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出自:新浪博客“李星文”

《锦衣卫》:武侠包装的翻案文章

《锦衣卫》:武侠包装的翻案文章

看《大明王朝1566》的时候,我对嘉靖皇帝豢养的锦衣卫心生好感。锦衣卫的选材标准是虎臂蜂腰螳螂腿(也就是细腰乍臂粗小腿儿),横练十三太保硬气功把身材练走样儿的没戏。还要求:1、擅走,一天能走一百六十里以上;2、擅跳,两丈高的墙,一伸手就能攀住翻过去;3、擅斗,拳脚兵器,心狠手辣。这三条规矩是明成祖朱棣定下来的。不消说,在《新龙门客栈》里,在《碧血剑》里,锦衣卫和东厂特务们一律是残害忠良的反动武装。可是到了《大明王朝》里,这个成见悄悄地被刘和平修正了。老资格的锦衣卫朱七爷开始阴恻恻的,骨子里冒着一股忠正之气,后进的十三爷更是威武不屈地护佑着海刚峰。

在特务组织鼎盛的朱元璋一朝,流传着一个统驭臣下的故事。皇上不动声色地问:你昨天晚上干嘛来着?大臣老老实实地回答:跟一妻两妾打麻将来着。又问:后来怎么不打了?答:不知道怎么少了四张牌,就是找不到。皇上不动声色地掏出了那四张牌放在桌上,大臣顿时全身觳觫。在最新的贺岁片《锦衣卫》里,李仁港和甄子丹合力改造了锦衣卫的形象,让他们走出冰结的心灵世界,吐纳世间的正义和柔情。

在《锦衣卫》的官网启动仪式上,甄子丹得到了一份特别的礼物——影迷赠送的“功夫之王”横匾。在虚拟的江湖世界里,不知道多少人为了“天下第一”的名头争得你死我活。在现实的舞台上,甄子丹捧着那条正楷书写的横幅,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

甄子丹究竟是不是“功夫之王”?这话得看怎么说了。如果把所有在银幕上开创过自己时代的动作演员都算上,“功夫之王”的尊号还落不到他头上。但如果以当下的风头和势头看,甄子丹已经是华语片中当之无愧的头号动作明星。原先的甄子丹只是一个功底扎实的武星,他的个人风格从《杀破狼》开始建立,在《龙虎门》和《导火索》中发扬光大。面容冷酷,动作很辣,难度系数高,实战效果强,“甄功夫”风靡起来。

然而,要想成为一个时代的标志性人物,仅仅在技术层面确立风格是不够的,即使是动作演员也需要有合衬的文戏为辅助,打造出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的角色性格。成龙有杂耍和搏命动作,也有死不改悔的小人物秉性。李连杰有漂亮舒展的功架,也有羞涩明朗的笑容和宽厚博大的宗师气度。甄子丹的文武双修是在《叶问》里完成的,冒着热气的盖碗茶,穿着长衫的武师,闲庭信步的关门打斗,直至以一当十地痛殴日酋,一代武术名家的风采充斥了整个银幕。

此刻的甄子丹已经上了一个台阶,有人说是演技精进、收放自如,有人说是继成龙和李连杰之后又一颗巨星冉冉升起。接着是《十月围城》,甄子丹化用了都市潮流青年的“跑酷”,在重金搭建的旧香港街头闪展腾挪。在和越南拳王康李的对决中,他出拳如电。在和范冰冰的情意绵绵中,他深情内敛。在《十月围城》的好口碑中,甄子丹的气场继续扩散,片酬也水涨船高。

衡量甄子丹“功夫之王”成色的大考已经到来,《锦衣卫》能否延续《十月围城》的品质和票房?说起来,《锦衣卫》的故事很传统,皇帝昏庸,太监干政,忠良被害,义士抗争,最后剪除奸邪,云开日出。影片的新意在于,锦衣卫这个从来就蛰伏于暗夜中大搞恐怖行动的专政机器,其带头大哥“青龙”一开始就被忠臣良将感化,转会到了正义阵营当中。

