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枪刺 第三卷 仰望天堂 六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8.html


六九

胖子这里正在想着为了达到真正的烟雾弹效果,是不是咬牙答应舍身陪陪这个色色的女帮主,外面就走进一个粗一眼玉树临风、再一眼超级淫虫的眼带桃花,脸色青白青白的小白脸来。那女帮主一看就是双眼放光,差点直接扑进那小白脸怀中。

胖子一看挺遗憾的,那个女帮主已经把他甩给副帮主处理了,拉着小白脸亲亲热热的进内屋了。胖子只好准备继续和副帮主扯扯皮,只是这个副帮主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很轻易的就答应了胖子的两笔生意,三天后安排两人偷渡到台湾,五天后再安排一人到台湾,总计5万台币和三只柯尔特手枪(附十个弹夹)的船资。日本禁枪还是很严的,像这个时期,黑帮办事收钱之外还有额外收枪的,胖子为了不引起日方的怀疑,刚才故意没答应松上菜月五把手枪的数目,他需要给黑帮的印象是短枪都极其有限、准备捞一把就走的亡命份子。这个副帮主如此轻易的就答应了胖子,倒是让胖子有点全力一拳打在空处般的难受。

信誓旦旦的胖子扔下定金的三分之一、3000台币给他们,就被已经不耐烦的副帮主给赶出来了。

看着胖子远去的落魄身影,副帮主心下嘲笑般的寻思,“就你们几个瘪三,还想到大日本帝国来捞一把,想坐老子的船去台湾,先逃出警视厅的追捕再说!”

内室,两片白花花的肉体一阵纠缠交战,喘息和呻呤声渐渐平息之后,小白脸燃起一支雪茄,将刚刚冒出嘴角的蓝色烟雾吞回去,贪婪的再三再肺部流转几次,才不舍的喷出一口呛鼻的浊气。

“那小子的底子摸清了?”沙哑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

说不上悦耳,但是绝对比他这破嗓子好听得多的女声懒懒响起,“就是三个没什么油水的越南小瘪三,想捞一把就走,我压住短枪的数目不放,轻易就摸到了他们的底子,也就三四把短枪的样子吧,连9000台币的定金也不能先付清,只要他们一行动,我看这三人是没有那么好命从警视厅手下逃脱的,警视厅那边的事情下面自然会处理好的。”

小白脸嘎嘎嘎的笑起,“连警视厅那点小赏金也不放过,你还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黑寡妇。”松上菜月眼角精光微微一闪,看来这个炉鼎是有必要换了,再这样子下去,到时候死在她床上的可能性不小,以她的背景虽然不惧,但是一个帝国特工死在自己床上还是挺麻烦的,不知不觉中想起刚才那健壮的胖子,那样的人儿应该能顶得住三五个月吧!思虑至此,不由从内心到全身都涌起一股燥热。


胖子回到位于日本国家博物馆附近的住所,这里是一家不大的、兼营寿司的食店兼旅馆,胖子住在这里也有一个多星期了,这里的交通非常方便,出门就有地铁站,出租与公车大巴也很多,但关键更在于浅草家族的新任家主就住在隔不了多远的台东区。

来到日本后,关键的情报是他们自己收集的,这次好容易等到了浅草家族的新年例会召开,张弛他们索性计划将浅草家族精英甄别后来个一次扫荡,浅草家族这次专注于商业的精英才有机会幸免,而参与决策对付原锋小队成员的所有家族高层都降面临着张弛他们的报复!

张弛和奥黛丽住在新大谷饭店附近的一家酒店,张弛眼力好、站在阳台上,越过一片不大的街区,卡伊隐隐约约的看到高楼大夏背后的日本皇宫,心中寻思的却是什么时候进皇宫逛逛。手机震动,却是胖子和贼王相继发来准备就绪的短信,现在他们两人就等着张弛的行动了,张吃和奥黛丽的行动是整个行动的发起点。

看看时间,今天2月3号了,星期三,还有一个星期就是祖国的农历春节了,张弛有点想念远在家乡的儿子了,奥黛丽提着行装出来,“走吧,该开始了。”张弛看看远处皇宫上空的灯光,心里寻思,要是这时候恶心一下所谓的天皇,倒是献给祖国新年的一个好礼物!

