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龙在天

萧天刀 收藏 0 152

第一章 初到贵地


“咔嚓”,一道闪电斜劈而下,张明紧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由一抖,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迷迷糊糊地醒来,脑子里一片混沌,“我这是在哪儿?不对,我好像出车祸了,该死的老天,真是人倒霉时喝凉水都塞牙,你说刚被军队开除出来,怎么到外地放松放松调节一下心情都会遭雷劈啊,我也没做过什么坏事啊”,张明想了想,“恩?不对,我还没死。不对,怎么……”,张明晕了,彻底晕了。

很温暖,很舒服,就像在泡热水澡,像是在洗温泉,,可我的身体呢?Y的,不会是重生了吧,这叫什么,转世投胎?妈的,不管了,好困。迷迷糊糊地张明又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明睡醒了。可这感觉很难受(废话,不能看不能听不能说能舒服吗?),只有思维,有一种孤独的感觉,不明白自己接下来干什么。幸好张明的性格本就洒脱,慢慢也就看开了。

“恩,那是什么?”张明突然发现包裹着自己的液体好像在往身体里钻。那是……。好歹是现代人,这些还是知道的,那是羊水,在一些网络小说中说那是好东西,是先天元气,液化的先天元气啊,这可不能浪费,可应该怎么加快吸收呢?

不怕,有前世网络知识的帮助,何况自己还有怎么多的时间来“浪费”,多试几次不就好了吗?学什么呢,九阳神功,九阴真经,还是……。可我身体都没形成呢,更没有经脉,怎么学,学什么?不管了,就用意吧。

张明集中全身的注意力,想着那那些羊水,哦,是先天元气,想着它们从自己全身的皮肤渗透进去,不断向里渗透,慢慢地,感觉浑身很舒服。过了一会儿发觉那些元气果然比开始“钻”的速度快了些,问题是好像身体一下接受不了似的,总有一小部分又流出来,怎么办?丹田呢,如果有经脉和丹田就好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觉得浑身有些发涨,就像吃饭吃饱了一样。突然,张明似乎看到了无数条小河遍布全身,经脉,是经脉。

终于可以真正地吸收了,在这些天张明早就选好了功法,是他以前修炼的一种没有名字的功法,没有招式,只有两幅图和一小段看不懂的文字(功法的来历请看《作品相关》)。第一幅是全身经脉运行图,他从十三岁就开始练,虽然不像小说上写的那么神,但也不比一般武功差,因为在部队的时候他和几名会武功的世家子弟切磋过,虽然不如他们厉害,但也不差多少,因为他好像是内外兼修;虽然没有招式,却是在真正战场上经历过的,感觉灵敏,而且都是一招制敌。第二幅是星空图,直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他曾经去少林、武当,也曾经托人找到国家气象局的专家却最终也没弄明白,至于那段文字,不过五百多字,虽然找专家翻译出来了,却也没明白什么意思,什么创造、绿色、木、元气、生命,就更不明白了,为此他也曾钻研了一番古汉语,却也无功而返。

不过他始终相信那是真正的神功,因为第一幅图给予他强大的信心。

元气在经脉里缓缓地流动,最后汇聚在丹田。张明的感觉越发灵敏,他似乎听到了外面的说话声。

丹田中的元气越来越多,慢慢地不再积累,而身周的元气也逐渐地被张明吸收完了。



第二章童年磨砺


火红的太阳不可一世地站在天空,狠狠地盯着大地上忙碌的人们。

一个破败的小院里,此时已经是乱作一团,几个人来去奔走,呼声不断。

“快点快点!热水,快去换热水!”一个年纪颇大的女人不断地吩咐这个吩咐那个,一面伸手抹了把汗,“用力!再用力。”

“生了,好一个胖小子。”

