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片战争新传 正文 第五节 知根知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17.html


还好的是,军人永远是军人,不管到了哪还保持着足够的冷静与理智,特别是习惯于在这与大陆隔离的孤独小岛上的军人,平时要经常独立处理一些特发的事件,所以尽管今天遇到了这件天方夜诞般的事,这些军人安排的与平时处理特发事件一般,立即提高了警戒的等级,做好了岛屿的防卫工作。

不过下面的工作他们就有点不知所措了,因为按平时的话就是向上级报告,可今天却突然发现自己不知向哪级请示和报告….套用一般的说法就是失去组织了!这是他们目前感到头疼的地方,最后只能找当地村干部进行沟通商量来了,毕竟平时他们就联系最多也最熟悉,岛上其它的一切还归渔村管着呢。

而岛上村一级的领导…其实也就只乘下在坐的两位:一位是年轻的村副支书李海龙,一位是村副业公司经理钱进发,其他的那些都上大陆没有回来!就只两人他们还认为比较轻松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平时一个管跑海上的,一个管岛上的那些小厂小企业、商店什么的,平时也只要管挣钱,虽然知道年底要交钱给乡里去,可至于具体的细节他们可不管,自有政策和其他村干部在管着,所以对他们来说,只要岛还在,船还在,那就一切都没什么大的问题…跑海上的就怕找不到陆地,那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打击!所以他们的表现自然要比其他人来的平静些,现在见两位驻军的领导过来商量,他们也是与平时一样习惯了的,再抗一次台风就是了,到是还没发现其他的人异样。

王艇长他们就有点苦恼了,原来是想到这里来暂时歇歇脚,可现在却被突然告知,他们现在什么地方都没得去,只有在这里等待下去,至于时间多长,这谁都不知道!现在他们所有的,好象除了他们来时的船以外,陆地上连粒沙子都没他们的份,王艇长与政委赵亮现在这感受可是特别深刻,要知道一旦他们失去了补给,那他们都不知道怎么来面对这一切了,所以他们两人赶紧在那里进行紧急商量,可现在再商量又能商量出什么来?

而带那些学生到岛上来进行什么野外无线电测量的省体校的两位带队老师,现在干脆石化了事!

更有后来得知消息赶来的省石油公司在岛上进行设备安装和工程建设的领头,工程师黄忠强和那两位老师差不多,平时交道打得少,现在发现岛上的与岛外的两批人不用人说,也分的清清楚楚,那里几个围在一起在商量着的就是岛上的,而才上岛赵亮来的人不是你看看我就是我看看你,或者是喝着茶吸着烟在掩饰着内心的波动,又或者是处于石化之中….

那黄工程师看在眼里,心里自然不太高兴,这才刚刚开始,看岛上的这些人啥这样呢?

不过没等黄工程师再有进一步的想法,那村副支书李海龙,毕竟自己还开着厂,与人打交道的也多,同时年纪轻反应也够灵敏,在商量的时候猛然感觉到了这些人不安的神情,于是赶紧把这事告诉了正在讨论的几位,大家一想也是啊!才刚刚开个头可不要让别人对自己有啥不满的地方。

立即,小会才真正变成了大会,因为地点是借了边防所的会议室,所以江卫东所长当仁不让地成了会议的主持人:

“大家好!不好意思,刚才因为事情来的太突然了,我们几位平时比较熟悉,所以先商量了起来,到是怠慢了各位!对不起啊。”

江所长见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起来,就把话锋一转:

“在坐的各位,可以说是目前在岛上几个部分的人员的代表了,虽然还不是很全面,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也没办法去慢慢地了解和熟悉,只好勉为其难地代表大家商量个妥善的办法出来,以便稳定岛上的人心。下面我看大家先相互熟悉一下,因为毕竟有的同志可能还不是很熟悉岛上的情况,在坐的相互之间也不一定很了解和熟悉,我们刚才匆匆地议了一下,认为不管我们是不是回到了过去,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岛上还是有必要进行一下组织上的整合,统一一下管理,因为我们也不清楚这样的情况会延续多长的时间,也可以说我们与大陆在目前应该说是断了联系,有很多资源也就断了供应,因此我们想早作准备总不会错,只有这样,才可能让我们大家渡过目前的难关,至于以后的情况,目前我们还不清楚,自然也不可能有针对性地去准备。大家认为这样的安排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尽管提出来进行讨论和修改!”

