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演变 第二卷 54回家<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5.html


早晨所有人都慢慢醒来,训练场上,那最后一丝紫雾消失在晨光中时,大家大脑都清醒起来,虽然身边的战友和昨天不是同一个人,可是此时是没有多少人会去关注的,不是毁灭就是回家,此时大家都在,这从天而降的喜悦----活着让大家心情激荡,训练场上的安静,此时可是荡然无存。大家抱在一起,又蹦又跳,又叫又笑,一点都看不出这是一个个成年人,感觉是到了幼儿园一样。

很快沈云飞拿着一张纸走到了主席台前的麦克风,大喊到:“告诉同志们一个好消息,刚刚查明,我们已经回到了我们原来的时空。”

这一声,让兴奋的人群,更加激情。‘我们回家了’这声此起彼伏,‘回家,回家……’是大家此时最真实的写照,多少个日日夜夜里,在心里,在梦里,一个个亲人的身影不断闪现。在战火中,面对敌人时,心里也在问自己,要是自己牺牲了,也不知道家里人不知道的情况下,会是什么心情。孤独的夜,男儿的泪,流下胸口,好男儿有泪不轻流,只是未到心痛时。

家!是大家千梦万缠想的,现在回来了,能不激动吗?十几年了,十几年的思念是多么的沉重,现在如火山一样的喷发出来了,我爱我家!沈云飞的泪水也在脸上流淌,是啊!哪个男儿不念家。主席台上的几人虽然没有放声大哭,可是那脸上的泪,可是代表了他们此时的真性情的。

训练场上,不知道是哪位女同志首先开始放声哭的,很快哭声就响成一片,大男人也一个个哭开了,当初战友都没有让他们这样痛哭的,我们一直忘了要放开心扉,此时不让大家发泄下,对大家的身体还不好些。

很快一首轻音乐在场上响起,长哭伤身,沈云飞连上九州让它放首安神的音乐,飘来飘去的音符安慰着这一颗颗被打动的心灵,大家慢慢都开始把哭声收下。等了十几分钟,沈云飞看大家都收的差不多了,就开始接着念才知道的消息。看到这个消息时沈云飞深深为我们国家的多灾多难而心疼。

“我先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

看着下面大家都慢慢的把注意力摆过来,沈云飞接着念下去。

“通过连上中央电脑,在我们出发前,我们派出的接大家家属的行动,除了大城市里,别的地方的同志们的家属都接来了。而现在是2008年6月13日,在今年的冬天,国家南方发生了冰冻灾害,而在5月12日,位于四川省的汶川地区发生了大地震,受灾问题十分严重,死亡上十万人,受灾人口达千万。”

台下的人群被这个消息震憾住了。没有想到,今年我们的国家是多灾多难。

“同志们!多难兴邦,这是我们的总理在灾区说的。大家的直系亲人都没有事情,对有的亲戚在这次地震中不幸故去,我们表示亲切问候。

我们这个基地,是在中央军委下属第七局的二组负责的,这个组只有3人,我们的档案现在和以前全都不在军队系统,因为原计划修建这个基地是为了国家国防需要,现在大家的身份在国内都只是复员军人,二组是我们的直接上司,这个基地是由我们三位直接负责建造,地址由我们自己选择,而由于保密需要,地址只有我们三人知道和我们的直接上司也只是单线联系,现在他们也全部在这次地震遇难了,可以说现在是没有人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我们将何去何从?

多难兴邦!我们是最优秀的人才,大家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为了中华民族的未来,我们应该怎么做!这个问题大家好好想想。今天就到这,想知道自己家人来了没有的,自己上电脑系统去查,你只要按上面的提示操作就行。有家的先回家陪家人,没有家人来的也赶快给家人打个电话报报平安。明天早上十点准时到这里开大会。现在解散!”

