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7.html


府邸大堂中,老太婆坐在正上方中央,硬是把王劲拉来坐她旁边;老太婆左首下方点,是刚才那刚到院子就停下脚步的俏妇人;俏妇人一身白里间着牡丹红花式的丝裙,领口开的很低,露出丰满的胸部;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平淡的表情下,一双凤眼却是仔细打量王劲。

王劲很不习惯,这种盘膝坐下的感觉,甚至怀里还抱着个女孩。至于大刀,就平躺旁边,着手可及。

“好,好——我家孩儿终于找回来了,十几年啊!”想想,老太婆一只手拉住王劲现在空出来的右手,不住摩擦手背;已经是热泪盈眶。“终于找到了。”是对下首的俏妇人说的。

只见这俏妇人,露出丝笑容,弯弯身躯回应着;这一弯曲身子,样子只差没把胸前两座高峰给挤暴露出来。

老太婆忽然看到堂中后面进来的老管家和两个女孩,催促道:“快——快——叫小叔啊!祖母终于把你们小叔找回来了,呵呵…管家,管家;赶忙再叫人收拾一下;我孩儿回来了,还带回来个小媳妇;收拾一下,准备热水,我孩儿身上都有汗味了,恩…”一个人闹腾,用手挥挥鼻子;“我孩儿这身汗味,和他小时没有一丝两样;长大了还是这味儿。”

王劲挪开看向俏妇人胸部的目光,嘴巴一歪;和边防折腾一夜,出来再大战一场,能没味儿才奇怪了。

老管家踌躇了一下,但仍然转身吩咐去了。

至于俩女孩,姐姐王慈看向妹妹,妹妹噘噘小嘴,再看向上面的俏妇人,对老太婆道:“祖母,这真不是小叔。”

老太婆直接激怒了,手中没有铁鞭,一拍面前几案,说:“不是你小叔能是谁,难道我老太婆真是糊涂了,连自己的儿子也认不出来了?”

王葶被骂得缩缩脖子;碰了个大钉子;眼睛一转,看向稳坐的王劲,眉毛一竖,似乎所有委屈都算了上去,罪魁祸首之人。

“葶儿。”那俏妇人终于说话,黄莺般的美妙嗓音,让王劲再次忍不住侧目。“祖母说是小叔就是小叔了。”

“对,对;”老太婆兴奋极了,终于有人是承认的;道:“还是你娘亲知道;那你小叔走的时候,你俩丫头才多大点?怎么记得小叔的样子?”

“可??”王葶还待反驳。

“葶儿?”俏妇人的声音不大,却将王葶的话给堵了回去;王葶小嘴翘起,但终于没说句话,因为连旁边的姐姐也轻轻拉了她一把。

王劲安静地注意着动态,先是那俏妇人,不想却是这对女儿的母亲,难怪模子中有六七分相象。至于一对女孩,大的十八岁左右,小的稍微看上去小点,但身材和姐姐一样高,亭亭玉立,应该完全遗传了来自母亲的基因,胸部明显也…两姐妹个性不同,姐姐虽然也能上马,并且佩剑,但看上去柔弱非常;妹妹,眉宇之间却多了一股子英气,应该比较叛逆类型。

“小叔这一去十几年,都去了些什么地方?说来给嫂嫂和娘亲听听。”俏妇人样子不是为难,略带微笑,是在附和老太婆兴致。

“我叫王劲。”王劲可没那闲情逸致真给她弄出套段子。“至于什么地方,我都没去过,甚至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

那俏妇人疑惑地看向王劲,没想到他这么直白。疑惑的是,连年代都不知道。

“对,对——”老太婆兴头上来了:“我孩儿被赤木童那老儿留下来做了压洞女婿,看在他养了个白白嫩嫩的丫头,老太婆也就绕了他;王劲?”眼珠一转:“这名字好,以后就不用那煞人的王箕了。”却是赤姬儿一对乌溜溜眼睛看着她;敢情以前她小儿子叫王箕。

“娘亲说的是。”俏妇人点点头,又让王劲看见她那快要破出胸脯的高耸双峰,白白嫩嫩;没想到这时妇人正好转头,一脸瞬间嫣红;可随即,王劲变得好象什么也没发生过,目光平淡地转上妇人的脸。

“乾王洞一向和中原有来往,现在是东汉,传来消息说,正董卓乱国,多事之秋。”妇人很快收了红霞,望着王劲镇定地说。

“东汉?”王劲身体一动;即使推测可能在这时间段左右,但现在确定了,也不由得一撼,真是东汉?

“小叔怎么了?”妇人一疑惑。

“没什么,山里呆久了,才出来走走。”王劲说。

“山里?”老太婆本来兴致高昂地左看右看两人和谐说话,却忽然又插进来了!“我孩儿是在山里?不是在赤木童老儿那里?”