这些话原本就是刚才岛上的几位讨论出来的,他们自然不会有什么反对,其他的那些人听这江所长说的情况与现在基本吻合,安排也比较合理,,他们本来就没什么办法,到这里来目前最好的就是能够与大家合在一起,所以也没有什么反对的地方,所以大家都纷纷表示赞成,江所长见大批这样的结果也比较满意:

“那好!既然大家都同意这样的安排,那么我们就先相互熟悉了解一下,首先从我开始吧!我叫江卫东,今年29岁,江苏常州人,XX武警学院毕业,党员,是XX武警支队驻东京岛边防所所长,来岛上有五年时间了,至于我边防所的人员编制和装备什么的,在这里就不做具体介绍了,到时我会另做报告的,现在我就是说了,可能大家也不一定能记得了。对了,我们所的副所长龚雪明现在正带队在外执行任务,目前到不了会场,我就替他介绍一下,他与我同龄,也是29岁,他是安徽六安人,2006年部队转到我们边防所担任现职务,等他回来了我让他去拜见各位,我的介绍完了!下面哪位请….”

接下来,会场里的几位都分别一一做了自我介绍,同时有的人也把自己那部分的情况给简单介绍了下

“我,张明,今年30岁,山东东营人,党员,XX海军学院毕业,现为XX舰队驻东京岛雷达站站长兼民兵训练基地站长…”

“同志们好!我是XX海关缉私大队828艇的艇长王文豹,今年42岁,舟山人,党员,1990年从XX部队转业到海关一直在海上干到现在…”

“我是XX海关缉私大队828艇的政委赵亮,今年29岁,宁波人,党员,2006年从XX部队转业到海关一直在海上跟王艇长干到现在…”

“我,钱进发,53岁,党员,是东京岛上渔民,现任村副业公司经理…..”

“我,李海龙,26岁,党员,东京岛上渔民,复员军人,现任乡民兵连副连长,岛上副支书…目前我岛上其他村级领导人员都在大陆上,留岛的只乘我和钱经理两人,下面我大致介绍一下我们村的一些概况,我东京岛渔村一共有周围五个岛屿和我们现在所在的中心岛屿东京岛构成,东京岛,也是村最大的岛屿,面积一共为38平方公里,南北长11公里,东西最宽处5公里,本岛的地理环境是中间高西处低,岛上有六个自然村,一个小集镇,两个水库,一个渔港,一个风力发电站,其它有一个岛屿为不宜住人的,所以一直荒着,三个岛屿目前作为旅游开发区在运作,上面平时只留几个工作人员看护,原来岛上的住护都已经迁出,原来的居民房作为旅游用房,一个还住人的小岛在北面,面积大约4.6平方公里,目前全部岛上常住居民为一万八千多人,共780多户,因为最近我们全岛正在进行内迁的工作,所以大部分的人都在大陆上,至于现在还留在岛上的有多少居民,我还真没有去统计过,所以不清楚!另外我们岛上还有近180多个外来打工的家庭与人员,具体还有多少人员也必须去统计了才知道,我岛上目前根据休渔期而封停在港内的250吨以上钢质渔船362条,大陆处停留的有478条,不过现在看来好象找不到了?小的交通艇一类大概有个几百条吧?岛上还有九个大小不同的厂家。小商店30多家…因为我看有些人是第一次到我们岛上,我就大概地介绍一下,详细的请会后到村办公楼去看看,那里有详细的介绍和地图…再有,大家岛我们岛上来,按照岛上的目前物品存储情况,吃住个一年半栽的没什么大的问题,所以这些还要大家回头给同志们说一下,也好安定一下人心。”

顿时,大家原本有点严肃紧张的心情,把这一说给融化了不少,会议的气氛也轻松了许多,随后,其他几个还没有轮到的人接着进行了自我介绍…陈志强老师、黄忠强工程师、魏顺康老师等都做了自我介绍。

会议在进行着,大家一看,起主要作用的,的确还是原来几个岛上的领导们,毕竟他们情况熟悉,现在是自己怎么配合人家,把岛上的事情做的更完善一些,首先要把自己稳定了,才好图以后的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