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向转移基因 正文 第三章,红蓝夺树

高青 收藏 0 1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5.html[/size][/URL] 第三章,红蓝夺树 夏王还没有感觉到红蓝阵营的厉害,听从国相西朗的建议,好大喜功,开始建造夏宫,冬宫,春宫,和秋宫 。军队士兵们也卸甲归田,放马南山。大批的黄人被头人驱使,去建造四个宫殿,夏王也被小人迷惑,和女人芙蓉在刚修建起来的春宫中转移横向基因,希望产生出好的基因后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5.html


第三章,红蓝夺树


夏王还没有感觉到红蓝阵营的厉害,听从国相西朗的建议,好大喜功,开始建造夏宫,冬宫,春宫,和秋宫 。军队士兵们也卸甲归田,放马南山。大批的黄人被头人驱使,去建造四个宫殿,夏王也被小人迷惑,和女人芙蓉在刚修建起来的春宫中转移横向基因,希望产生出好的基因后代,因为夏王忠奸不辩,在春宫中虽然有无数女人与夏王基因交配,却也总是没有转移出神奇的神人,仙人。


夏王坐在骐龙鳞片做的宫殿中,周围的宫殿墙壁上镶嵌着七色的人头,白玉石做的围栏杆环绕其间,夏王威武的坐骑龙马精神也被奸人换成了两个眼睛色彩分别是蓝红眼睛的波司大狸猫 ,成群接队的肥胖女人在玉石做的雕花栏杆下,肉浪滚滚,起舞翩跹,希望得到夏王的转移基因而得道成仙人。夏王也忘乎所以,沉浸在小人,坏人,奸人,女人,色人的啊娱欢快之中,忘了黄土堆上还有很多的仙人,贤人,闲人,穷人,苦人,情人 。。。。


一日,夏王在冬宫殿巡视,满殿的肥人之间却独立着面无表情的女子,只见她细腰娥罗,自然得体,在肥美的人堆中尤其明显,夏王停下脚步,小人丁胖立刻跪下请罪:大王,都怪小人没有挑的仔细,把个丑八怪也带了冬宫殿,请大王制怒啊。


那女子名字叫做:萍萍,因为出世在苦人之家,刚被小人捉来充夏王冬宫殿数字的 ,苦人和穷人家里的孩子都必须劳动,也就没有了肥胖的美丽,在他们的圈子里大家都叫做亲人,他们互相交换基因,成为情人,因为基因品质较好没有杂指,也有上升到贤人,仙人的。


夏王奇怪,我们的黄人中还有这样的女子,命令小人道:带她到夏宫殿见我。说完离开了冬宫殿。


萍萍也第一次见到夏王,愤怒的含泪看着他离开,这就是我们穷苦人的王吗?整天修了夏宫殿修春宫殿,害得穷人无情人。。难道他爱慕我的自然身体,爱慕我的体态美好?在黄土堆因为长期的贫困,人人面黄肌瘦,难得有胖子就是最美丽的了,也全被小人坏人们带走了。夏王怎么会喜欢上弱弱的我?


萍萍感到好困惑。



黄人的宫殿修好以后,用去了大量的黄金泥土,黄土高坡也矮了一节,水土流失,宇宙之树的营养也减少了许多。九头鸟也得不到夏王每日的问候,而脾气暴怒起来,那个红蓝眼睛 的波丝猫其实就是红人和蓝人派来的奸细,夏王的行踪都通过猫的鸣叫发给了红人军队,和蓝人白人的联合军队,夏王想见见萍萍也是想换个通道了解基因。


夏宫殿内,合叶覆盖着屋顶,大殿堂上香花铺满了整个宫殿,波丝猫忽忽闪着两个眼睛,研究着轻轻的漂进来的萍萍


夏宫殿是建设在水中的宫殿,萍萍被放在荷花叶子中飘到了夏王脚下,夏王看萍萍婉在水中央,佳人的美丽是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夏王在看看殿下的小人想到还不知道有多少事情被小人们隐瞒啊。


夏王情不自禁的对着萍儿唱道:


美丽的佳人啊,你在水中央,


美丽的佳人啊,你在浮萍上


美丽的佳人啊,你为什么在水中央?


