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英雄传 第二部 月落乌啼霜满天 第七章 比赛(一)

a81363686 收藏 2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size][/URL] 浩瀚星海中孕育着上千个民族,每个民族在其生存、发展、壮大的过程中都会逐渐形成代表自己民族特色的语言和文字。上千个民族就有上千种不同的语言和文字。这些语言和文字各具优点,很难分得清孰优孰劣。 纵观这些语言和文字,会得出一个比较好笑的结论,那就是华夏人很懒,非常之懒。他们懒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


浩瀚星海中孕育着上千个民族,每个民族在其生存、发展、壮大的过程中都会逐渐形成代表自己民族特色的语言和文字。上千个民族就有上千种不同的语言和文字。这些语言和文字各具优点,很难分得清孰优孰劣。

纵观这些语言和文字,会得出一个比较好笑的结论,那就是华夏人很懒,非常之懒。他们懒到总是喜欢仅仅用几个字或者一句短语来表达本应用一段话才能说得清楚的事。为了避免“懒惰”这项不光荣的称号落到他们头上,华夏人把这些短语或短语集合体称之为:诗、词、歌、赋、成语、俗语、谚语,并引以为自豪。他们认为这并不是偷懒的表现,而是一种代表华夏民族特色的文化。

“一种米养百样人”就是一句俗语。它的意思是吃着同一种米长大的一百个人,长大之后会出现不同性格、不同际遇、不同成就的有着明显差异的一百个人。这一百个人根据不同标准区分会分成好人与坏人、富人与穷人、军人、商人、工人。。。。。。等等。若想只用一个标准准确地把他们区分开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他们分成男人和女人。

林丽是个女人,一位标准的华夏传统妇女。上要孝敬公婆,下要养育子女,不仅出得厅堂还入得厨房。林丽有一手好厨艺,尤其是家常菜做得非常好吃,以至于为了吃她最拿手的鱼香肉丝,她丈夫肖浩然的爱将,华夏国青龙舰队最璀璨的明星赵心梦,经常到她家蹭饭。

今天,赵心梦又来了。

“心梦,听彭林清那小子说他放了你一周假,这几天假期你是怎么度过的?说来听听。”肖浩然靠坐在沙发上,抿着妻子为他准备的极品铁观音,大量工作带给他的疲惫在这温馨的袅袅茶香中渐渐消退。肖浩然非常好奇他这位从未休过假的爱将是怎么享受假期的。

“参加射击训练,打过几场拳,做了几次战术推演练习。”赵心梦不好意思地低声回道。听见司令员问这个问题,她异常尴尬地低着的头,头都快要垂至胸口,声音低得像小猫在叫。

“噗!”肖浩然喷出的茶水溅了林丽一身,原本微微眯着养神的双眼忽然睁开,瞪着这个尴尬不已的女孩,惊诧道:“还有呢?”

“没有了。”赵心梦细润如脂的脸上染起一片桃红。这片桃红顺着耳根悄悄地蔓延着,蔓延至那天鹅般优美白皙地脖子。

“看看!这就是你的爱将!老肖,真不知你这个司令员是怎么当的!”

数落丈夫几句,林丽怜惜地拉着赵心梦的手,对她说道:“女孩子应该买点漂亮衣服、化妆品什么的好好打扮打扮自己。明天让姗姗先陪你去逛街购物,然后你们再去公园游玩,吃点名小吃。。。。。”

“咚。咚。咚”

急促敲门声打断了林丽慈母般的絮叨。

“死丫头又不带钥匙,也不会按门铃。这哪还像个女孩?老肖去给你宝贝女儿开门,我去摆饭。”林丽嘴角带着笑意,边说边朝厨房走去。

同大多数华夏传统妇女一样,林丽认为看着丈夫和孩子吃着自己精心准备的食物,是她生命中最为幸福的事。

肖姗姗今年二十一岁,有一头清爽短发,一双透着机灵劲的大眼睛,长年乐呵呵的脸蛋上总是挂着两个小酒窝。她毕业于华夏共和国海军军官学校,美丽大方、聪明伶俐的她从小就极讨人喜爱。以往赵心梦到她家来,她总是“心梦姐”前、“心梦姐”后的围着赵心梦打转。今天却嘟着嘴,自个儿靠在沙发上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姗姗,怎么了?”宝贝女儿的反常引起了肖浩然的注意。

“老爸,第五舰队的那帮家伙太欺负人啦。竟然说我们第一舰队特种兵全是些软脚虾,不过就赢了一场普通射击比赛,有什么了不起的!哼!”憋了半天,生了良久闷气的少女终于找到了倾述对象。

“你们第一舰队有王云亮还会输?”肖浩然感到有些奇怪。

“仅仅输了零点几环而已。他们有个新人叫梁成新,那臭小子还算有点真本事。”浓烈酸意从肖姗姗话语中流出,手中玩具熊委屈地代替那个新人被她折磨着。

“他居然也出手了?难怪你们会输。这小子在去年全军区特种兵大比武中取得全能第五名的成绩,射击更是他的强项。他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从羽林军挖来的哦。”肖浩然暗自得意,想到这比划算的买卖,嘴角不自觉地向上扬起,心里舒坦得好似吃了人生果一般,美滋滋的,浑身都透着舒爽劲。

“全能第五?从羽林军来的?”肖姗姗有些傻了,怔了一会,又急忙问道:“那他的机甲格斗和自由搏击怎么样?”

