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最终章 新希望 第三节 新任命

台海争锋 收藏 13 4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


听张立说要组建东亚联合部队,赵元博在前排显得更加地不屑一顾,他转过身来,拖长了语气,一字一句地说:“‘东亚联合部队’!李拓,咱们那个名存实亡的特战一旅,就是他们东亚联合部队的一员!”

张立没有理会赵元博的抱怨,接着说:“所谓东亚联合部队,目前是抽调各国、各军兵种的精锐部队,先试验性地组建统一的应急联合部队,按照计划,将来三国所有的现役军队,都将编入东亚联合部队。这一次,咱们白部长亲自指定了我们战略情报与反应部的两个单位,作为第一批试点部队加入,一支是刚刚组建的心理战大队,另一个就是你们特战一旅。在东亚联合部队中,你们主要担负各种特种作战任务,而且,你们也是所有东亚联合部队中,第一支由三国官兵混编成的国际旅。”

“国际旅?为什么选择我们?我们不是只剩下三百来人了吗?加上樱井枫他们就是国际旅了,是吧?”我问。

“就是那个小日本的夜蝠中队,早知道那是颗定时炸弹,当初就是撤了我的职,我们也不会同意把这些小日本放在我们旅!还说什么援华作战!啊呸!”因为特战一旅的改编,赵元博总是显得对编成国际旅这件事很反感。

“的确,就是因为李拓与樱井枫合作得比较成功,所以,特战一营幸存的军官和战士们,将作为国际旅里中国营的基干!现在构想的是,这个国际旅由三个作战营和一个直升机大队组成,中国方面以你们特战一营为基干,日本方面将把国防军情报厅下属夜蝠营的另外两个中队调过来归樱井枫指挥;而韩国方面,将会调一支呼号为新罗营的特种部队过来,这个营早在越南战争中就屡见奇功,号称特种部队中的特种部队。另外,国际旅也是第一支在旅一级配属武装直升机、侦察直升机和运输救援直升机的特种部队,别人眼红还来不及呢,老赵,你这个旅长有啥不乐意的!”张立推了赵元博一把说。

“构想倒是不错,那什么时候送我去洛阳?”我问。

“去洛阳?你去洛阳干嘛?”张立奇怪地问。

“不是以我们营为基干吗?”我说:“我不去洛阳还能去哪里?”

“哦!国际旅的事情暂时跟你没什么关系,你们营现在由杨耀文负全责!他是国际旅的第一任政治处主任,负责干部的选拔以及与外军的协调工作,樱井枫当参谋长,兼夜蝠营的营长。”张立回答说。

“那旅长是谁?谁来接任旅长?”我一边问,一边省思自己的可能性,不过很快就把这个念头排除了,我正营才三个月,不可能直接坐火箭奔着副师去的。

“国际旅的旅长暂时还没定,不过已经明确由中国人来担任,在确定正式人选时,暂时由你们赵旅长兼任,不过实际事物由樱井枫、杨耀文,以及一个被任命为副旅长的韩国人朴仲勋负责!”张立说。

“兼任?我们旅长本来就是一旅的旅长,怎么还要兼任?”我问。

“呵呵,李拓,忘了告诉你了!”张立笑了笑说:“你们赵旅长高升了,他到我们反应部作战部当副部长!在国际旅的旅长人选正式确定以前,由他先兼任旅长。”

“老张,我高升什么呀?副部长和旅长不都是一个鸟儿样,都是副师,其实谁不想在部队当主官啊?要说高升的,还是你老张啊!”赵元博苦笑了一声说:“李拓,还不快恭喜你老师,他这个代理部长前面‘代理’那两个字,终于给去掉了!37岁的正师职干部,咱们反应部最年轻的二级部长啊!”

