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盛魁商号第三部 正文 12 复号的代价

花神马甲 收藏 0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size][/URL] 除去勉力出席大掌柜的葬礼,古海大部时间都是在贴蔑儿拜兴村子里度过的。养病的生活寂寥而无聊,让古海难受。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难受感觉,心老是悬着,睡觉也不安稳。为了给古海解闷,弟兄们差不多每天都要聚到他的屋子里玩耍、喝酒。但是不管是打牌也好玩骰子也好,古海都显得心不在焉。所以每次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


除去勉力出席大掌柜的葬礼,古海大部时间都是在贴蔑儿拜兴村子里度过的。养病的生活寂寥而无聊,让古海难受。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难受感觉,心老是悬着,睡觉也不安稳。为了给古海解闷,弟兄们差不多每天都要聚到他的屋子里玩耍、喝酒。但是不管是打牌也好玩骰子也好,古海都显得心不在焉。所以每次赌博古海都是输。输也没什么感觉。

古海在焦躁不安中苦挨着时日,时时为自己的命运担忧,大掌柜的猝然去世给本来安排得好好的命运轨迹笼罩上了一层阴影,未来的前景变得模糊了。忐忑之中一个月过去了。

“看你那煎熬样子。”胡德全直接问古海,“你还在想着大盛魁的事情吧。”

古海不说话。

“别不说话呀!和弟兄们说说话也好解心烦嘛。”

“就是。”

“大盛魁也是的,太不仗义,用过人就忘了,就丢一边了。”

“九哥你怕什么?你有一千多峰骆驼呢,少说也有万两银子!吃不完的。”

“骆驼不算什么,”胡德全说,“二斗子你还算个领房人,你难道不知道海掌柜手里最值钱的不是骆驼,是毛尔古沁的秘密!”

刁三万说:“是哩,伊万张口出十万两银子要买海掌柜手里的秘密。”

……

“闭嘴!”

古海一伸手把纸牌全都划拉乱了。

这些整天跟古海在一起的驼帮弟兄才惊骇地发现,古海的脸色铁青,目光凶狠,整个人让人觉得陌生。

“这是不让人说话啊……”

刁三万嘟囔着率先下炕,趿拉着鞋子离开了古海的屋子。其余的人也不敢再言声,一个跟一个走出了古海家。

等到扔掉拐杖古海发现自己走路一瘸一瘸的。二斗子第一个喊出来:“九哥,你这不成了瘸子了吗!”

“咋回事啊?”

“还能是咋回事,是接骨匠把腿接歪了呗!”

“什么接骨匠,就是胡德全!“

古海接受不了了,越看自己越别扭。找了几个接骨匠都摇头说没办法:“你的骨头已经长成了,木已成舟!”

“你认了吧。”

“你说得轻巧!我,从此以后就是一个瘸子了?”

“这话还用说吗?”

……

只是过了三天,古海就打定主意了。他下决心要把腿伤彻底治好!为什么?是在马桥上亮马的时候从马背上摔下来了。他不是爱马的人吗,再忙再累再穷也忘不了到马桥上看马。遇到有好马爱不释手。这是爱马人的通病,谁也改变不了,玩马圈子里的人像沙王兄妹、像裕瑞将军、马五爷、俄罗斯商人米契柯、伊万……都是这种癖性。这一日,古海在马桥上看到一匹黑枣骝,皮毛那个油光水亮!腰身那个舒展得体,走起来步式那个潇洒大方,看得古海痴迷了。连吃饭都忘记了,一直在欣赏等待着,直到中午了才轮到他骑上马背试一下。谁知道,一不小心竟然从马背上摔了下来。他当场就决定请洋医生为自己看腿。

两天后,一辆漂亮的四轮马拉轿车开进了贴蔑儿拜兴村。轿车摇摇晃晃在古海家的院子门前停下。先从车厢内下来的是人们熟悉的邝振海。他跳下车,转身把手伸向车厢,一只白皙的手抓住邝振海的手,小心翼翼地踩着车倌支好的凳子下来了。是一个身穿黑色长衫的高个子男子,脸和手一样的白皙,文质彬彬,邝振海跟那个男子一起走进了古海的院子。教会的牧师兼医生名字叫维特。他就是邝振海为古海请来的德国医生。等到德国医生为古海诊完了病,摇头:“没办法了。”

“你一定要帮我的朋友把腿治好!”

“晚了!”医生说,“骨头已经长好了。”

“还能有什么办法吗?”

“除非把已经长好的腿再砸断。”

“砸断就砸断!”

医生惊得跳了起来,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古海。

重新把古海已经长好的腿砸断,重接。那是一个骇人的场面!德国医生惊异地看着古海,吓傻了:“不不不!”

维特离开古海倒退,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古海。

古海猜到医生的想法了,问:“你害怕了吗?”

“不不不……不可能!这完全不可能。”

“我说可能就可能。你来砸吧,砸断了重新接!”

“不不不……”

“你是怕我付不起钱吗?”

维特把医疗箱子抱在怀里好像是怕人抢走似的:“我不干。”

“我自己砸,怎么样?”古海问,“你只管为我重新接好就行了。”

医生不说话了。

“那我就砸了!”

医生走到一边去,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说:“简直就是魔鬼!”后来他干脆就扭过脸去不敢再看下去了。德国医生等待着听到惨叫的那一刻。但是他最终还是没有听到惨叫声,事情就已经结束了。

二斗子走到医生跟前说:“请吧,医生!”

维特赶快拿出急救包,先给古海止血。一个月后古海已经能够拄着拐杖在归化的大街上走了。古海名声大振,一个陌生的高大汉子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还有他身边寸步不离的两只獒,看了让人心惊胆战。传奇的经历成为归化商界驼运界人们议论的话题。

“这个人不大像个商人啊。”

“是有点怪。”

“他一定杀过人。”

“不!他是归化驼帮的首领。”

“一看就是一个江湖人士。”

“不,他是大盛魁的人。”

大盛魁内部忙于权力的再分配,把古海的事情搁置在一边,一时无人过问了。是王福林一再提起古海的事,史靖仁提出:“必须让他把毛尔古沁的秘密交出来!其他事情才好谈。”

王福林很是为难,吞吞吐吐地说:“那是人家古海私人的秘密。”

“是归化驼运界也是归化商界的秘密!他必须交出来以表明心志。”

“价值三十万哪,我们是否给出一个价码?”

“做什么?”史靖仁问,“难道你要收买他的秘密吗?”

“不收买?难道白白送给咱?”

“就是白白送!”

“好吧,那就试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