美丽的佳人啊,你为什么在浮萍上?








萍儿鼓起来勇气扬首作答:


不要问我从那里来


我的故乡在黄土高坡


为了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


为了天空飞翔的九头鸟


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


为了宽阔的草原


流浪远方流浪


还有还有为了梦中的宇宙树宇宙树


不要问我从那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为什么流浪远方


为了我梦中的宇宙树





不要问我从那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了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为了天空飞翔的九头鸟


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


为了宽阔的草原


流浪远方流浪

萍萍唱罢,夏王低头不语言。


小人丁小胖上前禀报:“大王,这个女子太放肆,也太瘦弱,我把她做排骨汤吧。”


大王夫人芙蓉笑道:“只怕是汤锅子里也见不到油花花了的,亏你想的出来啊。”


夏王突然怒吼:“小人退下,芙蓉回避。我要和这个萍萍交谈,你们懂个什么。”


丁小胖带着众人退下,芙蓉也笨拙的爬起来,肥胖的身躯已经不适应行走了。夏王施展魔法大小兵丁,和芙蓉等妃子立即急速的一起滑到水里,很滑稽的样子,萍儿开心的格格的笑开了。


“你们,你们全在撒谎!”夏王震怒。


“萍儿,你过来,我带你看看我的四个宫殿,你向我讲讲穷人的事情吧。没有人敢欺负你的你不要害怕的。”夏王对萍儿露出了好看的白牙齿。


萍儿看到的夏王也不是传说中的魔怪,也把他当成了穷人的情人,把她知道的穷人的事情,仙人闲人的思想,小人的恶相奸人的无赖都向夏王娓娓道来。讲完之后,


夏王一脸惊骇,“怎么会这样啊,真滴假滴?”


夏王说道:“我建筑了春夏秋冬宫殿就是为了保佑黄人们四季平安,怎么会劳民伤财,祸害穷人?”


萍儿回答道:“大王你看:春,夏,秋,冬,表示:青春年少————成熟壮实-——-衰老病重——死亡墓地,你整天在春宫图腾消耗云子气息,还长溜冬宫不是去自寻死路吗?”


夏王一些温怒道:“本王先战无色,再战黑魔,千年黄人才从土堆里抬头出气,穷人,仙人,闲人们有什么功劳,既不会魔法也不会转移基因,修我四宫殿,也是他们的快乐,我还没有听到过有人抗议的那。”


萍儿这个时候已经是泪流满面:大王啊,你明暗不辨


大王啊,黄土混沌天塌地陷


大王啊,你还在冬宫享受死亡


大王啊,你还在春宫图腾快乐


大王啊,你出了你的春夏秋冬宫殿啊


大王啊,看看穷人们的生活啊


大王啊,看看红人的火山在爆发啊


大王啊,看看蓝人的海水涌过来啊


大王啊,红蓝来了,有谁去阻挡?


夏王听罢,陷入了基因转换的换位思考:我们黄人已经从地狱黄土中爬出来了,难道现在不是**作创造的黄人天堂?黄人可以有贵贱,可以聚在一起,也可以一盘散沙,这是我知道的,可是现在九鸟不语,宇宙大树倾斜,红军,蓝军白军,还有黑军要来进犯,是我不知道的啊。穷人的歌谣道出了黄人的真实境况,她可以说是本质之音,姜太公怎么还在银河?太遥远了。。。夏王有写想念少年时光在宇宙大树下鸟儿问答,意气风发。


夏王安慰萍儿道:


王既出就安穷,


实不与小人同,


春宫非我宫殿,


夏宫非我宫殿,


秋宫非我宫殿,


冬宫非我宫殿,


出黄土游四海,


王才知穷人苦,


去银河拜吕公,


引苍龙郁红蓝。





夏宫殿内他们谈吐沈欢,彼此交换了6次基因。不觉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


萍儿问夏王道:“那是什么?红光一条,蓝光一闪。”


