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转战山东:许世友身陷危局

963586 收藏 37 2341
导读: 虽然刘邓部队已经在八月七日就开始兵分三路向大别山展开进军,而军委也多次发电,屡屡督促粟裕西进担任华野西兵团的指挥工作,但是粟裕却只是在八月中旬才离开华野总部于王必成六纵等部暂时休整的惠民县(位于黄河北岸的渤海根据地)逐次西进,直至九月二日才渡过黄河。九月五日,到达郓城县,与陈唐兵团实现会师。 期间,华野陈毅司令员为了安抚部队、做好根据地建设,做了大量工作。除了在他驻地附近的惠民县何坊村的一片松柏掩映的古墓群里面,给渤海区党政军民领导机关干部作了一次精彩的一次形势报告。又还于八月六日专门

虽然刘邓部队已经在八月七日就开始兵分三路向大别山展开进军,而军委也多次发电,屡屡督促粟裕西进担任华野西兵团的指挥工作,但是粟裕却只是在八月中旬才离开华野总部于王必成六纵等部暂时休整的惠民县(位于黄河北岸的渤海根据地)逐次西进,直至九月二日才渡过黄河。九月五日,到达郓城县,与陈唐兵团实现会师。


期间,华野陈毅司令员为了安抚部队、做好根据地建设,做了大量工作。除了在他驻地附近的惠民县何坊村的一片松柏掩映的古墓群里面,给渤海区党政军民领导机关干部作了一次精彩的一次形势报告。又还于八月六日专门赶到许世友与九纵驻扎的广饶县,给九纵的连以上所有干部做了一次七月份各战役的总结报告,给因为连战连败而且敌情严重而暂时迷失方向的胶东部队的指战员们鼓舞信心。



事实确实如此。在南麻、临朐战役失败后,尤其是临朐战役的失败,使得在山东展开重点进攻的敌人获得了更加空前的前进动力,而且把矛头直指山东最大,也是全国最富裕的胶东根据地。而陈毅司令员对于敌人进攻方向的把握,无疑是具有前瞻性的。正如陈毅司令员在惠民县给渤海区各级领导干部做报告时所提到的那样:



“胶东半岛和渤海南部,作为解放战争的局部,要付出流血牺牲的很大代价。特别是胶东,由于把蒋介石‘重点进攻’主力吸引过去,斗争会比渤海更紧张更残酷!但是为了用局部的牺牲去换取整体的胜利,我们又必须这样做。作为局部的当事人,在当时当地必须弄清局部与整体的关系,用革命的英雄主义和牺牲精神,坚决完成任务,去夺取整体的胜利。”



“特别是胶东,由于把蒋介石‘重点进攻’主力吸引过去,斗争会比渤海更紧张更残酷!”陈毅司令员的话,的确是当时真实情况的写照。


恰如此时的“华野”兵分两处一样,此时的华野“东兵团”各个部队也同样兵分两处。一部分在诸城地区休整,他们由谭震林率领,是于临朐战役结束后的8月4日到达的2纵、7纵、1纵独立师和4纵10师(均为人员与编制都残缺不全的部队)。另一部分在胶东,也就是在陈毅司令员给九纵做完报告的当天(八月六日)夜里,许世友连同华东局机关的饶漱石、黎玉、张云逸、曾山等一起,连夜冒雨行军进入胶东的九纵,他们的集结地区在平度与招远间的郭家店、夏甸一带。


胶东,确实成为了敌人进攻重点的重点。而这个重点进攻的重点,是对于整个山东展开重点进攻行动的延续,而且兵力更强大,组织更严密。在力量对比上,敌人占据的,是极其明显的优势,士气上也远较我军为强。再次,我们不得不说,某些人所谓的莱芜、孟良崮、南麻、临朐等战役“成功粉碎敌人对山东重点进攻”的说法,无疑是与最基本历史事实都完全不符的假想。