“这两项要稍微弱一些,机甲格斗八级,自由搏击A级。但即便如此,王云亮也不是他的对手。”

“完啦!王云亮还约了他明天比赛机甲格斗和自由搏击。”肖姗姗顿时着急起来。

思索了一会,肖姗姗眼珠儿一转,摇着肖浩然的手,撒娇道:“亲爱的老爸!明天想个办法不让梁成新参加比赛嘛!让第五舰队那些家伙换个人比赛。叫梁成新明天去您那汇报汇报工作?嘿嘿。”

“那不成!让我这个舰队司令员帮你作弊?”肖浩然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宝贝女儿。

“那怎么办?明天铁定又要被那群臭小子奚落。本来军内比赛切磋,输赢并无关紧要,但他们太嚣张了,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肖姗姗气鼓鼓的撅着嘴。她本不是一个小气的人,而是一位性格开朗、活泼的青春少女。是那种即使把她丢入个陌生人圈子,也能很快和大家打成一片的讨人喜爱的小丫头。但这次却不知道怎么了,只要肖姗姗一想到梁成新那清秀隽永的面孔上,那双清澈明亮带着谑笑神情的眼睛、骄傲上翘的嘴角,她心理就极度不畅快。她第一次发现原来世上还有这么可恶的人。

宝贝女儿闷闷不乐的模样,使得肖浩然忽然觉得平时最喜欢喝的极品铁观音也没那么香了,忍不住给她支了个招,眼神瞟向旁边仍然埋着头的赵心梦,说道:“姗姗,你找爸爸帮忙是找错对象咯。你们第一舰队藏龙卧虎,能帮你的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心梦姐?老爸,别开玩笑啦!又不是战舰指挥比赛,难道让心梦姐带着‘广寒’去比?用‘广寒’舰体压垮那帮小子?”父亲的暗示让小丫头如同听到一个匪夷所思的鬼怪故事般,漂亮的双眼瞪得又大又圆。

“小丫头,明天让心梦陪你去,你就会明白啦。”

“不许去!姗姗,明天陪你心梦姐好好玩玩,逛逛街什么的。”林丽端着菜上来,脸上露出嗔怪的神情,埋怨道:“老肖!你也真不象话,人家心梦好不容易休次假,你居然让她去和那些臭男人比赛什么搏击!这是女孩子该做的事吗?你这个司令员也太不称职了!”

天不怕地不怕的肖浩然就是有点怕他这个老婆,讪讪笑着,不再言语。

以军人的严谨,绝不会无的放失。肖姗姗若有所思,一双灵动的眼睛带着恳请的目光注视着赵心梦,悄悄的在桌下轻轻扯了扯她的军服。

赵心梦微微点了点头。

相对于隔壁训练场那热火朝天的场面,十二号训练场显得是那么安静。空旷训练场上只有两拨相互怒视的公鸡泾渭分明地站着。与清秀隽永的梁成新不同,王云亮一张国字脸棱角分明,浓黑眉毛下一对虎目炯炯有神。他有些不甘心,虽然对面的梁成新确实很强,但昨天如果不是肖姗姗的突然到来让他有一丝分心,他也未必会输。

他暗下决心,今天一定要拿下比赛!不仅仅为了心目中那个青春活泼的倩影,更重要的是为了第一舰队的荣誉。

梁成新笔直地伫立在训练场上。但他的心却早已飞出训练场,在昨天就随着那个有一头清爽短发、灵性眼睛,一逗就撅着嘴的小丫头离去的背影飘然荡去。

“今天她还会来吗?”梁成新想道。

随着隔壁训练场那嘈杂的口令声、加油声、呵斥声戛然而止,两道风姿卓约的身影出现在十二号训练场上。

听着对面发出的抽气声,看着对方那一张张目瞪口呆的面孔,第一舰队的公鸡们洋洋自得、脸露不屑。浑然忘记了当初这位第一舰队的骄傲,司令员口的“窈窕淑女”到第一舰队报到时,自己那更加不堪的表现。

