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不知深浅 四处试探:西方没想到中国羞辱了他

我早就说过奥巴马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根本就是美国鬼子一个黑人总统而矣,根本和我们这些第三世界国家没有任何关系。坚决支持中国政府对美国鬼子的打击报复!!!!!!


进入2010中美关系竟然是越走越紧绷了,包括贸易壁垒、全球暖化、对台售武,还有接见达赖,奥巴马是处处抵触中国的核心利益和底线。中美G2大博弈,未来走势如何,这场大博弈在2010年会不会愈演愈烈。


最谷底的时候就是美国真的开始向台湾售武器了,因为它还有国会,现在基本上看没有什么问题了。还有就是它总统奥巴马见了达赖,然后他在什么场合、跟达赖说什么话,我想这个大概就是比较谷底的时候。但是还有没有最谷底的,我们就要看,是从哪些角度来分析奥巴马的,这次我给他总结叫一波三折。三折折到什么地方呢?首先一波就是去年他来了中国,是一个高潮,那个高潮之后,大家就以为G2,特别是国际上舆论就觉得中美好像在对很多国际事务进行合作,包括气候变暖的问题。但是没想到,就是一个月的时间,在哥本哈根就出现了中美两国的冲突,现在西方到目的为止的解读说是中国故意羞辱了美国的代表团。所以这次到底这些情况怎么来的,这是一波。

然后三折,第一折就是美国从去年下半年已经开始了,就是贸易冲突,愈演愈烈。然后第二个就是军售问题,对台的军售。第三个就是见达赖的事。所以我们现在要去仔细看一下,就是外界是怎么评论这些事情的,现在西方有一种主流的观点,包括几个大的报纸,说奥巴马他在上任的第一年,尝试对中国很好,但是没想到中国在根本哈根也羞辱他。


然后还发现他在国内腹背受敌,因为你对中国这么好,得不到中国给他的好处。所以掉过来要展现对中国的强硬,这是在国外西方媒体的一种解读。但是我自己的解读,双方可能存在一些误会,或者说一种误解。怎么说误解呢?比如说在哥本哈根这个问题上,其实中国很想达成协议。但是美国也好,主要是欧盟也好、英国也好,他们在很多程度上不愿意达成这个协议,所以最后出来问题,那么到底责任在谁?可能在于中国原来过份相信了美国,以为美国会有很强的诚意来和中国共同推动这个节能减排,后来发现其实美国是没有的,因为奥巴马他背后有很强的这个。所以这种误解,就造成双方到了最后就下不了台。所以这第一个就是误解加深,然后由此到了现在,我们就非常关心现在发生这两个事情,一个是对台的军售;一个是见达赖。


到底是美国的总统他要走他一个既定的国内政治程序,走完了就算了,还是说他要借这个事情来发挥。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去判断中美关系未来走势一个最重要的切入点。因为对台军售,当然现在看未来奥巴马他确实是要展示自己强硬的一面,他完全可以把这个事情再往后延,也可以底下和中国进行进一步的沟通。所以我们上一次谈到像小布什他在2008年,他已经做过好多年总统了,第二任差不多后期了才宣布的,宣布完他就不管了。


但是我们看到这两位上台之后,也是不知道中美关系的深浅,试一下之后再慢慢调整过来。所以,其实我基本判断奥巴马也不知道中美关系的深浅,也要到处试一下,希望他能够尽快调整过来让中美关系雨过天晴。但应该说如果说年底胡锦涛主席访问美国,可能就会又上来了。


姜声扬:同样是从奥巴马上任之后,我们看到特保案、贸易壁垒各式各样的产品反倾销关税,还有对中国钢材发动调查等等,奥巴马在星期三又继续了他向国会的参议院表示,他会更强硬的态度和对中国还有其他国家商讨汇率问题。我们来看相关的新闻报道。


解说:奥巴马周三在华盛顿民主党参议员发表演说,在这场被外界解读为精神谈话的演讲中,奥巴马强调面对共和党的反对,国会民主党需要担负起重振美国经济的领导角色。而在被问到美中逆差问题时,奥巴马明确表示,美国必须与中国维持良好贸易关系的立场。


奥巴马:我不会支持取消与中国已建立的贸易关系。我们的未来在于我们在全球出售美国产品的能力,中国将是我们最大的市场之一,亚洲将是最大市场之一,美国把自己排除在这些市场外,将是一大错误。


解说:他又强调和中国等贸易伙伴商讨货币汇率问题非常重要,这将确保美国产品不会在竞争时面对不利因素。


姜声扬:我们看到奥巴马再一次把人民币汇率拿出来炒作,但是他也说他并不支持取消和中国签定自由贸易协议来做报复,因为美国不能把自己排除在这巨大市场之外,我们再请朱先生为我们做分析。


朱先生,我们看到美国一方面是打压中国的经贸发展,又拿出人民币汇率问题来炒,另外一方面又表明它想要进入中国的市场,要赚中国的钱。中美经贸关系是处在一个什么样微妙的关系上?


