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血雾 第十三章 第63回 恢复党组织 张东明回乡潜伏

横笛竖箫 收藏 0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size][/URL] 自1940年秋,日军大扫荡之后,峄县运河北岸地区完全伪化了。由于党政机关的撤出,地下党的工作也就完全瘫痪了。 1941年2月,县大队随运河支队和县委出山,途中,张东明被派回敌占区阴平集一带做恢复敌区党组织的工作。 张东明,原名张忠琪,山东省原峄县四区阴平集人。19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




自1940年秋,日军大扫荡之后,峄县运河北岸地区完全伪化了。由于党政机关的撤出,地下党的工作也就完全瘫痪了。

1941年2月,县大队随运河支队和县委出山,途中,张东明被派回敌占区阴平集一带做恢复敌区党组织的工作。

张东明,原名张忠琪,山东省原峄县四区阴平集人。1918年出生于农民家庭,15岁曾在峄县城一商店学徒, 1939年春节起,他参加地方抗日活动,9月初到峄县开办的训练班学习,在学习期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学习结束被派回家段秘密工作。1940年春,在抱犊崮山区地委党校受训几个月后回峄县县委办党员训练班,任指导员。年底,调任峄县县大队中队指导员。

1941年2月中旬,峄县县委机关随着运河支扶从运河南转到津浦路西的夏镇以南地区。

一天早晨,张东明接到通知,运河支队政治委员兼峄县县委书记孙振华要找他谈话。

张东明预感到有重要任务,早饭后就急忙赶到孙书记的住处。

一见面,张东明就急切地问:“孙书记,找我有什么事?”

孙振华亲切地拉张东明坐下,从容地说:“你知道,运北已伪化四个多月,为恢复这一地区,县委打算抽几个人运敌后工作。考虑你家在阴平镇,亲属中又有当地上层人物有关系的,便于隐蔽,想派你回阴平,进行恢复和重建党组织的工作,你看如何?

张东明听后沉思了一当即表示,服从县委的决定。

孙振华详细交待了张东明如何利用职业掩护开展工作,以及与县委联系的方法等。最后交给张东明2000元伪币作为活动费,并问张东明还有什么要求。

张东明觉得领导上考虑得周到具体,一时想不出什么来,只是说:“让我回去想想。”

孙振华随即又请来一个人,张东明一见竟是自己早已认识的张允峙同志,他也是领导派往运北执行同一任务的。

孙振华说:“你们研究一下,第一步如何利用社会关系了解家乡情况,安全妥善回乡的措施。”

张东明和张允峙同声说:“我们一定找出妥善办法回乡潜伏。”

石庙乡的褚楼村,有个姓梁的是张允峙的姑夫,他的姑夫跟石庙乡伪乡长关系挺好。

褚楼村在阴平马山中间,东距阴华里,西距马山十多里。这个村子是伪军不常到的地方。

张东明与张允峙商量,他们先到褚楼张允峙姑夫家隐蔽起来,就近了解家乡情况,然后再通过关系回家。

两人换了便衣,一天早上,趁部队南返途经褚楼附近,便悄然离开部队,开始了新的征途。

张允峙对褚楼村并不陌生,他姑姑住在这里,孩童时自去姑姑家。但这时天还未亮,村里的情况又不了解,所以决定在野地里蹲到天明,到吃早饭的时候再进村。

村外旷野寒气袭人,俩人相对无语,只是轻轻地搓着手,跺着脚。

天亮了,村庄上炊烟四起,俩人绕到村西头进了村。

张允峙走进姑姑家。他姑母家正在吃早饭,见他们如此打扮,又来得这么早,有些诧异,开口便问:“你从哪里来?”

张允峙说:“从山里来,那里太苦,不干了,先在你这里落落脚。”

他姑夫姑母都是本分人,听后就信以为真。

然后,张允峙又介绍张东明:“他叫张忠琪,家在阴平,跟我一样也回家不干了。”

姑夫、姑母让张允峙和张东明坐下:“吃完饭,先睡上一觉。”

在褚楼的头两天,张东明通过张允峙的姑夫了解了一些阴平镇的情况,得知张东明的叔伯姐夫孙景义与伪乡长孙茂运的关系挺好,外人都称他为“二乡长”。

孙景义是胡庄人,他家中比较富看,是阴平一带的“人物头”。他好赌博,但为人处世不算坏,乡间的人出了什么事,都找他帮忙。张东明的叔伯姐姐嫁给他当填房,因为这种亲戚关系,孙景义对张东明家还一直是很照顾的。