夏王回答:“哦,那是我的波斯猫,她有宝石一样的发光的眼睛,一到晚上就尤其明亮了,不要害怕的,萍儿。”


隐身的猫儿在偷偷的给红军和蓝军发彩信,红军统帅部,和蓝军首领都知道了夏王要出远门,去吕公也就是姜太公那里去学魔法了,还有个穷人萍儿在夏王身边交换基因,红军和蓝军商议后决定夏王一出,就在去银河的路上杀死他。。。


萍儿寻光望去,心中未免有一点莫名其妙的恐惧。夏宫的四周别有洞天,怪石嶙峋,水花四溅。掌灯时分,仆人们点燃了一盏盏,人油天灯,照亮了整个夏宫。


夏王牵着萍儿冰凉的小手问道:害怕什么那?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那猫好可怕的。萍儿答道。不要去管它了,确实是只很珍贵的猫,它的眼睛是两颗红宝石,和蓝宝石做的哦。现在你看,没有任何人可以打扰我们了,至于你说的穷人们所受的苦,我要召集头领们做调查,你不必担心的。

萍儿也有了些宽心,望着荡漾的夏宫周围的湖水暂时忘掉了恐惧,将两只脚放进了水里,拍打玩耍起来。


夏王击掌,三堆黄土的文臣武将立刻来到夏王身边。夏王问道:大千世界莫不黄土,黄人们现在如何?老大臣盖布向前禀报道:我王,自从修了四宫殿,好像坏了风水,黄土西面火山爆发地震天塌,土堆南面大水滔天洪水猛兽,冲走和烧死了无数黄人,三星堆的黄土已经低了一仗高了。因为,小人挡道也不让我们去看宇宙大树,也不知道神树安否,大王,只在四宫殿转移基因,我等也无法禀报,今天,见到大王,才斗胆进言。望大王恕罪。


夏王听罢,大惊失色:


我的军队今天安在?


我的宇宙大树安在?


我的九头神鸟安在?


以为:


我潜宫殿转移基因,


鬼神啊不敢来打扰,


万物啊不再受伤害。


但是:


却道是这样的结果。


去啊祭祀宇宙大树,


去啊问候九头神鸟。


去啊牵来龙马伺候


出发:!


跟我王走吧天亮就,


天亮就出发天亮就,


天亮就出发。。。。。。


丁小胖牵来波斯猫,大堂上众臣大笑起来:


骑着猫儿去战斗,


野猫变成华南虎。


无功无名小猫咪,


不自量力笑弯腰。


南山放马背柴火,


龙马精神在耕田。





夏王的坐骑,和军队已经名存实亡,面对文武大臣的哄笑,也觉得威风扫地,过去闻风丧胆的坐骑龙马精神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却没有想道,军队涣散,民不聊生,龙马精神竟然还在耕田犁地。


夏王再也坐不住了,大喊道:现在就出发,不等天亮,萍儿,快随我来。


萍儿没有回答,只见萍儿玩水处,冒起一缕青烟,萍儿不见了。。。


原来,蓝人水军已经深入敌后,在波斯猫的指引下不等夏王出宫殿就包围了夏王,见萍儿在水边洗脚,顺势将她擒获,夏王发觉已经迟了。天,也变得愈来愈红,红人军队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夏王慌忙迎战,落荒而逃。三星堆完全被红人蓝人还有白人控制了。他们推到了宇宙大树,赶跑了九头鸟,地球和太阳之神的联系中断了。红混汤和蓝海母霸占了地球。夏王侥幸逃脱,奔向银河,希望可以见到姜太公,求姜太公相助。


在银河的河岸,姜太公见到狼狈的夏王,也不说话只是继续钓鱼。


夏王跪下:“吕公救我啊。夏王祈求道。”


姜太公回转过身来说道:“已经够难钓鱼的了,你还在多嘴。吓跑了鱼儿。你怎么来此,也要钓鱼啊,我的夏王啊。”