张明睁开眼看了看,一个很小的家里,大概只有现代社会一间多的地方,家里也很简单,一张桌子,两个板凳,还有就是这床了,床上的妇女满脸是汗,精神很不好,看上去有四十多岁的样子。“快,我看看,孩子”,说着流下了几滴眼泪,嘴里似乎喃喃着什么。女人接过孩子,对另外几个妇女说,“李婶,王妈,真是谢谢你们了。”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六年的时间过去了,小张明也已经六岁了,可另他无奈的是经脉天生堵塞,无法运行真气,最倒霉的是在他四岁那年母亲去世。

虽然是穿越而来,可毕竟经过了四年的相处,而且母亲对他的感情是做不得假的。现在的张明对这个社会也了解了一些,要说他的母亲也很可怜,自从嫁给张明的父亲到也幸福美满的过了几年,他们本就是穷苦人家出身,逃荒途中相遇,最后安家到这里,虽然是外地人,好在这里的村风极好,又地处偏远,不受官府的干扰,是一个真正的世外桃源。

张明的父亲本是随一个老郎中学医的,可兵祸连结,学医不到两月的他只好带着先生跑了,可惜先生最终死在路上,而他也没能学到什么,只能认识一些药材,真正治病却也不怎么样。

好在他为人很好,与乡邻和睦相处,每天与邻居上山学习打猎,有时也能遇到珍贵一些的药材,这样的贴补也能够勉强度日了。

可惜好人不长命,一次采药时失足,竟与妻子阴阳相隔。

母亲生下张明之后,虽然乡邻时常接济,可奈何时长日久,何况每家都不容易,虽然张明非常聪明能干,最后还是不幸去世,从此张明就过上了一个人的生活。

“明哥哥,你又要上山了吗?我妈让你中午过去吃饭呢”,一个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跑过来。

“小云乖,我中午可能不回来了,晚上我过去,好吗?”对这个小女孩实在没办法,张明看上去虽然小,可心理年龄毕竟大了,小女孩看到六岁的张明这么能干,何况大人们也常夸张明,小小的心里只剩下敬佩。

“那,好吧,明哥哥再见。”女孩眼中充满了委屈。

背起自己做的弓箭,手里提了一把匕首,张明就上路了。

一面飞快地走着,心思又飘到了过去。想想时间过的真快,来到着新的世界已经六年多了。

六年来对这个世界也稍微了解了一些。这里还是地球,不过是回到了宋朝,不清楚是哪一个皇帝在位,不过好像也接近灭亡了,听说有个岳元帅也被皇帝害死了,现在城市里有很多金人,嚣张跋扈。

张明前世的历史学的不好,但对岳飞还是知道的,虽然也很佩服却不会去那样做,毕竟是现代思想,不会那么愚忠。

当兵打仗死人也正常,毕竟是战场嘛,愚忠也是他们的选择。

最麻烦的还是自己,吸收了那么多的元气反而把经脉给堵死了,呵呵,无奈啊。

幸运的是身体强壮无比,现在看上去根本不像六岁,邻居小天都九岁了,不过也就和自己差不多。

小天是小云的哥哥,和自己关系最好,虽然比张明岁数大,个子却差不多,最重要的是打不过张明,后来就认定这个师傅了,这只是他们两个人的秘密。

打不过是很正常的,张明不但前世是特种兵,也学过一些简单的招式,最主要的是他根本不怕打。

经脉虽然堵塞了,可身体的抗击打能力却是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从三岁开始张明就按照前世的特种兵训练方法对自己进行初步训练了,他是个相信自己的人,从不愿依靠别人,正是这样的性格造就了他前世靠自己的能力进入“猎豹”的队伍,也是这样的性格使他前世几乎没有朋友,最后被开除军籍。

这一世他要改变自己,要有自己的朋友,过命的朋友。

不过还是要自己够强,尽量不麻烦朋友,这是他的信念。

脸上的汗珠不停的砸下来,张明喘着气,速度却没有丝毫下降,两臂微摆,身体不断前进。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