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盛魁商号第三部 正文 12 复号的代价(2)

花神马甲 收藏 0 2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size][/URL] 终于有一天,大盛魁的小伙计靖安到村子里来找古海了。靖安对古海说:“请古掌柜到大盛魁总号走一遭。” 精神抖擞起来的古海目不转睛地端详着靖安,好像是头一次见,仿佛中等身材牙齿洁白的靖安是自己的救星似的。他的谦卑样子让二斗子很不舒服。古海一边穿衣服一边急切问:“是盛大掌柜召唤我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


终于有一天,大盛魁的小伙计靖安到村子里来找古海了。靖安对古海说:“请古掌柜到大盛魁总号走一遭。”

精神抖擞起来的古海目不转睛地端详着靖安,好像是头一次见,仿佛中等身材牙齿洁白的靖安是自己的救星似的。他的谦卑样子让二斗子很不舒服。古海一边穿衣服一边急切问:“是盛大掌柜召唤我吗?”

“是盛掌柜唤您。”

“盛掌柜他还说什么了?”

“盛掌柜只是说请您到柜上商议事情。”

多余的话再没有说,古海跟着靖安进城了。

盛掌柜接见古海的地点安排在了大盛魁内院的小客厅,和盛掌柜一起接见的还有王福林、王锦棠和贾晋阳掌柜。让古海感到意外的是史靖仁也在场!大盛魁掌柜们屁股底下都坐着太师椅,唯古海是一把四条腿的凳子。靖安恭恭敬敬地给掌柜们斟茶,最后也给古海斟茶。

古海不知道,就在他休养的两个多月期间大盛魁已经发生了许多变化,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史靖仁从幕后走向前台,成了大盛魁的一名掌柜。但是关于这些盛掌柜和其他掌柜都没有向古海解释。盛掌柜说话也直奔主题,首先盛掌柜代表大盛魁对古海表示感谢,说:“古掌柜为了压茶机的事费尽心机吃尽苦头。”

古海说:“是我应该做的!”

“古掌柜说得对啊!”史靖仁笑着说,“真是世事难料,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

“为大盛魁做事是我的本分,”古海说,“我姓古的不惜肝脑涂地!”

“好!”盛掌柜说,“虽说是大掌柜安顿你运送压茶机的时候除了王掌柜其他人全都不知道,不过我们都认你的账!大盛魁历来奖惩分明,字号会给你奖励。”

“我不要奖励,只希望能恢复我的身份。”

盛掌柜说:“至于古掌柜复号的事,还要等财东会议召开。”

王福林补充道:“古掌柜还需等等。”

史靖仁意味深长地笑着:“命里注定你古海走这条路,还是得为大盛魁做事。”

“我明白,我听各位掌柜的吩咐!”

“你暂时听贾掌柜指派。”

“大掌柜生前多次跟我说过毛尔古沁大峡谷的事情,”贾掌柜说,“到处传说有个名叫海九年的英雄手里掌握着毛尔古沁大峡谷的秘密。现在我才知道海掌柜原来就是你!说了半天是自己人!”

“真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据说有人给出三十万两白银要买你的秘密?”

“没那么多。”

“归化城里可是传遍了!”

“伊万出十万买毛尔古沁的秘密。”

“听说你不肯卖?”

“是!”

“那你打算把这秘密……”

“我的秘密就是大盛魁的秘密!”古海说,“我要献给大盛魁!”

众人哑然!

显然古海的表现出乎在场所有人的预料。只见盛掌柜的一双眼睛盯着古海看好一会儿,他又和王福林、贾晋阳、史靖仁交换了目光。再把目光投向古海的时候盛掌柜已然是泪光盈盈:“好哇!古……掌柜!到底是咱大盛魁从小培养的自己人啊!”

于是谈话豁然开朗。

“真是太好了!”

“没得说!”

