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警察,我勇敢 正文 第八章 为什么拿个孩子来糊弄我?

小小梅子 收藏 0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6.html[/size][/URL] “干什么的?”声音好像是从红门后围墙上的亭子里传出来的。对,就是从那传来的,因为我看四周没别人,而且向主任也昂起了脖子向那看。 “我是公安局的,今天送一个新警察来报道。”向主任一脸微笑的回答。 “哦,请进!”楼上的武警很有礼貌。 走过红门,我心里更加紧张,脑海里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6.html




“干什么的?”声音好像是从红门后围墙上的亭子里传出来的。对,就是从那传来的,因为我看四周没别人,而且向主任也昂起了脖子向那看。

“我是公安局的,今天送一个新警察来报道。”向主任一脸微笑的回答。

“哦,请进!”楼上的武警很有礼貌。

走过红门,我心里更加紧张,脑海里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想起了革命时期的地下党与组织接头时的情形。

走了十来步,更大的一道红门出现在我们面前,这道红门与前面那红门的不同之处在于:形状不同,这道红门是四方形,比前面那道红门至少要高大两倍,比普通家庭的大门要大至少两倍以上,红门上面就是那个亭子。

可是,武警请我们进来,这红门却没有开。我看向主任站着没动,头仍然昂起来看着亭子里的武警,不一会武警背着手枪,应该是手枪吧,我猜的,背好枪后,武警战士从上面往下放一根长绳,长绳的最下端有一个很大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我更好奇了,难道真像革命时期的那样,需要接头暗号吗?

那可真是太搞笑了,这可是和平年代!

难道这个地方不属于公安局吗?向主任在这里都不能自由通行,他送我来这里干什么呢?我考的可是警察。

只见向主任从公文包里取出两张纸,我都没看清楚是什么,他把两张纸弄整齐,然后拿过武警放下的绳子,这下我看清楚了,绳子的一头是夹子。向主任把两张纸夹好,然后武警就把绳子又拉回去。

我很奇怪他们的动作,感觉太原始了,也不明白他们这是干什么?

武警拿起两张纸仔细看了一下,然后对我们说:“你们稍等。”

只见武警回过头取下亭子里一个像是电话一样的东西讲了两句,一分钟后,红门开了。

一个身穿黄色警服的老头子走过来说:“哦,是向主任,请进。”

“张所长回来没有?”向主任边走边问

“还没有呢,应该快了。”


在他们说话期间,我抽空打量了一下这里,有一长排很奇怪的房子,说它奇怪是因为这一长排房子之间没有隔断,全是紧连着,而且没有房顶,全时平的。在我们这里一般房顶上都会做上抛屋顶,还有就是这房子周围全是高墙,高墙上面是很多铁丝,像网一样密集,高墙四周五百米之内没有任何其它设施。

“这就是新分来的同志吧?我怎么听说她叫果果?”另一个身穿警服的人过来了。

“呵呵,对呀,她就是新分来的胡果果同志。”向主任说。

“果果,这是看守所的罗指导员。”

“罗指导员好!”

“是这样,今天早上我们这一个犯人突然心脏病发了,张所长和医生送他去医院急救,我们这还有两个同志值班,所以没能抽出人去局里接胡果果,真是不好意思。”罗指导员边倒开水边解释。

“我就知道你们这又有麻烦,辛苦了。”

正说着,有开大门的声音,不一会儿进来三四个人,指导员赶紧站起来说:“他们回来了,我去看看。”


“哎哟,我的向大主任,你可来了,我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盼一样盼着你。”人没进来声音已经进来了。

话音刚落,一个身着黄色警服,留着小平头,黑的像包公脸一样的中年男警察进来了。

“我也着急,这不,人一到位我就立即给你打电话,谁知你有事,我只好亲自把人给你送过来了。”向主任站了起来。

向主任看了看我继续说:“这就是新分配来的胡果果同志,她以前是一名教师。胡果果,这就是看守所的张所长,以后你就在他手下工作。”

原来这看守所还真属于公安局!我的工作单位就是看守所!再明白不过了。

我看着张所长笑了笑说:“张所长好!”

热情的打了声招呼,可是张所长并没有立即答应,而是仔细打量我,从头看到脚,我被他看得局促不安,不知道是不是我衣服穿得不合适?

“向主任,你不是开玩笑吧?就她?”张所长扭头就问向主任。

“没错,是她,这次唯一的一名女警察。”向主任肯定的回答。

“你没搞错吧?我这是看守所,不是幼儿园;我这里需要的是管犯人的警察,不是哄孩子的阿姨;我知道局里警力不够,那你也不能拿个孩子来糊弄我吧?”张所长有点激动的说着。

“老张,我跟你说,我也实在没办法了,你也知道全局就五个女警察,你不是嫌这个文化水平不够,做不好内勤,教育不好犯人;就是嫌那个年龄太大,巡逻体力不够;我能给你调配的就只有果果了。”向主任一脸无奈。

好几分钟空气就像凝固了一般,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成了一个不受欢迎的人,虽然我还没弄明白看守所与公安局倒底什么关系。

“哎,你们也别介意,不是我太挑剔,实在是看守所这个岗位太特殊了,我是觉得像果果这样一个女孩子是不适合在这里工作的,会有很多不便。毕竟这里不是女子监狱,这里更多的是男犯人。既然没得选择了,那果果就暂时留下来吧。”张所长叹了口气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