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军人生命的前25年

作为上个世纪最幸福的一代,作为本世纪最幸福且最具争议的一代(80后),我有话要说,其实我们比较惨,不信请看!镜头回到那个乱7 8糟的80年代,照理说,80年代的人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蜜灌里泡澡,米灌里长大,吃穿不用愁,年底有钱花!比起我们的上一代,一家十几口人,粮食十几KG,衣服穿的是补了又补,结婚了还得睡大通铺的年代,我们幸福多了!我承认,用***先生的话:相对来说80后是幸福的一代,是新中国以来最幸福的一代,是*******的一代,。。。。。。。。!其实啊,这个东西啊,不是某些同志想像中的那样,所有的事啊,都有例外,而且是大大的例外,比如有个这样的80后:一个生在中国西部农村的80后,一个生在中国西部号称**难,难于上青天的落后农村的80后,一个生在中国西部号称**难,难于上青天的落后农村的一个落迫家室的80后,一个生在中国西部号称**难,难于上青天的落后农村的一个落迫家室的不是长子家的不是长孙的80后,一个生在中国西部号称**难,难于上青天的落后农村的一个落迫家室的不是长子家的不是长孙的80后(而这个落后农村的落迫家室中,不是长子,不是长孙,就什么都不是)!一个生在中国西部号称**难,难于上青天的落后农村的一个落迫家室的不是长子家的不是长孙的。。。。。。。(本来还想用几个排比的,不过好像有点唐长老了,哈哈!)!非常的不幸,我就是上面唐长老口中的那个80后,一个出生在伟大时代,不幸地域,悲惨家庭,排行靠后的生得伟大,活得憋屈,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光荣的”80后”,用星爷的台词来说就是“失败”!

通过上面唐长老的描述,各位看客就大至能想到本人的背景了,用现代一句比较有哲理的话来说就是:”我,没有一双影形的翅膀”,说话回来,英雄不论出生,我没有一双影形的翅膀也就算了(也许上辈子干了什么见不得人,上不得台面,下不得厨房的破事,所以。。。。。),上天至少给我一个强壮的身体吧,但是,“凡事都有个但是(我工作的公司的一个老大常用且审请专利用语)”我非常不幸的又成为了这个“但是”!在此再套用一下星爷的台词“失败”!本人一出生就是骨感美的类型,真至今日,我还每天为增肥而苦恼!好了,开头完了,现在进入正文!话说当年,关公战秦*,那是天晕地暗,飞沙走石,鸡飞狗跳,人山人海,里一层,外一层。。。。那是。。。那是。。。。。不好意思,调错台了,见谅!

导播把画面调回到公元1984年,地点调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四川省,遂宁县,那个四面是山,旁边有条河,河边有条路,路边有个破草房的位置,好了,就是这里!

节目开始前呢,我要先来一首诗啊,,,,,,《咏柳》 贺知章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同学们听完这首诗后会有什么联想呢?不错,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同理可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诗,也没有无缘无故,在人山人海的天涯背诗的人,随着这个锋利似剪的二月春风,我(一个男人,一个伟岸的男人,一个高尚的男人,一个视钱财如大便的男人)横空出世了,当然,但凡伟人出世,就会有些个天象出现,天生异象嘛,比如朱元樟老先生出生时,传说,当时夜如白昼,江河倒流,飞沙走石,鸡飞狗跳。。。。。。像我这样非同凡响的人物出场,当然也会有些个异象出现!当然没有朱老先生这么牛皮,出现在异象也小了许多,这个异象虽然小,但却像一个小小的原子弹,破发无穷的破坏力,具体情况是这样的,当时80年代初,电视还是个稀奇宝贝,我们村全村150多号人只有小学有一台电视,而且只有一个台,所以那个年代啊(我听别人说的,我还要再有几个小时才出生),大家晚上收工后,先每一家出一个人,扛条长板蹬跑去学校操场,同学们不要误会,不是去听课,而是去占座,就像现在大学生去自习室占桌一样,唯三不同的有三点:1。空着肚皮去的

2.替全家人占座

3.扛的不是书或书包,是板蹬

其他的都忙先把晚饭吃了,然后锁好门,全家男女老少,浩浩荡荡,汹涌澎湃的向学校操场集合,当全村从唯三的三条小路向学校操场迫近的时候,从我家最高的山上看下去,那场面,那声势,那 那 那(水平有限,只想到这几个,想不出来了)!后来有个老师总结了一下,还好日本人当年没有打到四川,如果当年让小日本看一下本村全体同胞向学校操场集合的阵势,不吓尿了那群小鬼子才怪!

然后,大家根据自己家的先锋队员所占据的有得地形,各就各位,再然后各家的先锋队员就回家吃晚饭(当时我家的先锋队员是我姐姐),再再然后锁好门,再再再然后再通过本村唯三的三条小路向学校操场集合!我出生的前几个小时,全村的大致情况就是这样了,晚上十点!(我估计当时)全国同胞都期待的《霍元甲》同学出场了,当然,我也在霍同学出场后几分钟出场了!然后是我家开始往回搬板蹬,找骄子,把我妈弄回家,再然后到处请医生再再然后请医生的人回来说,没找到人,不在家,这下麻烦了,最后还是我大伯聪明,半夜到广播(当时学毛录,家家都有收音机,山上还架了好大几个)上一吼,半小时后,终于把在别村看《霍元甲》的医生找回来了,很顺利,几十分钟后,我出生了!前文说过,但凡伟人出生,总有异象,我出生前的异象是半夜三更,山上广播里重复着这样几句话,***,队长喊你回**(**是村名)接生!,搞得全村包括旁边村的同学们那晚上硬是没听清电视里霍先生说的些什么(猪位狂汗),我出生后一分钟的异象是,我家的土墙倒了(当时我家穷得只有四面土墙了)!好了。导播把画面切到现在:网络上有句名言:“***,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和我当年出生时的“***,队长喊你回来接生”有异曲同工之妙!

由于一我出生,就毁坏了家里四分之一的财产,把墙哭倒了一面(据当时知道真相的群众说,我当时没怎么哭,所以墙倒,与我哭无关,估计是风吹倒的,)再然后,我就有了我的第一个外号(见风),虽然本人至今有无数外号,但我始终认为,这个才是最有文化,最有内涵,最有深度,最有诗意,最有品味,最有。。。。。。的外号,不信,各位请听下回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