由于东西兵团的分立已经确认,因此此间个方面的争论也不绝如缕。而华野主要领导,期间向东兵团发出过两次相互矛盾的指示。



第一次,是正在率领六纵与华野总部机关部分人员向西前进途中的华野副司令员粟裕,于八月十八日,以个人的名义单独向军委发出了一封电报,其中,他通过军委,给东兵团提出的任务是“消灭两个整编师”:



“建议东兵团迅速完成整补后,第一步以数个战斗歼灭沂水南北的25师和83师为目标,第二步向临蒙地区进击,与西兵团相呼应……”


这个任务虽然光荣,但是实在是太过于艰巨。对于六纵、炮纵都留在鲁中边缘、各纵人员与编制基本完好的情况下,在南麻和临朐尚且不能完成歼灭一个整编师的任务,现在却要让战败后剩余的三个残缺不全的纵队单独去完成歼灭两个整编师的任务,毫无疑问,是根本不具备完成可能性的。或者说,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战略空想。



而恰恰就在这一天,也就是八月十八日这天,蒋介石亲自飞到了青岛,全面部署“胶东兵团”胶东根据地发动全面加重点的突破进攻。



八月二十三日,实现会合的陈毅、粟裕,联合致电谭震林许世友


“胶东为我全军军事供应之主要基地,冀鲁豫亦部分供给,如果敌向胶东腹地进犯,对我战争供应影响甚大。因此我胶东兵团四个纵队及胶东、滨北之地方所有地武应立即紧急行动,齐心协力,单独负起保卫胶东基地光荣任务,以彻底粉碎敌人进攻。”


也就是说,要以几个纵队来保卫与鲁中根据地的面积几乎同样大小,而且经济实力在我党根据地中首屈一指,群众基础也较之苏中根据地更强大,战略地位相当突出的胶东根据地。



期间,粟裕也为回答陈士榘不在战区情况下的“三巨头会议”召开时,副政委谭震林拒不赴会而只留下一封致粟裕的信,做出了正式回答。在这封信中,粟裕说:


“你和军长要我起草南麻临朐战役初步总结报告军委。草成后,你们都不同意我那电稿上的意见,而认为‘是军事部署上的错误与战术上的不讲究’。我承认军事部署上确有错误,战术上确很低劣,这些我应负其全责。但我仍认为‘过分乐观’是南麻临朐战役未能取胜的主要原因,至少是主要原因之一。由于过分乐观而发生轻敌,由于轻敌而企图‘啃硬核桃’,企图‘一锅煮’,企图歼灭十一师后乘胜歼二十五、六十四等师,而与叶陶各纵会师蒙阴。因此部署上就以攻坚为主,而不以打援为主。


“这种乐观,我也是其中的一个,但我觉得你比我和陈军长更乐观,而有过分乐观的表现。”


这些相互矛盾、内容极其混乱的电报内容,反映出的是华野对于未来作战计划的争议。这些矛盾而混乱的电报,自然不能带来战局的好转,或者是更加对路的战略与战术方面的最后决策。而在大地当前的形势下,这种局面,是无益于我军作战前景的。


而在八月二十五日,军委一如既往,仍然不对针对战役争吵的升级做任何结论,而是面向下一步的计划,尤其是全国战局的展开做深入考虑与切实的部署。其实在面对严酷事实情况下,还有必要做什么谁对谁错的结论吗?于是军委给饶漱石、黎玉发来电报,对我军下一步面临的形势作出了明确而冷静的分析:


“蒋介石似乎判断我主力必守胶东,企图以四五个师向胶东进攻,吸引我主力进入内线后,即在青岛、平度、掖县线建筑坚固工事加以封锁,以两个师左右守备该线,然后以三四个师向东攻击。彼似希望此计迅速成功,以便抽出两三个师用于他处。目前彼在临沂以北使用了二十个旅,与向大别山对付刘邓之兵力约略相当,而在鲁西南对付陈粟之兵力则甚薄弱,... ... ...”


