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11月11日电 俄罗斯记者葛森(Gessen)日前出书写道:“数学是斯大林隐藏的前苏联最大的秘密武器。”


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2002年11月,当时还是默默无名的俄罗斯数学家格里高利-佩雷尔曼(Perelman)成功地解开了过去100年来全世界数学界的难题“庞加莱猜想(Poincare Conjecture)”。庞加莱猜想是法国数学家亨利-庞加莱于1904年提出的拓扑问题,为计算宇宙形态和大小提供线索。


西方数学家就像前苏联发射第一艘载人飞船“Sputnik号”一样备受打击。西方的数学界光是理解和验证佩雷尔曼的解法,就花去了3年时间。


国际数学联盟(IMU)直到2006年才向佩雷尔曼颁发数学领域的诺贝尔奖“费尔兹奖”,但佩雷尔曼拒绝领奖。佩雷尔曼还拒绝了100万美元奖金和著名大学抛出的橄榄枝,开始了隐居生活。


俄罗斯是怎样培养出这种天才数学家的呢?俄罗斯记者葛森在11月10日发行的著作《完美的计算:一位天才与世纪数学发现(Perfect Rigor: A Genius and the Mathematical Breakthrough of the Century)》中主张:“数学是斯大林隐藏的前苏联最大的秘密武器。”


1941年纳粹德国进攻苏联仅3周,苏联的空军力量就被彻底毁坏。斯大林试图将民航机改造为轰炸机来重建空军。但民航机速度太慢,无法预测和控制打击目标所需要的时间。当时安德雷-柯尔莫哥洛夫等苏联数学家重新制定苏联军的所有轰炸计算系统,消除了斯大林的烦恼。此后斯大林向数学家提供优惠待遇的同时,将他们当作秘密人员进行了严格管理。


俄罗斯政府向数学家提供稳定的工作、收入、住房、汽车和食品等。但切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使他们全身心投入到研究当中。如果与外国人接触,就会以间谍罪进行处罚。斯大林逝世后,数学家们仍无需担心生计、意识形态、人际关系、讲课和论文等负担,可以一心一意研究数学。苏联的40多座城市的秘密军事研究所等地,培养出了近100万名数学家。


上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后,对数学家的援助也被切断。此后许多俄罗斯数学家移民到美国等西方国家。佩雷尔曼也和他们一样曾前往美国,但不久就对强调短期业绩的美国大学的研究氛围感到失望,重新回到俄罗斯。此后7年里一直深居简出,专心研究庞加莱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