地铁夹带着高速的风波喘流行走在地下,在两个站之后,张弛和奥黛丽下车,只是几分钟的时间,两人就来到了千代田区靖国神社。张弛可不是来搞什么朝拜的,他是来搞破坏的。

情报中的‘蓝色猛虎’预定在今夜发起对靖国神社的攻击,张弛之势打算着到时候加把火助助威的,将东京警视厅的注意力调开,好方便胖子和贼王动手之后的撤离。

夜色里的东京灯火辉煌如白昼,只是皇宫那一块园林居多,水湾河绕中的那一块地方幽暗了许多。

靖国神社离皇宫并不是很远,同在千代田区。午夜刚过,皇宫那边一片喧哗,警灯闪烁。张弛微笑着和奥黛丽说着话,看来蓝色猛虎谋划了声东击西这一套。

只是这短短一刻钟,就有七组埋伏在靖国神社前的警探暴露了身份,张驰仔细观察下来,周围少说也有近百的警探,还有一些人员是军中的人,看来千代田区的警探也是获得了靖国神社将遭袭击的情报。只是皇宫也是同处于千代田区,同为千代田警察分局所辖,片刻之间,神社周围近五十名埋伏的便衣便匆勿上车走了,奉命支援皇宫一带去了。而靖国神社这里依旧不见丁点有事发生的迹象。

一点十五分,一枚彷佛焰火的火箭弹划着尾焰一头扎进靖国神社,就像吹响了进攻的号角,原本已经逐渐沉寂的夜色里接连飞起火箭弹,拉着眩丽的焰尾飞向靖国神社之内!

蓝色猛虎选择的这种火箭弹倒是观赏感十足,轰然的接连爆炸当中,埋伏的警探纷纷现身,一个个如丧考妣般向火箭弹发射之处扑去。

只是相对于集聚在神社附近的鬼子来说,袭击者使用的是远程打击手段。一时间埋伏的精锐鬼子纷纷向外围火箭弹发射点扑去围捕,靖国神社其中和周围的剩余警探也纷纷现身,神社内的甲级战犯灵牌供奉处一片狼藉!覆倒的砖瓦残尘犹在滚动,一些狂热的警探竟然赤手空拳的扑进还在燃烧的废墟、去寻找残落的灵牌。

警笛响处,一辆辆消防车连窜而至,开始扑救已经燃烧起来的鬼子神社其余建筑。张弛朝奥黛丽点点头,两人驾驶着一辆小型的消防车适时冲出车库,拐上主道,转过一个街角,刚好插到疾驰而来的又一队消防车队前,领头向不远的神社奔去。

‘蓝色猛虎’发射的7枚火箭弹竟然没有炸中神社前的那块碑,张弛本来是想看看有啥破坏的不彻底的地方,好顺手扔几个C4炸着玩玩,以引起更大的骚乱,到得近前一看,内面破坏的还行,但是那块耸立在靖国神社大门前石碑深深地刺痛了张弛,这块纪念碑上刻着的是中日甲午战争和抗日战争期间日军攻陷上海,进入市区的浮雕!

张弛一看到这纪念碑上的浮雕就非常的愤怒,趁着现场的混乱,张弛和奥黛丽将一节一节消防水管装好的近四十公斤C4全沿放在纪念碑的基座下,无故杀人奥黛丽有很大的抵触心理,但是炸个纪念碑之类的东西还是不在意,跟着张弛很快就弄完,两人拿着遥控器装作忙碌的样子向外退。

此时远处突然响起了枪声,一个便衣抱着一块木牌子从火场跑出,几个警察迎上去帮着扑灭他身上的余火,推推搡搡中退到了纪念碑下。奥黛丽看到一人踩到了消防管包着的炸药,那人怀疑的弯腰就去检查,奥黛丽急忙低呼一声,“张”作料个卧倒的手势,自己就地扑下,手指一按遥控。

“轰隆!······”一声,奥黛丽感觉到心脏猛的一跳,耳中竟然一时间失聪!一个翻滚避开纪念碑基座炸毁后溅射而来的石头,眼角余光就看到纪念碑垮塌下来,漫天烟尘中一块半人高的狰狞水泥块飞速撞来!

危急中双足用力,后翻站起,刚要蹬足跃起避过,背后一只大手揽住她的纤腰,身子腾空急退,张弛那熟悉的气味传进鼻中,立即身体放松,配合着张弛的力道急退。身形一闪,两人已经避到一边,水泥块忽的擦过,重重的撞在后面两个整理水管的消防员身上。骨骼碎裂的声音暴起,水泥块中夹杂的装饰面料锋利的边角划破了一人的大腿,惨叫、闷哼声连成一片!

小口急吸两口气,急跑几步,奥黛丽从消防车的侧边找到了一个担架,“张!”看向张弛的目光中充满着祈求!张弛本想趁乱赶紧撤,但是奥黛丽的目光让他心中一软,将晕倒的这个挪到一边,撕开伤员身上的破裤管,示意奥黛丽按住血管,无意间看着她塑料面罩下全力抢救伤员的面容,仿佛正在释放着圣洁的光芒!急急将流血不止的伤口紧紧捆住、止住血,挪上担架,两人抬起就朝着鸣叫着刺耳急救笛声飞驰而来的急救车小跑而去。

出乎张弛的预料,所有挡在路上的人全部赶紧让开,来到外围,急救车也刚好赶到,匆匆接过担架,急救车呼啸而去。两人立即乘着越来越多的救护车赶到而混乱的现场悄然隐入黑暗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