“老赵,我年轻个啥?放在战前也只是比较年轻,那些航空兵部队,不有的是三十多岁的师长啊!再说现在是战争年代,各集团军三十五、三十六的师长、旅长一抓一大把,不稀奇!不稀奇!对了,听说那个新组建的57集团军的军长罗琦,好像才38岁!”张立非常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不去洛阳的话,你们准备送我去那儿?我现在到底算什么身份,不会还是犯人吧?”我有些担心地问。

“你算什么?”张立转过脸来,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说:“李拓,你自己说说看,你给部里惹了多少麻烦?打台湾的时候,自己带着一整连的人跑回大陆,要不是老头子力保你,枪毙都够!你小子回来之后,到日本和高原都干得不错,算是没辜负老爷子的期望,可跑到上海,那些不听招呼、擅自下令的老毛病就又犯了!你没接到命令就炸掉东柳桥,完了还私自枪毙俘虏,这些都没冤枉你吧?李拓,你是不是干什么事情都不经过大脑啊?”

这似乎是张立第一次这么严肃地批评我,虽然他没有真的发怒,只是埋怨的口气,但听了之后,我除了低头沉默之外,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

“反正国际旅没你什么事了,作战部和政治部已经研究过了,反正赵锐的伤势也没有大碍,等他康复了,他去当营长,兄弟们认可他,也顺理成章!对了,你们那个狙击手叫什么来着?他爸是空军的!”张立问了句。

“刘亚男!”我回了句。

“对!刘亚男,他干教导员!韩天宇当副营长!”

“刘亚男干教导员?没搞错吧?让他干个连长也只是勉强,还去干教导员?平时话都没有几句怎么干教导员啊?”对于这个决定我有些异议。

“言教不如身教,从外单位调人进你们一营当教导员,别人能服气啊?我看都是你当连长、当营长的时候给部队惯出来的臭毛病,你们一营那些人,除了服有本事的、打过仗的、你们老三连土生土长的干部,还能服谁?”张立瞪了我一眼后,接着说:“对了,那个巴仁西措重伤,不过没有大碍,而且还被他们西北战区要回去了,据说雪莲师要扩编成一个由少数民族兄弟组成的雪莲集团军,急需干部;但札木合我们没放,他被我们强留在了国际旅。总政治部和统战部的意思,想在我们国际旅的中国营,搞一个由少数民族官兵组成的特战连,主要有蒙族、藏族和维吾尔族同胞组成,札木合在这个特战连当连长。”

“这都是在搞什么啊?这样拼凑起来的部队能打仗吗?这不是搞花架子吗?”听了这种安排后,我有些不满地说。

张立看了看我说:“有些时候,军事是要服从政治需要滴,李拓,说实话,战争委员会组建这个国际旅,也没打算让他们去啃硬骨头,我看,造影响、造舆论的意义更大,而且我看那,没准很多任务轻松,但影响大的作战,会先紧着国际旅来,让他们成为一支亮得出来的王牌!”

“这样别的部队能服气吗?”我说了句:“本来我们一旅的名声,在高原和上海已经打出来了,何必再从零开始呢?”

“怎么是从零开始?”张立不满地说:“你们一旅的英雄事迹,肯定会被写在国际旅的战史里面的。”

从张立那种维护国际旅的表情和口吻中,我就知道组建国际旅这事,老师他指定没少掺和。

“李拓,你别跟你老师挣了!唉!一支响当当的部队,让这些搞政治的……”赵元博叹了口气,对着我说:“对了,你还不知道吧!那个所谓的少数民族连是怎么选兵吗?他们军务处的到各部队去挑人,也不管技战术水平怎么样,有没有作战经验,只要满足三条就行!”

“呵呵,哪三条?”听他这么说,我感到挺有意思。

“我讲给你听啊!第一条是政治合格、历史清白;第二条,面孔和肤色要有民族特色,让人一看,就能分清谁是藏人、谁是蒙古人或者谁是维吾尔人,这第三条啊,更离谱,选的人个子要高,他连长札木合都已经两米多了,现在这个特战连挑的战士,你猜怎么着?最矮的也有一米九,你说荒唐不荒唐……”

听到这些,我和张立都不由地笑出声来。

片刻之后,我重新提出了关于我个人的问题:“老师,旅长,不让我去国际旅,那你们现在到底安排我干什么?”