夏王答道:“黄人有大灾难了,我哪有心思钓鱼啊。混汤和蓝海母霸占了地球,求吕公帮助我们啊。”


姜太公笑而不答,“夏王你过来吧,帮我扶好鱼竿,我压缩时空,让你穿越时空看看前世今生,或许对夏王你有点帮助哦。如果,你看后可以重来,你会做好的。”


夏王想到,如果时空转换一切可以重来,我,不就可以未卜先知了。。


夏王握着鱼竿不敢松手,却又很想看看姜太公压缩时空,怎么去穿越时空去改变世界。。。

姜太公手把青鱼突然一法力放手,跃然太空,引来银光四溅。夏王手中的鱼杆子在抖动,渐渐不可以抓住了。夏王大喊:太公,鱼儿上钩拉!也不见了太公的身影。夏王进入了时空压缩的奇幻世界。


夏王看到了自己的出世模样,看到了和他对抗的妖魔鬼怪,看到宇宙大树,和九头鸟,那是过去的时光,那是曾经的往事。夏王看到了自己的前世今生。


夏王,看到了五色人显影,在他与黑人打战的时候无影人却在和他暗战,后来,虽然战胜了,却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和五色作战,那黑人落笔,逃跑的方向也不是夏王追击的方向,落笔现在却在逍遥的好望角悠闲的发展,已经繁殖转移基因,成群的黑人在无限的壮大。而夏王的军队差点掉入了黑洞被吞噬的。夏王看着,不禁出了一身冷汗,要去修改过去,要去改变前世。却不可以动只可以看只可以听,夏王呐喊不出来,急的满头大汗。回首往事,他不胜追悔自己的急性失算。特别是看到后来,千里黄人被红蓝征服,小人当道,原来生机勃勃的宇宙大树,已经被推倒,在原来是大树下,萍儿被束缚着叫着夏王,夏王到下了,浑身颤抖,他时时争大眼睛,握紧预感,时时左传,又转,要去救树那的情人,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行动,突然,日月如铄一切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了。神明的前世就在夏王身边疾驶,还没有来得及思索后果,夏王已经至此偷生了。


姜太公等夏王平静心气,回到了岸边,继续钓鱼。他已经以等待为快乐,即使等待,太公也认为很有意义。


夏王悲伤的唱道:


吕公啊,你让我看到了前世镜台,你让我浑身颤抖


吕公啊,你怎么还有平静的心情,你让我惭愧不已


吕公啊,你教我看护大树和鸟儿,你让我浑身颤抖


吕公啊,你让我看到了我的情人,你让我羞愧不已


吕公啊,你看是否可以重新来过,你给我修正机会





姜太公听到了夏王的祈求,放下鱼秆子,手捻飘飘的银色胡须,慈祥的答道:








夏王啊,即使耐心等待生活也有闪烁





夏王啊,飞跃时空眺望新月也有欢乐





夏王啊,焦躁的心应该烟消云散天边





夏王啊,等待可以储蓄转移基因记忆





夏王啊,一味追求十全的蔚蓝的美满





夏王啊,你还没有到达就会老态龙钟











夏王匍匐在太公的鱼篓子前,凝听姜太公的教诲,那些曾经的过去往事,仿佛还可以看到。即使不可以去解决帮助他们,也是了了夏王的心思疑惑。太公再次把魔法传授给夏王,告诉夏王:魔法必须有大树支撑,银河和宇宙之树和九头神鸟联系起来,基因才有生命,那些时光压缩的活生生的故事,是时光飞驶留下的遗体,我们现在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才是生动的时间世界。。。


太公最后说道:我们就假装着不知道,不去猜想八。夏王感到非常的亲切。。。


夏王问道:太公,您好象知道我今天的结局,您是怎么知道的啊。


太公回答道:你占据了黄土,统治了黄壤,已经费了你的很多经血,而你又提心吊胆,大信徒木,必然用尽了力气,世界宇宙万物,总有个限度。如果你不屈把物这个度,只是一味的瞎指挥,蛮干,当然最后是以失败告终的。你应该豁达对待现在哦。


