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辉煌 正文 “九一八”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2

找回的自我 收藏 11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0.html[/size][/URL] 黄铮没和部队一起走,苏联克格勃早就对他虎视眈眈,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从国内走。黄铮从耿富贵那里借了套标准的富商装备装扮起来。从警卫连中挑选了二十个战士,装备了新式武器,化装成了一个商队。耿梅这次没打算一起去,也许跟黄铮出征看到了太多的杀戮,也许忙于妇女工作脱不开身,她已不象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0.html


黄铮没和部队一起走,苏联克格勃早就对他虎视眈眈,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从国内走。黄铮从耿富贵那里借了套标准的富商装备装扮起来。从警卫连中挑选了二十个战士,装备了新式武器,化装成了一个商队。耿梅这次没打算一起去,也许跟黄铮出征看到了太多的杀戮,也许忙于妇女工作脱不开身,她已不象以前一样整天缠着黄铮了。为了便于联系,黄铮带了部电台,报务员是科亚提在星星峡带回来了维吾尔族姑娘卓亚。姐妹俩到迪化后被黄铮安排到军校学习,卓亚选择并喜欢上了报务,这次是自告奋勇要去的。妹妹卓妮却选择了去民族办做文职。

黄铮的商队从星星峡进入甘肃,甘肃的一师杜根部进展顺利,黄铮没作停留就由宁夏进入了内蒙古,穿过鄂尔多斯高原后进入了茫茫大草原。

八月的草原天高气爽、牧草丰茂,正是逐马放鹰的时节,一路走来,黄铮不但感受了大自然的壮阔,还感受了牧人们宽广的胸怀和豪迈的性格,那是未被农业社会文明所驯服、所软化的充满原始活力的人性。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黄铮不禁念出了这首蒙古族民歌。

“军长念的是什么?”为了照顾商队中唯一女性和方便收发报工作,黄铮安排卓亚坐马车,可她没事的时候就喜欢骑着马忽前忽后。

“是首蒙古族民歌,唱得是北国草原壮丽富饶的风光。”黄铮漫不经心地回答。

“军长,我们军事学院的人在传说‘军长不是人’”

“那我是什么?”

“是神仙下凡,那有人什么都懂的,什么都知道的。我们的军事理论教官说‘军长编的教科书里的军事理论,比美国西点军校的理论先进不知多少倍’”通过一段时间相处,生性开朗的卓亚什么话都敢说。

“我只是比别人知道多一点,那是什么神仙。”

商队一路疾进,除了换马和补充粮食基本不作停留。9月初由赤峰进入辽宁省。

期间四个师分别发来电报。一师于8月底已控制甘肃全境,境内马家军一部逃往四川,请示是否进川追剿。黄铮回电:一师二个旅即刻进川,分别归三师、独立师指挥。电令杨彪派四个后备团补充一师。

二师于8月底攻占西宁,目前在屯田和建设。

三师和独立师联手在成都平原击溃马家军,目前部队在补充休整,马家军余部已退往重庆地区。黄铮电令杨彪派四个后备团补充这二个师,并运送一批新式武器装进川。

特务旅由蒙古进入内蒙后,按黄铮的指示,避开城镇秘密行军,于9月10日到达科尔沁地区,并以武力占领并封锁科尔沁,就地休整,等侯黄铮的命令。

9月14日黄铮到辽宁重镇达彰武,把警卫分成两组,一组留在彰武侦察驻军和通往内蒙古科尔沁地区的道路情况,并取得和特务旅的联系,另一组跟随自己去沈阳。

黄铮到沈阳后在北大营附近转了一天,没办法和军营取得联系。晚上在大营附近小镇上住下。黄铮有些着急:明天就是9月16日了,一定要和军营内部取得联系。

第二天,黄铮带着卓亚和两个警卫员在镇上转了转,看到镇上最大的酒楼鸿雁楼门前客来人往,买卖做得红火。灵机一动,到酒楼要了个雅座,点了几个好菜、一瓶好酒,四人吃饱喝足,让小二请来掌柜的。

