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五十七章 战后余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二十分钟后,匆匆忙忙的打扫完战场的独立八十八团所部,向原平城墙紧急开拨了。


与中方第二战区主力中央集团军对峙的日军主力第五师团,这次派出来增援独立第15混成旅团的部队,是属于步兵第11联队(广岛子弟兵)的第二、第三大队,下辖八个步兵中队、一个联属机枪中队(十六挺重机枪)、一个联炮小队(六门70mm步兵炮),总兵力约二千二百人。这支日军部队的指挥官是十一联队联队长中村铁藏大佐。


看来战区长官部的情报工作做得不错,就连这些部队的人数,也大致加以了掌握。


许是因为增援时板垣征四郎很重视的缘故。这支本就驻扎在忻口西北中泥河的日军的行军程度,远远超过了正常行进。一个夜晚,就以急行军的速度赶完了,从中泥河到原平的上百里地。险些让原已被打成残部的第15混成旅团注入新的力量,再兴波澜。


不过,秦丽从事物的另一面看到,这大半个联队的鬼子以如此快的速度向原平方面靠拢,所带作战物质就不可能那么齐备了。以自己这边两个残部加一个齐装满员的警备司一部守城,也末始就谁胜谁负,他要来,那就来吧!


想到这里秦丽的心里不知为什么,有种说不出来的不舒服。这支部队的到来,将大大恶化中方军队在原平一带的态势。无疑会给中方军队总体防守太原的策略,带来本已战场明朗化的前景再度蒙上一层不确定的因素。


秦丽在心里长叹一口气,不知道自己的加入这个年代作战,历史洪流会不会仍然按照历史惯性,把自己所做的努力相应的纠正过,使之回到因有轨迹……


若是那样,自己所做的一切,只能是白费。一时间,秦丽心里生起无数感慨。


后面的几张电报纸却是第二战区关于原平方向的我军战情通报。


第一条,第十九军在岭口行营附近的总预备队已经奉命出有力一部向原平运动,用以接替已经在过去的九天里激战过多损失惨重的196旅的部队阵地。


这点秦丽心里倒是有点猜到,此时原平守军方才恶战一场,战力自是不足,战区长官部紧急调这支后备的军队赴援也是应有之意。


第二条,“……将太原警备司令部警备团第二营划归独立八十八团建制……”这一段秦丽倒是还能品味出战区长官部的不得以,在第十九军一部和第九军两个军的兵力开上来之前,原平的局面很大部份还是得要靠独立八十八团来维持。战区司令长官部自然要对独立八十八团加以补充,若是独立八十八团真的没了战斗力,那要日军的援兵上来了,原平可就想不丢都不行了。


要是说这一段电文中战区的意图秦丽还能品出个几分来,那下一段就让秦丽如坠云雾之中了。


“……待第十九军先头部到达原平后,独立第八十八团可相机后辙……。”当然这个命令上还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直到第十九军的大部接替了原平的阵地之后,以上的命令方才生效。


这份电文的其它内容,无非是对秦丽部在昨天夜里作战英勇痛歼顽敌的行为进行褒奖。在这些官样文章里,除了长官部又下发了一万大洋以资激励部队的士气外,就没有什么让秦丽感兴趣的内容了。


剩下的战情通报,无非是些日常通报,如我第九军已给予日军腾原支队以重创,日内将击溃日军腾原支队的阻击向原平靠拢之类的千篇一律的消息。这些秦丽只能是看得摇头苦笑了,通报里天天说给予了日军沉重打击,消灭了多少多少日军。第九军却硬是与原平不过二十里地就是靠不上来,说什么好听的都是白搭。


这些时日来战区长官部催得紧,第九军上报的歼敌数字也是节节攀升,从百来人已经上升到一天几百名日军,要是第九军汇报的数字都是实情,那腾原支队就算是没有被全歼,也应该是剩不了几个兵了!那里还挡得住有三万德械装备精兵的中央军精锐第九军。看到这里,秦丽不禁对国军这种慌报战功的作派很不以为然。


这样做,会很大程度地误导高层决策层的军情判断,难怪国军总是丢城失地。


也许是战区长官部也知道独立八十八团确是失血过多,这时还要他们硬顶上阵地有些说不过去。本着打一棒给一个甜枣的原则,对她部队又是补充兵员又是银元嘉奖的,最后还来个让她到时候相机而动,这个相机而动四个字的学问可就大了。


秦丽部到时候完全可以不等第十九军大部来接防,而只是等到战局稍稳就走,那也没有人能够说秦丽部什么的。


问题是锐气正盛的秦丽会做缩头乌龟吗?这个问题不用别人来回答,秦丽自己就能够肯定自己一定会留下来直到城防稳定的,要不秦丽就不是秦丽了。目前原平的形势并不如何乐观,若不死守住,这局面又不知是否回到原先的历史进程了。付出了这么多代价,这是秦丽所决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为了这个秦丽也要拼一拼。


秦丽在这边作好了临战准备,然而大出人意料的是,日军两个大队在收到了独立第15混成旅团全军覆灭后,却来了个紧急停军,在距原平10公里处停留了两个小时后,又原地返回,来了个雷声大,雨点小。


秦丽等人在闻讯长舒了口气的同时,集体庆幸不已,已方缺兵少弹药的情况下,能不打,当然是最好的了。


接下来,又两小时后,第十九军预备队终于赶了上来换防。到了这时,独立八十八团全体官兵才是真正的可以安心睡大觉了,秦丽便对代琴说,“你安排些人换班守守战利品,别让人偷走了就是,我睡了,没大事别叫我……”


“呃……好吧!”代琴委委屈屈的答应了,她也想睡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