夏王听罢。仔细思索,觉得自己过去的做法是有了问题的,想立刻回到黄土,迎接新的挑战。过去五色人等互相残杀,为了阳光争夺土地,争夺宇宙大树。九鸟纷飞,不得太平,人民叫天,天不答应,叫地,地不回答。现在。夏王在银河中遥远望去地球,就象蜗牛壳上的蚂蚁,比起宇宙是多么的渺小。。。夏王次行,开阔了视野,功力有的长进。


突然,银河之水翻腾起来,拉出巨大的旋涡,掀起巨浪如山,犹如亿万个妖魔鬼怪在剧烈震荡,在鬼哭狼嚎,气势荡漾在万里之外。。


太公却不为所动,稳坐钓鱼台,喜出望外,呼呼的,和着银河的如山起伏的百浪,高唱起来:


老公做台兮钓银鱼哟,大鱼抢食哦,没有饵。


拉着巨大的鱼绳子哦,翻腾挣扎兮,掀起浪。


愚蠢的鱼儿哦太愚蠢,小题大做哦,小心眼。


我要破开着愚蠢之鱼,拿到他本质,夏王瞧。


夏王不再害怕了,站在风口浪尖看太公捉鱼破鱼,血光飞溅,灵光闪闪,鱼儿离开了水,没有了活命的地方。在渔秆子上上下下翻飞,太公灵巧的双手,完全掌控着鱼儿。。


夏王高兴起来:


举起鱼秆子哦,来到银河旁。


守侯鱼儿哟牵着无钩绳子。


要想得大鱼哟,还要耐心等待。


夏王来到太公的河边。他在这里和他告别了,飞回黄土地球


他来到夏宫殿城里,天刚拂晓,一切都在沉睡之中。就在这时候,宫殿的门开了,慢慢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看到了那张精神病的脸!--她穿着 一 条 白色连衣裙,脏兮兮的,一双眉毛依然缺失。她盯着夏王,面无表情地叫了一声:"我的郎啊!……只她的哭叫声在寂静的城里到处回荡。


夏的脑袋"嗡"一声就大了。


“你们来看吧


黄人的男人和女人们,


我们的王回来拉,回来了,


但回来的是他的尸体!


从前,他活着从战场上凯旋时,


你们都欢呼着向他致意。现在你们也去迎接这位死者吧!”


汗,夏王突然有点害怕啦


"不正常?为什么?"





这时候,夏宫殿的水声突然停了。宫殿四周里一下变得十分宁静。





"来不及细说了!你快告诉我,你怎么拉我的萍儿啊"








在夏王的叫喊下,。


萍儿哭得死去活来。


“亲爱的大王啊,你让我成为


可怜的黄妇,留下我孤身一人,


带着可怜的孩子。


唉,你的儿子恐怕不能抚育成人了,


因为

黄土很快就要毁灭了,


你再也无法保护黄土男女老幼。


不久,


我们将被祭祀


我也不会幸免。


唉,我的王啊,


你给黄人带来难以诉说的悲痛,


也给我带来更深的悲痛!”






她说到伤心处,禁不住涕泪纵横,突然又一下笑出来,接着她大大方方地说:


"想起来,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都三年了。我都结合了。"





"哦……"




"


夏王叹息不已。只去了三个时辰地球却是三年拉。


你们别担无色人会奴隶你们,


因为我已答应过太公,


在一天内发动进攻!”


