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恐部队 第一部 塔克拉玛干沙漠基地 025 塔克拉玛干沙漠基地的第二天(五)

zhurui1963 收藏 7 1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4.html[/size][/URL] 他认为何兵的做法太矫情,在何兵面对龙卷风的表现时,他就开始对这个兵皱眉头。 当他第一天训练便倒下时,他就开始看不起这个家伙。 尽管第二天,何兵终于开始适应这种生活了。 但是,龙卫还是看不起他的动作。 他大声地道:“班长,我以为,我们班也应该分为几个组进行训练。” 班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4.html


他认为何兵的做法太矫情,在何兵面对龙卷风的表现时,他就开始对这个兵皱眉头。

当他第一天训练便倒下时,他就开始看不起这个家伙。

尽管第二天,何兵终于开始适应这种生活了。

但是,龙卫还是看不起他的动作。

他大声地道:“班长,我以为,我们班也应该分为几个组进行训练。”

班长有些吃惊地看着这个骄傲的家伙。

他并不在乎这个家伙的家庭,但是,这个家伙有一股强烈的荣誉感,训练从一开始就表现出了一股强烈的愿望。而且,他表现出了一个军人的素质,或者说,他更象一个老兵的训练态度。

所以,他从内心对这样一个家伙,有一种喜爱。

但是,他提出这样的提议,却让他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班长用他的睿智的大眼看着龙卫。

龙卫从小在军营里,对着军长也是自由发表自己的意见。

他的眼睛象班长一样,扫过所有的战友:“全班训练,这是一种变相的大锅饭。大锅饭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就开始取消的一种落后的东西。我建议,在我们的训练中,引入竞争机制,让跑得快的先跑!这似乎也是第一天训练就被总队提出来的,而且,今天立起来的牌子,也是有着这样一个意思。”

班长的神色没变,他要听这个家伙,提出具体的东西。

龙卫继续道:“我以为,可以将我们班再分成几个组,分开训练。”

何兵终于听明白了这个家伙要表达的意思,他一下子站了起来:“我赞成,哪怕是我一个人一个组,我也赞成!”

他的眼睛挑衅一样盯向了龙卫:“而且,我向龙卫的组挑战!”

龙卫几乎没有看他,声音也是根本看不起的平淡:“我拒绝与你挑战!”

这显然是表明一种根本不把何兵当平等对手的态度,或者说,一种侮辱向何兵袭来。

这恐怕是这一生何兵遇到了第一次,他一下子站了起来,神态和整个人都象要扑向这个叫龙卫的家伙。

最气人的是龙卫还是没有瞧他。

班长自然再也坐不住了,一把按住了何兵的肩膀,直到把他按在了自己的身边。

然后,他平静地说出了一句话:“龙卫,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完全一样的两个人?”

龙卫摇摇头:“当然没有。”

“那么,就不可能有一个战友和你完全在一个水平线上。你是不是要一个人一个小组?”

龙卫笑了:“班长,你这是在和我抬杠!我只要能够成为我的训练对手的战友和我在一个小组。”

班长的目光很平和地盯向了每一个战士:“同志们,我们一个班就是一个群体。每一个人的荣辱都关系着我们每个班。我们的军队要英雄,但必须是与国家民族利益联系在一起的从这个集体中诞生出来的英雄!我们不提倡个人英雄主义!”

龙卫却仿佛根本没有听到。

班长继续道:“在我们这个军队诞生的每一个英雄,都是集体英雄主义的产物。简单点说,他们都是为了集体的利益付出了自己的血和汗,甚至生命,从而成为了我们这支军队,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个国家的英雄!”

龙卫轻轻地笑了。

班长可不在意,他继续道:“你们还都是未镤之玉。简单点说,只有通过所有寻来年科目的锤炼,还要通过实战的考验,才知道,你们谁是没玉,谁是真金!”

龙卫说话了:“报告班长,我来部队,就是要把我的每一滴血,每一块肉,每一块骨头,都炼成真正的钢铁!我就是美玉,我就是真金!”

他的眼光再次射向窗外的星空。

何兵也笑了:“班长,我懂你的话。正因为如此,我为了这个班集体,不拖大家的后腿。我愿意,一个人一个组训练,直到我能够完全融入这个班集体,再不拖战友们的后腿,我就和大家一起训练。”他用平静的目光,扫向所有的战士(除了龙卫):“战友们,请相信我,我也是个男人,也是个军人,我会很快地赶上你们!我发誓!”

他只一拳打在墙角上,拳头出血了。

他这样一个几乎长这么大,从来没打过架,从来没出过血的人,忍不住,因为疼痛,发出了一声轻叫。

这一声轻叫,至少在龙卫的心中减低了他这个动作的威力。

龙卫笑了。

班长大声地喝斥起来。

何兵仿佛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拿出一张纸,用手指粘着血,在纸上写下了:“我是军人!我是男人!”

班长赶紧用急救包为他包扎。

包伤带来的疼痛,再次让何兵抽了口冷气,他的眼泪也差点痛下来了。

班长大声道:“何兵,你知道军队的条理吗?你这叫自残,你必须些出检讨!”

“没问题,只要你让我一个人一个组!”

“不!”一个战士站了起来,他是第一天和何兵一起倒下的战友:“我和你一个组,如果你不嫌弃我!”

两个战友的目光碰在了一起。

两人都象男人一样无言的点了下头。

接着又站出了两个战友。

他们同样是第一天失败的战士。

四个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班长才要说话,四个战士一起看向班长:“班长,让我们试一次!”

何兵继续道:“你只是让我们走在全班的尾端,我们保证不脱离群体。”

班长的眼睛一个扫过这四个战士,又扫向其余的战士:“你们同意吗?”

除了龙卫所有的战士答道:“我们不同意!”

另外三个战士,一起看向战友们:“你们是想我们也象何兵一样向你们表个态吗?”

三个战士的目光勇敢地扫过全体战友到班长。

四个人再次大声地道:“班长,请让我们表现一次!”

班长看着这四个战士,慢慢地点了点头:“好,我给你们三天时间!”

四个战士一起立正,敬礼:“是!”


龙卫的目光看向班长:“还有我的要求。”

班长盯住他,沉声道:“可以,但是实行自由组合。你可以问问有谁和你一起。”

龙卫的目光扫向了所有战友(除了何兵他们四个人的所有人)。

他收回目光后,一个立正:“我一个人一个组!”

班长看着这个骄傲的家伙,不由得哭笑不得:“你一个人一个组?“

龙卫点点头:“我要一个人奋勇向前,我要做第一个进行完军训的战士!”

班长笑了:“军训是要与整个队列表现出来。龙卫同志。”

龙卫一挺身:“那么,我要一直作走在前面的人!用 这个组带动整个班!”

班长把目光牢牢地锁住他:“你认为你行?”

龙卫立正挺胸:“我也可以发血誓!”

班长的目光扫向其余的战士:“你们同意吗?”

所有的战士齐声答道:“我们同意!”

这个夜起了风,大漠不知什么地方又起了大漠风暴。

大风在猛烈地刮,天上的也却更加明亮。因为风暴把一切乌云都卷走了。

明天又是一个更加火热的天气。

军营里,这一夜亮得最晚的是总指挥部的灯光。

直到深夜十二点了,副政委才走出来,他边做着扩胸运动,一边看着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的军营。

他连连深呼吸着胡杨里呼出的氧气,他喜欢胡杨林。

朱剑生也走了出来,指点着胡杨林:“把他们都变成胡杨林,这就是我们的任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