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盛魁商号第三部 正文 12 复号的代价(3)

花神马甲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size][/URL] 望着远去的幻影,戚二嫂觉得脚下的土地正在一点点地沉陷下去,她的身体和她的希望也随着沉陷的土地滑落下去。披在肩上的衣服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她都没有感觉,一阵东南风吹来,戚二嫂像看着别人的东西似的看着自己那件蓝底粉花的上衣开始在土道上滚动。 当天消息就传开来,好消息就像风吹树叶簌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


望着远去的幻影,戚二嫂觉得脚下的土地正在一点点地沉陷下去,她的身体和她的希望也随着沉陷的土地滑落下去。披在肩上的衣服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她都没有感觉,一阵东南风吹来,戚二嫂像看着别人的东西似的看着自己那件蓝底粉花的上衣开始在土道上滚动。

当天消息就传开来,好消息就像风吹树叶簌簌响一样传遍了贴蔑儿拜兴的每一户人家。人们像看到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似的看待海九年复归大盛魁。每一个贴蔑儿拜兴人都从古海复号的这件事情上获得一份自豪感:我们村的海九年如今成了大盛魁的掌柜了,成了大家骄傲的资本。谁都知道,在归化大盛魁是最有势力的大商号,民间早就流传着“三个绥远城的将军也抵不过大盛魁的大掌柜”的说法。

是的,绥远将军每年从大清朝廷的兵部领到的俸银是九千九百九十八两六钱白银,而大盛魁大掌柜以及总号的几位主要掌柜身股都在九厘以上,三年一结账,每个人拿到的红利不下十万。如此算下来可不真的是三个绥远将军的俸银赶不上一个主要掌柜的收入。

这话曾经由绥远将军童玉的嘴里说出来,更是使生活在归化的人都感到一种不同寻常的威慑力。

绥远将军尚且不能够和大盛魁的掌柜相比,更何况一个普普通通的养驼户。从一个拉骆驼的苦力到大盛魁的掌柜,海九年可谓是一步登天。当晚二斗子、胡德尔楚鲁以及爱凑热闹的七哥还有刁三万、胡德全都聚在了戚二嫂家的东厢房,喝酒庆贺。酒是王锅头早存下的,是王锅头活着的时候专门进城买的“魁”字酒,整整一篓子!胡德全把海九年的复归当做了自己的喜事一样,让所有的人都感到意外。这举动是他走进贴蔑儿拜兴以来最慷慨也是唯一一次慷慨。几个汉子喝酒唱歌好不热闹,欢声笑语一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

厢房里热闹的声音传到了上房,戚二嫂却是另一番心境。傍晚她连晚饭都没有吃。一个人点着蜡烛揭开躺柜的盖儿,将一件件崭新的衣服和布料拿出来,摊在炕上。那些衣料还有崭新的俄国毯子都是海九年从俄罗斯带给她的,是准备结婚穿用的。望着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料,戚二嫂禁不住泪流满面。是的,现在这一件件的衣服布料还有首饰全都用不着了。不用问戚二嫂也清楚,海九年这一去再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那个夜晚,伴着东厢房传来的汉子们的欢声笑语,戚二嫂伏在炕上痛快淋漓地大哭了一场。泪水把心里的希望和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全都带走了。痛哭中戚二嫂清醒地认识到,她个人的生活将要踏上一条崭新而陌生的道路。戚二嫂决心要以女儿之身跻身于驼道世界。那动辄便是数千里上万里的长途跋涉,那天高地阔的豪放生活吸引着戚二嫂。这个自幼在驼户人家长大的年轻女子决心要移风易俗,走出家门,真正地担当起一个大驼户人家的掌柜的职责。那时候戚二嫂一家拥有的骆驼超过了八百峰,在遍地都是骆驼的贴蔑儿拜兴,以拥有骆驼的多寡排位,戚二嫂居于全村第三位。过去戚二活着的时候,管理骆驼和运揽货物都用不着她来操心,后来戚二掌柜死去以后,戚家的事情就由驮头胡德全、长工王锅头和热心的二斗子等人替戚二嫂分担了,诸般事项仍不需要戚二嫂出头露面。人们仍然称她为内掌柜。