来到我身边把,


萍儿失去了记忆,


天真无邪的她


善良的她只有我爱。





这时,五色人还隐藏在黄土,他暗中转移基因武士,梦想着再次发动无色的进攻,毁灭地球族人。





萍儿为了自己的孩子紫微,受到了五色的引诱,喝下了五色基因之血,诱骗着夏王的到来。那其实是毁灭之神的灵力基因。





在灵力基因作用之下,半兽人复活,攻上天庭,混岗土上黄土氏族的灾难就要降临了。是一次黄色对五色的神魔大比拼。

紫微则是一位飘逸俊朗的少年,有一点点书生般的迂腐,一根筋般的善良,对人执着宽容。





不过,无论紫微如何演变,紫微旧认夏王。他们二人本来前世就是父子,依然是的绝配。





冷落妖狐妲己 热衷正义和善良





萍儿她的头发湿淋淋的,眼睛上面竟然没有眉毛!可以肯定,她的眉毛是画上去的,现在洗掉了。





她嘴唇上的口红也洗掉了,露出了本色--那嘴唇毫无血色,十分苍白……





她一步一步地走过来,停在了两个男人面前,冷不丁笑了出来。





紫微转过身,看夏王的背影,做了个兰花指,戏腔戏调地叫了一声:"啊爸!"





夏王一哆嗦,停住了,愣了几秒钟,没想到,他的手就好像被什么咬了一口似的,惨叫一声,猛地缩了回来。他慢慢地转过身,痛苦地看着紫微"扑通"一声载倒在地,脸部在一点点扭曲……


他们来到了沼泽湿地,大约有一百平方公里,由于太偏远,还没有五色的袭扰,这里人烟稀少,有很多珍奇动物在此繁衍生息。





现在,三个人已经看不到旷野上的村落了,大地上那金黄的麦子,青绿的苞米,还有那一道道防沙的杨树林,都在他们的视野里消失了,只剩下无边的碧水和神秘的芦苇荡。





这时大约是下午三四点钟,阳光静静地照在水面上,泛着粼粼的光亮。





三个人的兴致一点点回升了,紫微停下船,开始撒网打鱼。萍儿坐在一旁,好奇地看。





很快,就打上来几条欢蹦乱跳的鲫鱼,还有一只青壳白肚的大青蟹。





三个人把船摇至附近的一块水中小洲,折些枯柴,把鱼烤了,一边吃一边喝酒。





他们的早饭,野鸭炖萝卜。当时,蝴蝴只顾看窗外的农家小院了,没吃多少。那是个很大的院子,种着向日葵,蔬菜,果树,还有一口水井,一条四眼狗坐在地窖上,望着远处的坑塘和芦苇,依然打着奇怪的手势……





三个人正在野餐,乌云从西北方向露头了,黑压压的,好像一群巨大的怪物,从天水之际静谧地爬上来。


天已经黑下来,无边无际的黑暗渐渐吞没了夏王的心。他像一只无头苍蝇,在密集的芦苇荡里乱撞,终于把船划到了开阔的水面上。





风突然停了。




水面变得很平静,那一道道的芦苇荡在黑夜里静静竖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无声无息地窥视着他。天水之间,一片死寂,只有他摇橹的声音:"哗,哗,哗……"











漆黑的水面上没有一点回应。他感到凶多吉少了。





他很冷。他加快摇橹速度,想增加点身体的基因热量。











萍儿和儿子不见了!

在沼蔗地,夏王浦鱼的地下分布着大大小小数千个溶洞,生活着从五色人统治地区逃跑出来的黑人部落他们沿袭了城邦形成独立的基因体制。由落笔钨丝主统治着自己的黑社会,组织社会生产和其他的活动;基因之间也互有来往或者战争。


当夏王还在银河的时候,3年前的黑人已经掌握了飞行的技巧。作为世界上最早的能够转移基因的黑人,使他们的基因提前了将近10万年。 成为这个地区一种黑人滑翔哺乳基因动物。



由于这种黑社会隐藏的深五色以前从未发现,当时地下还是黑社会还是落笔钨丝统治天下的,当夏王与五色还在战斗的时候,它已经养成了在黑暗中生活飞行的习惯。


从外观上看,黑人综合了五色和黄色的特征。它的全身覆有毛发,四肢之间有翼膜,可以在树丛之间滑翔。这种动物的体重很轻,大约只有500克,靠食用小基因黄人为生。 黑人飞行大军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把夏王的老婆孩子抓获在幽灵之渊地宫里。