也就是说,胶东地区面临的形势,远比西兵团面临的形势要严重的多。当然,此时胶东的实际情况,比军委所谈到的还要严重得多。那就是胶东地区面临的不仅是四五个师的进攻,其中除了胶东的守军,更包括了来自刚刚被敌人占领鲁中根据地后,得以抽调出来的国军各主力部队。在胶东兵团中,仅正规军就达到了6个整编师。而且,范汉杰统帅的兵团内,除了45师稍差外,其余的五支,是国军清一色的精锐部队。敌我态势,远比陈唐西进后华野总部面临的形势还要严重。这一切,实际与南麻战役、临朐战役失败造成鲁中根据地的全部丢失,有直接关系。


随后八月二十八日,军委在给陈毅、粟裕的电报中,军委对于东西兵团的作战范围与任务,以及作战方向等,再次做出了明确界定:



“饶黎、许谭均主张东兵团在外线作战,要他们转回胶东很勉强,且到内线确有被敌封锁不能出来之危险,不如在外线较为机动。目前中心一环是:你们率六纵、十纵、炮纵迅速南渡与陈唐、叶陶会和,在九、十月内打开黄河以南、淮河以北、平汉以东、运河以西之广大地区,大量歼敌(打有把握之仗),并在渤海、冀南建立补给中心,则侵入胶东之敌比难持久,否则两头失塌,刘邓亦难在南边立脚,则于大局不利。”


也就是说,东西兵团各自为战,已经成为军委在应对极其危险与紧急情况,尤其是胶东根据地危险境地处境下的首要的、战略性的安排。



而在争吵过程中,也就在临朐战役仅仅结束几天后,敌人乘我军已成疲惫之师、而主力部队几乎全部彻底脱离鲁中根据地、各部队分散休整的的机会,王耀武率部从济南出发,开始了扫荡胶济铁路沿线据点的行动。


在临朐战役结束仅仅几天后的八月五日,就占领了胶县,十五日攻占高密县城,二十一日占领昌邑县城,再次全面控制了胶济铁路,从半岛的西面完成了完成了对胶东根据地的包围。


前面提到,蒋介石是极为重视针对胶东根据地作战行动实施的。


一九四七年八月十八日,他亲自飞到青岛,部署部队在胶东的积极进攻计划。在青岛,他正式启动了“胶东兵团”的组建工作。兵团司令由陆军副总司令范汉杰担任,下属有整编第八、第九、二十五、四十五、五十四、六十四师,共包括了六个整编师二十个旅,另外配属有重炮十三团,工兵第二、十五团,装甲炮兵营、战车营、宪兵十七团,以及四个保安队。为了应对胶东多山而且三面环海的情况,此次作战出动了大批海空军部队,进行全面协助。海军方面,出动的海军军舰有“永积”号、“永顺”号和“长治”号三艘战舰,以及配属的舰只。空军方面,青岛、济南和徐州三个空军基地几乎全部配属给了胶东兵团。如青岛基地出动的飞机就有P-51战斗机十五架、B-25轰炸机六架、C-46与C-48运输型飞机九架、PT-19型侦察机两架;济南机场方面,则出动了P-51战斗机飞机十二架;徐州方面出动P-52战斗机四架、P-51战斗机二十四架。国民党空军总部,还另外单独派出了一个侦察机中队进行战场协助。


在作战方针上,根据胶东半岛的地形特点,采用“锥形突进,分段攻击;并在海、空军密切支援下,求匪主力于胶东半岛尖端,予以歼灭”的方针,力争在一个月内消灭许世友兵团主力,结束胶东战事。而驻扎在青岛的美国第七舰队司令部,与常驻青岛的多达三万余人的海军与海军陆战队官兵,则以演习的名义暗中策应国民党军的进攻,并且在八月二十八日还出动海空军,侵犯位于胶东解放区腹地的牟平县浪暖口、小里岛,与我军发生直接冲突,配合国民党军队进攻我烟台、威海卫等港口。


可以说,此时担任东兵团司令员的许世友与胶东根据地,面对的是美军与国军的共同围攻,实际是处在了一个危局的漩涡中心,是站在了敌人重点进攻的风口浪尖上。


那么,东兵团的情况究竟怎样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