“不知掌柜的贵姓”黄铮一身富商打扮,派头十足地问。

“免贵姓朱,不知老板贵姓,有何事指教?” 朱掌柜的肥头大耳,一脸福相。

“敝人姓黄,朱掌柜生意红火,和北大营的王铁汉团长一定有交情”

“王团长曾光顾过小店,交情谈不上。”

“只要朱掌柜把这个转交给王团长,并告诉王团长明天中午我在这里等他,有笔大买卖商谈,这个请笑纳。”黄铮递上了一个木盒和两根金条。

“一定送到,一定送到。”看见金条,朱掌柜的笑容更灿烂了。

“明天中午准备一桌上好的酒席,我要宴请王团长。”

17日上午,卓亚向黄铮汇报:“特务旅洪国华来电,已和警卫连取得联系,随时可攻占彰武。”

“回电,原地待命”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黄铮叫上了卓亚和警卫中身手最好的张青和赵明:“走,我们去会会王铁汉。”

一行四人来到酒楼,刚坐定,朱掌柜领着一个军官的走了进来,是个粗犷、豪爽的东北汉子,身后跟着两个配二十响的警卫员。

“这位是黄老板,这位是王团长,你们谈。” 朱掌柜满脸堆笑地引见,并识相地退了出去。

“不知黄老板送把枪给我是何意,有什么大生意谈。”王铁汉在黄铮对面坐下后问。

“知道王团长是爱枪之人,特意相送,不知王团长看得出这支枪出自何处?”

“目前国内国外都没听说过有这种口径的枪,你是从那弄来的?”

“是我们自己生产的。”

“哦,你们生产的,你们是山西的?”王团长语气中已带有明显的敌意。

“不,我们是新疆救国军。”

“救国军,”王铁汉一下子站了起来,“给我抓起来。”

王铁汉的两个警卫员刚要拔枪却被手疾眼眼快的张青、赵明用枪指住,下了枪,王铁汉也要拔枪却被卓亚用枪指住,卓亚想去下王铁汉的枪,被黄铮制止了。

“你们想干什么?”王铁汉面无惧色。

黄铮从张青、赵明手里接过二支枪,“德国货,好东西”,一手一支,几下就把两支枪分解成零件,然后以令人眼花缭乱的手法将两支枪组装起来,看得在场的人目瞪口呆。

“你们带两位兄弟出去喝茶,我要和王团长单独谈谈。”黄铮把枪还给了王铁汉的警卫。

王铁汉一挥手,他的警卫员和卓亚三人都退了出去。

“你们新疆救国军不是投靠苏共了吗,来东北干吗。”王铁汉仍充满敌意,对身手不凡的黄铮也没有一丝惧怕。

“王团长,首先我要告诉你,我是个中国人,要投靠外国人就不会从美国回来,第二是我们虽然和苏联合作,都是公平交易,没有出卖我们民族的任何利益,第三我们共同的敌人就在东北,所以我才来东北的。”

“敌人,你是指日本人吗?”

“日本人严格意义上不能称作人,只是长着人样的畜生。我们得到可靠情报,日本关东军明天会向北大营发动进攻,而且会进攻沈阳。”

“关东军才一万多人,我们有几十万人,怎么可能。”

“东北军是十六万五千人,而且都是守备部队,训练水平和武器远不如关东军,关键是南京方面已命令少帅不得抵抗,结果会怎么样?”黄铮盯着王铁汉。

“最多割让点利益给小日本……”

“你错了,”黄铮打断了王铁汉的话,“不仅沈阳兵工厂和制炮厂连以及大批武器弹药、器械、物资等,全会落入日军之手。还有128万平方公里的东北全会沦陷,3000多万东北父老会成为亡国奴。”

沉默许久,王铁汉才问:“你告诉我这些有何用意?”

“因为我知道你是个有血性的东北汉子,不会看着父老乡亲落入日本人之手,我的话你可能不太相信,也许目前没人会相信,到时候我们会再见面的。”

告别时黄铮送了两支火—31式突击步枪给王铁汉的警卫员。

“兄弟,今天下了你们的枪对不住,这二支枪当赔不是,好好保护王团长。”对王铁汉一抱拳。

“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王铁汉也一抱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