后来当她与古海的事情日臻成熟,戚二嫂心里向往的便只是大树底下好乘凉,只管坐在家中做她的贤妻良母便是了。现在这向往一夜之间成为泡影,就像雨后天上出现的彩虹,等到太阳出来的时候那美丽的光环便消失了。

自打古海复号,戚二嫂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往日的温情与柔意在她身上一扫而光。说话办事变得嘎巴脆,就连走起路来也像男子汉似的裤角带着一阵风。不久贴蔑儿拜兴的驼队揽了一批短途运输的货物,是为俄国商人伊万从归化往天津运羊毛。黎明时分,驼队出发了,二斗子发现戚二嫂骑着马跟在了驼队的旁边走,开始他以为是戚二嫂在为驼队送行呢,就劝说道:“内掌柜的,你快回去吧,咱村的驼队走了多少年了,你从来也没有骑着马送过。今天又何必呢。”

话说完了二斗子发现戚二嫂的衣着打扮与往日大不相同,浑身上下完全是拉骆驼的人出远门的装束。对于二斗子的劝阻戚二嫂回答说:“我跟你们到天津去耍一耍。”

路上戚二嫂把杏黄马让给二斗子骑,自己接过了首驼的缰绳,做起了拉骆驼的营生,一路上扎房子、拾柴火、放骆驼以及每天都要做一次的为骆驼上驮卸驮,戚二嫂都要亲手做一遍。直到走了出半个月的路程,人们才看出来戚二嫂真的是要走驼道了。

从天津回来后,戚二嫂又走了一趟百灵庙,百灵庙在距归化城不到四百里的草地上。用驮夫们的话来说,百灵庙就像是归化城的一道门槛,跨过这个门槛才算是拉大程走外路。没走过外路的人在人们的眼里算不上一个真正的驮夫。转过年来贴蔑儿拜兴的驼队要走真正的大外路了,要到新疆的奇台去送货了。胡德全对戚二嫂说:“以往,你跟着驼队到天津去百灵庙,全当是闹着耍吧。这次要走大外路了,你可说甚也不能再跟了!”

当时戚二嫂什么也没说,只是笑了笑,但是当驼队出发的时候胡德全发现戚二嫂又跟上了。驮头生气了:“俺咋跟你说的?拉骆驼这可是只有男人才干得了的营生。”

“你们男人能做的事俺们女人也能做。”

“说得轻巧,”胡德全说,“我就不信你甚都能干?”

“只要是你们男人能做到的事我戚二嫂全都能做到!”

“好,你能做就好,”胡德全坏笑着,猥亵的目光从眯起来的眼缝中间射向戚二嫂,“有本事你给我尿得高点儿。”

毫无防备的戚二嫂被胡德全的话弄得睁了一下,旋即直通通朝胡德全走过去。

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的戚二嫂让胡德全很害怕,他结巴着问:“你……要做甚?”

“你给我蹲下!”

“干什么?”

“看看我能不能尿到你的头上!”

“干什么?!”

胡德全惊诧地望着面前的女人,一只手下意识地伸到头顶上去了。

“你不是问我能尿多高吗?”

“是啊——”

“我能尿到你的头顶上,”戚二嫂仍旧是严肃着面孔,已经把一只手伸到裤腰带上去了,“你蹲下就知道了。”

“好……好!你省省吧。我信我信,还不成吗?”

“我得让大伙都看见才算数!”戚二嫂不依不饶。

在众人的哄笑当中胡德全满脸通红向后倒退着。

“好,把你当驮头那点儿营生放下,看看我戚二嫂做得了做不了。”

大家把争吵起来了的戚二嫂和胡德全拉开了。但是没人能阻止戚二嫂跟着驼队走外路。从归化往奇台三个月的路程,走的是大弓背。三千里的路程三千里的雪。一路上戚二嫂真的像一个男人似地做着一个驮夫应该做的所有事情。胡德全服了,从奇台返回的路上他对戚二嫂说:“内掌柜,这回我信了你真能做得了驮头。”

戚二嫂说:“胡掌柜,往后你不要再叫我戚二嫂。”

“那叫你什么?”

“你就叫我二掌柜!”

结果胡德全的话真的给应验了,当年秋天在村里驼户掌柜召开的会议上,大家推举戚二嫂接替贴蔑儿拜兴的驮头一职。

戚二嫂丝毫没有推辞,当场就爽快地答应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