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有一个网友写了一篇帖子,拷贝了蒋二公子的“大作”部分内容,来证明蒋氏父子的“远见卓识和军事大家风范”,大约是使用原版文字,毫无删改,以至在铁血上已经占据半壁江山的大量蒋粉们——也许只是马甲多,几乎甚少前来交锋。可怜兮兮好贴被沉了。记得有位网友评论此铁说:这么优秀的蒋二公子,蒋公为什么不重用,为什么不让他指挥徐蚌会战?难道蒋公真是传说中的TG匪谍?

话说蒋二在大陆时期是相当得宠的,留学德国美国,当了第一军的连长,却有一个警卫班保护人身安全。就按他自己的回忆,也是经常作为乃父的军事副官出席各种会议,年纪轻轻已是少将,娶妻是大资本家的千金,堪称是家庭宠儿。他本人也还算是不负乃父指望,多次深入前线,虽然每战必败,但那实在是怪不了他的。俺在北京图书馆看过一本书《抗战建国大画史》,是一本当年的照片集,内有蒋二或蒋大和总发财的二人合影,而且是未修版的原版照片,记得大多是总发财和蒋二的,只有一张是与蒋大的。看来但是蒋二得宠远远胜于蒋大,而且在这些照片上,可以看到蒋二酷似总发财,无论蒋二身材较高——应该说蒋总发财在当年也算中国人中的高个子,绝非某些反毛反倒丧心病狂的文匪污蔑的那样只有1.69米,看他们父子在战车前的摄影,起码总发财有1.78以上,而且在剃了一个军人的光头的形象下,蒋二的脸型也与与总发财极酷似,而蒋大那个方脸型与总发财无相似处,那时20多年前的读书所得,因此当年颇为《金陵春梦》所惑,相信蒋大也螟蛉,但是2000年前后多次去奉化出差,当地人的说法极为不同,而且那理由相当有力量,须知蒋总发财与发妻不合,此时天下皆知,蒋大在苏联作书与亲母,愤怒的揭发蒋少将团长将发妻一脚从楼上踢到楼下,摔得头破血流,然后掸掸西服扬长而去长三堂子去也。夫妻关系已坏到如此地步,毛氏若不是生了嫡长子,何以在家中立足,就是金陵春梦也只说蒋大是毛氏抱来蒋介清的儿子,兄长的亲儿子也算继承香火。按蒋二说法——台湾报纸上说的,是否真正蒋二所说且存疑。毛氏与邻居周某养私仔,倘真如此,那总发财岂不有充分理由驱逐养汉的叛妻?正好名正言顺的休妻另取!何至于离婚的时候都要把老家丰镐房让给发妻主持祭扫,自己到村外去另立美庐,等于是自己被逐出家门。按陈洁如回忆录的说法,蒋在去日本留学时中间回过一次家乡,还卖了妻子的几件贵重首饰筹集学费。这期间恰也是蒋大出生一年左右。不过是蒋二酷似总发财,说他野种似乎是到台后蒋大授意大肆鼓吹的。兄弟俩互相痛骂对方是野种,大不过是为了家产争夺吵架的内讧而以,自说与蒋大关系极好的陈立夫也坦率承认,蒋大对蒋二太差了。甚至是蒋大授意大肆宣传蒋二是杂种的舆论。因此蒋二才骂他也是野种,就是一家兄弟打架,你骂他他骂你杂种,其实你这么骂不是给老子添臭么?但是兄弟间打架打急了谁还仔细想这个。正因为二人是亲兄弟,所以蒋大虽百般苛待蒋二,却从来没有把他往死路上赶。否则,给他个上将师长,派他带兵去反攻大陆岂不妙哉,无论死活他都永远离开台湾了,向1950-1960年代,多少反攻大陆特遣队前往大陆,无一不是有去无还,大半登陆的个把小时内非死既俘,要真是野种而非亲兄弟,依蒋二代的权势,升他个上将,给他一个军前去反攻大陆,岂不妙哉,那个时代tg的强悍就是美国陆军也丧魂落魄的,以了却家父心愿的理由赶他前去大陆,足以让蒋二死在tg排山倒海的炮火中。