看着眼前初次见面的赵心梦,梁成新那高智商的脑袋都不用思考,就知道她肯定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窈窕淑女”。他在羽林军时就曾听说过她是青龙舰队的掌上明珠,一见之下不禁暗赞果真名不虚传。虽然震惊于她见面更胜闻名的美貌,但更吸引梁成新注意力的却还是那个正对着王云亮指手画脚,又窃窃私语的青春靓影。

在王云亮诧异万分的表情中,那道倩影越走越近。梁成新心跳加速,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

“什么!!!她和我比赛?”梁成新此时的表情,好象是听到了古地球时代一位姓周的喜剧大师正给他讲一个无厘头笑话一般。

“难道不行吗?心梦姐也是我们第一舰队的人,怎么就不能和你比?”肖姗姗撅着嘴,白皙的面孔在阳光照射下粉红粉红的。

“行!行!行!别撅嘴啦,我比还不成吗?”梁成新讪笑道。他喜欢看这个小丫头生气时的模样,又有点心疼她生气,这种复杂的心情还是第一次出现在他二十八岁的生命中。

“上校,我们先比什么?自由搏击还是机甲格斗?”虽然答应了肖姗姗,但梁成新还是不敢相信面前这个娇柔的、花朵一般的女孩是即将开始的比赛对手。

“先比自由搏击吧,准备训练机甲还要会时间。”赵心梦淡淡答道,面无表情。

第一舰队官兵早已习惯了赵心梦这种什么都不在乎的神态,她似乎永远都是这么淡漠。从来没人见过她大笑、哭泣,甚至曾经还有人为什么事能引起赵心梦的关心而打赌。不过他们并不知道,其实赵心梦也曾像个小女孩见到心爱的玩具般笑得合不拢嘴,也曾像个失恋的少女般失声痛哭。这些都只局限于那段刻骨铭心的岁月,只局限于那几个亲如兄弟姊妹般的战友,只局限于那一个人。

“上校,穿戴防具吧。”梁成新很自负,他担心会失手伤到赵心梦。这种自负来源于他十数年地狱般的艰苦训练,更来源于数十场惨烈的生死搏杀。

“不用了。开始吧,我会注意分寸的。”还是淡淡的话语,还是那副浑不在意的神情,就这么随意地站着。赵心梦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曲解了面前这位满脸阳光的中校军官的善意。

出于军人的谨慎,出于长期残酷战斗中所养成的直觉,梁成新摆出了中规中矩、攻防兼备的徒手格斗起首式。

“上校,请!”

在观众们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赵心梦出手了。

“嘭!嘭!嘭!。。。。。”

在连续格挡住面前这位看似纤弱的上校,如狂风暴雨般密集,又如闪电般迅捷的侧踢、正踢、直拳、勾拳后,梁成新知道他的谨慎,他的直觉又帮了他一次。如果不是火辣辣的双臂正述说着刚才发生了什么,他简直不敢相信面前这个美得令人惊心,应该在荧幕里、舞台上,而不是在军营中出现的纤弱女子竟会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

骇然的不止是梁成新。

或许是高手过招的吸引,又或许是“窈窕淑女”的魅力,本来空旷的十二号训练场上此时围满了前来观战的青龙舰队官兵。一阵阵抽气的声音、一张张惊讶得合不拢的嘴、掉落满地的眼珠子,无不透露出此时此刻梁成新所承受的巨大压力。

王云亮此刻心情很复杂。

他自豪,他为他们第一舰队能拥有如此璀璨的明珠而感到自豪。他黯然,他黯然如果是自己在这样的猛烈攻势下,绝对支撑不过五分钟,而梁成新已经坚持了八分钟。虽然摇摇欲坠,但始终屹立不倒。

肖姗姗涨得满脸通红,纤弱无骨的双手紧紧绞在一起,漂亮的小嘴豁成一个大大的圆形,那双充满灵性的大眼睛随着训练场上那上下跳动的马尾,发射出炽热的光芒,那是充满狂热崇拜的目光。她兴奋得差点欢呼出来。

与兴奋的肖姗姗刚好相反,梁成新则像是吃了一整根黄连似的,心颠上都带着一丝苦涩。在对方如疾风暴雨般的猛烈攻击下,左支右绌的他明白不能继续防守下去,否则再也坚持不住哪怕三分钟。

侧身闪过一记凌厉的鞭腿,脚下急上几步,一把拿住赵心梦略微下摆的右臂,一个漂亮的擒拿手,准备接一个背摔。

梁成新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博得观众们齐声呼了个“好!”字。

但这声“好!”字还在空中游荡尚未消失的时候,他便看见赵心梦身体略微平移,右臂划了一个诡异的圆圈,一抖。。。。。

梁成新忽然发现自己飘荡在空中,飞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