经贸纠纷会否不断升级?


朱文晖:如果说我们刚才分析,比如说中美的这种政治关系,或者说这种信任关系也好,这种战略的安排也好,它可能因为这个新总统上台,有不了解情况、有一些误会的话。那么经贸关系就完全是两回事情。经贸关系,应该说民主党共和党有比较大的分歧,民主党它是和工会、和中下层的蓝领比较紧密,所以在竞选的时候奥巴马就说到人民币得操控。但是我们看小布什他在八年当中,他可能在前面政治问题上有很多看法,但有些是根深蒂固的,像新保守主义,还有遏制中国等等。但是他在经贸上是比较坚决的,说要发展,要正常做生意。所以我们看到,其实前不久小布什来走穴,来中国东部,好像是山东一个地方走穴,收了一些演讲费,给讲一讲,我那个时候就是要做生意,要正常扩大了这个生意,大家才有工作做,他就这么理解这个事情的。


所以奥巴马的整个民主党政府,他们是一体的,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要在经贸问题上和中国进行纠缠,所以我们就看到很重要的一个开端,就是这个特保案,特保案它其实对中国来说性质非常严重,因为这个是当年中美谈判的时候,美国非要强加给中国的,而特保案对中国来说它最不利的一个,就是没有办法拿到WTO去申诉,你申诉成功的机会非常小,而且它限制你之后,你还不能报复它。所以基本上是非常难的一个局面。但是我们看到小布什当了八年,基本上中国一入世,它就当了总统了,他当了八年总统他没有用过,就是底下的部门也好,很多人说要用,他就用行政权力把它否决掉了,说不谈这个事。


但是奥巴马一上来之后,就拿了一个轮胎,而这个轮胎还不是轮胎制造业工会提出来的,是上面做钢铁的供应轮胎,那个工会提出来要制裁中国,他就把这件事情给做了。所以,当时比如说赵小兰布什的劳工部长来的时候,我采访她,我说你看见,她就说如果她在,她绝对不会认同这个事情,不会做这个事情,因为损人不利己。好了,那么现在就是我们看到贸易冲突越来越厉害,特别在这次国情咨文当中,以及国情咨文,像刚才播的新闻一系列奥巴马和议员的互动也好,和民众的互动也好,都谈到和中国的贸易关系和中国的经贸关系,言下之意就是美国是老大,那么别人只能是老二,如果说哪个国家要上来的话,他是不同意的。


姜声扬:打压它。


朱文晖:对,就是找各种方法,虽然说自己是自由贸易,是公平贸易,但是真的是他行事的方式就不是这样的了,是要打压你。所以我们看到,可以预计就是这些冲突还会来。但是我们希望一波三折,就是这一折和前面两折不要重叠到一块来,经贸的单纯就在经贸领域。另外就是这里边他有可能重叠到一块去的就是汇率问题,所以奥巴马他在选举的时候就谈到了汇率问题,所以他的财政部长盖特纳上台之后,在国会作证的时候谈和中国关系的时候也谈到汇率,说是被操控的。后来中国的反应当时非常紧张,我们人民银行也好,或者其他部门都表态,后来发现这是一个误会,是因为那个实习生,他手下人手不够,他实习生从哪个大学过来实习,说这个问题国会议员提问题你怎么办,那么就搜索一下,原来总统竞选时候这么讲过,结果就把它拷贝下来,然后上去答案就是答案了。后来结果是一个误解,但是现在看来恐怕不一定是误解,因为我们在此前的时候,财政部也说没有操控,但是如果说总统按刚才那个口吻来这么讲的话,他又要实现在国情咨文当中所说的五年要美国的出口增加一倍的话,他很可能就会落实到这个位置上来。而且现在全世界基本上形成一个统一的战线,来打压中国在经贸问题上就是人民币。当然人民币真的是升值了,它能解决全世界的问题吗?


姜声扬:对,能不能帮助美国经济复苏?


朱文晖:其实解决不了多少,所以昨天IMF也有一个报告,说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的货币,升值20%,这是非常大的一个量,才能够让美国的出口增加相当于GDP的1%,增加相当GDP的1%,是对美国有多大帮助?其实也没有太大帮助。我们看以前的经济,就是日圆升值了1倍,美国还是照样贸易赤字越来越大,所以它其实是个美国国内的问题。现在比较担心就是他把这个政治和经济挂到一块来,然后在很多战略上让中美关系一波三折再继续下去,当然我们也清楚,就是中美之间还是有很多其他的管道再进行沟通的,比如说战略经济对话,比如说G20峰会,所以像刚才第一部分谈到的。


姜声扬:政治。


朱文晖:对,经过谷底,比如说达赖见完他之后,又是谷底的话,那么中美可能就要迅速的回过来,双方坐下来思考,怎么样让双方回到一个正常、健康、往前看的一个轨道上面去发展中美关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