从后面急追上来欲阻拦自己的奸诈狐狸,吕玲绮快步朝里院走去。

“吕大记者,前面是师部重地,属于高度机密,不可以采访的。”关凌云顿时着急起来,紧跟在后面高声喊道。

吕玲绮没理会他,反而加快脚步,小跑奔向那“师部重地”。

她刚走至里院门口,便听见一个粗豪之极的声音叫嚷道:“五哥,你说那小妞走了没?都已经过了这么久,关狐狸那个王八蛋也没个消息回来。”

“张老七,你管她干嘛?就让关狐狸领着她随处转转好啦。那首都来的大小姐不过是图新鲜,等她新鲜劲一过,还不就回去了呗,别老拿这些屁事烦咱们敬爱的师座大人。师座,您说是吧?您尝尝这个,味道不错哦。”

伴随着后面那谄媚之极的声音,带着满腔怒火,吕玲绮猛地推开里院大门。

看着眼前这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她,惊呆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