我以为蒋大蒋二都是蒋氏血脉,但是兄弟关系不睦是实情,蒋大得到太子大位,自知论功劳比蒋二查得远的远了,为了维护地位不能不压抑兄弟的权利。蒋二又行动疏阔,漏洞很多,于是被修理得很惨。他不受重用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蒋大嫉妒他学过打仗,还上过战场——虽然由于蒋老爷的因素战必败。蒋大本人整个一个毛锥,养二奶有点资本,杀人会一点,其他的狗屁不会。说句难听的,养二奶都要养人家的剩货,没本事自己去捞个美眉。这一点蒋二比他强多了。虽然蒋二属歪出,但起码来路清楚,是日本下女所生——中国土话谓之婊子养的是也。在蒋二看来,他半生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哥哥却杀死他的妻子,不给他晋升军衔,尤其是不用他,不给他权利。哥哥作了什么?打仗就往后跑,不敢听枪响。不过学了些克格勃的阴谋诡计,特务手段。在他看来蒋家的事业传到他手上才合适。不过老蒋的选择对他的家天下来说确实是最佳选择,蒋大是共产党叛徒。是决不会和共党和谈的,而蒋二是军人出身,难免打不过就降,而且他受欧美熏陶很多,对投降不太排斥,万一被共军围的走投无路,杜聿明就是前例。蒋二知道当战俘也没什么,顶多当战犯养起来,好吃好喝的。蒋大却不一样,共产党怎么对待叛徒?全部杀了没赦过一个。开不开个特例,蒋大不敢赌这个! 因为毕竟是亲兄弟,一家人总不能杀兄弟,所以蒋二才始终被闲置而已。

我猜测所谓蒋二出于戴家,可能是倭女自己算错了,按日本风俗,被雇佣的女仆有和主人睡觉的职责,这是日本风俗,谈不上对与错。临时丫环自行采取避孕措施,肚子大了说明她笨蛋,加上倭人出生率也不太高。所以不是很大的问题。但是1900-1930年代出了点问题,有一群号称“国民革命”的行动者们到了日本,他们是中国富裕的地主老财的子孙,很有钱的,所以在日本雇了下女,留了太多的孽种。戴传闲先生也是其中之一,他吃饱喝足长工的血汗之后,就在榻榻米上搞它的革命理论和实践。其时因为要省些房租作去红灯区的零用钱,就接受了一个蒋姓研修生作房客,此蒋也是血气方刚之时,有些需要,相对其它“民国元老”他确实比较穷,也无可能在日本逛红灯区。因此才有和日本下女的风流债,在戴国民革命前辈去红灯区实践时就端他的小锅喝口汤。但机缘巧合,就留下了一个龟子。倭女来找戴某要生活费,大约是它在天照大婶那里求签时,大婶糊涂了,就指了戴某。那倭女想戴某家境富裕,下仔钱也会多给几个,就咬定戴某。谁知这老戴是个怕婆太监!以后也没法再改口了,因为这事闹得很久,是个果粉都知道。另外从这个倭女1970年代还活着看,当年她年岁不大,也许和孙袍哥的14岁小妾等同,经期都不稳定,她算错了日子也属正常!这个可怜的日本下女生了个龟儿子,就到中国来找革命元勋要求儿子抚养费。戴国民革命前辈是典型的怕老婆,而且吝啬异常,连人家的路费也不出。这确有点混蛋了。正巧蒋研修生没完成学业,来求戴前辈给推荐个官做,他虽没有毕业文凭,但是孙大炮还是念及关系的,授予少将团长的职务,只是无兵无实职。看到哭咧咧的日本贱人,顿时有些香火情,马上接受了这个龟子,付了路费,打发日本下女回东京去了。这里要说明一下,那龟子是谁的,下女说不清,日本鬼是很贱的,她来找戴先生无非认为戴很有钱,想多要几个抚养费。这也是鬼子之常情,要是她预先到灵验一点的神社打个卦,知道蒋研修生后来富贵无比,肯定要倒贴着来追随,当送孩子的时候她哭咧咧的对蒋少将团长说:她为这个鬼儿子已经把几年的当丫鬟积蓄花完了,要是天照大婶告诉她蒋少将几年后就要荣升上将司令,富贵无比,她肯定也不回日本了,哪怕天天给蒋少将当上马脚踏也行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