在沼蔗以南2000-10000丈深的海底竟然存在着像谜一般的黑社会建筑体,很可这种大型、有序排列的建筑很可能源于自然形成。存在着巨大的石质拱形门或通道,这些远建筑石质雕刻风格与夏王的宫殿有着相似之处。”其中一些建筑包括铺平的道路和十字路口,大型祭坛,通向广阔广场的梯状台阶,以及类似路标塔一样的双塔特征拱顶建筑。它是一个沉地下的黑市非常庞大。





一列列的黑人战队飞进幽灵般的黑社会,在最后一队飞行黑人进入地宫之后地宫大门悍然关闭。看似平平的地宫内部竟如此之大,十几万大军在里边飞行自如。





萍儿他们母子两被眼前的恐怖景象出惊呆了,不计其数的幽灵、怪兽出现在地宫的,无数的怪兽从幽灵之渊黑暗的底部飞出来,谁都不知道到底还会有多少,仿佛无穷无尽。


在幽灵之渊深处传来落笔钨丝恐怖的声音:


基因之灵啊


不允许任何人破坏我们的平和。


我是地域的君主。


发现了时空异常现象,


原来是你们的到来。


我欢迎你们啊,黄人的妻子,


我欢迎你啊夏王的儿子。


我们的基因发生重大变化:


我们将第四空间出现,


取而代之的是五色和黄色


我们是黑社会的一名新角色:


夏王的妻子美艳性感,大胆开放。


时间线被黑社会改变了哦


你们身份也随之变化。


其次,将增加两名常规角色。


你则是我落笔的新女基因友。


我要除掉夏王啊,


这个心眼里只想着钱和女人的


非常讨厌蜥蜴。


其他黑妖魔鬼怪也大声喊道:


也非常讨厌 我王落笔要下决心要 "除之而后快" !!!。





这种异常产生的副作用直接导致在地面上的夏王战栗,夏王意识到他不得不和许多令人难以想象的生物基因来战斗了。萍儿失踪了,夏王不顾一切地想要找到她。


夏王不同寻常的基因发现暗示黑人来源于东方埃及麻利呀海望角。依据基因元的指引,发现了大量卢比,落笔后代基因果得到验证。但是关于这个发现仍是一个谜团,夏几次冲击地域洞穴也是空手而归。在埃及麻利呀海望角沙漠中苦苦搜寻的夏王终于挖掘出黑社会。夏王观察到黑人的牙齿上还有毛发通过形成的沟槽,这说明这些黑人曾经在这里来过梳理毛发。 我也许正在错误的地点寻找萍儿类。夏王想。我一定要花搜寻到,但是是否这只是一场恶作剧?我对他们都进行了妥善保护的啊。


在埃及麻利呀海望角东部130000丈的“幽灵洞”中夏王发现两具神秘木乃伊,这两具木乃伊尸体是被席子包裹着的,一具掩埋得深一些,另一具掩埋得浅一些,尸体已出现部分干瘪。这两具木乃伊具有黄人的特征,与黑人有相似之处。但夏王尚未掌萍饵儿存在的证据。而夏王相信他们存在一直努力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搜寻。


夏王在海岸遇见了一只蜥蜴,请教他如何去寻找黑社会。


“听说,你是黄人的统帅,是不是?蜥蜴问道。


“我想是这样,”夏王说。


蜥蜴告诉了夏王有许多关于落笔钨丝位置的说法,比如:他们也许位于南极里呀洲、墨西冬菇哥、英各个里海岸,以及古巴巴拉圭海岸等。





蜥蜴在沙滩上花出图案发现于秘多年有鲁利马以南200000丈的沙漠中,其中一个清晰的黑图案大约长37000丈,宽只有1丈,暗示这些图案很可能是落笔的飞进道口。





此外,还有一些巨大的图案在地面上,迄今没有人真正揭晓其中的谜团。





夏王看后说道:“我的判断是,她一定在清晰的黑图案下生活,但她不是黑人,而是我的萍儿啊。”











离开了蜥蜴,夏王游离在出空口的上空,一只像的整体外型是自然风化侵蚀形成在海底巨大的石头非常像一只猫,这只可能是底部长时期暴露于雨是谁要建造这样的庞大猫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