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领导批准我们“嫖娼”(zt)

请领导批准我们“嫖娼”


农民工问题一直以来是我们社会面临的一个新时期下的社会问题;关注农民工口号年年喊;实质性的进展并没有显而易见;倒是滋生了不少以农民工为首的话题;仿佛谁都出来关注过农民工,谁都没有给出一个正确的说法;所以农民工问题还将年年翻新;从官方到民间一些“心怀”农民工的人士每年都要制农民工话题;究其原因无外乎是农民工的话题好“下手”在一些官员的眼里农民工好“忽悠”说错了也没事;是最没有风险的话题;谁也不会对农民工的过激言论 负责;在农民工比较集中的广东省历来是农民工问题的“风向标”


新年伊始;广东省政协召开的政协会议分组讨论会上; 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人口计生委主任张枫同志都为农民工“生计”忙活开了;而且是为农民工“钢性需求”的“性生活”出谋划策;由省领导出面为农民工的“性福”指点迷津应该是给足了农民工兄弟的面子;农民工在城市生存的状况和拖欠工资问题这些咱们暂且不谈;领导也“避重就轻”对农民工兄弟“被窝子”操心了;看来领导玩女人的时候也对处于弱势群体的农民工动了“恻隐之心”实属农民工之福。


据《南方都市报》消息;张秘书长在政协会议上严肃认真的表达了对农民工“性生活”的关注;并且认为解决3000万农民工性生活问题是社会安定繁荣的基础;同时慷慨陈词的质问大家“大家都有老婆抱;有老公抱,农民工抱谁”一番话令人动容;笔者也感觉到农民工“性问题”的紧迫性/严重性3000万不是小数目;解决3000万农民工还不包括隐形群体的“性饥渴”当然让秘书长同志感到问题的严重;本来我对张秘书长提出“一揽子”的解决方案准备仔细的揣摩下去时;我忽然感觉张秘书长受到了某种利益驱使才在严肃的政协会议上提出农民工问题;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从头到尾没有看到张秘书长的可行性案子出台;而是在向3000万农民工市场;潜在庞大的消费群体让张秘书长如此激动兜售“避孕套”才是秘书长的本意;特别是广东旺盛的“小姐”市场需要农民工兄弟尽“绵薄之力”留住了农民工兄弟“吃喝拉撒”大量使用“避孕套”让农民工当地赚钱当地消费对拉动广东GDP将是“功德无量”张秘书不愧广东的“军事参谋”为广东的发展可谓“用心良苦”而且“一箭双雕”即树了为农民工说话的口碑,又拉动了地方经济的发展;真是“巨能人才”秘书长给我们算了一笔明白帐;广东常住人口8300万;流动人口2600万,避孕套使用量会超过1亿只;『避孕套使用量要看人家的情况了,如果一晚上用几个也有可能』秘书长明确无误的告诉我们;解决“性饥渴”问题就是依靠“避孕套”其他的方案只字未提;1亿只避孕套使用在谁身上?不能说拿了避孕套“性饥渴”就没有了;农民工照样还是没有老婆抱;而且还要犯愁怎么消化掉避孕套;嫖娼你们又不允许;我还以为秘书长会组织一批官员的二奶让农民工抱一抱呢?你看这半拉子方案不是让农民工更“猴急”吗?


既然张秘书长以发放避孕套的方式解决农民工“性饥渴”的情况,就等于纵容农民工卖淫嫖娼;就等于默认农民工可以正大光明的找“小姐”那么这样造成的农民工家庭不“和谐”会不会影响安定繁荣的气氛呢?嫖娼行为更是社会道德的不耻行为,你发放避孕套干什么?给农民工兄弟一定的带薪假期回家就可以自行解决“性饥渴”问题;用得着“不遗余力”的研究吗?3000万“钢性需求”如果抱女人也是“钢性”蹂躏;需要多少女人供求3000万的“钢性需要”?搞不好广东会来一次社会总动员为农民工免费服务,为解决农民工“性饥渴”开创历史的新局面;即使那些被沦落为妓女的小姐日夜加班加点也无法满足3000万“钢性”的蹂躏;秘书长虽然给想到广东发财的“小姐”指明了路子;供需失衡还是不能解决农民工的“性福生活”所以张秘书长还要好好认真的计划一下避孕套/农民工/小姐等如何整合资源把农民工潜在的消费能力挖掘出来,为广东的经济发展再上一个新台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