沈云飞说完,大家就和放了课的学生一样先冲回自己以前的宿舍,找电脑查询去。

知道亲人来基地的人,都飞一般的冲出了宿舍,来到街上,大家都愣住了,这个城市现在的布局和自己以前生活过的华夏的城市是一样的,在军营门口的站台前,排队搭上去自己家的公汽,沿途可以看见煅炼的老人和孩子,路口等车的一队队人,都是那么有次序,让大家没有一点不习惯。车上的人看见这么多当兵的上车,就和身边的战士打听是怎么回事,大家也不能说是穿越了才回来,只得说现在训练结束了回家去。大家交谈下去才知道,这些人都是战士们的家属。家属们告诉战士们,来都快一年了,只知道大家的亲人训练去了,由于机密,没有办法联系,现在知道大家都放了,就都赶快下车,打返回的车回去,等不及的,就直接打的回家,就这一阵鸡飞狗跳,街上的人就都知道了,自己等的亲人们都放了,整个街上就像遭了台风,一会的功夫就没有什么人了,只有一些战士们在三三两两的在走,这是基地以前就在的那六百多机器人,或者是家人没有来的,这个时候是到街上来打电话给家里报平安的。

终于走到了自己这边的家门口,敲开门,看到了爸爸、妈妈、儿子,跪下好好的给双亲磕了三个头。一切都在不言中,老人喜的泪水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一年前得知孩子还在部队,给部队接来,住在这么好的地方,只有一样看不到孩子,可孩子是在部队上执行任务,自己不能去拖他的腿,可这一走就是快一年了,心里越来越没有底,不知道是什么任务,自己的孩子没有事情吧!连着几天都睡不好,和周围邻居一打听,都是这样,这让自己把心放下来了,因为就光自己知道的这一片就有上千人的军人,别的区加上,那还不上万了,这么多人的行动,电视上也没有什么国际,国内的新闻说到,那么孩子们一定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今天终于好了,孩子回来了,仔细看,孩子更高大,更强壮了,那军人的气息,自己都能感觉的到,再仔细一看,这怎么回事,记得他当年也只是一个小小的一等兵,怎么现在成少校了?这升官也没有这么快的吧!

“儿子,我记得你没有当成军官的么,怎么一年不到,你这二十五岁都没有的人,怎么就成了少校了?”

战士此时才注意到,可怎么说自己打了十几年仗,这个少校自己完全当的上,只好解释自己是党和组织肯定。同样的一幕发生在各各家庭,几位当了将军的,来了家属的,那给家人的震惊更加不得了。

战士们都是黑色的得体军装,帅气、神迷。当张云飞这一身来到自家门前时,开门的父母都不敢相认。儿子是儿子的样,可这个混小子,今年还不满24岁,怎么肩上抗的是中将的牌子。看着他胸前复杂的铭牌,老人发呆了。儿子进屋后,那种上位者的气质,淡淡的还是散发了出来,管理过百万大军的主,那气势已经养成。张云飞进门后,发现父母的不正常,开始还以为是二老有什么问题,后来才发现。德!都是自己的军衔闹的,有谁相信,自己这二十四岁的人是中将了?可自己这都真枪实弹拿命换来的,这十几年的戎马生涯,自己完全对的起这一身军装。可是别人不知道呀!关键是这些还没有办法对父母讲。真是头疼,只能和父母说,这是真的,是党和国家对自己功记的肯定,为了让父母相信,还把自己得的勋章全都拿了出来,挂在胸口上,虽然父母们不知道这些勋章的含量,可看那名字,他们知道,这些一定是儿子拿命换来的。

晚上大家出门在小区和街上转,发现大家胸口都挂着勋章,看来大家的麻烦一样,根据军衔高低,大家互相敬礼,这一动作,让周围的人都明白,军衔是真的,虽然自家的是少校,(有的是中校、上校、上尉)开始本来不信,这么年轻哪来那么大的官,可遇见的不是中校,就是上校、少校,也有上尉,可这位还是中将。二十多岁的中将,看来一切都是真实的了。他们以为是很年轻,可是要是算上他们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十五年,快四十了人都还只是中将,想想开国将军们,快四十都有的是元帅了,自己这些校级和将级,一点都没有什么好骄傲的。

给家里打电话的战士们,当听到亲人的声音,双方都是痛哭。这一夜许多家里欢声不断,许多人又失眠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