太太婆眼睛一亮:“那孩儿一身本事,定是山里神仙传授了?啧啧…还有那柄大刀。”“可恶的仙人,留了我孩儿十几年。”突然之间,仙人的帐也不买了。

王劲轻轻点头,表示承认了。

妇人咩咩嘴,略带笑意;其实家中有个精神失常的老人,有时候也能多少带来些乐趣。比如现在,老太婆激愤的样子。美眸转动下面,对两女儿道:“慈儿,葶儿,还不上来叫小叔。”

王劲一疑惑,这女人可正常得很,怎么自己偏遇不正常的事?

王慈犹豫,可偏王葶不干了;小脚一跺:“娘亲——”

妇人看一眼王劲,才回头对一对女儿说:“祖母说是小叔,便一定是小叔了…”

老太婆一下看恼了,双眼一鼓:“你这两个丫头,怎么这生不听话了?小叔回来,可是真不愿意认了?”

“娘亲,您息怒,息怒。”俏妇人看老太婆发怒样式,再下去可能得闹出点什么;于是道:“赶紧,否则祖母又不高兴了。”

“小叔…”是王慈,可声音也就蚊子一般大小。

众人把目光落在王葶身上,包括当事人王劲。只见小女孩嘴巴歪来歪去,最后快速地:“小叔。”其中的不耐烦,谁都能听出来。

王劲的嘴角,隐隐勾成一道弧型…

“呵呵…叫了便对了。”疯老太婆听了高兴,一拍大腿,忽然转向那俏妇人,目光相当奇怪地盯着:“裳儿!”

“恩…”俏妇人不明所以,为什么这会老太婆找上了她。

“本来你寡居多年,多不容易;为娘想,把你继给我这小劲儿!”

俏妇人瞬间脸又红了,这都什么事了?本来看家里没了男丁,这二十来岁的青年,除了怪异之外,看上去都还不错;主要是,刚才的毫不掩饰,让她有了认了这小叔的心思,随了老夫人的心意;不想老太婆,却打上这么无稽的主意。

又听老太婆接道:“但我这孩儿,和仙人住了十几年,都和十几年前一个模子,也太年轻了些;又带了个大孟洞的小姑娘回来,你看这?”

俏妇人心想正好,道:“那娘亲便为小叔做主,由他娶了小丫头就是。”看看赤姬儿模样,确实惹人爱怜;从王劲怀里,探出个脑袋老好奇打量;这时说到自己了,终于羞红了脸缩回去。

“可为娘一想啊!也不对。”疯老太婆苦恼地敲敲脑袋:“洞中优良子弟虽多,可为娘一个都没上眼;本来想找回中原,但为娘又有些舍不得;你说我两个天骄的孙女,该配给谁啊?”眼睛瞠亮:“不如一并给她小叔算了。”

“啊——”在堂的众人一惊,包括守侯的十多个下人;连俏妇人也惊呆了。王劲忍不住,用奇怪的眼神看向老太婆。

“不行。娘亲。”王葶原地一跺脚,“他不是小叔吗?”眼泪随即流了出来。“这…”王慈也在旁边,难以理喻。

“娘亲,这怎么可以?”俏妇人也急了;一个陌生人认做小叔她还能接受,可突然…即使不是亲生的,而且在这洞族七成姓王的境况下,多有近亲结婚的存在,甚至他自己都是自己丈夫的亲表妹,而且也姓王;但是,一个毫无了解的陌生人,怎么可能这么无稽配了她两个女儿?别到时候变成‘赔’了就惨。

“有什么不可以?”老太婆大吼:“我这孩儿配不上你那对女儿?我老太婆说可以就可以!看看,都是我王家的根,将来生个一男半女,多好?总比嫁出去了可惜。”

俏妇人知道,这疯老太婆少根筋;真你要和她对干,她还就越加计较;可…又是儿子又是孙女的,这关系也太乱了不说;如果非要这个结果,先不认那牢什子小叔,然后观察些时日如果人品好,再许配也不迟啊?可惜,现实老太婆本身是一个疯癫婆子。

“嘤——”王葶终于忍不住,抓着佩剑抹把泪水,转身往外跑:“谁要嫁给这鬼来的小叔了?”

“妹妹…”王慈看了,左右不知道如何是好,落王劲脸上瞬间;也终于一急,转身跑了…

看着两个女儿跑了,俏妇人没由来地狠一眼王劲,这时候,似乎她都忍不住把根源压在王劲身上了。

看孙女儿跑了,老太婆一手抓住王劲胳膊,柔腻道:“乖孩儿,别管她们;你这两个侄女,任性;她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总比嫁到外人家去好;想想,多水灵的两个丫头,给了外人,多可惜…留给自家小叔有什么不可以?”

(要不要...恩...太邪恶了,母女齐收???大家吼声看...俺好决定去....)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