第三天夜晚,张东明只身回家了。

张东明离家一年多,马上要和家人见面了,激动的心情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八华里的路程一会儿就到了。

家里人见张东明突然回家,既惊又喜。

张东明要父亲找孙景义帮忙在家落住脚,父亲答应去办。

天亮前,张东明又回到褚楼,听侯父亲信息。

不久父亲告诉张东明:“在外边再呆几天,等小景义跟乡长讲好了,再回家,比较妥当。”

张允峙和张东明都担心在褚楼住的日子长了会出事,就秘密地回到张允峙的家。

张允峙的父亲是个破落地主,是本村唯一的“上层人物”,跟本族本家的关系还好。他家有个夹墙,张允峙和张东明就藏在墙里。夹墙内不过一米多宽,只能放下张单人床,成天漆黑,俩人吃喝在里面溯黑班房。

3月上旬;经多方面托关系,张东明总算回了家。

张东明到家第一件事,便是考虑如何开展工作。

张东明根据组织意图,结交当地上层人物伪乡长孙茂运。按亲戚关系,孙茂运是张东明的长辈,要想在家乡以灰色面目来做秘密工作,能结识此人最好。

于是,张东明请孙景义和开饭馆的孙茂均带他到了伪乡公所。

见到孙茂运后,孙景义说:“茂运叔,我忠琪兄弟回家来了,现在来看看你。”

经过一阵寒喧,达到了建立关系、掩护自己的目的。

张东明回家后,就用上级给的活动经费,筹备恢复自家的油坊,就以磨香油的职业作掩护开始了地下秘密工作。

张东明的母亲原来是一名共产党员,她把家乡伪化后的阴平党组织情况都跟张东明讲了。据多方面了解,敌人对农村党的基层组织没多大的破坏,只是在抗日民主政权公开活动时,有些公开露面的党员被伪新民会找了去,部分党员自动妥协,消极不干了,少数同志仍坚持革命斗争。张东明考虑,应把那些革命觉悟比较高而又敢于坚持斗争的党员先组织起来。县委告诉过他,进行这项工作要稳而又稳。因此,他打算花大功夫,要找的第一个人是胡园村的孙景德。

孙景德是个小炉匠,走村串乡,群众并不知道他是共产党员,只说他心向八路。

张东明过去认识他,心想:如果有孙景德这个人作帮手开展工作就方便多了。

于是,张东明主动找到孙景德,把县委的意图向他讲了。

孙景德很高兴,说:“忠琪啊,有你来带头,我帮助你,把愿干的同志组织起来,和敌人斗吧,看那些汉奸王八虽能呆多久。”

张东明说:“景德同志,现在这里有我们两个共产党员,首先依靠我们俩人来执行县委交给的任务,等再找到一些同志,恢复和建立几个部,我们的力量就大了。”

“阴平支部书记楮思彦在家开染坊,阴平伪化以后,与级失掉联系,支部就瘫痪了。”

“哦,”听了孙景德的介绍,张东明说:“我找他谈一谈。”

张东明找到楮思彦一谈,楮思彦的革命热情又燃起来。张东明遂又给楮思彦接上了组织关系。

经了解,罗庄的支部记谢学美伪化以后不悲观失望,在暗地仍然做抗日宣传工作。他有文化,如果恢复了他的组织生活,可以依托罗庄继续向东发展。

4月底,张东明秘密离开阴平到县委去汇报工作,经过县委批准,成立了以张东明为书记、孙景德为组织委员、谢学美为宣传委员的地下区委。在区委主持下首先成立了阴平支部,支部书记还是褚思彦。接着开展石头楼山套的工作,恢复和建立了老汪崖支部,支部书记李继良,二郎庙支部,支部书记孙景龙。根据县委指示,区委对支部,支部对党员都实行单线领导。

在运河北,原来石头楼一带要算基础好的地区之一,经过地下区委的活动,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力又显示出来了。马山褚楼一带原来党的基础比较差。张允峙回来以后,首先发展了新党员张敬富,恢复了常步桥郑继新的党籍。接着向南发展。6月在曹庄南小潘楼,恢复了主金柱、马景标的党籍,不久成立了支部,王金柱为支部书记,马景标担任了政治交通。经过几个月的工作,已经初步形成一个工作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