“干什么?”张立瞅了我一眼,从包里掏出两份文件塞了过来。

我拿起一看,那份红头文件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关于机关选调优秀基层主官的几点意见》,再看落款,是总参和总政联合下发的。至于里面的内容,我只是简单地翻了一下,其实也没别的,主要就是说现在的机关人员和参谋队伍结构不是太合理,主要还是那些依靠写材料起家的主,所以,无论是制定作战计划,还是理解作战决心方面,都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有鉴于此,上面要求抽调有作战经验的营、连主官充实到机关,担任机关科处长或者参谋、干事和助理……

接着,我又拿起了第二份文件,原来只是一份调令,我一猜就是跟我个人有关的。

正待我细看,张立就一把抢了回去塞进包里说:“好了,知道就行了,你现在已经是我们作战部的人了,李拓,你想去哪?计划运筹处、战略战役规划处、特种作战处、演习训练处,随便你挑!”

“呵呵,我有得选吗?”被调离特战一营,我虽然心里有些不满,但并没有明显地表现出来。

“老张,你就别逗他了!”赵元博在前排转过来说:“李拓,还是老本行,特种作战处,你是副处长,副团级别。李拓,你要知道,这特种作战处可属于是咱们反应部的牵头处之一啊,你小子算是撞了狗屎运了。”

“那我该感谢谁呢?”我冷冷地问。

张立似乎没有听出我的不满,反而微笑着说:“感谢谁,该感谢那个你老是怀恨在心的雷林,东南战区的司令员!他们在战报上,不仅没有追究你私自炸桥的责任,还表扬你和你的特战一营敢于担当、有敢于出击的主动精神,而且你在高速公路上枪毙俘虏的事情,他们一个字没提,在那份战报上,你都快成了一个活典型了!李拓,下次你再见到雷公,可别忘了当面道谢啊!”

听到这些,我反而感到有些意外,没想到雷林还能在背后帮我说好话。

“我们现在去哪?不会是回北京吧?”我问。

“我不回去,你们旅长今晚回北京,他要主持咱们作战部的工作!”张立点了点头说:“李拓,到了南京你先洗个澡,吃点东西,今晚跟你们旅长一起回北京。”

“哦!”我点了点头。

“李拓,我们把你从监狱里拎出来,可不是让你放风的哦!后面你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张立叹了口气,接着对着我和赵元博两人说:“明天早晨上班的时候,你们俩先到白部长,还有咱们反应部的卜政委办公室去报个到。中午的时候,作战部的那几个处长、副处长还有高工会给你们俩接风。”

“前方吃紧,后方紧吃呐!”

我忍住笑,发现赵元博自从丢了他的一旅之后,显得格外怨天尤人。

“什么吃紧、紧吃的,吃饭也是工作需要嘛,老赵!你作为新上任的副部长,特别是我不在的期间还要主持工作,你不尽快跟那些科、处长们熟悉起来,下一步怎么开展工作啊?”张立白了他一眼后,接着说:“其实也就是工作餐啦,不过第一次见面,难免要喝点酒,但是老赵你把握着点,李拓就不要让他喝了!”

“你怎么就知道关照你学生呢?连喝酒都管!”赵元博说。

“不是关照,李拓,你跟同事们见个面、吃点饭,然后就抓紧时间回招待所休息,明天晚上你跟白部长直飞莫斯科!”

“飞莫斯科?我去莫斯科干嘛?”这时候,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而羽然的面庞也浮现在了我的眼前,但我还是故作镇定地问:“要执行任务吗?”

“当然是任务,只不过不是扛着枪的那种!你总不能让老头子陪着你打仗吧?”张立微笑着说:“俄罗斯说要跟我们谈判,我们估摸着毛子要提条件了,而且这个条件没准比当年的二十一条更凶狠,所以东亚联盟非常重视,但又怕规格太高了骑虎难下,所以先专门组了一个先期谈判代表团。中国方面由外交部牵头协调,国务院副总理带队,咱们战略情报与反应部部长作为中国军方代表出席,你是他的助手。谈得差不多了,正式代表团再去签字,谈不拢的话,北方可能就要开打了……”

“为什么让我去?”我说:“我又不懂俄语,又不会谈判!”

“白部长点名要你去的!至于为什么,你明天见到老爷子,问他本人吧!”张立叹了口气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