“是自己人就什么话都好说了。”

也就是一刻钟的样子,古海回归之事就谈妥了!谈话的结果明确了这样几点:一是古海即刻回归大盛魁,身份为字号掌柜!不过从手续上还要再等一等,要等待下一届财东会议通过一下。大家都知道那只不过是一个过场而已。

“古掌柜如今是字号的掌柜了,身边得有一个伙计帮你。”当下盛掌柜问古海,“你喜欢哪个伙计自己挑吧。”

“柜上指派谁就是谁。”

“你自己选一个吧,说起来你也是字号的老人了,规矩你是知道的。你可以找一个随你心的。”

“那就靖安吧。”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古海出现在贴蔑儿拜兴的村道上。许多双惊讶的眼睛从各家各户的矮墙后面从那些东倒西歪的栅栏的空隙中间追随着他的身影。黑枣骝马摇晃着屁股走着,它的缰绳牵在主人的大手掌中。马儿为自己熟悉的环境激动,它响亮地打着鼻息!

在黑枣骝马的身后是人们熟悉的獒!两只獒也显得十分兴奋,忽儿前忽儿后地奔跑着,威严而沉闷的咆哮从它们的喉咙里向外传递着。

古海的身后跟着一辆二套马车。马车上除了车倌还坐着一位面目清秀的后生,瓜壳帽、皂色长袍,一看就知道是个买卖人。有人认出他就是大盛魁伙计靖安。

“古掌柜!”

“九哥!”

“海掌柜。”

贴村的人们用各种各样的称呼呼唤着古海。

熬过了多年的磨难,现在好事情总算是落到古海的头上了!在维特为古海重新接好骨头以后三个月的头上,大盛魁总号的伙计靖安到贴蔑儿拜兴来了,靖安用一辆马车把古海载到了大盛魁总号。回来的时候古海身边带了一个蓝花布的包袱。在自己家的炕头上古海对二斗子说:“你把这包袱解开!”

二斗子解开包袱一看,全是银子!

古海伸出大手在银元宝上拨拉着,说:“这是大盛魁给贴蔑儿拜兴的弟兄的嘉奖。”

汉子们一个个喜出望外,都把赏银拿了揣进了怀里。

古海回村收拾自己的东西,告别自己费尽心血经营的大院!他牵着马走进了戚二嫂家的院子。院门紧闭着,插着门闩。古海喊了两声没人应答。他知道戚二嫂外出未归。

傍晚,靖安随古海乘一辆二套马车载着行李物品,准备离开贴蔑儿拜兴。

二斗子不愿意离开古海,说:“我也去!是生是死我们弟兄要在一起!”

靖安笑道:“二掌柜,古掌柜是做大盛魁的掌柜,何来生死之事?”

“我们是磕过头的把兄弟!”

靖安笑着提醒道:“如今不同了,古掌柜他是大盛魁的掌柜,大盛魁是讲规矩的!不允许外人随便进出的!”

“大盛魁有这规矩?”二斗子说,“那我想见九哥怎么办?”

“我一下说不好,”靖安笑了,“不过办法还是有的。”

“你说!”

“二掌柜您可以在大盛魁做外工。”

“什么是外工?”

古海说:“是大盛魁的工人,分内工外工。长期的叫内工,临时的叫外工。”

“我为大盛魁出生入死,闹了半天才是个外工啊?”

“……”

靖安笑而不答。

东西都装上了车,马车开始移动了。

古海牵着马来到村东戚二嫂的院子外边。院门紧闭着。


古海走了。

黄昏时分,戚二嫂才听到古海回村的消息。她急急忙忙赶往海九年的院子,院子里早没了人。只看见二斗子独自坐在屋门前的台阶上抽烟。二斗子告诉她九年已经走了。

戚二嫂发疯似的在村道上奔跑着赶到了村口。贴蔑儿拜兴通往城里的大道上连个人影儿也没有!尘气在地平线上晃动,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顶蓝呢大轿在大道上移动,轿子的旁边紧紧地跟着一个人,她知道那就是九年了。戚二嫂似乎已经看到九年身下黑枣骝光亮的皮毛反射出的一束束瓦灰色亮光。黑枣骝马扭动着屁股走路的姿势戚二嫂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她撒开丫子奔跑起来!朝着那虚无缥缈的影像。

但是她没能够追上心爱的人,那只不过是一个幻影而已。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