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记者对话票贩子:我们跟铁路关系好


春节临近,各地春运也逐渐进入高峰,火车作为人们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在每年春运期间都是最紧张的,今年也不例外,一票难求现象仍有增无减。记者近日在北京站和西客站采访时发现,在售票窗口排队根本买不到火车卧铺票,只有寻找票贩子才有可能买到,这无形中给票贩子的生存滋生了机会。与此同时,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今年的票贩子似乎比往年做得更加谨慎与隐蔽。


为了打击票贩子,今年一些地方火车票推行实名制,北京虽不在实名制试点之列,但对打击票贩子的力度却在加大。1月24日晚上,记者在北京火车站看到几乎所有的候车室都有警察检岗,旅客们必须凭票进入候车室,警察对进入候车室的旅客进行抽检询问,问对方火车票是否高价买来。当一位警号为J07C087的警察询问记者是否有票时,记者摇摇头,他立即查问记者是来干什么的?记者最后只好向他说明采访来意。


一位警号为010480的警察对记者说:“我们执行任务有两个目的,一是维持火车站秩序,同时提醒旅客别坐错车;二是防止有人倒票,若发现有人高价买票,就要逐一登记,了解售票源头,然后顺藤摸瓜,彻底打击倒票行为。”


北京西客站检查得也如此严格。2010年1月26日下午5:30,记者以乘客的身份在北京西客站售票大厅排队买票,发现警察在广场与售票大厅来回巡逻,乘客凭票进入安检大厅。记者心想,如此严格的氛围,票贩子应该不敢出现了。为了验证这种猜测,记者先后在不同的售票窗口排队购票,看票贩子是否找上来。


当记者在西客站38号窗口排队购票时,售票员告诉记者,31日之前北京发往南昌、温州等城市的列车卧铺票没有,坐票也没剩几张了。当记者问能否提前购买2月3日至5日的卧铺票时,“只能提前5天购票,明天再来排队吧。”售票员不耐烦地说。记者接着在西客站北广场临时购票窗口又排了近半个小时队,得到的是同样结果。


当记者准备转身去别的地方了解情况时,一位30岁左右的男子走到记者跟前,轻声问:“大姐,您要票吗?”记者点点头。这位男子立即往四周看了看,然后说“咱们另找个地方说话吧”。


随后,他将记者带到北广场通往地下停车场的电梯旁边。在确定周围没有警察后,他问记者去什么地方,需要几张票。记者说去南昌或桂林都可以,2月3至5日需要三张卧铺票。他满口答应能拿到票,但需另加收400元的劳务费。


“这太贵了,能否便宜些?”记者问。


“不行。”他果断地回答。


“我还没多收你的,现在票多难买!你自己到窗口排一夜队也不一定能买到票。如果你给我400元替你排队买票,我还不乐意去呢。我的票也是从别的大票贩子手中拿来的,他们有门道,跟一些铁路部门关系好。”这位票贩子接着说。


在与这位票贩子交流中,记者得知,他姓唐,河南人,从事票贩生意已有10多年。他告诉记者,现在火车票难买主要是因为票被一些人囤积了,有些铁路部门跟票贩子挂钩,有些售票员会提前将某些旅游热点城市的火车票打出来留给大票贩子。他劝记者赶紧订票,越往后越紧张。


他还向记者感叹:“你看,现在我们赚点钱多不容易,到处是警察,一不小心就会被抓到。”


记者生怕被票贩子盯上,随便找了个借口,说孩子还没放假,暂时无法确定走的日程,让他留个电话,等日程确定了再与他联系。最后他给记者留了电话。


几天以后,当记者再次以买票为由给这位姓唐的票贩子打电话时,他说,去桂林这些热点旅游城市的卧铺票很难买,让记者等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