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陈凯歌《希夷之大理》的怀疑与期待

绿色阳光 收藏 0 152
导读:本文出自:新浪博客“司馬平邦” 风花,雪月,滇之北; 苍山,洱海,望夫云。 流传于云南大理的望夫云故事,其精彩动人程度说来一点儿不让孟姜女哭长城和七仙女与董永的天仙配,以及白娘子与许仙的断桥会。 冬天的大理,正万里无云,忽然在苍山玉局峰上出现了一朵亮如银自似雪的大块云彩,洁净奇丽,柔美轻盈,忽然,云朵逐渐由白变黑,而且越升越高,其身影也愈拉愈长,变成一个身材窈窕的美女,却如披头散发,身罩丧衣,在当地人的印象里,这个美女俯视着茫茫洱海正在大哭大喊,这就是传说中的望夫云。望夫云出

本文出自:新浪博客“司馬平邦”




风花,雪月,滇之北;


苍山,洱海,望夫云。


流传于云南大理的望夫云故事,其精彩动人程度说来一点儿不让孟姜女哭长城和七仙女与董永的天仙配,以及白娘子与许仙的断桥会。


冬天的大理,正万里无云,忽然在苍山玉局峰上出现了一朵亮如银自似雪的大块云彩,洁净奇丽,柔美轻盈,忽然,云朵逐渐由白变黑,而且越升越高,其身影也愈拉愈长,变成一个身材窈窕的美女,却如披头散发,身罩丧衣,在当地人的印象里,这个美女俯视着茫茫洱海正在大哭大喊,这就是传说中的望夫云。望夫云出现,即使是再好的天气,倾刻问就会狂风大作,白浪滔天。大有不吹洱海之水不止之怒。


气象学家们说,望夫云的出现,是因为苍山洱海特殊的地理地势带来空气的高速流动造成的,但在这种解释出来之前,这种纯粹的自然现象已经被当地人附会上一个美丽的传说流传千古了。


传说古代大理南诏王有个美丽、善良的公主,估计是段誉的一个前辈或晚辈,公主在某年春天在绕三灵盛会得遇玉局峰上的英俊猎人,相爱,但南诏王已将其许配一件大将军,公主得喜鹊帮助,把消息告知猎人,猎人在苍山神的帮助下,月夜入宫把公主带到玉局峰,并于岩洞内成其好事,南诏王在海东罗筌寺高僧罗荃法师的指引下知道公主住在玉局峰,威胁其快快回宫,这罗荃法师的可恶程度一点儿不让金山寺的法海,公主不从,罗荃法师即用大雪封锁苍山,罗荃更助纣为虐,用蒲团把猎人打入海底化为石骡。公主因之忧愤而死,化为白云,忽起忽落,向洱海深处探望,此时,洱海狂风大作,掀起巨浪,吹开海水,现出石骡,公主得见爱人,风乃止息。


到底是先有望夫云这种独特的自然现象,然后人们为它编织了一个美丽的传说?还是在大理的历史里真的有这么一个爱情故事,悲剧发生后,人们的哀思无以寄托,只能附会于苍山洱海之上这种奇异的自然风光,从此也有了望夫云传说?


西方古代有为了红颜一笑木马屠城的壮烈而疯狂的爱情故事,但在中国文化里,爱情总是世俗之间最美又最无力的一种,似乎那种不可为不可得的残忍才算是最美好的爱情。


望夫云是陈凯歌导演于4月28日呈现的大型实景剧《希夷之大理》的故事原型,虽然只在这个简单的传说里还不能确知陈导演为《希夷之大理》梳理的故事情节和最终结局,但起码可以确认的是这个原型故事有着地道的东方审美意趣,惟美、哀惋、壮烈、永恒。


我倒觉得,陈导演的这一出还没有演出就被某些人口诛笔伐不止的新作品至少会让流传于大理民间的这个美丽动人的传说,如孟姜女、七仙女以及白娘子的故事一样成为更广泛流传的爱情经典。


其实,我始终都认为《无极》是一部因互联网的谬种流传而被严重低估的电影,它讲述的人们企图以极限速度超越自然的梦想表面上只是个寓言,深层次处富有通透的哲理,时人浮躁,那出粗劣的“馒头闹剧”明明是一人的无知,却累成了世人无知的狂欢。到了《梅兰芳》,陈凯歌导演其实已再次用精品证明了实力,世人还持着观望,也只能证明现在的人浮躁到什么程度了。


无论是《无极》还是《梅兰芳》,陈凯歌至少仍能被证明自己是中国导演中对影像“意境”把握是能力最强的一个,所谓意境又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陈凯歌的影像里从来富有层次和哲理,这是我对他新导的这部《希夷之大理》的最大期待。


意境是中国诗的灵魂,中国的诗可以没有韵律节奏,也可以没有完整的情节,但只有意境才是中国诗的绝对灵魂,没有意境,再有节奏都不算诗。


《老子》里说“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这“希夷之大理”自然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大理,你说这位千百年来高据苍山俯瞰洱海,只是也只能能把海水吹干见一见海底石螺的大理公主,这个故事的美好究竟在哪里呢?那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知其不可得而求之的情愫,只有配上东方文化的意境,才能成就为一种极致而刺痛的美。


其实,无论是《边走边唱》还是《霸王别姬》,或者《梅兰芳》里讲的也是这样一种的残酷美。


一听到“希夷之大理”,就知道在中国导演里也就只有陈凯歌能想到这样的名字,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国学修为哪里懂得“希夷”的意境呢?


还有一点可以让人对《希夷之大理》抱以期待的是陈凯歌30多年前就在云南插队,这段经历在他的自传《少年凯歌》里就曾有着墨,而《无极》场景意境的创造,都来自于他在云南生活的经历,只是不知道当年少年执拗的他是不是能领会到望夫云这一样一个充满民俗的爱情传说的美好呢?


实景演出最高的门槛不是别的,而是钱,这次,大理为陈导演投资2个亿,我们只在去年夏天剧组招聘演员时的气度就能感受这部巨资打造的实景剧销金氛围,有人说,陈凯歌、张艺谋不拍电影拍实景剧是玩票,我倒觉得,这样的作品对他们的创作功力是更大的考验,也许这批被称为第五代导演的中国电影大师们在另一个层面上的竞争已经开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