从影片所处的潮流和呈现的效果看,《锦衣卫》可说是近年来少见的浪漫武侠片。说“近年少见”有两层意思,一是这一类型片近年来本就少见。浪漫武侠片的上一次高峰在《卧虎藏龙》和《英雄》的时代,明星云集,场面奇丽,国内国际一律大卖。可是从2005年开始,观众的口味开始转变,《夜宴》《无极》败走国际市场,攻占国内市场成为必由之路,大投入大产出的浪漫武侠片难以为继,《七剑》《霍元甲》《投名状》《叶问》等写实功夫片渐成主流,就连“空军司令”程小东也不得不加入了硬桥硬马的行列(《投名状》),中间的《江山美人》尝试了一把轻灵飘逸,票房和口碑全无起色。

“近年少见”的另一层意思是品质过关。《锦衣卫》把时间被推移到浪漫武侠片最宠爱的明朝(《新龙门客栈》和《东方不败》都以此为时代背景),打斗场面固然不像徐克和程小东当年那样满眼舞蹈和剑气,却也有着只能存在于想象世界的构想。《锦衣卫》的认祖归宗效果不俗,武指谷轩昭在浪漫武侠的旧窠里翻出了新意,而甄子丹展现了健美的身材和能实能虚的动作弹性。

浪漫武侠片的必杀技是无视地心引力,如果你像袁八爷一样讲究动作的力学逻辑,那就只能是写实功夫片。《锦衣卫》一半时间像凡人一样挥拳踢腿、破坏家具,另一半时间飞在空中展现奇技淫巧。徐子珊扮演的反派“脱脱”人如其名,她的绝招就是通过脱去身上的“蝉衣”移形换影,惑乱敌人,保全自己。“脱脱”本来是元朝的亡国之君元顺帝驾前重臣,后来被单田芳编到《明英烈》里作为朱元璋们的头号敌手。这一次,“脱脱”幻化成蛇蝎美人,两道煞眉斜插入鬓,像莎乐美一样一脱倾人城,再脱要人命。以武力而论,“脱脱”实为《锦衣卫》中第一高手,为了实现邪不压正的总目标,甄子丹扮演的“青龙”使出了锦衣卫的“第六把剑”。这六把剑中的五把是以各种名义诛杀别人的,第六把是留给自己玉碎的,威力等同于韦小宝学过的“天地同寿”。性感的“脱脱”战死了,洪金宝扮演的反王流下了生平第一滴眼泪。

浪漫武侠片的另一个必需品是爱情,否则“浪漫”二字就成了空穴来风。《锦衣卫》中的爱情发生在“青龙”和赵薇扮演的“乔花”之间,他们本来在去年的《画皮》里就是老夫老妻,现在又从砰然心动开始相知相惜之旅--倒是很符合中国人“先结婚后恋爱”的传统模式。青龙开始其实有些不地道,总是派乔花执行危险系数极高的任务,乔花每次都甘之如饴。好不容易青龙知道怜香惜玉了,他们又天人永隔。作为一部带有文艺色彩的商业片,这段爱情不抢眼,不泛滥,丝丝入扣,温情脉脉。

我还要说说片中的“硬伤”。“雁门关”曾是抵御北方游牧民族的华北险关,是被《杨家将》评书熏染过的亿万中国人熟悉的地理名词,它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出现在西北的戈壁滩上,把它置于那么多的阿拉伯建筑中,看上去太“混搭”了。我同样可以预见到,片中关于“尊严”和“盗亦有道”的台词也会引发笑声。从分寸上来说,这些话出现得有些突兀,以至于产生了喜剧效果。但更重要的背景是,坐在影院里的很多人听不得“大词”,拒绝意义,等待笑场。这是一个细节障目、不见森林的时代,几处“搞笑”台词和硬伤在网上就可能转化成无数箭头,把一部制作精良的电影扎得体无完肤。

总的来说,《锦衣卫》在制作上有诚意,在动作上有创想,不动声色地为锦衣卫翻了案。它虽然不是《独臂刀》和《东方不败》那样的划时代之作,但足以止住浪漫武侠片的下跌之势。细节上的雷人之处是有的,不过对于那些不肯陷入琐碎主义的观众来说,也没啥大不了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